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五章

作者:独孤红

傅天豪冷冷说道:“你想听么?” 

赵六指儿阴笑道:“那当然了!要不然我怎么会问你!” 

傅天豪微一点头道:“好吧!我就说给你听听,也好让你增加一点见识……” 

顿了顿道:“起先我并不知道,是你的人说话露了破绽,坏了你的事。” 

赵六指儿讶然道:“我的人跟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在厢房后头,听得一清二楚,我怎么

没听出他的话有破绽?” 

傅天豪道:“他说的话是你教的,你要听得出破绽,那就不会有破绽了。” 

赵六指儿沉吟着点头说道:“这话倒也不错,只是那破绽究竟在那哪呢?” 

傅天豪道:“你既听见了他说话,就应该听见他说过这么两字,诸姑娘睡了,诸霸天出

去了,不在家。” 

赵六指儿微一点头,道:“不错!我听见了,怎么样?” 

傅天豪道:“这就是破绽所在,诸姑娘知道这两天我会来救人,为了避嫌她固然可能睡

的早,可是诸霸天既然不在家,她绝不会不趁这机会救人!” 

赵六指儿呆了一呆道:“原来破绽在这儿啊?嗯,不错!这确是破绽,嗯,对,我这位

霸天老弟既然不在,我那位好侄女儿焉有不趁机救人的道理……” 

“还有,”傅天豪道:“上房屋里那个书橱是铁铸的!” 

赵六指儿道:“不错,是铁铸的,铁铸的有什么不对了?” 

傅天豪道:“书橱后有处暗门,既是暗门那便是不为外人所知的,既然不为外人所知,

便不愁外人折了它进入密室去, 

既不愁外人折了它进入密室,那就该是防密室中的人折了它跑出来,照这么看那密室当

然不会是什么重地!” 

赵六指儿两眼一睁,“哦!”地一声道:“对!对!对!佩服!佩服!我可是真增了不

少见识,我可是真增了不少见识!” 

步履声由远而近,两个黑衣汉子架着诸亚男从院东暗隅中行了过来。 

诸亚男整个人软棉棉的,—颗乌云螓首低垂着,一看就知道人在昏迷中。 

赵六指儿冲诸亚男抬了抬手,含笑说道:“姓傅的,你要的人来了!” 

傅天豪冷冷说道:“赵六指儿,我要的是活的诸姑娘,不是死的诸亚男!” 

赵六指儿忙道:“谁说她死了,没死,就是我想让她死,霸天老弟也不答应呵,她不过

是……” 

倏地住口不言。 

傅天豪道:“她不过是怎么样?” 

赵六指儿咧嘴一笑道:“她不过是穴道受制,人在昏迷中,待会儿你只要解开她的穴道,

准包她活蹦乱跳的。” 

傅天豪道:“那就麻烦你先把诸姑娘的穴道解开再说吧!” 

赵六指儿一下跟吃了个黄莲似的,眉锋为之一皱,道:“这个……” 

傅天豪冷笑一声道:“别这个那个的了,赵六指儿,你把我傅天豪当成了三岁孩童,不

妨告诉你,在诸姑娘没醒过来之前我绝不换人,除非你不想要杜步娇了,要不然你就赶快让

诸姑娘醒过来!” 

赵六指儿眉锋皱深了三分,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杜步娇,道:“二妞儿!” 

杜步娇叫道:“姓傅的,我认栽了,诸丫头是吃了我的葯,昏迷不醒的,解葯就在我身

上,你自己动手拿吧!” 

傅天豪笑笑道:“赵六指儿就在眼前,别让他看了心里不是味儿,你的右手现在可以动

了,还是你自己拿吧!” 

杜步娇道:“你倒挺知道为别人着想的啊?” 

说着,她勉强抬起右手探怀摸出了一个小白玉瓶,往后一递,道:“这就是解葯,拿去

吧!” 

傅天豪伸手接过小白玉瓶,喝道:“赵六指儿,接着!” 

他振腕把小白玉瓶扔向了赵六指儿。 

赵六指儿忙伸手抄住了那个小白玉瓶,道:“姓傅的!你怎么扔给我?” 

傅天豪冷冷说道:“你最好倒出解葯来给诸姑娘服下,话说在前头,诸姑娘要有什么好

歹,你跟杜步娇也活不成。” 

赵六指儿听得眉锋又一皱,冲杜步娇举了举那只小白玉瓶,道:“二妞儿,听见了么?

一个不好是要闹人命的,这瓶是解葯没错吧?” 

杜步娇冷冷说道:“我的命还握在他手里,错不了的,老爷子!” 

赵六指儿道:“那就行了!” 

他拔关瓶塞往手掌心倒了一下,然后捏开诸亚男的牙关把葯放进了诸亚男的嘴里,究竟

是葯粉还是葯丸,什么颜色,什么形状,傅天豪全看不清楚,但他并不怎么担心,杜步娇的

性命握在他手里,他相信杜步娇不敢玩花样。 

赵六指儿给诸亚男服下解葯之后,抬眼望向傅天豪道:“姓傅的!你看见了吧,解葯给

她服下去了!” 

傅天豪道:“我看见了,等着诸姑娘醒过来之后再说!” 

赵六指儿耸耸肩道:“姓傅的,你未免大小心眼儿了!” 

傅天豪冷冷说道:“面对你这种人,还是小心一点儿好。” 

赵六指儿又耸了耸眉,没再说话。 

过不一会儿,诸亚男有动静了,她先抬起了头,及至发觉她在两个黑衣汉子的扶持中,

她脸色一变,就要挣扎。 

赵六指儿阴阴一笑道:“别急了,侄女儿,你的须眉知已来救你了。” 

诸亚男抬眼一看,这才看见了站在杜步娇身后的傅天豪,美目一睁,脱口叫道:

“你……” 

傅天豪道:“诸姑娘,请运运气试试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合适?” 

诸亚男很听话,当即试着运气,然后说道:“没有,我很好。” 

傅天豪道:“我现在要救姑娘出去,姑娘可愿跟我一块儿走?” 

诸亚男忙道:“还有凤姐姐……” 

傅天豪道:“我知道,我跟赵六指儿说好的,一个换一个,我用杜步娇换姑娘,至于凤

姑娘,等姑娘脱离他们掌握之后再说不迟!” 

诸亚男看了诸霸天一眼,一双美目之中突然涌现一片坚毅神色,一点头道:“好!我跟

你走!” 

诸霸天chún边飞快地掠过一丝抽搐,但他没说话。 

赵六指儿阴阴一笑道:“霸天老弟,听见了么?你这个好女儿连你这个做爹的都不要

了!” 

诸霸天淡然一笑道:“让她走吧!养女儿本是替别人养的,她迟早总是要跟人走的!”

赵六指儿习惯地耸耸肩道:“既然你这个做爹的都看得那么开,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好吧!侄女儿,你过去吧!” 

那两个黑衣汉子立即放了诸亚男退向后去。 

诸亚男头一仰,迈步要走! 

傅天豪突然说道:“慢着。” 

赵六指儿道:“姓傅的,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傅天豪没理他,望着诸亚男道:“姑娘请往右绕,我让杜步娇也往右绕,杜步娇既狠又

毒,姑娘最好离她远点儿,防着她点儿!” 

杜步娇脸色一变道:“姓傅的。你把我摸的可真清楚啊?” 

这时候诸亚男已迈步往右绕去,傅天豪当节也松了杜步娇道:“你也可以走了,记住!

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花样,除非你有把握能快过我。” 

杜步娇道:“你放心吧!亚男妹妹如花似玉,我还舍不得呢?” 

说着,她也拧身往右绕去。 

傅天豪一双目光始终盯在她身上,一眨不眨! 

转眼工夫之间两个人已走到了半途。 

赵六指儿轻轻地咳了一声。 

杜步娇忽然一转身扬起了右手。 

傅天豪冷喝—声,身随意动,人在半途长剑已然出鞘,只见匹练一闪,剑气暴涨,杜步

娇一声尖叫血光崩现,一只右腕已硬生生被傅天豪一剑斩断。 

杜步娇她不愧“玉面蜘蛛”,既阴又毒,她忍着澈骨之痛,左手便要探腰,奈何她永不

及傅天豪快,她左手刚摸着腰际,傅天豪剑芒已然扫到,只一闪,她一只左手又齐肘落了地,

她大叫一声往后便倒,满地乱滚,血洒得到处都是。 

四下里赵六指儿的人个个色变,都吓得往后退去。 

蓦地赵六指儿一声沉喝:“姓傅的,你眼睁大看清楚了。” 

傅天豪收剑凝日,一看之下不由一怔。 

赵六指儿不知何时一只左手已扣上了诸霸天的右腕脉,右手一把雪亮的匕首正抵在诸霸

天咽喉要害上。 

他定了定神道:“赵六指儿,你这是干什么?” 

赵六指儿阴阴一笑道:“干什么?问得好,叫我那好侄女儿乖乖的给我过来,要不然我

就在我这位霸天老弟的喉咙上开个窗户。” 

傅天豪双眉一扬道:“你想要挟我?” 

赵六指儿嘿嘿一笑道:“我或许要挟不了你,可是我这个好侄女儿总不能不要她爹的命

啊!姓傅的,你说是不是?” 

诸亚男怒声说道:“赵大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管怎么说,我爹总是你的好朋友!”

赵六指儿笑道:“不错,你爹是我的好朋友,奈何他有—个坏我大事的好女儿,衡量衡

量利害嘛,我也只有舍我这位好朋友了!” 

诸亚男还待再说。 

赵六指儿已然又道:“过来吧!好侄女儿,事到如今我也用不着再瞒什么了,我早就打

好了主意,要不然我会那么爽快放你过去?我想一个不蚀的,没想到姓傅的他毁了我的二妞

儿,到底还是让我蚀了一个,没奈何,只有拿你抵我二妞儿的缺了。” 

傅天豪眼望着诸亚男,他不便拦她,可也不便劝她过去。 

可巧这时候诸亚男也望向了他,傅天豪道:“我不便说什么?姑娘自己决定!” 

诸亚男双肩一扬道:“你不要管我了?” 

她迈步就要走过去。 

诸霸天突然说道:“亚男,我交个好朋友毁了我自己,我不能再毁了你,跟傅大侠走吧!

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脸色突然一变,身躯突然一抖,跟着chún边渗出了一缕鲜血。 

很显然地,他嚼断舌根了。 

诸亚男心胆慾裂,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可是傅天豪比她快,长剑一抖,闪电般欺了过去! 

赵六指儿够阴的,他把诸霸天迎着傅天豪的剑尖推了过去,自己则闪身往后退去! 

傅天豪早料着他会有此一着,剑势一偏避过了诸霸天,沉喝说道:“姑娘!接住令尊。”

他抖剑又向赵六指儿逼了过去。 

要是赵六指儿的这些手下不怕死,能挡一挡傅天豪,赵六指儿或许能逃出去,奈何赵六

指儿的这些手下眼见情势不妙,一个跑得赛一个快,根本就投一个敢挡傅天豪。 

傅天奈一个起落便追上了赵六指儿,赵六指儿仗着手里有把匕首还想做困兽之斗,他刚

扬起匕首便被傅天豪一剑把匕首挑飞了,傅天豪剑往下一落,那锋利的剑尖正好刺进了他的

心口,他不动了,手扬在半空,两眼瞪得老大,直望着傅天豪,颤声说道:“姓傅的,没想

到我赵六指儿会死在你手里。” 

眼一闭,身子软了,傅天豪一抽剑,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赵六指儿倒下去了,这北六省黑道的瓢把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傅天豪转口身,见诸亚男一条腿跪在地上,满面泪迹,诸霸天躺在她怀里,满嘴是血,

已经断气了。 

傅天豪走过去道:“姑娘……” 

诸亚男抬袖擦去满脸泪迹,平静地道:“我没什么?你帮我个忙,怎么说这份产业是他

老人家一手挣来的,就把他老人家埋在他自己挣的产业上吧!” 

傅天豪没说话,默默地到上房屋边用剑挖了个坑,帮着诸亚男把诸霸天埋了。 

诸亚男一直没说话,直到她在坟前磕了三个头站起来之后她才说:“咱们到密室里去看

看凤姐姐吧!她让赵六指儿折磨得相当惨,恐怕……” 

倏地住口不言。 

傅天豪听得心往下一沉,转身当先往上房走去。 

进了上房屋,点上了灯,那两个还在地上躺着,诸亚男扳动机关暗纽秘开书橱,书橱后

现出了一个比人略矮一点儿的暗门,一道石梯通下去,下头有灯光上射,她弯腰就要进去。

傅天豪伸手一拦,道:“外头最好留个人,还是让我下去吧!” 

诸亚男迟疑了一下,没再动。 

傅天豪把长剑往诸亚男手里一交道:“拿着这个,也许用得着。” 

他低头进了暗门! 

诸亚男提着长剑木木然站在暗门外等着。 

没一会儿,石梯下人影晃动,傅天豪上来了,他脸煞白,跟泛红,两手托着个人,用一

块白被单盖着,盖得严严的。 

诸亚男脸色一变,迎上去就要掀被单。 

傅天豪木然说道:“姑娘最好不要看。” 

诸亚男到底还是掀开了被单一角,她看见的不是凤妞儿,是个不成人形的血人。 

她放下了被单,颤抖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