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六 章 顺天、应天两京

作者:独孤红

北平,在永乐元年便已指定为“北京”,改称“顺天府”,与当时京师的“应天府”南

京平等看待。 

另外,这位当年的燕王朱棣,又设立了“行后车都督府”、“行部”,“国关子监”。

北京的新宫殿,在永乐五年五月开始鸠工建造,到了永乐十八年底才完工,前后费时共

十三年七个月。 

从永乐十九年起,“北京”改称京师,而原来的京师改称为“南京”,所有的中央衙门,

都搬到了“京师”去,在“南京”仅留下了“南京宗人府”、“南京都察院”、“南京五军

都督府”、“南京吏部”、“南京户部”、“南京国子监”等。 

这位燕王朱棣迁都北京,是有用意的。在天下无事时,可以在南京位置年高德劭的闲员;

一旦京师发生问题,也可以作为应变的依据。像祟祯十七年四月,京师沦陷,史可法便以

“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的地位,号召各方,把福王朱立嵩立为皇帝(可惜福王不是一

块好料,否则明朝的半壁江山,未必不能保持)。 

成祖迁都的最大作用,在于面对北元的威胁,不肯示弱。 

但是他不该抛弃大宁故地,铸成大错,他把栾河与辽河之间的广大地区,白白地送给了

“兀良哈”设立的三个“羁縻卫”,以后这三个“羁縻卫”不但不接受明朝羁縻,反而常替

明朝的敌人带路,打先锋,使得明朝的京师,时时处境十分危险。 

口 口 口 

这一天,北京城来了个人,那是个身材颀长,穿一袭黑衣,头戴宽沿大帽,手里提着个

长长行囊的人。 

一顶宽沿大帽遮住了大半张脸,除了从鼻下的肤色看出此人颇为黝黑外,别的再也难看

见什么。 

他步履稳健地进了北京城。 

他又停也未停地直闯内城。当然地,在内城的城门口,他被守门的禁卫军挡了驾。 

但是,他翻腕自袖底托出一面金牌,使得守城的武官立时矮了三尺。他很神气地开了口:

“锦衣卫驻扎在什么地方?带我去!” 

那名武官忙交待了几句,亲自拉过了两匹马,陪着他直驰而去,没多久,到了一处大衙

门前。 

这儿,紧挨着紫禁城,这大衙门十分宏伟气派,两扇大门敞开着,石狮对峙,石阶高筑,

门前站立着四名腰里挎刀,身穿锦衣的精壮汉子。 

“锦衣卫”这三个字十分地慑人,那武官老远地就勒住了马,拍手一指,怯怯地道:

“禀大人,这儿就是锦衣卫!” 

那黑衣客抬眼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有劳了,你回去吧!” 

翻身下马向着那大衙门行去。 

背后,适时响起了蹄声,那名武官唯恐被留下地上马离去了。 

那黑衣神秘客未停步,上石阶直闯大门。 

突然一声冷笑:“你的胆子不小,滚下去!” 

左边一名锦衣汉子飞起一腿踢了过来。 

那神秘黑衣客哼地一笑,道:“难怪人人怕锦衣卫!” 

停步未动,砰然一声,那锦衣汉子一脚踢个正着,这一脚有如踢到了铁桩上,哎呀一声

痛呼尚未出口,那神秘黑衣客伸腿一勾,砰然连声,滚下去的是那锦衣汉子。 

这还得了!谁敢打锦衣卫,而且是在锦衣卫门前! 

叱喝声中,另三名抽出了腰刀! 

“别动!”神秘黑衣客抬手托出那面金牌,三名锦衣汉子立即直了眼,收起腰刀躬下了

身:“大人是……” 

神秘黑衣客微微一笑,道:“我来自江湖,要见你们指挥使。” 

一名锦衣汉子一哈腰道:“指挥使在,大人请!” 

神秘黑衣客昂然走了进去。 

门内,触目皆是锦衣汉子,一个个步履稳健,眼神十足,都纷纷投过来诧异的一瞥。 

到了院子里,神秘黑衣客停了步,道:“麻烦替我通报一声,我就在这儿等了。” 

那锦衣汉子躬身答应,飞步奔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跟在一人之后走了出来,那人一身锦服,领口上绣着三圈金色的圈圈,身

材瘦高,年约五旬上下,蚕眉、细目、隆准,留着两撇胡子,满脸透着阴狠姦诈,隐稳有慑

人之威,看步履,看眼神,十足地内外双修一流好手。 

近前,那老者堆起满面笑容,目光凝注道:“阁下是……” 

神秘黑衣客截口说道:“可是陆指挥使当面?” 

那老者含笑说道:“老朽正是陆谳!” 

神秘黑衣客平托金牌递了出去,道:“指挥使可认识这面金牌?” 

锦衣卫指挥使陆谳忙躬下了身:“钦差驾到,一如上位亲临!” 

神秘黑衣客淡淡一笑,道:“指挥使不必如此,我一介草莽,这只在证明我如今是为官

家做事而已……”顿了顿,接道:“我姓严,叫严慕飞,解学士让我来见指挥使,有机密大

事当面讨教!” 

陆谳“哦!”地一声,道:“原来是解学士……老朽明白了,阁下请!” 

一侧身,摆手往后让客。 

陆谳陪着严慕飞进了后院,在他那指挥使的密室中,分宾主落了坐。坐定,陆谳陪着笑

说道:“对阁下,老朽是仰慕已久……” 

“岂敢!”严慕飞道:“严慕飞在江湖上藉藉无名。” 

陆谳笑了笑道:“解学士推崇阁下是当今江湖中的一位奇才,适才阁下能一下放倒一个

敝属,足见解学士之推崇不差。” 

严慕飞淡淡笑道:“指挥使莫要见怪,那是自卫,并无意炫露自己所学。” 

陆谳嘿嘿一笑,道:“他学艺不精,怪得谁来?阁下教训得好,免得他们永远那么不知

天高地厚,连朝廷大员也不放在眼里……” 

顿了顿,在严慕飞没说话之前,他接着说道:“阁下去看过解学士了么?” 

严慕飞道:“解大人现在返京路上,我比他早一步。” 

陆谳“哦!”了一声,道:“那怪不得,阁下要陆谳效劳的是……” 

严慕飞道:“指挥使该已知道,我被朝廷征召是干什么的?” 

陆谳陪笑说道:“老朽不知道,尚请阁下明示。” 

严慕飞道:“指挥使当真不知道么?” 

陆谳老脸一红,忙道:“听说过一点,只是事关重大,不敢乱猜……”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彼此一家人,指挥使不可见外!” 

陆谳老脸更红了,忙道:“阁下是钦差,持有上位颁赐金牌,陆谳怎会,怎敢!” 

严慕飞道:“那么指挥使请说说看!” 

陆谳定了定神,沉吟了一下,道:“不知是不是找寻建文……” 

严慕飞点头说道:“不错,正是这件事。” 

陆谳笑道:“朝廷可谓找对了人,有阁下出马,找寻建文那该易如反掌吹灰!” 

严慕飞道:“那还得指挥使赐以鼎力。” 

陆谳摇头说道:“不瞒阁下,锦衣卫奉命大搜天下多次,郑公公(郑和)也曾奉旨前往

海外各处,但都未能寻得一点蛛丝马迹。” 

严慕飞道:“倘如此,解学士就不会让我来向指挥使当面讨教了。” 

陆谳愕然说道:“阁下,解学士怎么说的?” 

严慕飞道:“解学士要我来见指挥使,并说指挥使对我这次使命,也许会有些帮助。”

陆谳想了想,“哦!”地一声道:“老朽明白了,解学士该是指的这回事……”顿了顿,

接道:“阁下可知道老朽现职的前任、纪纲指挥使此人?” 

严慕飞一点头,道:“久仰,太祖在位时,他立过不少功劳。” 

“不错。”陆谳点头说道:“纪纲在任内,确实查了不少的逆臣。” 

严慕飞道:“那么,如今指挥使提他……” 

陆谳道:“阁下有所不知,纪纲跟建文是同时失踪的。可巧上位大军破京之际,纪纲随

侍在建文身侧,所以有人以为纪纲必然知道建文的下落,而且很有可能是他助建文逃出京

的。” 

严慕飞道:“原来如此。” 

陆谳皱眉一摇头,道:“阁下不知道,这多年来老朽也一直在搜寻他的下落,可是始终

没找到他。去年有人密报说在汴梁看见他,及至老朽本人赶去时却扑了一个空,虽曾找遍全

城,但连他的影子也没有找到……” 

严慕飞道:“这么说,指挥使是一直在找纪指挥使,而不是找建文了?” 

陆谳点头说道:“事实如此,老巧始终认为只要找到他,就必能找到建文。” 

严慕飞道:“这么说来,我也只有先找纪纲了。” 

陆谳道:“事实上老朽也只能帮这么大忙了。” 

严慕飞沉吟了一下,道:“陆指挥使,宫里郑公公为什么远寻到海外去?” 

陆谳道:“那是因为圣上怀疑建文逃亡到海外去了。” 

严慕飞道:“以指挥使看,有可能么?” 

“难说。”陆谳摇了摇头道:“固然,纪纲的行踪在中都开封出现过,可是那并不能意

味着建文也在中原,也有可能纪纲是有意出现在中都,引开朝廷对海外的注意。”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指挥使分析得好,郑公公回来了么?” 

陆谳道:“早在半年前就回来了。” 

严慕飞道:“不再去了么?” 

陆谳摇头说道:“圣上不找到建文绝不甘心,以老朽看,该不会仅这一次。其实,那名

义上是宣扬国威,多去几趟该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严慕飞点了点头,沉吟说道:“指挥使说得是,当年上位带兵破京闯宫时的情形,指挥

使清楚么?” 

陆谳想了想道:“老朽谈不上清楚,只能说略知一二。当年圣上带兵破京进宫的时候,

老朽犹是锦衣卫中的一名大档头(一等领班)。老朽带着人进宫探视时,内宫已然起火,宫

门口掉着一只鞋子,后经辨认,才知道那是纪指挥使的……” 

严慕飞“哦!”地一声截口说道:“怎见得建文、纪纲指挥使,不是纵火自焚,活活地

烧死在宫里了?” 

陆谳淡然一笑,摇头说道:“阁下,前几年纪指挥使曾在中都出现过,他既犹活着,建

文该也健在。” 

严慕飞道:“怎见得那密报之人不是看错了,或者是谎报?” 

陆谳道:“看错了或有可能,谎报他没有那个胆。此人在太祖时蒙恩,太祖崩前虽然已

经告老退隐,但是如今他无时无刻仍为朝廷所用。” 

严慕飞道:“该是已化明为暗,秘密地为朝廷效力了?” 

陆谳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严慕飞凝目问道:“指挥使,可否赐告此人是谁?现在何处?” 

陆谳摇头说道:“抱歉,这个老朽不知道,此人直接受大内节制,对任何朝廷大员有权

先斩后奏,在圣上面前是个炙手可热,红透了的人物,任何人都视他为生死判,莫不怕他三

分。除了圣上之外,恐怕没人知道他是谁,现在何处?” 

严慕飞何等人物,心知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肯说。 

他清楚,陆谳此人是个十足的鬼精灵,当年的太子太傅蓝玉伙同丞相胡惟庸造反时,告

密的人就是他这位锦衣卫的档头。此人不曾入造反之伙,也不可能被邀,而是从眼线之流的

人物得到了这消息,于是,蓝玉在上朝时被捕,第二天移付锦衣卫,第三天就被杀了。 

说他是鬼精灵,也可以说此人干秘密工作的能力非常高,因之燕王朱棣篡位后,他来个

见风转舵,燕王也就把他擢升为锦衣卫指挥使。 

当即,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这么说,此人确称得上一个既神秘而又厉害的人物?”

“可不是么。”陆谳附和着道:“可是说来也应该,他替圣上建过大功劳,凡是建文的

人,自圣上登基以后不到多久,就会被他消除了,纪纲是唯一漏网的人,就像在太祖时……”

倏地住口不言。 

严慕飞不舍地道:“此人在太祖时又建过什么功劳?” 

陆谳笑了笑,摇头说道:“老朽不太清楚,总之,此人武功身份大不相同,凡人动他不

得。”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太祖登基后,火焚凌烟阁诸位功臣,将开国的有辅佐之功的人

一网打尽,恐怕就是此人的主张。” 

陆谳微微一惊,道:“谁说的?老朽从未听过。” 

严慕飞笑了笑,道:“论功劳,该以此为最。” 

陆谳摇头说道:“以老朽看,似乎不大可能。” 

严慕飞道:“何以见得?” 

陆谳目光一凝,含笑说道:“阁下对此人,似乎很有兴趣?” 

显然地他已动了疑。 

而严慕飞表现得十分平静,他笑着道:“当然,此人对我的帮助,也许比陆指挥使还要

大。” 

陆谳哈哈一笑,摇头说道:“他若能帮这么大的忙,圣上早就找到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顺天、应天两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