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 十 章

作者:独孤红

凤妞儿脸上变了色,站起来喝道:“二妞儿,你……” 

赵六指儿忙道:“好了,好了,凤妞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她既然不愿意,又

何必勉强她。” 

凤妞儿双眉一扬,道:“您还说呢,她都让您给惯坏了,您现在说句话,让他们把人送

到我房里,西跨院那边招呼一声,说您改变了主意,等您跟他的这点过节一了,马上就把人

给他们送过去,包准给他们个活口就是。” 

赵六指儿皱眉说道:“凤妞儿,你……” 

凤妞儿道:“说话呀?” 

赵六指儿无可奈何,只能将头连点地道:“好,好,老大,把人送到你大妹子房里,然

后再到西跨院去一趟。” 

那姓崔的瘦小黑衣汉子,恭应一声,转身而去。 

凤妞儿似乎余怒未息,冷哼一声道:“幸好您不只一个干女儿,您要是只有一个干女儿,

那得看人拿骄了。” 

赵六指儿陪上笑脸,按在凤妞儿腰上的胳膊紧了一紧,道:“行了,宝贝儿,让干爹给

揉揉心口,你消消气吧。”抬手便往凤妞儿那丰满的酥胸伸去。 

“你也不怕外人看见。”凤妞儿轻叱一声,一把推开了他。 

赵六指儿又笑了,嘿嘿地直乐。 

口 口 口 

东跨院里几间客房,挺大,也都挺气派,两条长廊连接着,院子里种着花,有几棵大树,

也挺美,挺幽静。 

北房里坐着谭北斗,二徒弟给他点上了旱烟,三徒弟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谭北斗寒着脸,

连眼皮没有抬一下,姓郝的瘦汉子怯怯地垂手站在一旁。 

吸了几口烟,喝了一门茶,谭北斗在鞋底上敲了敲烟袋锅,眼皮抬了抬,冷然开了口:

“你有什么委屈,说吧!” 

姓郝的瘦汉子忙道:“老爷子,我没委屈,也不委屈,只是这口气难咽。” 

谭北斗两眼一睁,道:“谁给你气受了,我么?” 

姓郝的瘦汉子道:“老爷子,您别这样好不,我知道您正在气头上……” 

谭北斗一摆手,道:“少废话,谁给你气受了,说呀?” 

姓郝的瘦汉子当即把他在“沙河镇”,“三官庙”里所受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谭北斗听的时候很平静,听毕之后仍然很平静,他抬了抬手,道:“坐下,你三个都坐

下。” 

姓郝的瘦汉子三个恭应一声坐了下去。 

谭北斗目光一凝,道:“老大,有道是‘不看僧面要看佛面’,他们对你那样,就等于

是打在我这张老脸,你知道为什么他们对咱们这样么?” 

姓郝的瘦汉子双眉一扬道:“一句话,您现在已经脱离公门了。” 

谭北斗一点头道:“不差,你还算是个明白人,老大,我跟赵六指儿的交情,仅止于互

相利用,为借重他在直隶地面上的势力才结交他,当然,他所以结交我,也有他的目的,这

种关系最为现实,只有一方没有利用价值,马上就难以维持,这也就是刚才我为什么当着他

们骂你的道理所在,老大,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往后老二老三还得你带领,这些你早该学到

了。” 

姓郝的瘦汉子道:“老爷子,这些个我都知道。” 

谭北斗微一点头道:“你知道那是最好不过,你知道就不该做这种当众动刀子的傻事,

你三个给我都听着,最上乘的杀人手法,是手不沾血腥,这也就跟兵法里所说不战而屈人之

兵一样了。” 

白净脸高个子道:“所以您把‘大漠龙’塞在了他们两家手里。” 

“对了,”谭北斗一点头道:“这是为咱们自己,一方面要除去咱们的冤家对头,另一

方面又能手不沾血腥,你们要知道,现在的我跟以前的我不同了,以前的我是直隶总捕,有

这么个后台在后头顶着,准想动我他先得有三分顾忌,现在不同了,现在咱们得靠自己,往

后咱们还要在江湖上混,不得留给人家一点把柄,‘大漠龙’是个怎么的人,咱们比谁都清

楚,在白道上他有相当的人望,我谭北斗要是亲手杀了他,尤其是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法,

今后江湖道上,咱们是寸步难行,而且有数不尽的麻烦,你们明白么?” 

姓郝的瘦汉子道:“我们明白,只是,老爷子,赵六指儿不是盏省油的灯……” 

谭北斗微一点头道:“交往了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么,更何况赵六指儿是个极具

心智,也极为狡猾的人物,要说有什么短处,那恐怕只有两字‘女色’了。” 

高个子早脸道:“说来也真是,那两个都年纪轻的,干嘛……” 

谭北斗道:“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啊,他们之间这种关系,跟我跟赵六指儿的关系差不多,

维持也不了多久,只一方失去了利用价值,便马上不能维持,赵六指儿是直隶黑道上的瓢把

子,有钱,有势,只跟着他便要什么有什么,北六省里走一趟,赵六指儿的干女儿,哪个不

得躬身哈腰尊称一声姑娘,她们俩还求什么,至于赵六指儿,他之所以能有今天,可也得力

于这两个貌美如花,娇滴滴的干女儿不少,赵六指儿成功在这个上头,将来要败,恐怕也要

败在这个上头。” 

姓郝的瘦汉子道:“赵六指儿年纪不小了,她两个守他也守不了多久了,要是赵六指儿

一死,直隶这块地方怕不就是她们的了。” 

谭北斗道:“那可不敢说啊,这两位确实有她俩的一套,不但能使赵六指儿服服贴贴,

就是直隶这些地面上穷凶极恶的黑道人物,对她们也无不臣服低头,唯命是从。” 

姓郝的瘦汉子道:“要照这么说,能号令直隶地面上这些黑道人物的,恐怕不是赵六指

儿,而是她们这两位姑娘。” 

谭北斗微一摇头道:“不,赵六指儿也确有他自己的一套,他之所以能爬上直隶地面黑

道的瓢把子宝座,一举一动能影响整个北六省,固然得力于这两位不少,可并不是全靠这两

位。” 

姓郝的瘦汉子还待再说。 

谭北斗抬手一拦道:“别的等会见再说,我先告诉你们一件事……” 

高个子白净脸道:“什么事儿?老爷子。” 

谭北斗道:“赵六指儿跟‘大漠龙’之间有点儿过节,他要开香堂,关起门来了断这点

过节。” 

高个子白净脸道:“听见了啊,怎么?” 

“怎么?”谭北斗道:“问得好,你们以为赵六指儿跟‘大漠龙’之间,真有非关起门

才能了断的过节么?” 

三个人都为之一怔,姓郝的瘦汉子道:“那么以您看是……” 

谭北斗道:“我问你,赵六指儿先说要开香堂,后说要关起门,这是什么意思?” 

姓郝的瘦汉子阴森地道:“这还不明白么?要自了断他自己与傅天豪的过节,自然不让

外人过间的,不让外人参与。” 

谭北斗道:“什么大不了的过节见不得人?” 

姓郝的瘦汉子道:“这……这个就不敢说了,以您看是 

谭北斗哼哼两声道:“见不得人的事儿,还会是什么好事儿么?” 

姓郝的瘦汉子突然两眼一睁,道:“老爷子,赵六指儿这两个干女儿可不是什么正经人,

会不会她俩有关连。” 

谭北斗呆了一呆,道:“这个……似乎不大可能,凭良心说,傅天豪是条铁铮铮的汉子,

他在这方面相当把持得住,就是她们把自己硬往他怀里送,也未必能让他动心。” 

姓郝的瘦汉子道:“老爷子,只怕您高看了‘大漠龙’了,人毕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

家有几个不喜欢这个调调儿的,打古至今那坐怀不乱的恐怕也只有柳下惠一个,知人知面不

知心,咱们又没时刻十步不离地跟着傅天豪,他究竟干了些什么,咱们怎么知道,傅天豪有

张英俊般的脸庞,有不少大姑娘小娘们,迷他迷得茶不思,饭不想的,我就不相信傅天豪他

一回都没吃过。” 

谭北斗目光一凝,道:“你的意思是说,赵六指儿咽不下这口气去,把这种事当成了过

节……” 

姓郝的瘦汉子道:“是啊,那两个尽管是赵六指儿的禁鸾,可是拿赵六指儿这糟老头子

跟‘大漠龙’比,那是没法比的,一碰上傅天豪,碰着这机会,不得不偷吃一顿,您想想,

除了这种事儿,别的还有什么事怕人知道的?” 

谭北斗微一摇头,道:“不会,绝不可能,对‘大漠龙’这个人,你还不够了解,‘大

漠龙’不是那种人,就算他偶而会逢场作戏一番,他也会挑挑人儿,像这两个,绝对看不上

眼的,对于六指儿,你的了解也不够,俗话说得好,王八好当气难受,可是赵六指儿这个人

怪得很,他什么事儿都计较,唯独这种事儿他不计较……” 

白净脸高个子突然道:“老爷子说得对,赵六指儿要计较这个,今天他就不可能爬上北

六省黑道的总瓢把子宝座,至少他不可能有今天这种权势,这种声威。” 

谭北斗一点头,道:“我就是这意思。” 

姓郝的瘦汉子道:“那……您说是怎么回事儿?” 

谭北斗摇头说道:“我不敢论断,这种事咱们一点儿边儿还没摸着,也没法论断,总之

一句话,我说这绝不是一件好事儿,再说他不愿让外人知道,不愿意让外人参与这上头看,

只怕这件事儿还不简单。” 

姓郝的瘦汉子道:“那,老爷子,以您看,咱们是不是该……” 

“不。”谭北斗摇头说道:“只要‘大漠龙’最后是一条路,死,天大的事儿也跟咱们

没关系,现在咱们也没法跟赵六指儿斗,单凭咱们这老少四个人跟赵六指儿那庞大的整个北

六省黑道比,咱们的力量薄弱得可怜,跟他斗,那是鸡蛋碰石头,太不智,一个人要识时务,

现在不比从前,从前他心里再怎么记我恨,表面上他还得称兄道弟,装得跟生死朋友似的,

现在他有什么好顾忌的,咱们这四个人根本就放不进他眼里去,咱们对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

有了,可是咱们还得利用他一阵子,咱们今后还得在北六省走动,借着赵六指儿这块招牌,

北六省到处可通行无阻,甚至连吃住都有人侍候,这种好事儿,上哪儿找,只要‘大漠龙’

最后是一条路,死,咱们跟他斗个什么劲儿,乐得处处迁就着他点儿,” 

白净捡高个子道:“老爷子,寄人篱下的滋味儿可不好受,您得随时提防着他翻脸。”

谭北斗看了他一眼,颇表嘉许地点了头道:“你不赖,老二,我提防着了,要不,为什

么处处迁就他?” 

京里咱们还有一件大事儿,等‘大漠龙’倒了地,咱们就动身进京,等把京里的事儿一

办完,到了那时候赵六指儿是赵六指儿,谭北斗就是谭北斗了。” 

姓郝的瘦汉子道:“老爷子,可别让赵六指儿跟‘大漠龙’暗地里有什么交易,偷偷地

把那‘大漠龙’给放了。” 

谭北斗摇头说道:“那还不至于,赵六指儿没理由放他,他存在一天,对赵六指儿也是

个大威胁。” 

白净脸高个子道:“老爷子,赵六指儿是没理由放傅天豪,傅天豪存在一天,对赵六指

儿也的确是个威胁,只是,老爷子,要是他们俩暗地里有什么交易,那可就要另当别论了,

您不能不防着点儿。” 

谭北斗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道:“你们俩说得也有点道理,赵六指儿出了名的姦诈,出

了名的狠,我还真得防着他点儿……” 

姓郝的瘦汉子站了起来,道:“老爷子,那我……” 

谭北斗微一摇头,道:“不急,等他从西跨院那三兄弟手里接过傅天豪来再说不迟。”

“不对吧?老爷子。”白净脸高个子道:“赵六指儿要是一旦把傅天豪交到西跨院,那

三兄弟绝轻饶不了他,纵然留个活口,只怕也比死人强不到那儿去,赵六指儿能跟他有什么

交易,即使放了他,他能走出多远去?” 

姓郝的瘦汉子一怔道:“对啊!” 

谭北斗皱眉沉吟,道:“要照这么看,赵六指儿跟傅天豪之间,又不像有什么……” 

白净脸高个子道:“老爷子,赵六指儿真会那么仁尽义至把傅天豪交到西跨院去么?”

谭北斗日光一凝,道:“老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净脸高个子淡然一笑道:“人不自私,天诛地灭,您刚说过,赵六指儿这个人既姦诈

又狠,要傅天豪是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不信他会把傅天豪先交到西跨院那边去。” 

谭北斗脸色变一变,道:“不至于吧,冉怎么着孙老三跟他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面子

事儿他不会不顾着点儿。” 

白净脸高个子道:“老爷子,怎么您也有一时的糊涂,人现在在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