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八 章 胭脂井畔寻英豪

作者:独孤红

“胭脂井’又叫“景阳井”,“景阳”,本是南朝陈宫名,故址在玄武湖畔。隋灭陈,

后主与张、孔二妃匿井中,被获,固又名“辱井”。 

玄武湖原名“桑泊”,在城北太平门外,一名“秣陵湖”,又叫“后湖”,是南京城外

第一大湖。 

史载晋明帝为太子凿池,一夜而成,故初名为‘太子湖”,为太子练水战之所,其后始

更名为“玄武湖”,真否难证。 

玄武湖浩淼泓澄,周围达四十里,景物之美,为南京之最。 

昔欧阳修以“金陵钱塘”名之,人杰地灵,兼有山川之美,特别是晚霞回荡,金光射水,

回视湖山诸宇,在千苍烟雾霭间,实不啻蓬莱阗苑! 

南京人常这么说,炎热苦热,山则以清凉最为幽邃,湖则以玄湖为乘凉佳所。 

事实上的确不错,严慕飞一出太平门,就被那些美里带俏,热情的船女所包围,争着要

他雇船! 

好不容易脱出重围,等他到了胭脂井畔时,身上已见了汗渍,在摇头苦笑中,他站在那

儿打量上了这一带! 

这儿,原是南朝的景阳宫旧地,靠湖的那一边,还残留昔南朝时的金粉楼台,当年鼎盛,

如今已只供凭吊而已。正是“六代楼船供仕女,百年版藉重山河”,千古兴亡,令人感慨!

那座金陵王王府,就坐落在胭脂井旁不远处。 

很大很大的一座府邸,看上去很深很深,两扇朱漆大门上的油漆经不起风吹雨打太阳晒,

也因为乏人照顾而剥落了,不过横匾几个大字还依稀可辨:“金陵王府!” 

那本来乌黑发亮的门环也生了锈! 

高高的石阶下那一对石狮子,也显得那么孤寂、凄凉。 

丈高的围墙内,林木森森,飞檐狼牙外露,静悄悄地听不到一丝声息! 

这些,令得严慕飞站在那儿,着实地有一阵激动,有一阵感叹,想想,心里也有一阵难

受! 

胭脂井旁数丈外,有株大树,浓荫,在那儿,能令人通体清凉,热意全消! 

树下,摆着一个水果摊儿,倚着树根坐着个须发俱灰的瘦削老头儿,一条胳膊一只眼,

老态龙钟,正在那儿吸旱烟,烟往上直冒,看上去他很惬意。 

这时候,游湖的人不少,可是边水果摊儿生意不怎么好,因为这一带空荡荡地看不见人

影。 

胭脂井旁的水果摊儿既然就这么一个,那瘦削老头儿,缺条胳膊少只眼的老头儿,就该

是纪纲的同门师兄,那位当年称雄,成了名的英雄豪杰‘铁胆神眼快刀手’公孙胜了。 

严慕飞看了一阵之后,举步走了过去! 

瘦老头一见生意来了,把烟袋锅在鞋底上敲了敲站了起来,哈腰陪上一脸的笑容:“客

人,买点果子再游湖去。小老儿这果子样样甜,买些坐在船上边吃边游湖,那才是快意事儿

呢!” 

严慕飞仔细打量了他两眼,瘦老头相貌很好,年轻时定然是很英武,浓浓的眉,大大的

眼,那还在的一只眼,眼神仍是那么足,显见得他是人老功夫犹在! 

严慕飞没答话,伸手自摊儿上拿了一个梨,在衣襟上擦了擦,张嘴就是一口,果然,皮

薄、肉嫩、水多,还真甜,这他才说道:“这儿,就只有你这个摊儿?” 

瘦老头摇头笑道:“没法子,这地方生意最淡,有生意的地方归别人的地盘儿,插不进

去。小老儿上了年纪,也不敢跟人去争去夺,只好跑到这儿来摆摊儿了。其实,能有这块地

儿度度日,讨讨生活,那已是很不错了!” 

严慕飞道:“为什么这地方生意淡?” 

那老头望了那座“金陵王”王府一眼,摇头说道:“这话小老儿可不敢说,一个不好是

要进宫里去的!” 

严慕飞笑道:“我明白了,八成儿是这座空着的王府在这儿碍事,没人敢到这一带来,

对么?” 

瘦老头微微一惊,道:“这话可是客人说的……其实,在当年,官家每隔一个时候总要

派人来到处看看,打扫打扫。自从‘靖难’之后,就没再见有官家的人来,里面都结了蜘蛛

网。”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老人家进去过么?” 

瘦老头猛觉失言,一惊,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小老儿哪来这么大福份,又怎么

敢?还想保住这颗脑袋活几年呢……”勉强地笑了笑,接道:“小老儿是这么猜,客人你想,

这么多年没人进去看过,打扫过,哪还能不结蜘蛛网?” 

严慕飞一点头,道:“不错,有理……” 

随手一抛梨核,不偏不斜,恰好丢进了“胭脂井”里,这大树下离那口“朋脂井”至少

也在十丈以上,这一手,瘦老头看得一怔,严慕飞接着说道:“老人家,你这摊儿上的水果

很不错!” 

瘦老头定了定神,忙陪笑说道:“不是小老儿瞎吹胡擂,小老儿这摊儿的水果,都是有

来头,像客人刚吃的梨,那就是正宗的山东莱阳梨……” 

严慕飞“哦!”地一声笑道:“人在南京,能吃着山东莱阳梨,真不错,我的口福不浅。

老人家,我跟你打个商量!” 

瘦老头道:“客人只管请说,做生意的好说话!” 

严慕飞抬手一指摊儿上的水果,道:“你这摊儿上的所有,我全买了……” 

瘦老头一怔,忙道:“怎么,客人全买了,那好,那好……”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老人家,我还有后话,水果,我全部买下,不过,我向老人家

打听个人,老人家得告诉我……” 

瘦老头独眼一凝,道:“客人要打听谁?是这一带的!”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是的,老人家,他在这一带很久了!” 

瘦老头道:“客人请说说看,只要有名有姓,小老儿还知道几个。”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老人家,此人跟你一样,也以摆摊儿卖水果为生……” 

瘦老头道:“敢情是小老儿的同行,但不知……” 

严慕飞道:“老人家,此人本不是个卖水果的,他原是武林中人,是位铁铮铮,古道热

肠,义薄云天的没奢遮侠义英雄……” 

瘦老头“哦!”地一声,凝了独目,道:“那老儿恐怕不……” 

严慕飞截口说道:“老人家,我还没有说出此人的姓名!” 

瘦老头忙道:“是,是,是,客人请说,客人请说!”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老人家,此人复姓公孙,单名一个胜字,当年美号‘铁胆神眼

快刀手’……” 

瘦老头脸色陡然一变,摇头说道:“客人,小老儿没听说过这儿有这么个人!” 

严慕飞道:“老人家,我在城里有位要饭的朋友,他告诉我在这儿可以找到我所要找的

人。” 

瘦老头脸色又一变,道:“客人的那位朋友是……” 

严慕飞道:“‘穷家帮’南京分舵主,‘霹雳火’雷飞!” 

瘦老头道:“客人跟他是朋友?” 

严慕飞道:“是的,老人家,我刚由乌衣巷来!” 

瘦老头迟疑了一下,道:“雷花子好快的一张嘴,客人,你找对了地方,找对了人!”

严慕飞目光一凝,道:“莫非就是公孙老人家当面。” 

瘦老头道:“客人既是雷花子的朋友,我不得不承认……” 

严慕飞含笑说道:“铁胆神眼快刀手’纵横武林,是位成名多年的英雄,也是位铁铮铮,

义薄云天的没奢遮英雄,老人家,我荣幸!” 

公孙胜摇头说道:“客人好说,如今小老儿只是个老弱的残废人,靠卖水果度日维持晚

年的小贩!” 

严慕飞道:“老人家,英雄事迹在当年,这是永不能磨灭的!” 

公孙胜摇头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破落户还说得什么旧家珍?江湖上已经没小老儿

这一号了,如今这南京城除了雷花子外……” 

严慕飞道:“事实上,凡武林中人,记忆里总有位‘铁胆神眼快刀手’。老人家,这该

够了,夫复何求?” 

公孙胜独目一凝,倏转话锋,道:“还没有请教客人贵姓?” 

“不敢!”严慕飞道:“我姓严,‘为严将军头’的严!” 

公孙胜道:“原来是严老弟,恕小老儿托大……” 

“好说!”严慕飞道:“论年纪,我只配做老人家的晚辈!” 

公孙胜道:“小老儿更不敢当……” 

一顿接道:“严老弟要找小老儿是……” 

严慕飞道:“预备向老人家打听一个人!” 

公孙胜愕然说道:“要向小老儿打听一个人?”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老人家!” 

公孙胜凝目问道:“谁?严老弟要打听谁?” 

严慕飞道:“前锦衣卫指挥使,令师弟纪纲!” 

公孙胜脸色大变,往后退了一步,冷然说道:“这回严老弟你找错了,小老儿同门之中,

没有这么一位师弟,也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这,原在严慕飞意料中,他没在意,淡淡笑道:“老人家,我是雷飞的朋友……” 

公孙胜道:“怎么样?” 

严慕飞道:“他告诉我……” 

“严老弟!”公孙胜突然说道:“恕小老儿插句嘴,你找他去!” 

严慕飞道:“老人家这话……” 

公孙胜冷冷说道:“他告诉你这,告诉你那,知道的该比小老儿多,所以严老弟你该找

他去,而不该含近求远,跑到胭脂井旁来找小老儿!” 

严慕飞笑了,道:“很显然地,老人家是怪雷飞说的太多……” 

公孙胜冷冷说道:“小老儿一个老弱残废人,哪儿敢!” 

严慕飞笑了笑,道:“老人家,我既是雷飞的朋友,老人家就该明白,我找令师弟并没

有恶意!” 

公孙胜道:“这小老儿明白,也信得过,无奈,小老儿同门之中没这个人,也没那么大

福份认识这位贵为锦衣卫指挥使的显要,若之奈何?” 

严慕飞道:“老人家……” 

公孙胜冷然说道:“严老弟,你既是雷花子的朋友,小老儿不便说什么,可是小老儿是

个做生意的,以此糊口,以此度日,一天水果卖不出去,一天便三餐不继。严老弟要照顾小

老儿的生意,小老儿打心里头感激,要不然就请回来处去,别打扰小老儿做生意,对小老儿

这老弱残废人,你严老弟谅必会赐以怜悯和同情。” 

这话,很够份量,也说得至为明白! 

严慕飞眉锋攒皱,淡然一笑,突然点了点头,道:“对,生意经,好,老人家,我初衷

不改,你这一摊儿水果我买了,全买了,值多少?” 

公孙胜淡淡说道:“严老弟是雷花子的朋友,小老儿本不该轻言一个‘卖’字,无奈小

老儿为了自己的三餐,不得不厚颜言卖,小老儿不敢说谎,照本钱卖给严老弟,严老弟请给

十两吧!” 

严慕飞一点头道:“当真的够便宜,老人家,我谢了!” 

探怀摸出一物,丢在摊儿上!那不是雪花花的白银子,而是那块色呈紫红,闪闪发亮的

‘穷家帮’权威无上的信符! 

公孙胜脸色陡然一变,道:“严老弟,这是……” 

严慕飞道:“请老人家仔细看看,它可值十两白银?” 

公孙胜伸手便要去拿,蓦地,他脸色大变,霍然暴退,独目尽射惊骇,老脸上神色难以

言喻,失声道:“你,你是侠骨柔肠,剑胆……” 

严慕飞伸手拿起那面竹符,道:“老人家,请镇定,低声,我是个游客!” 

公孙胜不愧老江湖,一点就透,刹时间转趋平静,跨前一步,满脸肃穆地低低说道:

“您恕罪,公孙胜有眼无珠,也不能大礼拜见。” 

严慕飞淡淡笑道:“老人家,别跟我客气,你我第一次谋面,该是初相识的朋友。” 

“公孙胜不敢。”公孙胜道:“您要找纪纲是……” 

严慕飞道:“老人家,我有我的理由,老人家该信得过我。我找令师弟,绝没有恶意,

对他只有益而无害!” 

公孙胜道:“既然知道是您,那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只是公孙胜没想到老来福气大,能

在这儿拜识您,瞻仰了您的神采威仪。多少年了,武林中没一个人不想看看您,可是,他们

却没有我福大、造化大,从如今伸腿瞪眼咽了气,这一辈子没有白活,又何憾之有……” 

严慕飞道:“老人家,你令我汗颜!” 

公孙胜一摇头,道:“严大侠,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您请到我住处坐坐……” 

严慕飞忙道:“老人家这摊儿……” 

公孙胜道:“能见着您,那胜过日进斗金,管它呢,谁想吃,谁稀罕,谁就拿去,您请

跟我来!” 

这话,真诚、豪迈,而感人! 

说完了话,他转头往东行去! 

严慕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胭脂井畔寻英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