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章

作者:独孤红

“永定门”外大得很,原野一望无垠。 

可是,一里内的民房农家只这么一处,当然好找。 

诸亚男一出城便看见了那座落在几棵稀疏大树后的几间瓦房,院子里没人,只卧着一黄

一黑两条的大狗。 

诸亚男很小心,也显得她经验够,她在确定了身后没人盯哨之后,才绕道向那几间瓦房

走了过去。 

刚到打麦场,那两条狗就站了起来,人长得美,到哪儿都占便宜,那两条狗不但没咬没

叫,也没盯诸亚男虎视眈眈的。 

诸亚男懂礼,没往近处走,站在打麦场边儿上叫道:“请问里头有人么?” 

何长顺从院子门里探出来了,他道:“这位姑娘找准呀?” 

诸亚男道:“请问这儿住的是姓何的么?” 

何长顺道:“是的,姑娘找谁?” 

诸亚男道:“我从城里来的,受一个朋友之托,来找位沈姑娘的。” 

何长顺心里一跳,一时没敢答话。 

这时候,何长顺的爹也走了出来,何长顺低低说道:“爹,她是从城里来的,受个朋友

之托,来找沈姑娘的。” 

何老爹道:“我听见了……” 

冲诸亚男扬声说道:“姑娘找错了地儿了吧?我们这儿没有姓沈的姑娘。” 

诸亚男含笑说道:“老人家请放心,是傅天豪叫我来的,要不我怎么知道您姓何,怎会

知道沈姑娘在这儿?” 

何老爹迟疑了一下,道:“姑娘先请进来坐坐吧……”一顿道:“长顺儿,看着狗。”

他迈步迎了过去。 

何长顺当即把两条狗赶往了屋后。 

诸亚男快步走了过去,迎着何老爹道:“老人家,有位凤姑娘不也在这儿么?” 

何老爹没敢答话,道:“姑娘贵姓……” 

诸亚男道:“我姓诸,老人家不必多疑,傅天豪现在城里一个朋友处养伤,他很好,也

很安全,他怕沈姑娘跟凤姑娘着急,也怕她二位听了信儿进城找他去,所以让我赶来送个信

儿。” 

何老爹一听这话,情知不假,他心里正着急呢!当下忙道:“不瞒您姑娘说,凤姑娘已

进城找傅大哥去了。” 

诸亚男一怔,急道:“老人家,她什么时候进城去的?” 

何老爹道:“刚走没多久,我们谁也拦不住她。” 

诸亚男一跺脚道:“糊涂,她怎么能进城去,这不是往网里投么……”一顿接道:“老

人家,我不见沈姑娘了,请告诉沈姑娘.傅天豪平安,我这就赶回去找凤妞儿去。” 

她没容何老爹说话,转身跑了。 

何老爹怔了一怔,抬手要叫,可是诸亚男身法快,已然跑出了老远,他没敢大声嚷嚷,

只有垂下手。 

何长顺走了过来,在他身后道:“爹,这位姑娘是谁?” 

何老爹道:“我怎么知道,听她说是你傅大哥的朋友。” 

何长顺道:“傅大哥的朋友怎么都是些姑娘家,偏还一个比一个标致。” 

何老爹白了他一眼道:“傻子,这还不懂么?” 

何长顺怔了一怔,旋即咧了嘴。 

何老爹道:“进去吧!快告诉沈姑娘一声去,傅大哥在城里朋友家养伤,既平安也就让

人放心了。”他转身往回行去。 

口 口 口 

诸亚男回到城里,她怕傅天豪跟秦婉贞又担心她,所以她先到秦婉贞那儿去了一趟。 

她没进去,小玲给她开门,她告诉小玲说信儿已经送到了,可是去迟了一步,凤妞儿已

经进城来,她得赶快找凤妞儿去,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扭头走了。 

小玲怔了一怔,忙关上门儿进去报信儿了。 

诸亚男是个聪明人,她怕凤妞儿已落进了赵六指儿的人眼里,所以一离开秦婉贞那儿,

她便赶回了家。 

回到家,进了门,偌大一座院落里没几个人,她心里不觉有点嘀咕,在这时候,迎面走

来了诸霸天的徒弟“黑手”季老三,“黑手”季老三,四十多岁的瘦汉子,一脸的阴沉相,

诸霸天几个徒弟里,数他富心机,也数他最狠,所以赢得这么一个“黑手”的外号。 

“黑手”季老三一见她便间:“亚男,你上哪儿去了,大伙儿都在找你呢!” 

诸亚男熟知这个三哥,跟他说话不能不提高警觉,道:“找我干什么?” 

“黑手”季老三道:“找你干什么?问得好,小驹让人做了,你还往外跑,一出去了就

没影儿,老爷子担心你出事儿……” 

诸亚男道:“我又不是头一回出门儿,什么时候又知道关心起我来了,我送秦姑娘回去,

走的时候老爷子又不是不知道,干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 

季老三道:“好,好,好,算我没说,行了吧!好在你现在回来了,老爷子正在前厅生

气呢!拍了好半天桌子了,没人敢近,我看还是你去劝劝吧!” 

诸亚男道:“拍桌子,发脾气,为我出去?” 

“不。”季老三道:“老爷子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了?因为小驹让人做了,自己的地盘

儿,自已的人让人给做了,你说老爷子怎么能不生气?” 

诸亚男道:“谁干的,查出来了么?” 

季老三摇摇头道:“还没有,弟兄们都派出去了,可不是为查这件事,还是为了找傅天

豪,‘九门提督’衙门的人说找傅大豪是公事,小驹让人做了是私事,先搁下以后再办,老

爷子生气,有一部份也是为了这。” 

诸亚男一听这话就扬了眉,冷笑说道:“这倒好啊!要是人家死了爹娘,也得先给他们

卖了命去,要知道,这是他们求咱们的事儿,搁下以后再办,迟一天凶手就能跑出几百里去,

到时候上哪儿找去?” 

季老三耸耸肩道:“说得是嘛!都是老爷子要听人家的,非帮官家这忙不可,这下可好,

沾上了,甩都甩不掉,凭良心说,人家‘大漠龙’既没招咱们,也没惹咱们,咱们何必树这

个仇,老爷子就是这么过于热心,等那一天‘大漠龙’找到咱们头上来,看看有几个朋友能

掳胳膊为咱们助拳。” 

诸亚男道:“我去找老爷子,要他马上把咱们的人撤回来。” 

她寒着脸要走,季老三伸手挡住了她,摇摇头道:“你就是这副急性子,现在已经来不

及了,要这么做,我刚才就进言了。” 

诸亚男道:“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季老三道:“你怎么不想想,把人往回撤,不是既得罪官家,又得罪朋友么?这种事咱

们能干么?” 

诸亚男道:“难道小驹的事儿就真搁下?” 

季老三阴阴一笑道:“搁下是假的,咱们又不是只那么几个人,我已经让老五他们出去

查了,咱公私兼顾,‘北京城’地儿不小,可全在咱们手掌心儿里,我不信那手上带血的能

跑了。” 

一名年轻汉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季老三喝道:“什么事儿这么急,过来。” 

那年轻汉子本来是往后跑的,一听这话忙折了过来,一哈腰道:“三哥,姑娘,我找赵

老爷子报信儿去,他们不是找那个凤妞儿么?我刚才在东城看见一个很像……” 

诸亚男朝报信的汉子一巴掌抽了过去,冷笑叱道:“真行,咱们家里可出了几个热心人,

有话不对自己人说,都赶着给别人报信儿去,人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了?我不管什么龙妞儿,

凤妞儿,谁要找让他们自己找去,我不许咱们的人管,谁要管,我就先砍谁两条腿。” 

那年轻汉子挨了一巴掌,打得半边脸通红,捂着脸退了几步道:“姑娘,您这是……老

爷子这么吩咐的……” 

诸亚男道:“老爷子是那么吩咐的,我是这么吩咐的,话我已经说了,听不听在你。”

那年轻汉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好,捂着脸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没敢吭气儿。 

季老三摆摆手道:“听姑娘的,有事儿我担了,告诉弟兄们一声去,谁要找凤妞儿让他

们自己去找,他们能找着那算他们本事大,咱们不管,无沦在哪儿碰见凤妞儿,装看不见,

回来不许提半个字,听见了么?” 

那年轻汉子捂着脸点着头,嘴里答应着退走了。 

他可真够倒楣,偏在这时候碰见了诸亚男。 

从现在起,除非凤妞儿是碰见了赵六指儿的人,要不然她可以算是平平安安,无灾无难

了。 

诸亚男放心了,季老三号称“黑手”,他跟别人“黑”,断不会跟她这个自己人黑。 

季老三话既然说出了,也不会背着她这个自己人要花枪、玩花样。 

她道:“三哥,我去见老爷子去了。” 

季老三道:“好吧!别提撤人的事儿,劝劝老爷子算了。” 

诸亚男答应了一声走了。 

她焉有不愿意的道理,她巴不得诸家的人没办法分身查小驹的事儿,反正也不怕他们找

到“大漠龙”。 

口 口 口 

刚才那年轻汉子看见凤妞儿的时候,凤妞儿在东城,现在凤妞儿却已到了西城。 

凭一时冲动进了城,现在她却觉得自己是太鲁莽了,“北京城”那么大个地儿,上哪儿

找傅天豪去? 

傅天豪既是藏起来了,哪有那么容易找的? 

有一度她想到酒楼茶馆人多的地方,用耳朵听一听去,可是转念一想,傅天豪的藏处能

让人淡论,那就轮不到她听了,而且人多的地方也容易暴露行藏,万一让赵、诸两家的人碰

见,她就别想再找傅天豪了。 

怎么办?她站在西城根儿这人烟稀少处直发愣。 

就在这时候,她身左百来丈一间破旧的茅草房里先后走出两个人来,这两个人原是往北

去的,可是一眼瞥见凤妞儿却停了下来,两个人互望一眼,闪身扑向城墙下那人高的野草丛

里不见了。 

转眼工夫不到,他俩突然出现在凤妞儿身后那片野草丛里,两个人又对望了一眼,笑了

笑,一齐的迈步走了过来。 

凤妞儿心里虽然在想事儿,可是她并投有忘了警觉,她马上听出身后来了人,她略一定

神,霍地转过身去。 

她为一怔,脱口说道:“是你们。” 

那两个人已走近她身前五丈,左边那个微微一笑道:“不错,凤姑娘还认识我们哥儿俩

么?郝玉春,罗广信。” 

凤妞儿看了看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定了定神道:“怎么不认识,你们二位不是谭老爷子

眼前的郝大哥跟罗二哥么?” 

两句话工夫,郝玉春跟罗广信已到了近前,郝玉春一笑说道:“难得凤姑娘还记得我们

哥儿俩,你什么时候到京里来的,赵老爷子安好?” 

凤妞儿心里转了转,道:“老爷子安好,谢谢二位,我们来了好些日子了。” 

富心机的老二罗广信突然说道:“那恐怕赶上这档子事了,恭喜啊!凤姑娘。” 

凤妞儿讶然说道:“恭喜什么呀?罗二哥。” 

罗广信道:“赵老爷子的朋友,‘北京城’里的一霸诸霸天为官家出力,会同官家的人

用火器伤了‘大漠龙’,‘大漠龙’没跑多远就让诸霸天的人弄了回去,这不该恭喜么?”

罗广信的确是够阴的,他想骗凤妞儿自投罗网。 

凤妞儿听得也着实一惊,可是凤妞儿也是个聪明绝顶的姑娘,她心里只一转就明白是怎

么回事儿了。 

她料定当日把傅天豪抬出赵家大院的时候,谭北斗这班人必守在附近看见了,他们或许

以为傅天豪真毁了,可是现在他们既然已来了京里,知道傅天豪并没毁,凭谭北斗的心智,

还能悟不出是怎么回事? 

既然谭北斗能悟出足怎么回事,当然他们也会知道赵六指儿必不会轻饶她凤妞儿,既然

凤妞儿如今一个人在这儿,眼前这两个也一定知道她早就逃离了赵六指儿,那么如今告诉她

傅天豪已落进了诸霸天手里,不是分明骗她去自投罗网么? 

她凤妞儿不上这个当,她淡然一笑道:“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原来罗二哥是指这回事儿

啊!不错,傅天豪是已落进了我们老爷子手里,当日在‘宛平’算他命大,可是他逃了那一

遭儿却没能逃过这一遭儿,傅天豪已被我们老爷子押送官家了,这一回他就是长了翅膀也逃

不了了。” 

郝玉春看了罗广信一眼。 

罗广信却跟没看见一样,含笑说道:“所以说该恭喜赵老爷子,我们老爷缉拿‘大漠龙’

多年未获,赵老爷子却是出马奏功,手到擒来,这是天大的一桩功劳,怕不马上飞黄腾达,

平步青云。” 

凤妞儿笑笑说道:“我们老爷子不求这个,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我们老爷子也没福

消受,能为武林除去这个祸害也就够了。” 

罗广信微一点头道:“说得也是,江湖儿女江湖志,咱们没人能离开江湖,也没几个愿

意离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