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六章 比翼双飞人同嫉

作者:独孤红

他到了精舍,诸葛方倒在地上下巴脱落,双臂被制。 

浑身不能动弹,只有眼还能动。他喝问道:“你就是诸葛方?” 

诸葛方虽然哑穴没被制,可是他下巴脱落,还是不能说话,只瞪着一双细目望着门内黝

黑英武年轻人。 

黝黑英武年轻人浓眉陡扬,大眼中杀机暴射,道:“诸葛方,你可认得我。我姓胡,为

开国元勋胡将军之后!” 

“诸葛方,你还我爹的命来!” 

提掌就要劈下! 

背后伸来了一双手,托住了他的手腕:“阁下,手下留情,我还有用他之处!” 

黝黑英武年轻人转身拜了下去:“严叔,侄儿不知道是您……” 

严慕飞伸手把他扶了起来,道:“别行这大礼,你我今夜这是头一回。”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可是侄儿常听娘提起您。她老人家说您跟爹是同僚战伙,也是爹

生平知己,知命的好朋友!” 

严慕飞道:“胡大嫂永远看得起我,大嫂她如今安在?”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她老人家远在四川!”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大嫂原来……多少年没见了,只怕大嫂已经老了。”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她老人家头发已经白了。” 

严慕飞点头叹道:“我就说嘛,那一半于由无情……”摇摇头,住口不言。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爹死得悲惨,她老人家却从没掉过一滴泪……” 

严慕飞道:“大嫂女中丈夫,巾帼英杰,可是内心的悲痛与仇恨……”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严叔,您为什么不让侄儿杀这贼!” 

严慕飞抬头说道:“我留他还有大用。”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您的意思是……” 

严慕飞道:“我预备找齐他们之后,把他们带到南京凌烟阁、功臣楼故址之前,然后再

在那儿手刃他们!”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请您做主!” 

严慕飞摇头说道:“胡大哥几位都有后,我不敢专擅,到时候我自由把他们交由几位亡

友的后人去处置!”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谢严叔!” 

严慕飞道:“别客气,这也是我份内的事。” 

目光一凝,含笑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 

黝黑英武年轻人道:“侄儿叫天仇。” 

严慕飞道:“这名字是大嫂给你取的?” 

胡天仇道:“是的,严叔。” 

严慕飞轻叹说道:“天仇,父仇不共戴天,可见大嫂心里不忘大仇。” 

话锋一转,接道:“你这身武学也是大嫂亲自传授的?”   

胡天仇摇头说道:“不只娘一位,还有侄儿的舅舅。”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是子宽?” 

胡天仇道:“是的,严叔!” 

严慕飞道:“也是多年没见了,只怕也老多了。” 

顿了顿接道:“你一身武学兼大嫂跟子宽之长,应该是……” 

胡天仇赧然说道:“娘本说侄儿还没有学成,要侄儿再等三年。” 

严慕飞点头说道:“大嫂说得对,其实对付他们四个又何止再等三年。” 

胡天仇道:“严叔,这么说……”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天仇,可愿听我直说几句?” 

胡天仇忙肃容说道:“严叔请赐教诲,侄儿洗耳恭听!” 

严慕飞暗暗点头,道:“你所学不差,然而过于浮躁,不够沉稳,也缺乏经验与历练。

今后应在此二者上下功夫。” 

胡天仇道:“谢谢严叔教诲,侄儿自当牢记心中。” 

严慕飞道:“还有,慾速则不达,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学艺之际分心乃是大忌,难有所

成,回去后不妨把这个‘仇’字置诸脑后,一心一意,全神贯注试试看。” 

胡天仇道:“是,严叔,侄儿敬遵您的吩咐。”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天仇,我要说明,严叔教你的,只是对你日后行走江湖有点帮

助,对你报仇一事却难有所补。” 

胡天仇呆了一呆,道:“严叔的意思是……” 

严慕飞道:“世事变幻无常,他四人均是成名多年的一流人物,你这趟回去再痛下苦功

三年,也许可以胜过他们,可是谁又敢说他们四人还能活到三年之后?” 

胡天仇脸色一变,道:“那……那,严叔,您说该怎么办?” 

严慕飞摇头说道:“武学一途,无法速成,也半点勉强不得,为今之计只有另走他途,

只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胡天仇忙道:“严叔,侄儿当然愿意。” 

严慕飞笑了笑道:“别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是问你愿不愿听我的话?” 

胡天仇道:“侄儿怎敢不听您的话?” 

严慕飞道:“先别回答我,听了我的办法之后再说不迟。”   

顿了顿,接道:“你回去之后不必多事停留,禀明令堂一声之后,就再到江湖各处去走

走。” 

胡天仇讶然说道:“严叔这是……”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耐着性子听我说。” 

胡天仇神色一庄,道:“是,严叔。” 

严慕飞接着说道:“你到了江湖上之后,可以尽快地去找当年罹难功臣的后人,通知他

们半年之后齐集南京。” 

胡天仇忍不住说道:“严叔,您的意思是……” 

严慕飞道:“届时我自会把他们四人带到南京去。” 

胡天仇忙道:“您的意思是让侄儿等别管?”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擒他四人是我的事,手刃亲仇是你们的事。” 

胡天仇犹豫地道:“严叔,您要侄儿等坐享其成?” 

严慕飞道:“事实上没那么多时间让你们去习艺,然后再出来报仇。学求成而轻举妄动,

那只有白白赔上性命。” 

胡天仇没说话。   

严慕飞道:“你要是不愿意这么做,尽可以说。” 

胡天仇忙道:“侄儿不敢,只是,只是……” 

严慕飞道:“到时候我把他四人交给你们,让你们去手刃亲仇,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呢?” 

胡天仇迟疑了一下,突然点头说道:“严叔,侄儿遵命就是,容侄儿叩谢严叔!” 

身躯一矮,拜了下去。 

严慕飞要拦,胡天仇却已然一拜而起,道:“严叔,侄儿这就拜别……” 

严慕飞把剑递了过去,道:“代我问候令堂、今舅二位。” 

胡天仇双手接过长剑,道:“谢严叔,侄儿拜别了。” 

一躬身,腾起飞射而去。 

严慕飞目送故人之后离去,然后转望墙头,道:“请下来两位帮个忙。” 

墙头上五六个黑影中,如飞射落两个,那是两个中年花子,近前一躬身,齐道:“您请

吩咐!” 

严慕飞道:“请把诸葛方抬走,明天一早送往贵帮总舵,然后等我传话再把他送到南京

去。” 

那两名中年花子应了一声,走进精舍抬起了诸葛方,走回来向着严慕飞施了一礼,然后

会同墙头上“穷家帮’群豪越墙而去。 

人都走了,这偌大后院刹时就余下了严慕飞一人,他笑道:“涵英,该走的都走了,请

下来吧!” 

夜空中倩影闪动,飞射落地,绰立严慕飞身旁,正是卫涵英。 

严慕飞含笑说道:“刚才怎么不下来见见大海的后人?” 

卫涵英摇头说道:“你知道,不见还好,一见就难忍泪水,何苦?” 

严慕飞笑道:“你也真是。” 

卫涵英道:“大海有后了,我看得清楚,他活脱脱的大海当年。” 

严慕飞一点头道:“不差,虎父无犬子,大海要是还在的话,眼见自己的儿子成长,而

且跟自己年轻时一模一样……”眉锋一皱,道:“怎么说着说着你就……” 

敢情卫涵英已经红了美目,她闻言赧然一笑道:“人嘛!谁能免,所以我不愿见他,女

人家尤其心肠软,不像你们男人家铁石人儿硬心肠……” 

严慕飞道:“谁说的?我就是出了名的柔肠。” 

卫涵英笑了,旋即她敛去笑容道:“慕飞,接下去咱们……” 

严慕飞道:“我正要请示,你我是先到宛平去呢?还是先去找这两个?” 

卫涵英白了他一眼,娇媚无限,好不动人:“贫嘴……以我看咱们不如先找这两个,然

后再到宛平去,反正有‘穷家帮’弟兄监视着他,他跑也跑不掉。” 

严慕飞一点头道:“高见,有理。” 

眉锋一皱,展开了手中地图,道:“只是你看,这两个一时怕不好找。” 

卫涵英道:“让我看看。”伸手便要来接。 

严慕飞忙往回一收,道:“别碰,上面浸着剧毒。” 

卫涵英美目微横,又白了他一眼,道:“瞧你,吓我一跳,我知道。” 

这一眼,包含了多少情意,严慕飞他感受良多地笑了,把地图住卫涵英面前一送,道:

“还是我拿着你看吧!” 

卫涵英把娇躯靠近了他些,凝目看了一阵,忽地皱眉说道:“我怎么觉得好眼熟……”

严慕飞目中异采一闪,忙道:“想想看,是什么地方?” 

卫涵英道:“让我想想看,这儿有座山,这儿有条河,这儿……” 

她皱着黛眉,喃喃自语,想了良久,忽地展眉笑道:“对了,是这儿,一定是这儿。”

严慕飞忙道:“是哪儿?你倒是说呀!” 

卫涵英娇笑一声道:“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看来你这位当世称最的奇才,还不

如我这个女儿家。” 

严慕飞道:“这有什么稀罕,我本来就不如你嘛!” 

卫涵英嗔道:“又贫嘴,这地方依山临河,龙盘虎踞。” 

严慕飞霍然说道:“莫非就在南京?” 

卫涵英笑道:“你终于明白了。” 

严慕飞双眉微扬,道:“好东西,只道远在天边,原来近在眼前,委实是出人意料,委

实是出人意料!只是,涵英,图中这‘x’字是表示所在,你看这地方又在哪里?” 

卫涵英道:“那是你们男人家去的地方!” 

严慕飞一怔,旋即摇头笑道:“你也真是……试想英雄迟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敢情

他们有一个躲在这儿!涵英,你猜猜看,这是哪一个?” 

卫涵英瑶鼻微皱,轻哼一声道:“除了那‘脂粉郎君’萧丹红外,还有谁?” 

严慕飞道:“英雄所见略同,可是那另一个……” 

卫涵英截口说道:“你没看么?这虽是一张地图,其实上面画的却是两个地方,那个地

方祟山峻岭,林木遍布,我就看不出是哪儿了。” 

严慕飞沉吟了一下,道:“什么地方有这么多山,这么多树林……” 

抬眼接道:“涵英,事到如今,咱们只有更改既定主意,先南京而宛平,最后再花点工

夫找另一个,尊意如何?” 

卫涵英道:“也行,反正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严慕飞笑道:“形影不离,行止成双,这就叫夫唱妇随。” 

卫涵英红了娇靥,嗔道:“何时学得这么贫嘴?” 

严慕飞摇头轻叹,道:“为这些事耽误了你我,只有把这空院当闺房,略作戏谑,无伤

大雅,卿何忍相责?” 

卫涵英眉锋一皱,道:“啊呀!你这是……” 

严慕飞哈哈一笑道:“阁下,够了,也只能止于此了。事不宜迟,就此动身,阁下请随

我来吧!” 

探掌拉起卫涵英玉手,双双破空飞射而去。 

比翼成双,委实是羡煞尘寰,妒煞天上。 

他两个,取道河南、安徽,直奔南京。 

口  口  口 

这一天,他两个一路谈笑着并肩到了滁县。 

严慕飞如临风玉树,卓立日影下,笑指滁县县城道:“涵英,你可知道,滁县虽小,却

是个名城。” 

卫涵英好胸蕴,当即点头说道:“当然知道,那是因为‘六一居士’治过滁。” 

严慕飞笑道:“然也,古来名士与名山胜水结缘者颇多,如杜甫之与成都,李青莲之与

采石,岑参之与嘉山,白乐天之与西湖、九江,苏轼之与徐州,杭州,惠州,韩愈之与潮州,

作官之余都为后世留下很多风流韵事。六一居土欧阳修曾在江苏、安徽一带为官甚久,所以

扬州有平山堂,滁州便有‘醉翁亭’与‘长乐亭’的琊瑯胜境,卿可愿乘兴一游么?” 

卫涵英含笑说道:“我不是说过么?反正你走到哪儿,我就……”倏地闭上檀口,没再

说下去。 

严慕飞神采飞扬,朗笑说道:“何妨再说下去?” 

卫涵英道:“让你占尽便宜么?” 

严慕飞道:“此乃实情,怎说便宜?” 

卫涵英实情两字入耳,娇靥一红,嗔道:“贫嘴该惩!” 

扬掌就要打,忽然想起这是在大路上,大白天里往来,行人颇多,让人瞧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比翼双飞人同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