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七 章 谢家废园降玉龙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昂然迈步走了进去! 

这一大间破屋,是个通间,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张破桌子,几张破椅子,还有那铺成

一片片的干草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进了屋,高大花子一摆手道:“严朋友请坐……” 

转注精壮年轻花子喝道:“石青,给严朋友拿把椅子!” 

精壮年轻花子石青应声拉过了一把椅子! 

入目那把椅子,严慕飞眉锋微皱,倏然而笑! 

没别的,那是把摇摇慾坠,看上去碰一下就会散的破椅子,最要人命的是还缺了一条腿!

三条腿的破椅子,这是存心整人! 

严慕飞表现得毫不在意,谢了一声,伸手抬过那把椅子坐了下去,没听见有什么声响,

那把破椅子的三条腿,像插在豆腐上,陷入了花砖地好几寸! 

高大花子脸色为之一变,他没吭声,坐在了桌子那一边,坐定之后,他才抬眼深注,发

话说道:“严朋友由何处来!”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分舵主何必明知故问!” 

高大花子凝目说道:“严朋友这话……” 

严慕飞道:“贵属都知道我在北京大摇大摆地进出内城,难道高高在上的分舵主会不知

道么?” 

“不错,但那并不能意味着……” 

“不!”严慕飞摇头说道:“我是从京里来的!” 

高大花子倏转话锋,道:“严朋友远自京里来此,如今又莅临敝分舵是……” 

严慕飞道:“我来跟分舵主谈生意!”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是个生意人?” 

严慕飞道:“如今是!” 

高大花子道:“以前呢?” 

严慕飞道:“跟分舵主一样,是个武林中人!”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什么时候弃武从商改的行?”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分舵主,生意人是我临时客串的,是暂时的!” 

高大花子“哦!”地一声道:“原来如此,严朋友对‘穷家帮’知道多少?” 

严慕飞道:“不能算少!” 

高大花子倏然一笑,摆手说道:“那么,严朋友,你请!” 

严慕飞微愕说道:“分舵主这是逐客?” 

“不!”高大花子道:“我这是送客!” 

严慕飞讶然说道:“分舵主这是……”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既知‘穷家帮’就该知道‘穷家帮’不是做生意的!” 

严慕飞道:“分舵主,我不惜代价!” 

高大花子冷然摇头,道:“严朋友,‘穷家帮’不是做生意的,休谈代价,也别让那股

子铜臭弄脏了这穷而清白,落拓而高尚的要饭花子窝!” 

严慕飞道:“这么说,这笔生意是谈不成了?” 

高大花子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本来是,严朋友你本就不该来,不该来自讨没趣,自

找碰壁!” 

严慕飞笑了,继而眉锋一皱,抬眼说道:“分舵主,那就麻烦了!” 

高大花子道:“有什么麻烦的!” 

严慕飞摇头说道:“我这个人向来做的是霸王硬上弓生意,迎客容易,送客却难,在生

意谈成之前,我是绝不会走的!”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这是耍无赖!” 

严慕飞一点头,道:“有点!” 

高大花子冷笑说道:“那严朋友该睁开眼看清楚地方,别处也许凑合,这儿却不行。我

要试试这送客之难难在何处……” 

笑容一敛,冷然喝道:“石青,送客!” 

精壮年轻花子石青一句话没说,身形似电,跨步而至,一声:“严朋友,请吧!”探掌

抓向严慕飞右肩! 

严慕飞端坐未动,容得石青五指沾衣,他身形突然往后一仰:“哎唷,这椅子怎么不结

实……” 

石青一抓,落空那只手电一般地由严慕飞脸前擦过。 

严慕飞一收仰势,探掌扣上石青腕脉笑道:“谢了,我自己坐得稳,不劳搀扶!” 

五指一触即松! 

石青机伶一颤,骇然暴退,那张脸好红! 

石青那张脸刚由红转白,高大花子突然冷哼一声,钢钩般五指搭上桌沿,便要掀!严慕

飞笑道:“掀桌子,待客怎好来这一套,这就是,穷家帮’的规矩?” 

抬手按上了桌面! 

“砰!”地一声,那里,桌沿硬生生被高大花子掀断一块,他振腕抛手,那块破木头疾

射严慕飞咽喉! 

严慕飞忙道:“分舵主,使不得,没这一块,这张桌子就永远补不上了。”随手一捞,

抓住那块破木头站了起来! 

那里,高大花子霍地跃起,凝功作势慾扑! 

严慕飞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分舵主,别误会,也别紧张,我只是要为贵分舵补补桌

子,免得缺一块不好看!” 

他走过去把那块破木头按在了缺口上,用力按了按,然后收手笑道:“不用钉,也不用

胶,勉强凑合能用了!” 

说着,他还伸指头敲了敲,没掉! 

高大花子机伶暴颤,骇然色变,巨目惊骇目光暴射,震声喝道:“好精纯的内功,严朋

友究竟是……”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生意人,如今还可以多一样,木匠。”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真人何妨谈谈真话!” 

严慕飞道:“分舵主,我刚才不说得很清楚么?我原是个武林人,如今临时客串生意

人……” 

高大花子道:“严朋友,你不怕落个小气之名么?” 

严慕飞目光一凝,道:“分舵主,你真要问?” 

高大花子道:“当然,让人直捣分舵,却连对方是谁都弄不清楚,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又怎么往上交待?再说,我还打算在江湖上混几年剩粥残饭!” 

严慕飞耸肩摊手,道:“好吧,说就说吧!分舵主,请坐!” 

说着,他自己退到那把破椅子前坐下! 

高大花子巨目一直紧紧凝注,跟着坐了下去! 

坐定,严慕飞沉默了一下,然后抬眼说道:“分舵主贵姓是雷?” 

高大花子一点头道:“不错!” 

严慕飞道:“分舵主的大号是一个飞字?” 

高大花子雷飞又一点头道:“不错,严朋友认得……” 

严慕飞道:“‘霹雳火’,我久仰!” 

雷飞刚要说话,严慕飞已接着说道:“分舵主,在当年你还没有接掌这‘穷家帮’南京

分舵的时候……那时候的事,分舵主可还记得?” 

雷飞道:“多少记得一些,那时候百姓辗转于异族铁蹄之下,太祖率天下兵马正在打天

下、拯生民!” 

严慕飞点头说道:“不错,我记得分舵主那时一直没离开过这南京城!” 

“是的。”雷飞道:“那时雷飞奉黄旗巴三老之命,据这南京,暗中进行打击异族的工

作,一直没离开过南京……” 

目光一凝,道:‘这,严朋友怎么知道?” 

严慕飞未答,淡然一笑,道:“分舵主是听命于贵帮总舵黄旗巴三老,只是,分舵主可

知道,贵帮总舵那位黄旗巴三老又听命于谁?” 

雷飞道:“自然是敝帮帮主!” 

“不错!”严慕飞道:“那是理所当然,那么,分舵主可知道,贵帮那位帮主,‘独腿

巨灵’边帮主,他又要听命于谁?” 

雷飞道:“这个雷飞知道,当然不单是穷家帮,便是整个天下武林都听命一人,合力辅

佐太祖,驱逐……” 

严慕飞道:“分舵主,那人是谁?” 

雷飞道:“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 

严慕飞道:“分舵主见过此人么?” 

雷飞摇头说道 “休说雷飞慢这么大福份,便是天下武林也没有几个有这大荣幸见过他。

就拿敝帮来说,也只有帮主跟五位堂主见过他!” 

严慕飞道:“此人可算得神秘……” 

顿了顿,接道:“分舵主,可知道此人姓什么叫什么?” 

雷飞一摇头道:“天下皆知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而知道他姓什么,

叫什么的却没有几个……” 

严慕飞皱眉说道:“那就又麻烦了!” 

雷飞道:“严朋友,怎么又麻烦了?”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我若对分舵主说,那位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

他姓严,叫严慕飞,不知道分舵主信不信?” 

雷飞一怔,旋即仰天大笑,继而变色而起:“我雷飞没看出,严朋友还是个招摇撞骗的

能手……” 

“是不?”严慕飞摇头说道:“我就知道分舵主不会信。不过没有关系,分舵主请坐,

咱们再谈谈。坐,坐,分舵主!” 

雷飞冷笑说道:“严朋友!……” 

“别这样!”严慕飞道:“反正你雷分舵主又赶不走我,何必非竖眉瞪眼变脸变色地伤

和气不可呢?坐下心平气和聊聊不挺好么?” 

这话不错,打既打不过,赶又赶不走,除了跟他来个软的外,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好施?

雷飞只得忍了忍坐了下去! 

他那里刚坐定,严慕飞这里又开了口! 

“雷分舵主,在当年事之中,有一件最为重要的,不知道雷分舵主还记得不?” 

雷飞谈淡然说道:“严朋友指的是哪一桩?” 

严慕飞道:“跟当年太祖登基的同一天,就在这个南京城的紫金山顶上,贵帮‘独腿巨

灵’边帮主,亲自把一件东西赠给了那位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 

雷飞截口说道:“那是‘穷家帮’的信物,也是帮内最高,最具权威的‘令符’!” 

严慕飞点头说道:“丝毫不差,雷分舵主可知道,贵帮边帮主此举是什么意思,表示什

么?” 

雷飞道:“此举表示‘穷家帮’跟天下武林一样,共尊玉龙美豪客!永远听命于他,无

论何时何地,但凭‘玉龙美豪客’片言只字,‘穷家帮’立即应召听命,赴汤蹈火在所不

辞!” 

严慕飞笑了笑,道:“那么,跟那位‘玉龙美豪客’一样的荣宠,我也有那么一方贵帮

的信符,请雷分舵主过过目,看看是不是那方在贵帮最高、最具权威的信符!” 

说着,他缓缓探怀摸出一物,那是一块呈深红色,而且闪闪发亮的竹牌,上面,镌刻着

一根打狗棒,一只破碗,旁边两行蝇头小字,刻的是:“花子一张嘴,穷神吃十方!” 

雷飞接了过去,只一眼,神情猛震,霍地站起,翻身拜下,双手举竹牌过顶,恭谨说道:

‘弟子雷飞,恭候差遣!” 

他这一跪,石青连忙跟着跪下! 

严慕飞伸手接过竹牌,道:“分舵主,贤师徒二位请起!” 

雷飞应声站起,垂手哈腰,恭谨侍立面前。 

严慕飞道:“雷分舵主请坐!” 

雷飞道:“信符所至,如帮主亲临,雷飞不敢!” 

严慕飞道:“那么,雷分舵主,我把它请回怀中去!” 

说着,又把那块竹符藏进怀里! 

雷飞却仍站着没动。 

严慕飞道:“雷分舵主,我已把……” 

雷飞道:“严大侠在此,雷飞也不敢!” 

严慕飞道:“雷分舵主看清楚了,是那方没错么?” 

雷飞道:“此符只有两块,常在帮主左右,为南海铁骨紫竹制成,绝不可能假制冒充。

雷飞有眼无珠,不知严大侠就是‘玉龙美豪客’……” 

严慕道:“雷分舵主坐下谈不好么?” 

雷飞道:“雷飞不敢!” 

严慕飞道:‘假如我持贵帮这方信符说话呢?” 

雷飞道:“雷飞不敢不遵!” 

一欠身,走过去坐下,却是正襟危坐,腰杆儿挺得笔直,脸上神色肃穆,绝无适才轻慢

倨傲态! 

严慕飞皱眉说道:“分舵主,我还有事请教,像你这样,让我如何开口?” 

“不敢。”雷飞道:“严大侠但请吩咐!” 

严慕飞道:“分舵主,敬在内心,不必形请于外……” 

雷飞道:“严大侠,这是敝帮帮规!” 

严慕飞道:“分舵主要再这样,我没办法坐下去,只好到别处分舵去碰碰运气了……”

说着,他就要住起站! 

雷飞忙道:“严大侠请留驾,雷飞遵命就是!” 

严慕飞笑了,道:“这才是,真要说起来,我还是宁愿看分舵主刚才那种狂放豪迈,而

不愿看……” 

雷飞赧然说道:“严大侠,雷飞知罪了!” 

严慕飞一摇头道:“分舵主,我句句由衷,严慕飞向来不善虚词假话……” 

雷飞苦笑说道:“严大侠,请恕雷飞斗胆,您该早……” 

严慕飞笑了笑,摇头说道:“不,分舵主,不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形下,我绝不愿把严慕

飞这三个字眼与‘玉龙美豪客’扯在一处。我只希望武林中永远把‘玉龙美豪客’跟严慕飞

当成两个人,再说……” 

顿了顿,接道:“正如分舵主适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谢家废园降玉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