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三 章 绝学外传

作者:独孤红

大黑夜里,严慕飞踏着月色出了城。 

出城门没多远,他便即放快了脚步,顺着小路向长沟峪方向行去。 

走没多远,他拐了弯,身形被一片树林遮住了。 

这时候,一条矫捷的人影划破夜空,由严慕飞适才走过的路上窜起,飞一般地扑向了那

片树林。 

“好身法。”一声淡淡轻喝,树林的那一边转出了严慕飞。 

那人影一惊,硬生生地刹住身形,双臂一抖,电一般地倒射而回。 

严慕飞笑道:“阁下怎么禁不起夸赞?” 

一长身,身形掠起,他起步慢,距离也较远,但他这么一转身已超越了那人影。 

那人影一声惊呼,横里斜掠,脱弩之矢般又扑向那片树林。 

严慕飞笑道:“逢林莫入,使不得,阁下!”身影再闪,又超越了那人影。 

那人影身形忽顿,大喝一声猛然击出一掌。 

严慕飞笑道:“阁下,这才像男子汉,大丈夫行为,既敢跟踪人,怎好见人就跑?” 

闪电出掌抓了过去,岂料那人真是滑溜,手腕一沉,反手又向严慕飞劈去。 

严慕飞脸色忽地一变,目中寒芒飞闪,道:“‘翻云覆雨’,你也会……” 

身形电闪,如飞出掌,这回那人没躲过,一只右腕巳落在了严慕飞五指里。严慕飞五指

用力,那人立即闷哼一声,矮下半截。 

那是个身材瘦小的中年黑衣汉子,八字眉,耗子眼,一脸的狡猾姦诈色,而如今除了那

狡猾姦诈色外,神色中还透着极度的惊骇。 

严慕飞凝目问道:“阁下怎样称呼?” 

那瘦小汉子勉强一笑,道:“没想到一个庄稼汉,身怀绝学,极妙身手……” 

严慕飞没理他,道:“阁下怎么称呼?” 

瘦小汉子慾避无从,只得强笑说道:“阁下,我是江湖上的最末一流,还没有名号!”

“号”字未出,严慕飞五指用了力,瘦小汉子血脉倒流,痛得一咧嘴,额上立刻见了汗,

他忙道:“好朋友,别动硬,我说就是,我姓文,叫文浮生……” 

严慕飞淡淡说道:“恐怕该叫‘飞天鼠’蒋平吧!” 

瘦小汉子脸色一变,失声叫道:“你,你认识……” 

“那不重要。”严慕飞道:“重要的是你是受何人指使?” 

“飞天鼠”蒋平忙道:“朋友,你误会了,我眼见你一个人走夜路,动了歪脑筋,没想

到朋友你竟是位练家子高人,武林朋友!” 

严慕飞道:“辽东七鼠不是下五门的翦径贼,蒋三爷,你要是不说实话,可别怪我又要

动硬了!” 

蒋平道:“朋友,我说的是实……哎呀!我说,我说……” 

严慕飞五指微松,道:“你何必非等到如今!” 

蒋平勉强一笑,道:“不瞒朋友你说,我是王大麻子的朋友,你挑了他的赌局,他要我

代他出口气……”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你跟‘活判’潘葛,还有那焦天

冲也是朋友了?” 

蒋平忙道:“认识,认识,也有过几面之缘!” 

严慕飞笑了笑,道:“恐怕不仅仅是认识吧?” 

蒋平尚未接口,严慕飞突然接道:“你蒋三爷在金府任何职?” 

蒋平一惊,忙道:“不,不,不,朋友,我不是金家的人,金家不会要我这种材料,我

也未必看得上金家。”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又要我动硬的?” 

蒋平脸色一变,猛然点头道:“朋友,算你厉害,谁让我蒋平落在人手里,我索性和盘

托给你吧!我是金府的二等护院。” 

“这才是。”严慕飞道:“护院还分等么?” 

蒋平道:“金府的护院就分等,像焦天冲,他是个三等护院。” 

严慕飞沉吟了一声,道:“辽东七鼠’仅只列为二等护院,那么那一等护院就相当可观

了,对么?” 

蒋平道:“事实如此,金府的一等护院,人人功夫列武林一流。” 

严慕飞道:“姓金的只不过是宛平县的一个财主,他要那么多护院干什么?” 

蒋平道:“有钱的大老爷讲派头,喜欢这调调儿,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再说,要不多

请护院,他那么多钱往那儿花呀!”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恐怕不会像你说的那么单纯。” 

蒋平道:“那么,以你看是……” 

严慕飞道:“这我不大明白,不过以金府和这么多分一二三等的护院,我以为内情绝不

单纯。” 

蒋平哈哈一笑,道:“不单纯?难道说他一个土财主,还能招兵买马造反不成?” 

严慕飞道:“那可很难说哦!” 

蒋平忙道:“阁下,这玩笑可开不得!” 

严慕飞道:“那么我说正经的,刚才你那式‘翻云覆雨’,是哪儿学来的?” 

蒋平道:“你看错了,那只是一式俗招,不叫什么‘翻云覆雨’。” 

严慕飞道:“‘翻云覆雨’跟我有多年的交情,还会看不出么?” 

蒋平呆了一呆,道:“朋友,这话怎么说?” 

严慕飞道:“告诉你好了,其实那式‘翻云覆雨’是我一个朋友武学中的绝学,我没有

认不出的道理!” 

“这……”蒋平微愕说道:“怎么,‘翻云覆雨’是你朋友的武学?” 

严慕飞道:“不错,可以这么说。” 

蒋平神色立趋正常,道:“我可没想到,算你朋友的就算你朋友的吧……” 

严慕飞道:“我问你,你是跟谁学的?” 

蒋平道:“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跟潘老学的,怎么样?” 

严慕飞道:“‘活判’潘葛?” 

蒋平点了点头,道:“这世上也就那么一个‘活判’。” 

严慕飞道:“潘葛又是跟谁学的?” 

蒋平道:“当然是跟他师父!” 

严慕飞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么?‘翻云覆雨’是我一个至交好友武学中‘天龙大八式’

中的一招,潘葛……” 

蒋平道:“那有可能潘老的师父,就是你那位朋友。”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你知道我那位朋友是谁么?” 

蒋平道:“你没说我怎会知道?” 

“说得是。”严慕飞道:“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你听说过,侠骨柔肠,剑胆琴心’这八

个字吗?” 

蒋平神情一震,失色说道:“你是说‘玉龙美豪客’?” 

严慕飞笑道:“辽东七鼠见闻毕竟不差。” 

蒋平道:“你,你是玉龙美豪客的朋友?” 

严慕飞点头说道:“荣幸得很!” 

蒋平脸色大变,道:“栽了,栽了,这个跟头栽到了家了,那难怪……” 

严慕飞道:“难怪什么?” 

蒋平道:“难怪你身怀绝学,有这么高的身手!” 

严慕飞笑了笑,道:“栽在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的朋友手里,并不算

丢人,你说是么?” 

蒋平一点头,道:“不错,我只感荣幸,连我那六个兄弟也与有荣焉!” 

“过谦!”严慕飞笑了笑,道:“如今你想,潘葛有多大造化,会被侠骨柔肠,剑胆琴

心‘玉龙美豪客’收列门墙?” 

蒋平道:“的确,‘活判’潘葛虽然也是位叱咤风云、睥睨宇内的人物,但若较‘玉龙

美豪客,,那还差得远!” 

严慕飞道:“那么你该告诉我了,他那‘天龙大八式,是跟谁学的?” 

蒋平道:“阁下,这你只有去问潘葛自己了!” 

严慕飞道:“这么说,你是不知道了?” 

蒋平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就是扭断了我的腕子,我也是这么说。” 

严慕飞道:‘我只好相信你了。我问你,会‘天龙大八式,的还有谁?” 

蒋平道:“金府的二等护院,人人会施一式。” 

严慕飞道:“只有一式?” 

蒋平道:“仅此一式就终身受用不尽了。” 

“说得是。”严慕飞道:“‘玉龙美豪客’的绝学,单一式已天下去得。”顿了顿,接

道:“还有谁会?” 

蒋平道:“十位一等护院。” 

严慕飞道:“他们每人又会几式?” 

蒋平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所学的该会比我们这二等护院多,绝不

会比我们这二等护院少。”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这有理,蒋平,如今你把跟踪我的用意告诉我。” 

蒋平道:“如今已没什么不可说的了,奉潘老之命,弄清楚阁下你究竟是那一路的高

人。” 

严慕飞想了想,道:“那么,你带回去一句话给他,就说不必用这种手法,只需要金大

善人往县衙递张名帖就行了。” 

蒋平讶然说道:“阁下这话……” 

严慕飞道: “名帖递过之后自会明白。还有,倘若潘葛他不服,尽可让他挟‘活判’

之威来找我,最好别再找老实乡下人的麻烦,那等于是给他自己找麻烦,言尽于此,你走

吧!”松了五指,摆了摆手。 

蒋平揉着腕子,疑惑地道:“你说什么?我可以走’了?”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你可以走了,我这个人素来有息事之心,只看潘葛他有没有

宁人之意了!” 

蒋平勉强一笑,道:“阁下所说的话,我会带给潘老的。” 

话落腾身,狼狈狂奔而去。 

望着蒋平那瘦小背影,严慕飞笑了,但是他突然敛去了笑容,皱起了眉,沉吟着喃喃说

道:“活判’、‘辽东七鼠’,一个土财主竟拥有这么多成名多年的武林好手,而且以‘辽

东七鼠’那等声名,在金家仅位列二等护院,这很令人吃惊,潘葛竟会‘天龙大八式’,而

那两册秘笈,当年我交给了……这潘葛从那里学来的‘天龙大八式’?” 

他满腹的疑惑与诧异回到了那棵大树下,门前,黑忽忽地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影猛然一

窜掠了过来:“师父,您怎么到这时候才回来?” 

月色下,小黑站在那儿,一脸的焦急。 

严慕飞笑道:“怎么,等门等得不耐烦了?有刚出笼的窝头吃,你还求什么?” 

黑少年脸一红,道:“您真是,快进去吧!客人候了您半天了。” 

严慕飞一怔,说道:“客人?谁?” 

黑少年道:“一个既糟又怪的老头子,问他姓什么,叫什么?他就非等见着您不肯说,

让他明天再来,他又非等见着您不肯走!” 

严慕飞“哦!”地一声,诧异地道:“世上竟有这种人,于是你就让他等了?” 

黑少年双肩一耸,摊手苦笑说道:“天知道我拿他有什么办法,他要是再年轻几十岁,

我非赶他走不可,可是,他是个老头子,您平常教导,对长者不可无礼,所以……” 

严慕飞倏然笑道:“没负我一番教导,小黑,我进去看看去,你到屋里拿点葯,赶快给

大顺送去,快去吧!” 

说完了话,他背着手进了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