《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五章 铁券丹书

作者:独孤红

那鬼一笑,抬手向脸上一扯,露出了本来面目,正是那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

豪客’严慕飞:“诸葛方,你看看我是谁?” 

诸葛方脸色大变,翻身站起道:“我怎没想到你?” 

严慕飞道:“如今你胆壮了!” 

诸葛方好不难受,长眉一扬,道:“不错,是壮了不少!” 

严慕飞道:“看来你怕鬼不怕人。你要知道,鬼饶了你,人却绝不会像鬼那样宽宏大量,

也就是说胡将军诸位已登仙籍,不会再跟你几个计较,可是身为他诸位战伙知己的我,却不

会放过你!” 

诸葛方道:“我要早想到这一点,就不会受这一场虚惊了。” 

严慕飞道:“我要是你,我宁愿受场虚惊!” 

诸葛方摇头说道:“不然,在我看来,连那场虚惊都多余!” 

严慕飞道:“你以为你的一身所学胜不了鬼,足够应付人?” 

诸葛方道:“那倒不是,我颇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你这当世称最人物的对手,可是我

有把握你不敢奈何我!”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是么?” 

诸葛方道:“当然!” 

严慕飞道:“好一个当然,你还有什么仗恃?” 

诸葛方道:“自然有,要不然我不会说这大话!” 

严慕飞手往前一伸,道:“把你的仗恃拿出来我看看?” 

“不忙!”诸葛方摇头说道:“让我先问问你,鬼是你扮的,那夜空中鬼声啾啾,东一

把砂石,西一把砂石,应该不是你所为,那又是谁?”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告诉你也无妨,那是我的朋友们!” 

请葛方道:“你的朋友们,大概是‘独腿边蒙’手下那些要饭花子了!” 

严慕飞道:“不愧为‘小诸葛’,一语道中!” 

诸葛方冷冷一笑道:“这些要饭花子们,除了乞讨要饭之外,管的事可真多,今后我要

好好地施舍施舍他们!” 

严慕飞道:“上自边蒙,下至每一个‘穷家帮’弟兄,都会感激你这位方馆主的。只是,

馆主阁下,你已经没有以后可言了!” 

诸葛方冷笑说道:“那要看实际情形!” 

严慕飞道:“嘴说没有用?” 

诸葛方道:“不错!” 

严慕飞道:“诸葛方,我懒得跟你多说,你的罪状刚才我已经细数过了,我给你动手的

机会,三招之内将你生擒。” 

诸葛方摇头说道:“我不跟你动手,你要是杀了我,你就永远别再想找到端木方等那三

个!” 

严慕飞道:“诸葛方,我已经知道端木方在哪里了!” 

诸葛方“哦!”地一声道:“在哪里?你说说看!” 

严慕飞道:“宛平有个大户金家。” 

诸葛方一点头道:“不错,那姓金的就是端木方!” 

严慕飞目中异采飞闪,道:“如今我可以确定了!” 

诸葛方呆了一呆,道:“怎么?你原不能确定?” 

严慕飞微笑着,不说话。 

诸葛方脸色一变,旋即抬头说道:“端木方的所在你已经知道了,另两个呢?你也知

道?” 

严慕飞摇头说道:“我这个人生平不爱作虚言假话,我不知道,不过我以为那并不难知

道!” 

诸葛方道:“你能打听得出来?” 

严慕飞道:“你知道,我不必向别处打听……” 

诸葛方道:“找端木方?” 

严慕飞道:“那也是我打听另两个人下落的处所之一。” 

诸葛方摇头笑道:“这一处行不通的。” 

严慕飞道:“你以为我奈何不了端木方?” 

“不,不!”诸葛方摇头笑道:“合我四人之力也不是你百招之敌,怎是你奈何不了

他?” 

严慕飞道:“那么是我逼不出他的话来?” 

诸葛方道:“近了点,不过,端木方不是铁打的金刚,铜浇的罗汉,你要是下手整他,

相信他也禁受不住的。” 

严慕飞道:“那只是……” 

诸葛方道:“这么说你就明白了,与其说你逼不出他的话来,不如说他根本说不出什么

来。 这,你明白了么?” 

严慕飞道:“我明白了,他不知道那两个的所在!” 

诸葛方一点头道:“不差,你说着了。”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你以为我会信么?” 

诸葛方道:“信不信在你,那也好办,到时候你不妨自己看!” 

严慕飞道:“我不必等到那时候,也不会舍近求远。” 

诸葛方抬手一指自己鼻子,道:“你说我?” 

严慕飞道:“你以为我说谁?” 

诸葛方摇头说道:“你弄差了,我也不知道另两个的所在。” 

严慕飞道:“诸葛方,你可曾发觉自己前后矛盾?” 

诸葛方一副愕然神色,道:“我怎么前后矛盾了?” 

严慕飞道:“你刚才说的:我要是杀了你,就永远别再找到另两个了。这话可是你说

的?” 

诸葛方道:“不错,是我说的。” 

严慕飞道:“而你如今又说你不知道另两个的所在。” 

诸葛方道:“真的,我真不知道那两个现在何处!” 

严慕飞道:“那么我有什么不能杀你的?” 

诸葛方道:“当然有,你杀了我就别想再找那两个了!” 

像严慕飞这样的奇才都让他搞糊涂了。他眉梢微扬,道:“诸葛方,我没工夫跟你穷瞎

扯。” 

诸葛方一笑。说道:“你怎么这么没耐性?我说穿了吧!说穿了不值一文钱,我有他两

个的地址,另外还有……” 

严慕飞道:“那你还是知道他们的藏处?” 

“不!”诸葛方摇头说道:“我还是不知道他俩的所在。” 

严慕飞忍了忍道:“你不是说有他两个的地址么?” 

诸葛方道:“不错,可是那地址我得很费一番脑筋,才能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严慕飞呆了一呆,道:“诸葛方,这话好矛盾。” 

诸葛方笑道:“绝世奇才也有糊涂的时候,这么说吧!他两个的地址,是写在一张纸

上。” 

严慕飞道:“写在一张纸上?” 

“不!”诸葛方摇头说道:“那不能叫写,应该叫画,对,叫画比较恰当!” 

严慕飞道:“我明白了,那是一张地图。” 

“对了!”诸葛方道:“那是该叫地图。” 

严慕飞道:“地图又怎么样?” 

诸葛方道:“我是看它不懂,难解它的玄奥,也许你这位奇才能看得懂,能解得开!”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原来如此,地图在什么地方?” 

诸葛方道:“自然我不会把它常带在身上。” 

严慕飞道:“那在什么地方?” 

诸葛方道:“你想要么?” 

严慕飞道:“我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诸葛方目光一凝,嘿嘿笑道:“没想到区区一张地图能打动你的心!” 

严慕飞道:“不是那张地图,面是那两个的所在!” 

诸葛方道:“你真想要?” 

严慕飞道:“你多此一问!” 

诸葛方点头说道:“我看你是真的想要,也难怪,换了是我,我也会要!” 

眼一眯,话锋忽转,道:“千岁爷,我斗胆,想跟你谈个条件!” 

严慕飞道:“你是向我乞命?” 

诸葛方笑着点头说道:“当然,当然,做买卖的不做赔本生意,我也不能毫无代价地就

把东西给了你,要是没有一点好处,这种事我不干!” 

严慕飞冷然一笑道:“诸葛方,你要知道,我不必向你伸手!” 

诸葛方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动拿出来?” 

严慕飞道:“你说对了,我不怕你不拿出来。” 

诸葛方道:“千岁爷,我说对了,你说错了,办不到。这是我保命的唯一仗恃,它要是

不能保住我的命,我就不打算用它了。” 

严慕飞道:“诸葛方,你是说……” 

诸葛方道:“千岁爷阁下如果不答应让我多活些时日,你就是杀了我,砍碎了我,我也

不会把它拿出来。” 

严慕飞双眉一扬,目中寒芒暴射道:“真的?” 

诸葛方一凛,忙避了开去,道:“这假不了,绝假不了的,千岁爷!” 

严慕飞道:“那么让我试试你的骨头有多硬!” 

缓缓抬起了右掌。 

眼不见总好一点儿,诸葛方索性把眼一闭,道:“千岁爷,你请,只管找合适的地方下

手!” 

严慕飞威态一敛,垂下了手,淡然笑道:“诸葛方,算你硬,我接受你这条件就是。”

请葛方双目猛睁,道:“你是说……” 

严慕飞道:“我答应让你多活些时日。”   

诸葛方道:“真的,千岁爷阁下,大丈夫一言九鼎。” 

严慕飞道:“严慕飞说话,向来说一句算一句,休说我答应让你多活些时日,就是我答

应别人拿刀扎我我不还手,到时候也会任他扎,绝不会抬一抬手!” 

诸葛方一点头,道:“好吧!那么我谢了。请跟我来!”他转身要走。 

严慕飞突然轻喝说道:“慢着!” 

诸葛方一惊停步,道:“怎么,千岁爷懊悔了?” 

严慕飞道:“我生平不懂什么叫懊悔。” 

诸葛方神情微松道:“那么千岁爷还有什么教言?” 

严慕飞道:“你刚才说还有什么?” 

诸葛方道:“干岁爷未免过于贪了些,只要有了那张地图,千岁爷还问别的干什么?我

认为大可不必再劳心。” 

严慕飞道:“诸葛方,你最好别跟我耍诈。” 

诸葛方一点头道:“好的,我说,还有一份名册!” 

严慕飞道:“什么名册?” 

诸葛方道:“上面写着人名地址的名册!” 

严慕飞双眉微微一扬,倏又忍了下去,道:“这个我知道,我是问那名册上记的都是些

什么?”   

诸葛方道:“都是在暗中为当令这位上位做事的人!”   

严慕飞道:“你也有这种名册?” 

诸葛方道:“我跟端木方四人各据一方,统率着他们,控制着他们,怎么能没有这神名

册?”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今夜我的收获可说不少。” 

诸葛方道:“千岁爷,这份名册不包括在条件里。” 

严慕飞道:“那随你,我说让你多活些时日,也没说让你完完整整,毫发无损地活!”

诸葛方脸色一变,道:“千岁爷,你贵为金陵王九千岁,在武林中也是称奇称最的人物,

怎好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严慕飞道:“我刚才说过让你怎么活了么?” 

诸葛方脸色又一变,道:“千岁爷,你……” 

严慕飞沉声说道:“诸葛方,难道只许你跟我耍姦滑,我就不能把没说明的话说个明白

么?”   

诸葛方哑口无言,旋即一点头,又道:“好吧!我认倒楣就是,看来我这‘小诸葛’一

旦碰上了称奇,称最的人物,就一筹莫展,全盘俱输了。” 

一摆手,道:“千岁爷,请跟我来!” 

严慕飞道:“哪里去?” 

诸葛方道:“千岁爷请只管跟我来就是!”转身走去。 

严慕飞冷冷一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诸葛’能把我怎么样?” 

迈步跟了上去。 

诸葛方没往别处走,他径直走向那间精舍。 

他回身一摆手,道:“千岁爷请坐坐,容我把两样东西拿出来!” 

严慕飞口中漫应了一句,犀利目光却打量上诸葛方这间既考究而又雅致的精舍。 

这精舍共是两间,外厢一间是书房,里面还套着一间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大概是诸葛

方的住处。 

他打量间,诸葛方径自走向他那紫桧木装成、漆得光滑明亮的书桌,弯腰就去拉抽屉!

除了要的东西之外,严慕飞也不在乎他拿出什么别的,所以站在那儿没动,也没开口阻

拦。   

出乎意料的是诸葛方并没有拿出什么别的,他只从抽屉里小心翼冀地拿出了一只桧木盒,

往桌上一放,道:“千岁爷,东西在这儿了,请拿去吧!” 

严慕飞扫了那只桧木盒一眼,道:“你偏个劳,打开来让我看看!” 

诸葛方迟疑了一下,道:“千岁爷请过来看!” 

严慕飞道:“不用,我站在这儿看得见。” 

诸葛方笑道:“千岁爷,这盒子里一无毒物,二无炸葯,难道……”   

严慕飞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诸葛方道:“千岁爷,开盒子的是我。” 

严慕飞道:“若落个同归于尽,你很划得来!” 

诸葛方笑了,微一摇头,道:“千岁爷奈何这般不能相信人?” 

伸手抽开了那桧木盒的盖子。   

目光所及,严慕飞神情不由—震,他看得清楚,那只桧木盒里只放了两样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铁券丹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