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十七章

作者:独孤红

白不群要叫她,霍天行拦住了他。 

白不群道:“大哥……” 

霍天行道:“就让她去吧!她跑了一天,也够累的了。” 

章一绝道:“大哥,小凤的话……” 

霍天行淡然说道:“小凤说得对,现在咱们无须说什么,看看傅天豪会不会找上咱们,

也要看看沈姑娘的态度如何之后, 

再下定论不迟。” 

大伙儿没一个人再说话。 

霍天行活锋微顿之后,望着白不群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小凤这孩子在年轻这—辈

里,的确是数她为最,除了脾气强,任性一点儿之外,她的确聪明,有胆识,我以前怎么就

不知道……” 

章一绝要说话,霍大行却没给他插嘴的机会:“别说年轻一辈的这些不如她,就是咱们

几个老一辈的,又有几个会比她强,不管她这番推测中不中,她这聪明的心智,跟推理的能

耐, 

仍然不容咱们几个做长辈的忽视……” 

章一绝口齿启动,叫了一声:“大哥……” 

霍天行淡然说道:“我刚才说过,等等看再下定论不迟。” 

章一绝没敢再说话, 

霍天行是“燕云十三侠”之首,也是把兄弟十三个的大哥, 

一向是最具权威的、 

他跟白不群都没说错,章小凤是个聪明的姑娘,虽是个聪明的姑娘,只是过于聪明了,

聪明得怕人。 

口 口 口 

傅天豪明知道善铭不会善罢甘休,明知道善铭不甘吃这个哑巴亏,虽然他不怕小小的

“五城巡捕营”,可是如今身边有个沈书玉,他不能不有所顾忌,尤其他不能不把雍正一手

训练出来的“血滴子”跟精擅密宗的喇嘛们放在眼里。 

几处城门埋伏的有人,那在意料中,所以已经到了上灯的时候,他跟沈书玉仍然待在城

外。 

“北京城”的城墙由下石到上砖,高有两丈,城顷宽有丈四,凭他的轻功身法来个越墙

而过,根本不是难事,奈何他现在还带着个姑娘沈书玉。 

坐等在“永定门”外这片树林里,望着城内外邯一点亮起的灯火,傅天豪老半天一句活

也没说。沈书玉坐在他身边,陪着他静默,可是,过了一会儿,还是傅天豪先开了口:“饿

了吧?” 

沈书玉拔了一根草在手里拨弄着,已经拨弄了老半天,听傅天豪这么一问,地摇摇头,

轻轻道:“还好。” 

博天豪苦笑一声道:“这就是跟着我这个江湖人的好处……” 

“谁说的?”沈书玉道:“麻烦是我惹出来的,要不是我惹了这麻烦,‘北京城’外城

七门,哪一座城门不任由你进出?” 

傅天豪吸了一口气道:“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先想办法找点东西吃才是真的。” 

他日光四下转动,最后落在身左不远处一点灯光上,道:“有灯火处就有人家,城外这

么多点灯火,这一点为最近……” 

沈书玉跟着他向那点灯光看了一眼道:“跟人家要饭去?” 

傅天豪倏然一笑,笑得轻淡,道:“行走在江湖路上这是常事,他要是舍不得,咱们就

花钱买。” 

沈书玉道:“你身上有钱么?” 

傅天豪道:“不多,吃顿饭还够,” 

沈书玉道:“看来也只有去试试了。” 

沈书玉说得不错,事实上也只有这么办了,傅天豪扶起她来,双双走出了树林,直向着

那灯光走了过去。 

那点灯光离这片树林子没多远,走没几十丈已能看清楚了,灯光透射处,是黑忽忽的几

间瓦房,成品字形座落着,四周稀疏疏的几棵大树,左前方是片光滑平坦的打麦场,打麦场

上还有个大石头碾子。 

两个人从打麦场边上走过,刚近那几棵大树,“汪!”地一声,窜出了一黄一黑两条大

狗,冲着两个叫了起来。沈书玉吓得惊叫了一声,往傅天豪身边便躲。 

傅天豪伸手扶住了她,道:“别怕,不过虚张声势而已。” 

说着,他扶着沈书玉就要再往前走。 

忽然灯光大亮,那几间瓦房正中一间两扇门开了,一个人当门而立,人影射在地上长长

的:“谁呀?是过路的还是往这儿来的?”话声苍老,而且是个男人口音。 

傅天豪当即应道:“老人家,我们是想到您这儿来买点东西吃的,麻烦您把狗叫回去好

么?” 

“买东西吃的?”那老头儿诧异地说了一声。 

然后扬声况道:“天这么晚了,我们吃过晚饭老半天了,再说我们这儿也不是卖吃喝的,

城里有的是饭庄子,也不远,你还是到城里去吧!” 

话落,他一步退返屋里关上了门,灯光没了,人影儿也没了。 

傅天豪苦笑—声道:“这位老人家真和气。” 

沈书玉低低说道:“怎么办?” 

傅天豪有点哭笑不得,他也饿,他能忍,可是不能让沈书玉这么一个柔弱姑娘也跟他一

块儿忍,天这么黑了,人家没摸清他是干什么的,连进都不让进,他能打退人家的看门狗硬

过去强买? 

“大漠龙”不能干这种事,他沉默了一下,道:“只有到别处去再试试了。” 

“大漠龙”如今竟为顿饭发愁,恐怕这是傅天豪所始料未及的,传扬出去恐怕是件震动

江湖的大事。 

沈书玉没说话,柔顺地就要转身。 

忽听刚才开门的中间那间屋里传出了那老头儿的话声:“等一等,让我问你句话。” 

傅天豪一怔道:“老人家要问我……” 

只听那老头儿道:“有个脸上有条刀疤,该瘸脚没瘸,该瞎眼没瞎的人,你可认识?”

傅天豪心头一震,立即把沈书玉拉向身后,道:“阁下是哪一位?” 

那老头儿道:“别管我是谁,只问你,我说的那个人你认识不认?” 

傅天豪道:“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没听那老头儿答话,却听一个脆生生的女子话声说道:“你可是姓龙?” 

傅天豪入耳这女子话声,心头为之一跳,脱口说道:“凤姑娘……” 

中间那间屋两扇门豁然大歼,灯光外泻,一条娇小人影飞一般地掠了出来,直落博天豪

面前。 

可不是那位既多情又可怜的凤妞儿。 

她,现在一身黑衣,外罩一件黑风氅,从头到脚一身黑,人瘦了,也憔悴了,她两眼含

泪,香chún启动,望着傅天豪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傅天豪讶异慾绝,道:“凤贴娘,你,你怎么在这儿?” 

凤姐儿突然说出话来,话声带着颤抖:“多少日子不见了,可好?” 

傅天豪道:“谢谢姑娘,姑娘也好?” 

就在这两句话工夫中,凤妞儿似乎已恢复了平静,含泪的美目往沈书玉脸上扫了一下道:

“这位是……” 

傅天豪道:“沈姑娘,就是赵六指儿他们要截的那位沈姑娘……” 

转望沈书玉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凤姑娘。” 

沈书玉连犹豫都没犹豫,过去抓住了凤妞儿一双柔荑,道:“姐姐是他的救命恩人,不

是姐姐高义,他跟我现在都不会站在这儿,对姐姐我仰慕已久,也敬佩无限,听他说姐姐也

到京里来了,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姐姐……” 

沈书玉的真诚,也让凤姐儿心里泛起一阵感动,她反手抓住了沈书玉的一双玉手,道:

“姑娘快别这么况,我不敢当,姑娘知道我的出身,只不嫌弃我,我就知足了。” 

沈书玉道:“姐姐千万别这么说,我的话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在没见着姐姐之前,

巴不得能赶快见着姐姐,也打定主意要认姐姐做姐姐,希望姐姐别拿我当外人。” 

凤妞儿一双美口中的泪光刹的间又多了几分,她没说什么,情不内禁握紧了沈书玉一双

玉手,看了傅天豪一眼,道:“别在外头站了,咱们进去坐吧!” 

她拉着沈书玉转身走去。 

这时候中间屋里一前一后迎出两个人来,前头一个是一身粗布衣裤的瘦老头儿,年纪在

五十上下,可是精神挺好,一点也没有龙钟老态。 

后头一个是个二十岁的壮汉子,一身庄稼汉打扮。 

瘦老头边走边哈腰赔笑道:“原来是姑娘的朋友,小老儿刚才得罪,小老儿刚才得罪。”

经过凤姐儿的介绍,傅天豪跟沈书玉知道了这一老一少的爷儿俩,姓何,凤妞儿管瘦老

头儿叫何老爹,那年轻壮汉子叫何长顺,一家四口。何老爹只有何长顺这么一个儿子,老妻

已经过世了,除了个儿媳妇外还多了个孙子。 

何长顺的媳妇儿刚生,月子里得了病,眼看就要没救,可巧凤妞儿从这儿经过救了她,

何老爹父子把她当成了恩人,凤妞儿并不是初到京里,可是她知道眼下的情势不容她冒冒失

失地往城里闯,于是也就在何老爹这儿暂时住下了。 

而且何长顺的媳妇儿病刚好,身子弱,也需要人照顾,何老爹父子两个大男人,总不如

凤妞儿一个姑娘家会照顾病人,方便照顾病人。 

傅天豪是来买吃喝的,这句话人家何老爹言犹在耳,两个人一进尾,何老爹带着何长顺

到后头张罗吃喝去了,弄得两个人怪不好意思的。 

三个人落了座,沈书玉紧紧地偎着凤妞儿,凤妞儿也把她一双五手抓得紧紧的,两人似

乎是一见就投了缘。 

傅天豪不知道怎么样,凤妞儿可有好几骡车话,可是现在一旦见了面,一时却又不知道

从何说起,而有个沈书玉在,凤妞儿多少也有点顾忌,因之,三个人坐是坐下了.却谁都没

开口说话。 

沈书玉何等聪明的姑娘,马上站起来道:“姐姐既跟何家认识在先,到这儿来也不算外

人,我到后头帮帮他二位的忙去。” 

她要往后去,凤妞儿也有颗玲珑心窍,脸一红,忙拉住了她道:“别去,姑娘。” 

沈书玉道:“那么姐姐就把别我当外人。” 

凤姐儿娇靥更红了,多少日子以来她的脸色一直苍白憔悴,固然照顾个病人吃不好,睡

不好棚当累,可是主要的还是因为她心里有“事”儿。 

她轻轻说道:“我没有。” 

沈书玉道:“姐姐张口一声姑娘,闭口一声姑娘,还说没有?” 

凤妞儿迟疑了一下,道:“妹妹,我……” 

沈书玉笑了,她道:“姐姐,我无意回避,可是当着第三者总有些话不好启齿,我都能

明说,姐姐又有什么难为情的?姐姐跟他淡谈,让我到后头帮帮忙去,好不?” 

凤姐儿的娇靥猛又是一红,忙道:“不,妹妹,我没有什么……” 

沈书玉摇摇头道:“姐姐,别这样,我跟姐姐都是女儿身,只有女儿家最了解女儿家,

姐姐既没把我当外人,就别再跟我客气。” 

凤妞儿站了起来,娇靥上的红晕已退,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郑重神色,道:“我不是跟

妹妹客气的,我跟傅大侠只是朋友,朋友间并没有什么避人的话……” 

沈书玉怔了一怔道:“姐姐……” 

凤妞儿道:“请妹妹相信,我说的是实情实话。” 

沈书玉道:“我没有不相信姐姐,我不会,也不敢,只是姐姐当初救他……” 

凤妞儿道:“那是因为—个义字,也因的他是正,赵六指儿是邪,也可以说我还有一点

良知。” 

沈书玉眨动了一下美目,道:“这也是姐姐心里的话?” 

凤妞儿那香chún边飞快地掠过一丝轻微抽搐,快得令人难以觉察,她一点头道:“是的,

妹妹。” 

沈书玉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姐姐这么说,那我就不便勉强了。” 

她缓缓坐了下去。 

凤妞儿也跟着坐了下去,望着傅天豪倏然一笑,完全跟个没事人儿似的,道:“对了,

我还没问你跟书玉妹妹怎么会跑到这儿买东西吃,难道也不方便进城么?” 

她转移了话题,不知道是有意顾左右而言他,还是根本就没往心里放。 

她刚才跟沈书玉那么你推我让地,傅天豪坐在一旁本来好不自在,她如今一转移话题,

傅天豪暗暗松了一口气,概略地把沈书玉,被抓以及他救沈书玉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凤妞儿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你跟书玉妹妹不便进城

去。” 

沈书玉道:“幸好碰上了姐姐,要不然别说得饿肚子,恐怕还得在野地里待一夜呢!”

凤妞儿道:“说得是,餐风宿露对一个常在外头跑的江湖人来说,那算不了什么,可是

对妹妹这么一个出身书香门第……” 

沈书玉道:“姐姐可别小看了我,姐姐应该知道我是怎么到京里来的。” 

凤妞儿怔了一怔道:“我忘了,妹妹虽然出身书香门第,可却是个坚毅、刚强的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