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十三章

作者:独孤红

大帽黑衣客在胡同里站了一下,像在想什么,转眼工夫之后,迈步出了胡同往南行去。 

世界上的事儿就那么怪,有时候你不想躲人,走个对面别人都看不见你,有时候你想躲

人,却怎么躲也躲不掉。 

大幅黑衣客走没几步,突然…… 

“任先生!” 

有人在背后叫了他一声,他身躯一震,可是脚下达顿也没顿一顿地仍然走他的。 

一阵微风拂过,一个人擦着他身边从后头越过了他,到了他左前方:“任先生!” 

这个人是个年轻小伙子,穿的很讲究,很气派个小伙子, 

赫然是当日骆三爷派到京里送信的徐二晃。 

大帽黑衣客停了步,道:“这位,你叫谁?” 

徐二晃喜孜孜地道:“叫您呀!您不是任先生……” 

突然压低了话声,带笑说道:“在车队的时候,我有眼无珠,直到凌姑娘到了京里,我

才知道您是……可是在这块地儿上我不敢大声叫。” 

大幅黑衣客道:“车队?凌姑娘?小兄弟,你认错人了吧?” 

徐二晃呆了一呆,道:“我认错人了……” 

大帽黑衣客道:“小兄弟,我还有事,失陪了。”说完了话,他迈步走了。 

徐二晃没再追,也没再叫,站在那儿直发愣:“我认错人了?我认错人了?这人跟‘大

漠龙’这么个像法……” 

背后走来一个人,那是个身躯魁伟,高大的黑衣壮汉,浓眉大眼,威态逼人,一巴掌拍

在徐二晃肩头上,道:“二晃,你发什么疯啊!才刚说着话撒腿就跑,如今又站在这儿发

怔。” 

徐二晃定了定神,转过头去,道:“阿善哥,我看见个人……” 

黑衣壮汉阿善目光一凝,道:“你看见个人么?谁?这大街上人多了!” 

徐二晃道:“‘大漠龙’傅天豪。” 

阿善神情猛地一震,道:“谁?你说谁?” 

徐二晃道:“阿善哥,你怎么耳聋啊!‘大漠龙’傅天豪。” 

阿善一双环眼睁大子,出手一把抓住了徐二晃的一双胳膊。 

徐二晃眉锋一皱,叫道:“哎哟!轻点儿行不行。” 

阿善可没管徐二晃说什么,两眼在来往的行人里找着问:“在哪儿,‘大漠龙’在哪

儿?” 

徐二晃道:“走了,早走得没了影儿了。” 

阿善一怔,霍地转过脸来,道:“怎么说,走了?好不容易在这儿碰见‘大漠龙’,你

会让他走了?兄弟,你真行……” 

徐二晃推了推他的手,道:“你松松手,咱们再说行么?” 

阿善道:“你小子可真窝囊,纸糊的么?”他松了手,道:“说吧!” 

徐二晃苦着脸,一边揉胳膊,一边道:“我不让他走怎么行,他不承认,他说我认错人

了。” 

阿善一跺脚道:“想当初你小子跟着骆三的车队走南闯北,经验阅历不能算不够,弄半

天你跟初出道儿的雏儿没两样,这是什么地方?你当街叫他,他怎么会承认?” 

徐二晃道:“可是我又不是外人,怕什么?咱们王爷,咱们姑娘,那一个会拿他怎么样?

再说也没叫他的真名实姓,我只叫他任先生……” 

阿善道:“怎么,你没叫他的真名实姓?” 

徐二晃道:“跟着我们三爷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就是个傻小子多少也能学会点儿,我会

这么糊涂?” 

阿善呆了一呆,道:“那……也许是你真认错人了,要不他怎么会不承认?” 

徐二晃一摇头,道:“不,我没有认错?” 

阿善又复一怔,道:“你没有认错?那他怎么会不承认?” 

徐二晃苦笑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阿善突然笑了,抬手拍了他的肩头,道:“咱们王爷盼‘大漠龙’,咱们姑娘盼‘大漠

龙’,咱们哥儿几个也盼‘大漠龙’,八成儿呀!盼花了眼了,走啊!兄弟,办正事儿去吧!

王爷还在家等着咱们呢!” 

徐二晃—摇头,道:“不,我不去了,阿善哥,麻烦你跑一趟吧!我没眼花,我赶回去

禀报姑娘去。”他可是说走就走,话落拧身窜了出去。 

阿善忙叫道:“二晃,二晃……” 

徐二晃低着头跑他的,跟没听见一样,一转眼工夫跑得没了影儿。 

阿善猛可里跺了脚:“这小子,真是,永远这么一副毛躁性子。” 

口 口 口 

徐二晃跑得脸发红,浑身是汗,他进了内城一座府邸,这座邸座落在“安定门”里,

“国子监”束边儿,离“雍和宫”没多远。 

好高好大的门头儿,白玉般的石阶十几级,石阶下一对栩栩如生的巨大石狮子,门口站

着八名服饰齐全,佩着腰刀,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戈什哈”护卫。 

一般大府邸站门的都是亲兵,只有这座府邸站门的是“戈仆哈”。 

其实,要抬头往上,看看门头儿上那七个大字就不足为奇了,那七个大字写的是:“神

勇威武鹰王府”。 

神勇威武鹰王功勋彪炳,威名显赫,连皇上也要让他三分。 

打从五年前到现在,攘外的是这位鹰王,安内的也是这位鹰王,鹰王掌兵,四边不敢稍

有异动,不敢越雷池半步,鹰王坐镇京师,再厉害的江湖人物也不敢到京里来滋事。 

鹰王爷马上万夫不当,马下盖世无敌,有一身运筹帷帐,行军布阵,驰骋疆场,决胜千

里的好本领,也有一身拳掌兵刃,内外两门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好能耐。 

外对四边,内对武林,不要说打,他往哪儿一站,让人听听神勇威武鹰王爷六个字,铁

打的金刚铜浇的罗汉也会马上矮三分。别的不说,单说一样,“血滴子”可算得骄狂凶狠,

不可一世,可是他们别人不怕,只怕这位鹰王爷。 

徐二晃进了鹰王府直奔后院。 

休说别的大府邸,就是一般稍微有点规矩的人家,内院是不能随便乱闯的。 

可是鹰王府不同,鹰王爷就是这么个随便的人,只要是他府里的人,就跟一家人一样,

任何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出内院。 

当然,那有一半也因为打从五年前到现在,鹰王一直是单身一个人,别说没有福晋,就

连个使唤丫头也没有。 

鹰王所以没有福晋,是因为他眼界过高,看不上京城里的这些粉黛蛾眉。 

鹰王所以不用使唤丫头,是因为没有福晋。 

徐二晃一口气跑进内院,内院里,水榭旁,那横跨一湾清流的朱栏小桥上并肩站着两个

人。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 

女的一身墨绿裙褂儿,连脚底下那双绣花鞋都是墨绿色的。一头秀发梳的没一根乱丝儿,

前面一排整齐的刘海儿,后头挽了个小髻,美,娇美,还带着三分俏。她,名满武林,威震

江湖的女煞星“红娘子”凌红姑娘。 

男的,一袭雪白长衫,身材颀长,超拔飘逸,还带几分潇酒,二十上下年纪,白净净的,

一把胡子碴儿都没有,那张脸嫩得赛过大姑娘,长长的一双剑眉,黑白分明的一双星眸,熊

胆一般的鼻子,方方的一张嘴,风神秀绝,俊美无俦。 

他一双手扶在朱栏上,那双手,十指修长,根根似玉,右手上戴着一只墨绿色的玉扳指,

特别的显眼。 

徐二晃急促的步履声惊动了这两位,他两个一起转头往外看,姑娘凌红一怔,首先开口

说了话:“二晃,什么事儿这么匆匆忙忙的。” 

徐二晃还没来得及答话,人已跑到了桥头,这才停了步。 

这时候那位俊美白衣客也说了话:“二晃,干什么跑得这么上气不接下气的?天塌下来

了么?不要紧,那一块塌下来了,告诉我,我伸只手托住它去。” 

豪话,在他眼里似乎只有天塌下来才算回事儿。 

徐二晃可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满头的汗水往下淌,呼呼的直喘,嘴张了几张,只是说

不出话来。 

凌红姑娘掏出条香手绢儿递了过去:“别急,先把汗擦擦再说。” 

徐二晃没接,喘着说道:“谢,谢谢您,我有……” 

他有什么?举起袖子往脸上就擦。汗擦没了,袖子也湿了。 

凌红皱眉说道:“真是,放着手绢儿不用,怎么用袖子?” 

俊美白衣客含笑接口说道:“姑奶奶,我们是男人家。” 

凌红白了他一眼,道:“谁还不知道你是男人家,真是,你要是个女人家,我才不在你

这儿呆呢!” 

俊美白衣客笑了,好白的一口牙,他笑得爽朗,笑得心里甜。 

徐二晃那里说了话:“姑娘,我碰见他了……”他不那么喘了。 

凌红道:“你碰见他了?谁?” 

徐二晃道:“大漠龙。” 

这三个字儿跟一声暴雷似的,凌红跟俊美白衣客身躯都为之一震,凌红探皓腕抓住了徐

二晃,正是徐二晃刚才让阿善抓过的疼处,他眉锋一皱。 

可是凌红没理会那么多,惊喜地逼着问,:“真的,在哪儿,他人在哪儿?” 

徐二晃一口气把碰见“大帽黑衣客”的经过说了一遍。 

凌红怔住了,抓在徐二晃胳膊上的那只手松了,自语似的喃喃说道:“为什么?这是为

什么……” 

俊美白衣客接了口:“二晃,你没认错人吧?” 

徐二晃一摇头道:“回王爷,不会,绝不会。” 

敢情这位就是功勋彪柄,威名显赫,攘外安内,连皇上都要让三分,唯一能震慑“血滴

子”的神勇威武鹰王,外表可真是瞧不出。 

凌红道:“那他怎么不承认?” 

鹰王笑笑说道:“他碰的是二晃,要是碰见别人他就不会不承认了。” 

凌红转过脸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鹰王道:“姑奶奶,这你还能不明白么?‘大漠龙’一身傲骨,他不愿意见我,只因为

你在这儿。” 

凌红眉梢儿一扬道:“我在这儿怎么了?会吃了他不成!” 

鹰王笑笑说道:“艳绝当世的红娘子落在我这个鹰王府里,他心里很不舒服,不见心里

还好受点。” 

凌红白了他一眼,叹道:“去你的,你想到哪儿去了,他不是心胸狭窄的人。” 

鹰王道:“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凌红道:“也许是地处京畿,他怕惹上麻烦。” 

鹰王“哈哈”一笑道:“姑奶奶,你可真是小看‘大漠龙’,抬举京里这些人了,这

‘大漠龙’一身是胆,不逊当年的常山赵,他会把官家这些人放在眼里?我敢自夸官家这些

人可以对付任何—个武林人物,却独难奈何他‘大漠龙’。” 

凌红陡地双眉一扬,道:“我不管他是为了什么,我要找他当面问问他,人家早盼他,

晚盼他,他竟能来个过门而不入,甚至装糊涂不认人,我要问问他怎么狠得起这个心,二晃,

叫他们给我备马。”话落,她拧身要走。 

鹰王—把抓住了她,道:“姑奶奶,车队里夤夜私会,京城里翘首盼望,刚听见一点消

息就急成了这个样儿,你也不怕我吃醋?” 

凌红一瞪眼道:“少跟我没正经,我要是心里有他,也不会到你这儿来了,放开我。”

鹰王一欠身,但没松手,道;“红姐,别当真,饶我这次,下回杀了我,我都不敢。”

凌红嗔道:“少贫嘴了,还不放开我。” 

鹰王道:“我可以放开你,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北京城’可不是个小地方呀!” 

凌红呆了一呆,美目一转,娇媚毕露,道:“给我套儿让我往里钻,求你是不?” 

鹰王笑了,道:“别的我不敢说,谁要想在‘北京城’里找个人嘛!还是非得求我不

可。” 

凌红瞪了他一眼,道:“真神气唰!好吧!王爷,求您下个令,调动京师铁骑……” 

鹰王道:“干什么呀?拿人哪?” 

凌红哼地一声道:“你敢!” 

鹰王一笑说道:“我不敢,只是,没想到你也有求我的时候。” 

凌红一跺脚道:“少废话,你管不管,你不管我自己找去。” 

鹰王脸一整,道:“我不管……”叹了一口大气,道:“我不管别的,这件事我是非管

不可,天知道我想见见他,瞻仰瞻仰‘大漠龙’傅天豪的绝世丰神。” 

凌红白了他一眼,笑了,道:“讨厌,你就是这么可恶。” 

天底下敢说鹰王讨厌、可恶的,恐怕也只凌姑娘一个了。 

鹰王自己也笑了,他转望徐二晃,道:“二晃,你去叫福总管进来一下,无论有什么事

儿,叫他放下,马上来。” 

徐二晃答应一声要走。 

鹰王接着又是一句:“记住,以后别让我再听见‘回王爷’那三个字儿。” 

徐二晃咧嘴一笑,转身跑了。 

望着徐二晃出了后院,鹰王转过身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