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乐清陪着他往前走,没说一句话,股上也没一点表情,看看已近那稀疏疏的一片树林,陡然

喝道:“二虎,往里报,傅大侠到了。” 

傅天豪马上看见有棵大树后,闪出一条人影,飞快地往里扑去,他忙道:“乐十三侠这

么客气,叫傅天豪怎么敢当?” 

乐清淡然说道:“江湖礼数不可失,傅大侠不必客气。” 

说话间,已进那片稀疏疏的树林,这才看见一点微弱的灯光,灯光在正中一间屋子里,

似乎用什么东西从外头挡着,所以灯光绝不外泄,只出了这片树林也绝看不见。 

正中那间屋里黑忽忽的站着几个人,傅天豪看得清楚,那正是霍天行、章民山、白不群、

骆家英、韩奎、司徒逸兄弟,还有“泰安堂”葯铺的伙计,霍天行的大徒弟大虎,他几兄弟

都站在屋里,没一个出来迎的。 

傅天豪觉得有点不对,可是他没在意,到了屋门口,他一抱拳道:“诸位,恕傅天豪打

扰。” 

白不群、骆家英、韩奎、司徒逸的神色都很冷漠,尤其是莽老五韩奎,他更是怒形于色。

可是霍天行、章民山二人神色却相当平和,章民山抱拳答了一礼,霍天行答了一礼后,

摆手说道:“不敢,傅大侠客气,请进屋坐。” 

表现得虽没那么热络,可并没有失了江湖礼数。 

进了屋,落了座,霍天行道:“大虎,给傅大侠倒茶。” 

大虎恭应一声,立即把一杯茶送到傅天豪面前。 

大虎退回了一边儿,霍天行坐着一抱拳说道:“傅大侠代我兄弟救沈姑娘脱了险,霍天

行这里先谢您。” 

傅天豪欠身说道:“不敢当,霍大侠客气,沈姑娘忠义之后,身临危厄,傅天豪不能也

不敢坐视。” 

霍天行道:“说来好叫霍天行兄弟惭愧,沈姑娘投奔的是我兄弟,寄住在‘泰安堂’里,

我兄弟护卫不周,沈姑娘让‘五城巡捕营’的人抓了去,却让傅大侠只身冒险把沈姑娘救了

出来。” 

傅天豪道:“好说,我刚说过,沈姑娘忠义之后,身临危厄,傅天豪也不敢坐视,其实

我只是赶巧,也比诸位早了一步而 

已。” 

白不群道:“傅大侠兵不刃血,也等于没惊动什么人,救人救得漂亮,好叫我兄弟钦

佩。” 

傅天豪刚要说话,韩奎突然冷冷说道:“傅大侠,怎没看见沈姑娘回来?” 

这时候傅天豪已经明显地觉出小大对劲,可是他有—副超人的胸襟,并没有放在心上,

道:“眼下‘北京城’里埋伏处处,桩卡遍布,我要进城来找诸位,带着沈姑娘诸多不便,

所以我只有暂时把她托给了一个朋友。” 

韩奎冷冷一笑道:“怕是沈姑娘对我兄弟有什么不满,不愿意来吧?” 

司徒逸接着冷冷说道:“傅大侠那位朋友可靠么?万一出点什么差错,傅大侠这番心思

就白费了。” 

傅天豪突然笑了,心想:这倒好,该问的我还没问呢!却让你们来了个先发制人。 

也就因霍天行兄弟对他不满,他对“五城巡捕营”一再厚此薄彼之举更增加了三分怀疑。

他冲霍天行一抱拳,含笑说道:“傅天豪要有什么得罪诸位之处,还望霍大侠明说。”

韩奎一向莽惯了,一巴掌拍在桌上,把傅天豪面前那杯茶都震洒了,洒了一桌子,韩奎

冷笑说道:“傅天豪,你还反穿皮袄装的什么佯……” 

霍天行双眉一扬,沉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连个礼数都不懂么?给我退后。” 

韩奎叫道:“大哥,事情已到了这地步……” 

霍天行脸上变了颜色,喝道:“老五,你听不听我的?” 

韩奎没敢再吭气儿,扭头退向后去。 

霍天行转身冲傅天豪一抱拳道:“我这个五弟性情刚烈,一向莽撞,得罪傅大侠之处,

霍天行这里代为赔罪。” 

傅天豪淡然一笑,答礼说道:“好说,必然傅天豪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诸位,不然韩五侠

不会这样。” 

白不群冷冷接口说道:“恐怕还真让傅大侠你说着了。” 

傅天豪眼都没抬,看着霍天行含笑说道:“霍大侠,傅天豪请教。” 

霍天行神情一肃,道:“既然话说到了这儿,正好趁这机会把彼此间的这点误会澄清一

下,恕霍天行直言……” 

傅天豪道:“好说,霍大侠有话尽管明说。” 

霍天行道:“有人说沈姑娘被抓的事,是有人到‘五城巡捕营’告的密,而事实上知道

沈姑娘住在‘泰安堂’的人并不多……” 

傅天豪心想:“这倒好,我想问的却让你们先问了……” 

他笑笑说道:“原来如此,这件事确有澄清的必要,不瞒霍大侠说,我冒险进城来见诸

位,为的也就是这件事。” 

韩奎忍不住道:“是啊!这么一来,可以把你洗刷得一干二净。”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韩五侠,我无意洗刷什么,只是我要问问,诸位凭什么怀疑我傅

天豪?” 

韩奎道:“很简单,只因为知道沈姑娘住在‘泰安堂’的只有你一个。” 

傅天豪道:“韩五侠,这话就不对了,可能是傅天豪那天拜访白三侠离去后,沈姑娘从

‘泰安堂’出来时被‘五城巡捕营’的眼线看见了,再说,沈姑娘住在‘泰安堂’的事,诸

位比我更清楚,是么?” 

韩奎勃然色变,道:“姓傅的,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兄弟之中有人出卖了沈姑

娘?” 

傅天豪淡然说道:“韩五侠,我没这么说,这句话只是针对韩五侠那句知道沈姑娘在

‘泰安堂’的只我一人,事实上没证没据我也不敢随便指人,只是至少我傅天豪不是这种人,

不会做这种为江湖所不齿、所难容的事。” 

韩奎还待再说,霍天行抬手拦住了他,道:“傅大侠,咱们彼此毫无半点私人恩怨,我

兄弟对傅大侠你也一向敬重,霍天行就事论事,说话绝不偏倚,沈姑娘那天从‘泰安堂’出

来时被‘五城巡捕营’的眼线看见一事,霍天行不能不承认这不无可 

能,可是霍天行却听人说,是个身手相当高的黑衣蒙面人到‘五城巡捕营’告的密。”

傅天豪道:“但不知霍大侠是听谁说的?” 

“我!”人影一闪,章小凤不知道从那儿窜了过来,娇靥上神色冰冷,两道霜雪似的目

光直逼傅天豪。 

傅天豪呆了一呆,道:“原来是章姑娘,我请教,章姑娘可是亲眼看见……” 

章小凤冰冷说道:“我没有亲眼看见,我哪有那么好的能耐,我也是听人说的。” 

傅天豪道:“但不知章姑娘又是听谁说的?” 

章小凤道:“告诉你也无妨,‘九门提督’善铭,你见过他这个人,是不是?” 

傅天豪倏然一笑道:“原来是这位提督大人,我何止见过,我还曾跟这位提督大人把臂

走了一段路呢!” 

章小凤道:“光彩得很。” 

傅天豪没在意道:“章姑娘,善铭可曾指明那个人就是傅天豪?” 

“这倒没有。”章小凤冷笑一声道:“只不过我五叔刚才说得好,知道沈姑娘住在‘泰

安堂’的人并不多……” 

傅天豪道:“章姑娘,那个人可能就是当日看见了沈姑娘从‘泰安堂’葯铺出来的‘五

城巡捕营’眼线,是不?” 

章小凤冷笑一声道:“他要是‘五城巡捕营’的眼线,何用蒙面,分明是怕人认出他是

谁来,再说数遍京畿,有那么好身手的人也不多,综合以上各点,你不能不承认你的嫌疑最

重。” 

傅天豪道:“章姑娘,善铭的话可信么?” 

章小凤道:“当然可信,这种事他用不着瞒人。” 

傅天豪道:“那么他又怎么会把这种事告诉姑娘……” 

章小凤冷笑一声道:“你恐怕还不知道,内城各府邸我熟得很,我也经常进出,在我结

交的权贵当中,善铭只不过是个起码的。” 

傅天豪呆了一呆道:“这一点我倒真没想到,不错,‘金嗓玉喉’红遍半边天,经常是

权贵们座上嘉宾,尤其是章二侠跟骆四侠,那些贝子、贝勒、格格,几乎有一半是章二侠跟

骆四侠的高足,由姑娘出面跟善铭打听,善铭自然是有一句说一句。” 

章小凤道:“那么你就该知道,我们指你并不是没有根据……” 

傅天豪道:“章姑娘恐怕忽略了一点。” 

章小凤道:“沈姑娘是你救出来的,是不?” 

傅天豪道:“不错。” 

“当然了。”章小凤冷冷一笑道:“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我不能不承认,只是我有这么

个想法,你可愿听听?” 

傅天豪道:“章姑娘请说,我洗耳恭听。” 

章小凤道:“别跟我那么客气,我不敢当……” 

她顿了顿道:“我这么想,你虽然一路护送沈姑娘来京,可是沈姑娘到了京里之后投奔

的却是我这几位长辈‘燕云十三侠’,将来一旦‘燕云十三侠’帮沈姑娘救出沈先生来,江

湖道上提起来,那可能根本显不出你‘大漠龙’来,而且‘燕云十三侠’在江湖上的名气本

就不小,经过这么一件事之后,名气自然会更大更响亮,很可能会凌驾于你‘大漠龙’之上,

这,自然使你心里很不痛快,于是你告密在先,救出沈姑娘于后。 

这么一来,人是从‘燕云十三侠’手里丢的,却是经你‘大漠龙’的手救出来的,‘燕

云十三侠’丢了大脸,而江湖上提起你‘大漠龙’来没有不双挑拇指的,而且还博得沈姑娘

感恩图报,赢得沈姑娘一颗芳心,傅大侠,我这想法说得过去么?” 

听的时候,傅天豪十分平静,静静听毕,却突然笑了,而且笑得十分爽朗,笑着说道:

“活了二十多年,我还不知道傅天豪是个这么个人呢!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章姑娘竟然全

替我想到了……” 

笑容一敛目光一凝,望着霍天行正色说道:“不知道霍大侠对章姑娘这番话有什么看

法?” 

霍天行两道灰眉一耸,道:“傅大侠既然问起了,我就不得不实说了,我本不信,可是

她每料皆中,我就不能不承认她每一句话都是理了。” 

傅天豪道:“霍大侠这每料必中是指……” 

霍天行道:“她料傅大侠必会找我兄弟意图洗刷自己,她料沈姑娘或许会跟傅大侠一起

来,但却不愿意再回到我兄弟这边来……” 

傅天豪道:“章姑娘好心智,霍大侠,人我已经救了出来,为恐霍大侠不知再冒险闯

‘五城巡捕营’,也为查明究竟是谁出卖了沈姑娘,我不能不来见见霍大侠,至于后者,我

刚才说过‘北京城’里现在埋伏四处,遍设桩—卡,为的就是对付我傅天豪跟沈姑娘,霍大

侠清想,在这种情形下,我怎么能让沈姑娘跟我一块进城……” 

章小凤冷冷一笑道:“我们不能不承认你说的是理,只是我要问你一句,希望你有胆量

实话实说,沈姑娘本人是不是不愿意再见我们?” 

傅天豪毅然点头说道:“沈姑娘确有说过这种话,不过她没有别的意思……” 

章小凤道:“那么她是什么意思?” 

傅天豪道:“她认为她给诸位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霍大侠的葯铺不能开,白三侠的酒

馆儿也关门……” 

章小凤冷冷一笑道:“‘五城巡捕营’的人只抓走了她一个,我们这些人却没动一动,

恐怕沈姑娘她也多心了吧?” 

傅天豪呆了一呆道:“不瞒章姑娘说,沈姑娘没有多心,我倒是想明白个究竟。” 

章小凤道:“你既然知道我结交的都是权贵,就该知道善铭为什么没动我们这些人。”

傅天豪淡淡一笑道:“这么说,善铭早在派人到‘泰安堂’之前,就已经知道霍大侠、

白三侠跟姑娘的关系了?” 

章小凤道:“那是当然。” 

傅天豪道:“这我就不明白了,既是善铭知道霍大侠、白三侠跟姑娘的关系,他怎么会

派人夜闯‘泰安堂’……” 

章小凤道:“傅大侠,您可别忘了,沈姑娘是他们眼中的叛逆啊!” 

“不错。”傅天豪点头说道:“沈姑娘确是他们眼中的叛逆,只是按大清皇律窝藏叛逆

者与叛逆同罪,善铭他敢擅作主张厚此薄彼么?” 

章小凤冷冷一笑道:“听傅大侠您的口气,好像是说‘燕云十三侠’跟善铭有勾结似

的。” 

韩奎砰然一声拍桌子,茶杯掉在地上掉个粉碎,剩下的半杯茶也溅了一地,韩奎厉声说

道:“傅天豪,你还想反咬我兄弟一口。” 

章小凤接着说道:“傅大侠,我不妨告诉你,窝藏叛逆者跟叛逆同罪,善铭不是不清楚,

可是凭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