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一章

作者:独孤红

傅天豪人机警,经验够,掠上屋脊没马上走,四下里看了看,确定附近没人之后他才长身而

起,直上夜空。 

他不认为霍天行等还会待在那片树林子里,所以他现在并不求赶快走,专拣高处上,高

处居高临下,视野辽阔些! 

他几个起落之后登上了一座鼓楼,鼓楼盖得高,盖得不高鼓声不能传远。 

站在鼓楼那高高的瓦面上四下看,马上就看见了西北方向有动静,那是一根根的火把,

还有一盏盏的灯笼在移动,他没迟疑,提一口气扑了过去。 

火把跟灯笼的移动处离鼓楼不过二三里之遥,傅天豪身法快速,没多大工夫就驰近了。

眼前是城西北角的—处荒郊旷野,高举火把跟提着灯笼的“五城巡捕营”的人围着一座

古庙,前头是十几二十个佩剑黑衣人,在火把跟灯笼的照耀下,可以看得很清楚,那十几廿

个黑衣人当中有五六个老头儿,其他全是四十上下的中年人。 

不管是老头儿也好,四十上下的中年人也好,傅天豪一眼就看出这十几个全是内外双修

的一流好手,他马上就想到了诸亚男所说的廿个“侍卫营”好手。 

这“侍卫营”的好乎跟“五城巡捕营”的人总共近五十名围着这座古庙,十有八九,霍

天行等人是在这座古庙里。 

没见那些人带有火器,傅天豪放心了点儿! 

看着看着,古庙里出来个人,是姑娘章小凤,章小凤一出庙就跟“侍卫营”的一个瘦老

头儿说活,两个人把话声压得都很低,傅天豪听不清他们俩在说些什么? 

不过傅天豪看得出,章小凤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说到后来她突然拧身要走。 

那瘦老头儿伸手拦住了她,不让她走。 

章小凤没奈何,转身要回庙里去。 

那瘦老头儿从后面出手,一指头点在章小凤的腰眼上。 

章小凤身躯一晃,往后便倒。 

过来个黑衣佩剑中年人伸手扶住了章小凤,把她交往了身后。 

章小凤是“燕云十三侠”老二章民山的义女兼传人,心智、经验、所学都是晚一辈里的

好样儿,就是置诸江湖也说得过去,可却被这瘦老头儿一指头便点倒了,由此可见“侍卫营”

的人身子确是不弱。 

章小凤一遭擒,古庙里人影连闪,霍天行几兄弟全出来,傅天豪心知一场拼斗厮杀要在

这座古庙前展开,现在是他现身的时候了,他从怀里摸出一张人皮面具往脸上一戴,腾身扑

了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一条无限美好的人影疾掠而至,傅天豪一眼就看出来人是谁了,心头一

震打算折回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几个“五城巡捕营”的挥刀扑向了他,他一挥手把那一

些个“五城巡捕营”的全逼了回去。 

那几个“五城巡捕营”的一退之后又要上,那条美好人影赶到了,一声娇喝出了口:

“你们都住手!” 

她落在傅天豪跟那几个“五城巡捕营”的之间道:“我是‘鹰王府’的,你们等一下再

动手。” 

“鹰王府”三个字慑人,那几个“五城巡捕营”的马上就不动了。 

凌红喝住了“五城巡捕营”的那几个之后,目光一扫傅天豪,道:“你是干什么的?”

敢情她没看出是傅天豪来。 

傅天豪心里转了转道:“在下是过路的,听见这儿有动静过来看看。” 

凌红道:“这儿没你的事,你最好站这儿别动。”说完了这句话,她又转向那些官家人

道:“你们哪一个是带头的,过来跟我说话。” 

那“侍卫营”的瘦老头儿走了过来,上下一打量凌红,道:“姑娘是……” 

凌红道:“我是‘鹰王府’的,我姓凌。” 

瘦老头儿道:“凌姑娘有什么见教?” 

凌红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拿什么人?” 

瘦老头儿道:“这些人是一批江湖亡命徒,危害京畿安宁,我们奉命缉拿!” 

凌红道:“你们是奉谁之命?” 

瘦老头儿道:“我们是奉了‘九门提督’衙门的命令。” 

凌红转望霍天行等,道:“几位是……” 

霍天行扬声说道:“老朽霍天行,这些人是老朽的把兄弟跟晚辈。” 

凌红微微一愕道:“敢情是‘燕云十三侠’里的霍大侠。” 

霍天行道:“不敢,正是霍天行兄弟。” 

凌红霍地转望瘦老头儿道:“霍大侠几位犯了哪条王法?” 

瘦老头儿道:“凌姑娘真是‘鹰王府’的?” 

凌红道:“我在这儿等你,你可以派人到‘鹰王府’问一下。” 

瘦老头儿一听这话态度变了,道:“那倒不必,凌姑娘该知道,我们是奉命行事……”

凌红道:“我问你,他们几位犯了哪条王法?” 

瘦老头儿道:“他们窝藏叛逆,危害京畿治安……” 

凌红明知故问道:“他几位窝藏了什么叛逆?” 

瘦老头儿道:“他几个窝藏了当年谋叛未成的沈在宽的女儿。” 

凌红轻“哦!”了一声,抬眼四下看了看,道:“沈在宽的女儿?在哪儿呢?” 

一指章小凤道:“她就是吗?” 

瘦老头儿忙道:“不!她不足,沈在宽的女儿已经让‘五城巡捕营’拿了去。” 

凌红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五城巡捕营’在哪儿拿住了沈在宽的女儿?” 

瘦老头儿道:“有好些日子了,是在前门大街‘泰安堂’葯铺里。” 

凌红道:“前门大街‘泰安堂’葯铺?” 

瘦老头儿道:“据报‘泰安堂’葯铺是他们几个开的,以‘泰安堂’葯铺做为掩护,窝

藏叛逆从事不法勾当。” 

凌红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那么‘五城巡捕营’到‘泰安堂’葯铺捉拿了

沈在宽的女儿的当时,他们几位可在‘泰安堂’葯铺里?” 

瘦老头儿道:“这个我不大清楚,当时拿人的是‘五城巡捕营’……” 

凌红抬眼—扫道:“这儿可有‘五城巡捕营’的人?带班的是哪一个?” 

一个壮汉走了过来,挺着胸脯道:“我!” 

凌红打量了他一眼道:“‘五城巡捕营’到‘泰安堂’拿人,你也去了吗?” 

那壮汉道:“去了。” 

凌红道:“那么你告诉我,当时他们几个在不在‘泰安堂’葯铺里?” 

那壮汉道:“不全在。” 

这是不折不扣的实话。 

凌红道:“他几位之中谁在?” 

那壮汉道:“只有姓霍的跟他的徒弟在,‘泰安堂’对门儿是家酒馆儿,是姓白的老三

开的,当时姓白的跟他几个手下都在酒馆儿里。” 

凌红点点头道:“好,我问你,当时你们为什么只拿沈在宽的女儿一人,为什么不连他

们几位一块儿都抓去?” 

那壮汉道:“这个……是上头吩咐我们这么做的,我们不清楚。” 

凌红道:“当时你们没动他几位,现在你们却又跑到这儿来拿他几位,你们这是什么意

思?” 

章小凤突然冷笑说道:“当时是有人跟他们谈好了条件的,只拿沈姑娘一个,不要动

‘燕云十三侠’,如今嘛……” 

凌红道:“噢!有这种事儿,当时是谁跟他们谈的条件?” 

章小凤道:“‘大漠龙’傅天豪。” 

章民山沉声叱道:“小凤!不许胡说,傅天豪明明伤在他们火器之下……” 

章小凤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他活该!” 

章民山脸色一变,还待再说。 

凌红抬手拦住了他道:“这位请等等,让我问这位姑娘几句话。” 

她当即转脸望着章小凤道:“听这位老人家的口气,傅天豪让官家火器打伤的时候,好

像几位也是在场,是不?” 

“不错!”章小凤冷冷说道:“我们都在,当时傅天豪还反穿皮袄装佯,问我们为什么

官家就只拿走一个沈姑娘而不动我们?” 

“姑娘。”凌红道:“这就不对了,要是傅天豪跟官家有勾结,怎么他反而伤在了官家

火器下?” 

章小凤冷冷道:“我仍是那句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姑娘。”凌红摇摇头道:“这又不对了,当时几位都在场,既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官家里应连儿位一块对付,断无当时只对付傅天豪一人,过了几天之后的如今又跑到这儿来

围捕几位的道理,姑娘以为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章小凤看了凌红一眼道:“你是不是刚进‘鹰王府’不久?” 

凌红道:“不错!我刚到‘鹰王府’没几天。” 

章小凤道:“那就难怪你不明白此中的道理,我在内城里的朋友很多,几位格格跟我的

交情尤深呢!一个小小的‘五城巡捕营’要动我们,还得看看我内城里的那些朋友答应不答

应?” 

凌红“哦!”地一声道:“我明白了,姑娘就是‘天桥’红透了半边天的‘金嗓玉喉’

章姑娘,对不对?” 

章小凤道:“不错!我就是章小凤。” 

凌红道:“失敬,看姑娘的气势,确像个红透了半边天的人物。” 

这句话话里带刺儿,任谁都听得出来。 

章小凤脸色微微一变,但她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好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在“鹰王府”究竟是什么身分,在这节骨眼

儿她是没敢多说什么? 

凌红笑了笑道:“这我就不懂了,既是章姑娘交往权贵,靠山扎实,‘五城巡捕营’有

所顾忌,他们不敢动几位,那么现在为什么又在这儿围上了几位?” 

章小凤道:“那谁知道,也许他们已经不买我这个帐了!” 

瘦老头儿突然说道:“我们是鹰王爷下令暂凋在‘九门提督’辖下当差的,想必是‘九

门提督’请准了鹰王爷,要是这样的话,再硬的靠山也没有用。” 

凌红听得脸色一变,道:“会是这样儿吗?我怎么没听胜奎提过?” 

瘦老头儿目光一凝,道:“姑娘怎么敢直呼鹰王爷的名讳?” 

傅天豪道:“这位姑娘马上就是鹰王福晋了,有什么不敢的?” 

凌红看了他—眼道:“你知道得不少啊?” 

傅天豪道:“没什么?我也是听人说的,我要不插这一句嘴,姑娘恐怕很难处理眼前这

件事!” 

瘦老头儿那里上前—步打下揖去,道:“卑职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 

凌红摆摆手道:“我还没嫁给胜奎呢?不敢当你这一礼,眼前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哪?” 

瘦老头儿哈着腰道:“既是您出面说了话,卑职不敢再言拿人,这就告退。” 

他可是说走就走,又打了个揖,一挥手带着人撤走了,来得快,走得也快,转眼工夫就

走远了。 

霍天行大步走了过来,一抱拳道:“霍天行谢过姑娘……” 

凌红忙答一礼道:“不敢当霍老这一礼,鹰王是公私分明的人,我背着他拦了他派出来

的人,他知道之后一定会不高兴,也就是说我没办法再有第二次拦他派出来的人,此地不是

善地,霍老几位还是赶快离开吧!” 

霍天行情知这是实话,他也明白,今儿晚上要不是有这位姑娘赶巧了,他把兄弟几个一

个也走不了。 

当即他又一抱拳道:“霍天行谨遵芳谕,解围之清容后再谢。” 

他带着他的人如飞奔去! 

傅天豪一见霍天行等走了,他一声没吭也要走。 

谁知凌红似于料着了他会有这一着,马上转过脸去道:“你等会儿!” 

傅天豪只得收势停下,道:“姑娘什么见教?” 

凌红道:“跟老朋友干嘛这么客气,伤好了吗?” 

傅天豪身躯一震,叹道:“看来,我那句话是插错了!” 

凌红道:“跟你插那句嘴没关系,我一见你就认出你来了。” 

傅天豪暗暗一声苦笑,没说话。 

凌红道:“我问你话呢!” 

傅天豪道:“谢谢姑娘!我的伤已经好了。” 

凌红点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顿了顿道:“记得当日在骆老三的车队里,咱们

俩处得不错,谈得也很投机,而且我还跟你订了京中之约,哪知道你到了京里之后却避不见

面,甚至装不认识二晃,你这个朋友好大的架子啊!” 

傅天豪强笑说道:“姑娘知道我不便到‘鹰王府’去……” 

凌红道:“你为什么不说不愿意去,你不愿意到‘鹰王府’去不要紧,你叫以告诉二晃

一声,我就马上出来跟你见面。” 

傅天豪道:“找跟鹰王无一面之缘,万一要是引起他误会。” 

“误会什么?”凌红道:“误会跟你有私情?你可真小心眼儿啊!胜奎胸襟坦荡,顶天

立地的奇男子,他对你只有仰慕,怎么你还不如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