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八章 温情满园

作者:独孤红

离开南京后,由陆路一阵急赶,这天晌午,宛平县城已然在望。 

严慕飞突然停步说道:“涵英,瞧你我满身风尘,要不要找个地方歇歇,清洗清洗,换

件衣裳?” 

卫涵英道:“八成儿你是记挂你那好徒弟了?” 

严慕飞笑道:“你厉害,怎么样?” 

卫涵英道:“那还有不好的,我也想看看小黑,还有大妞儿。” 

严慕飞笑了。   

半个时辰之后,他俩进了长沟峪,严慕飞抬眼四顾,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回到了家,大树无恙,破屋依旧,只不见小黑的踪影。 

到后面菜园中看看,菜长得挺好,杂草不生,该修的修了,该浇的也浇了,一片绿油油

的。 

这,看得卫涵英连连点头直说好地方。 

严慕飞则含笑说道: “难得,小黑还没有偷赖。” 

卫涵英道:“慕飞,他人呢?哪儿去了?” 

严慕飞道:“多半是做完事找大妞去了。” 

卫涵英瞟了他一眼道:“有其师必有其徒,看来他跟你这个师父一样。” 

严慕飞道:“大妞也确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只听有人连唱带哼地进了大门。 

严慕飞两眼一睁,激动地道:“是小黑回来了,走。”转身就走。 

卫涵英一把拉住了她,道:“你等等,先让我去!” 

严慕飞会意,停步不动,低低笑道:“还跟个孩子一样!” 

卫涵英嗔道:“你好,非得老气横秋么?我就是到了八十岁也是一样,童心不可失,你

懂么?” 

拧腰往前面走去。 

严慕飞微微点头,他懂,这种话虽仅一句,极其平凡的一句,却包含了很大的大道理,

难得有几人做得到。 

卫涵英到了前面,只听左边那间屋里传出阵阵轻哼,哥呀哥,妹呀妹地哼个不停。 

她笑了,旋即轻咳了一声。 

咳声甫出,哼声倏止,只听一声惊喝:“谁?” 

人影一闪,屋里窜出了那黑少年,结实的身子,既黑又亮的大眼睛,满脸的机灵……一

点也没变。 

他一见卫涵英便即一怔,讶然问道:“你是……” 

卫涵英道:“你是小黑?” 

小黑又一怔,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卫涵英道:“好没规矩,你呀我的,你师父教的么?” 

小黑脸一红,随即扬眉说道:“家师教我一个礼字,但我要先明白你是谁?” 

卫涵英道:“他的朋友。” 

小黑道:“您贵姓?” 

卫涵英道:“姓卫,听过么?” 

小黑一眨眼,道:“‘冰心玉女’?” 

卫涵英一点头,道:“你说对了!” 

小黑一跃而起,叫道:“您是卫姑姑,小黑常听师父提起您,说您人美,说您…多了,

我说不完,总之我好想看看您,盼了有多少年了,谁知今儿个您竟……小黑给您叩头。” 

砰然一声拜了下去,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 

又是一见投缘的一个,卫涵英高兴而激动,容得小黑从地上爬起来,她含笑说道:“小

黑,我问你,你师父真的常提起我么?” 

小黑道:“真的,常提,哪一天不提个三五回?” 

卫涵英脸上发烫,含笑说道:“没骂过我?” 

小黑道:“骂您?没有,没有。那怎么会,想您还来不及呢!卫姑姑,您怎会迟到今天

才来啊!” 

卫涵英道:“怎么,小黑,我来得不是时候么?” 

小黑道:“您不知道,他老人家出远门去了。” 

卫涵英道:“真的么?” 

小黑道:“小黑还敢骗您?您来了,我替师父高兴,说不出的高兴,还会不让您见他老

人家?说起来您一定知道,那个叫吴伯宗的老头儿,他奉有太祖遗诏,来请师父去……” 

卫涵英道:“小黑,我不信。” 

小黑急道:“真的,卫姑姑,小黑怎么会骗您呢?” 

卫涵英道:“我要是在这儿找着了他怎么办?” 

小黑道:“您要是在这儿找着师父,小黑听凭您处置。” 

卫涵英道:“这是你说的?” 

小黑道:“卫姑姑,是小黑说的。” 

卫涵英道:“你站在这儿不许动,别让我认为你想通风报信。” 

小黑道:“通风报信?我巴不得师父现在就回来。” 

卫涵英道:“你看着吧!” 

转身走去后面把严慕飞揪了出来,道:“小黑,你看看,这是谁?” 

小黑怔住了,旋即大叫一声,震得碰到了房梁。 

“师父,原来您……我上当了!” 

爬下去叩了头,流了泪。 

严慕飞也好生难受,强笑说道:“起来,没出息,别跟个姑娘似的,动不动就掉泪。”

小黑爬了起来,带泪笑道:“师父,您得罪卫姑姑了?” 

严慕飞一怔,卫涵英瞪了他一眼道:“他好,他有出息,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

美豪客’,人家是铁一般的硬心肠,永不会掉泪的。” 

严慕飞摇头笑道:“好厉害,小黑,你算找到靠山了。” 

小黑笑了,望着卫涵英道:“我说嘛,您要是没见着师父,怎知道小黑……” 

卫涵英道:“小黑,卫姑姑刚帮了你,你就想耍赖?” 

小黑道:“没有,卫姑姑,小黑愿意任您处置!” 

卫涵英一点头道:“那好,去把大妞带来,让我看看!” 

小黑一怔,黑脸通红,望着严慕飞道:“啊呀! 师父,您……您怎么全给说了。” 

卫涵英道:“怎么,不能说么?” 

小黑好窘,道:“卫姑姑,小黑的年纪还小呢,可不敢……” 

卫涵英道:“不敢沾那一个情字?” 

小黑红着脸点了点头,道:“是的,卫姑姑。” 

卫涵英道:“那好,待会儿我就告诉大妞去,说你不敢……” 

小黑“啊呀!”一声,忙道:“卫姑姑,可别,小黑求求您……” 

卫涵英笑了,道:“那就去把大妞带来,快去。” 

小黑红着脸应了一声,转身飞奔而去。” 

卫涵英又笑了,严慕飞也笑了,道:“涵英,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卫涵英道:“有什么东西?你这话……” 

严慕飞笑了笑道:“初次见面,你是个长辈,好意思让人家空着手回去?” 

卫涵英一怔,道:“啊呀!糟,我怎么没想到……” 

严慕飞笑道:“看你这个做长辈的怎么办?” 

卫涵英倏然一笑道:“你放心,别想等着看我出丑,我早就预备好了,还是两份,你等

着看我的见面礼吧!” 

严慕飞忽地低声说道:“来了,咦?怎么这么多人?” 

只听小黑在外面叫道:“师父,小李子来了,旺大爷、旺大娘、大顺,全来了。” 

严慕飞眉锋一皱,道:“我忘了交代小黑了,怎么好让几位老人家过来……” 

话没说完就要迎了出去。 

他慢了,一大群人一下子拥了进来,这个叫,那个喊,顿时乱成一团,好不热闹。 

严慕飞叫完这个叫那个,最后向小黑说道:“小黑,你怎么惊动了老人家……” 

旺老爹一脸不高兴地道:“可别怪人家小黑,你回来了也不到家里去,怎么说也该让大

伙儿知道一下呀!” 

严慕飞忙道:“我正预备过去……” 

旺大娘打断了话头道:“老头子,别一见面就卖老脸,嗯,这位,这位姑娘是谁呀?怎

不介绍介绍?” 

严慕飞忙道:“涵英,过来见见几位老人家。” 

卫涵英落落大方,含笑一一见礼。 

老太太们瞧直了眼,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顿时这个夸,那个赞,这个说俊俏,

那个说标致。 

这,倒使卫涵英脸上有点发烫。 

小黑在一边叫了:“这就是我常说的那位卫姑姑!” 

顿时惊呼四起,大伙儿全明白! 

旺大娘把严慕飞拉到了一边,低低说道:“跟人家在外头结过亲了么?” 

严慕飞脸上一热,忙道:“还没有,大娘。” 

旺大娘老眼一瞪,道:“你可别瞒我,我吃了多少年的饭了,这还看不出来么?” 

敢情人家已看出来了。 

严慕飞一张脸通红,好窘,只得说道:“这,这,结过了……” 

旺大娘又埋怨上了:“你怎么能在外头……说什么也该回家好好办哪!可不能委屈了人

家,这么好的姑娘上哪儿找!我做主,大伙儿给你们补办一回。” 

严慕飞着了急,忙道:“大娘,别……” 

旺大娘道:“别什么,不行,非办不可,你别管。” 

拧身走向了那一堆。 

严慕飞好不感动,辛劳几十年,称尊当世,在这儿才能找到毫无虚假的真挚感情。 

旺大娘找老伴儿嘀咕上了。 

旺大爷直点头,直说该。 

严慕飞走了过去,赵大爷一声:“别在这儿待了,家里去吧!” 

大伙儿同声附和,拥着严慕飞两个就要走。 

严慕飞忙道:“等等,诸位老人家请等等,大妞呢?” 

“大妞在这儿哪!大妞,叔叔找你呢,还不快过去。” 

大妞红着娇靥,娇羞之态让人爱煞地走了过来。 

她刚低低叫了严慕飞一声。 

严慕飞已然说道:“别找我,是卫姑姑要见你。” 

大妞给卫涵英见了一礼,低低道:“卫姑姑好!” 

卫涵英伸手拉起大妞的一双手,道:“大妞,我常听你严叔提起你,卫姑姑没什么别的,

这个你跟小黑一人一个。”   

翻腕取出一双玉佩。 

只听严慕飞喝道:“小黑,站住,过来!” 

旺大爷也开了口,道:“小黑蛋,你往哪儿跑哇?还害臊么?过去。” 

小黑红着脸,低着头走了过来。 

卫涵英把一块玉佩塞进了大妞手里,另一块递给了小黑。 

旺大娘道:“啊呀!姑娘也真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大妞,还不谢谢姑姑。” 

大妞连忙谢了。 

卫涵英目光一扫眼前两位,道:“这意思你两个懂么?” 

小黑出了名的机灵,大妞一般地玲珑剔透,焉得不懂?两个人都低下了头,好低,好低,

不胜害臊。 

卫涵英抬眼望向旺大爷老夫妇俩道:“原谅我现在才征求您二位的同意。”   

旺大爷一瞪老眼,道:“谁说的,我跟大妞她娘,心里早就有了谱儿了……”   

一转脸,道:“老婆子,你说是么?” 

旺大娘老眼一横道:“你这个老头子,这还用问么?” 

大伙儿全笑了,笑声中小李子拉着傻大顺一拐一拐地到了那小两位身边,冲着他两个一

拱手,小李子道:“恭喜二位了。”   

大顺咧着嘴道:“快让我们喝酒吧!明年好抱个白胖小子。” 

这话说得太早了,大妞一个姑娘家,怎么受得了?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赵大爷一瞪老眼刚要骂,却被大顺又一句:“不,我说错了,该是黑胖小子。” 

逗得忍不住笑了,大伙儿也都笑了。  

笑声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家里去吧!” 

大伙儿拥着大小两对走了。 

以后半天之温暖、热闹,那是自不待言。 

住的虽然是贫苦人家的大杂院,可是卫涵英只觉得这地方比世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温暖,

敢说把皇宫给她她都不愿换。 

这是可贵而感人的情,真情。 

远离恩怨纷争没有虚伪,没有险诈,只有温暖与真情,这半天中大杂院里没一家不忙,

东家做这个,西家做那个,到了天黑,院子里摆上了四桌酒席。 

任他严慕飞怎么说都不行,喜事是非办不可。  

席上,几位老太太把压在箱底下多年的东西拿了出来,这个送,那个送,刹时卫涵英怀

里抱了一大堆。 

这,使得卫涵英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喝完了酒,几个老太太抖出了一件瞒人半天的秘密,东厢是临时新房,早就布置好了,

全是新的,喜烛也点上了。 

于是,大伙儿又拥着一对新人进了洞房,直到半夜才尽欢而散。 

这一夜,大礼已行,洞房情趣非笔墨所能形容。 

个中滋味,只有严慕飞跟卫涵英两个知道。 

那另一对,小黑跟大妞,则躲在大杂院外的墙根下,依偎在一起,喁喁低语,情意绵绵,

好不甜蜜。 

口  口  口 

第二天,日高起,在大伙的恭送下,严慕飞跟卫涵英走出了大杂院,也许是宿醉未醒,

卫涵英娇靥红红的,那成熟的风韵,说不出有多动人。 

正午,他两个进了宛平县城。 

行走间,卫涵英道:“离开了大伙儿,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慕飞,你说咱们怎么

往金家去?” 

严慕飞道:“你说呢?” 

卫涵英道:“要依我,干脆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温情满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