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九章 群枭就擒侠宗隐

作者:独孤红

日影缓移,渐渐西斜。 

在日头快要下山时,‘穷家帮’高手到了,严慕飞一翻而起。 

这时,只听树林外响起个雄浑话声:“‘穷家帮’边蒙奉召来到,严大侠请赐见。” 

严慕飞一怔,轻呼:“他怎么亲自来了……”闪身掠了出去。 

果然,树林外黑压压的一片,为首一花子身躯魁伟,环目虬髯,威猛逼人,独腿,胁下

拄着一根铁拐,正是‘穷家帮’帮主“独腿巨灵”边蒙。   

边蒙身后,是“穷家帮”白黑黄蓝紫五位旗主,五个近五十岁、胖瘦高矮不等的花子,

一个个精神矍铄,眼神十足,一见可知俱是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五旗之后,便是一大群花子,年长的有四十多岁,最年轻的也在廿岁以上,全是“穷家

帮’的精英。 

严慕飞出林拱手,高声说道:“边帮主与‘五老’别来无恙!” 

边蒙神情庄严肃穆,铁拐一偏,单膝着了地,道:‘穷家帮’边蒙率弟子百人叩见王

爷!” 

他行下大礼,刹时跪下黑压压一片。 

严慕飞慌忙答以大礼,近前扶起边蒙,皱眉说道:“怎么你也跟我来这一套?” 

边蒙道:“王爷,应该的!” 

严慕飞摇头说道:“阁下,在朝,我只是个九千岁,在‘穷家帮’,你却是一帮之主,

真要说起来,你比我神气!” 

边蒙笑了,很激动,道:“您风趣不减当年,您可没想死我们几个!”   

五位旗主闪身掠了过来,一名瘦削清癯,眼神犀利,冷峻逼人的老花子首先叫道:“严

大侠,能见这一面,我几个死也瞩目了!” 

严慕飞好不感动,含笑说道:“巴老三,霹雳火般脾气改了没有?” 

清癯花子巴老三皱眉说道:“怎么一见面就揭人的短?” 

边蒙等哈哈大笑。 

亲热了一阵之后,严慕飞道:“帮主阁下,你怎么亲自来了?” 

边蒙道:“您既然找上了总舵,边蒙焉敢不来?大伙儿都明白,要错过这次机会,下回

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才能为您效点微劳!再说,大伙儿想您也想得不得了!都想见见您!”

严慕飞道:“这些日子来曾麻烦麾下五处分舵。在此谢过!” 

边蒙道:“您这是打边蒙的脸……” 

抡起铁拐向后一指,道:“您点点看,一百个,只多不少!”   

严慕飞转过脸去一抱拳,扬声说道:“偏劳各位,严慕飞先行谢过!” 

众花子欠身齐道:“不敢当,边是弟子们的无上荣宠!” 

达时候,卫涵英带着焦天冲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卫涵英含笑说道:“边帮主、五位旗主都好!” 

边蒙一怔,叫道:“哎呀!怎么您也在这儿?” 

带着五位旗主抢过去见了礼。 

严慕飞笑道:“来!来!来!容我为各位介绍一下。” 

拍手一指卫涵英道:“这位是严大夫人!” 

卫涵英一怔,红了娇靥,嗔道:“你怎么这般疯癫……” 

严慕飞道:“哪里!是乐而忘形!” 

边蒙,巴老三等齐声大叫:“好哇!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严慕飞忙道:“好久了,只举行简单仪式,也没惊动诸位!” 

巴老三大叫说道:“罚!罚!罚!该罚,这是什么事,怎能不请我们几个喝一杯!怎么,

怕要饭花子送不起札,两条腿只扛一张嘴么?” 

严慕飞笑道:“可不是,花子一张嘴,穷神吃十方!” 

那几位笑了,巴老三还待不依。 

边蒙突然说道:“对了,卫涵英是大夫人,准还有位二夫人,是?……” 

严慕飞道:“回苗疆去了,是那位‘金花门’的门主!” 

“哎啊!”巴老三道:“阁下好大艳福啊!” 

边蒙连忙贺喜,卫涵英落落大方,连连称谢! 

闹完了,边蒙话转正题,道:“召集这么多久,在您说来,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您要有

何大举?” 

严慕飞道:“阁下可知道宛平金家?” 

边蒙一点头道:“知道啊,大财主,听说单护院就有好几十个,别的就不必说了!” 

严慕飞道:“阁下可知道‘九阴秀士’端木方?” 

边蒙道:“阁怎么不知道?四大智囊之首!诸葛方已到总舵,萧丹红现在雷飞处,只有

孟华……” 

严慕飞笑道:“严二夫人去擒孟华去了!” 

边蒙‘哎呀!’一声道:“我说嘛!二夫人怎不在左右?您真行,原是冤家,‘穷家帮’

一直在待命而动,怪不得久久未见您下令,原来冤家已成了亲家。” 

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落后,他接着道:“那个端木方……” 

严慕飞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劳师动众,向阁下借高手百名的道理所在了!” 

边蒙道:“莫非就是为擒端木方?” 

严慕飞道:“阁下说着了!” 

边蒙道:“可是您刚才提金家……” 

严慕飞道:“那位大财主就是端木方!” 

巴老三叫道:“好兔崽子,躲得好!” 

边蒙道:“老三说得不错,他竟然连我都瞒过了,怪不得他护院多达几十名,不对,几

十名护院哪在您眼里!……” 

严慕飞道:“阁下可知道那些护院都是谁么?” 

边蒙道:“谁?都是谁?” 

严慕飞道:“金大财主的总管是‘活判’潘葛,十位一等护院是‘胖瘦双怪’、‘阴阳

二煞’、‘空门三尊’、‘池氏三毒’!” 

边蒙眉锋一皱,脸色微变。 

巴老三叫道:“乖乖,全是一流人物,顶尖儿高手嘛!” 

边蒙道:“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看来不是他们隐藏得高明,

便是‘穷家帮’消息还不够灵通!” 

一顿,接道:“可是这十一个也不在您眼内啊!” 

严慕飞道:“金家地下可能有不只一条的秘密通道!” 

边蒙道:“我明白了,您是怕他跑了。” 

严慕飞道:“阁下说着了,所以我借重麾下高手,要把金家围个水泄不通,飞鸟难渡,

好一举成擒。” 

边蒙道:“我全明白了,您下令吧!” 

严慕飞摇头说道:“不急,天黑之后再动不迟,别惊世骇俗,也别打草惊蛇。我此番是

志在必得,只许成,不许败!” 

边蒙道:“我知道,那也得把人手分配一下啊!” 

严慕飞道:“当然,我请两位旗主带三十名高手围在金家百丈外,三位旗主则请带七十

名高手在城四周布桩安卡。” 

边蒙道:“行了,就这么……” 

严慕飞摇头说道:“别忙,我话还没说完!” 

边蒙道:“您请说。” 

严慕飞道:“弟兄们可带有旗花信号?” 

边蒙道:“这还少得了!” 

严慕飞道:“那好,无论内围外围,一旦发现端木方踪影,只许放信号,不许动手阻拦,

他那十位一等护院则可格杀毋论。至于其余的,我不愿多造杀孽,多伤无辜,任他们逃生就

是!” 

边蒙道:“您,我要说一句,为您,‘穷家帮’不惜倾师之众。” 

严慕飞道:“别让我负太多的债,也别让我愧疚终生!” 

边蒙巨目一睁,道:“难道您怕我们几个不是他的对手?” 

严慕飞道:“阁下若不听我的,请带着弟兄们回总舵去!” 

边蒙叫道:“您杀了我我也不走!” 

严慕飞道:“那就该听我的!” 

边蒙摇头叹道:“好吧!我听您的。” 

一摆手,道:“白黑二旗带三十名高手在内圈,黄蓝紫三旗带七十名高手守在外圈,白

旗转下令去!” 

五位旗主应声施礼退去。 

边蒙道:“您说,我这一条腿的怎么办,总该有个差事,不能让我白跑这一趟,我可不

是跟来瞧热闹的!” 

严慕飞笑笑说道:“阁下请在金家左近找—个最高之处,居高临下,指挥一切。” 

边蒙道:“好差事,只能动嘴,不能动手!” 

严慕飞道:“未必,说不定有人会找上你!” 

边蒙道:“但愿如此,多多益善!” 

严慕飞摇头笑道:“阁下豪情不减当年。” 

边蒙凝目望向焦天冲道:“这位是……” 

焦天冲被边蒙看得一凛,忙低下头去! 

严慕飞道:“金家的三等护院,焦师父,他助我良多!” 

焦天冲抬眼说道:“严大侠,您让焦天冲羞煞、愧煞!” 

边蒙道:“你就是‘小丧门’?” 

焦天冲忙道:“边帮主见笑,那是江湖朋友乱叫的。” 

边蒙道:“边蒙交你这个朋友,随时欢迎光临‘穷家帮’总舵!” 

焦天冲受宠若惊,大为激动,要不是严慕飞—句话,他就是再修一辈子,也别想听见边

帮主这句话。 

他颤声说道:“严大侠,边帮主,我,我愧煞!” 

突又低下了头。 

入夜,宛平县城各处热闹将歇,这条街比任何一处静得早,街上空荡荡地,很难看见几

个行人。 

这是一座大宅院,庭院深深,围墙丈高,朱门两扇,巨灯一对,石狮成对,石阶几级!

一条人影匆忙地奔进了这条街,飞快地到了大宅院前,抢步登上石阶,砰砰然扣了几下

门环。 

门环声甫起,只听里面有人喝问道:“谁呀?敲门这么个敲法!” 

那人道:“我,快开门!” 

那扇门门上开了一个小孔,有张脸向外一看:“ 原来是焦爷!” 

紧接着门闩响动,两扇朱门开了! 

开门的是个黑衣汉子,他道:“焦爷!什么事这么急呀?” 

焦天冲没答,闪身冲了进去! 

黑衣汉子摇头低低说道:“准是火烧着屁股了……” 

又关上了两扇朱门。 

焦天冲进了门,很熟悉地到了前院,好大的前院,焦天冲脚下顿了顿,抬眼四下一看,

迈步就要向前走! 

只听一处暗隅里响起一声轻喝:“老焦,站住!” 

一条人影自暗隅里掠了出来,直落身前,是个瘦高中年黑衣汉子,他目光一凝,还没有

说话。 

焦天冲已然抢先说道:“总管呢?可曾瞧见总管,我有急事。” 

那瘦高黑衣汉子道:“你有什么急事这般神秘?” 

焦天冲道:“非见着总管不能说,我找总管去!”迈步就走! 

背后响起那瘦高黑衣汉子话声:“总管多半在后院!” 

焦天冲应了一声,径直往里走去。 

他走小径,过画廊,到了后院门口,一路再无阻拦,到了后院门口,他停都没停便往里

闯! 

刚进后院没几步,只听一声沉喝传了过来:“什么人?” 

焦天冲忙停步应道:“我,焦天冲!” 

一声冷哼,一名中等身材,白面无须、阴鸷逼人的紫衣汉子掠了过来,劈头便道:“你

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后院!” 

焦天冲忙道:“我有急事要禀报总管!” 

那紫衣汉子道:“你有什么急事?” 

焦天冲道:“不见总管我不敢说!” 

那紫衣汉子道:“那你也得在门口禀一声,自会有人给你通报,竟敢擅闯后院,你不要

命了?”  

焦天冲道:“是!是!那就麻烦您通报一下。”  

紫衣汉子哼了一声道:“退到门外等着去!” 

焦天冲应了一声,却抬手一指点了出去,紫衣汉子应指而倒。他伸手抄住紫衣汉子,闪

身扑进暗隅,转眼间他又从暗隅里走了出来,闪身直往里扑! 

他顺利地绕过后厅,跟前豁然开朗,后院既深又广,夜色中看,亭、台,榭,楼,一应

俱全。 

这时候只有两处透着灯光,一是水榭旁的一间精舍,一是正北的那间上房。 

他看得清楚,正北上房前站着两个人,精舍前则站着三个,共是五个,还有五个则没见

人影。 

看看距离,精舍较近,便向着精舍低低叫道:“池大爷,请过来一下!” 

那三人立即向他立身处望了过来,其中一人腾身掠了过来,那是个惨白脸、瘦如竹竿,

约莫四十多岁的汉子。 

他落地轻喝问道:“是谁?” 

焦天冲忙站了出来,道:“是我,池大爷……” 

修白脸汉子脸色一变,道:“焦天冲,你好大的胆,谁叫你擅闯内院?” 

焦天冲忙道:“是马二爷让我进来的,我有急要大事要见总管。” 

惨白脸汉子道:“马二他该死,待会儿我再找他,你有什么急要大事?” 

焦天冲忙道:“对不起,池大爷,总管交代,不见着他不能说!” 

惨白脸汉子哼了一声道:“总管在上房伺候主人呢,你等着!” 

他转身要走,焦天冲在他背后飞快出指,一指点在惨白脸汉子的后脑上,惨白脸汉子要

倒,焦天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群枭就擒侠宗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