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七章

作者:独孤红

他往上房屋门外一站,脸上马上堆起了笑意:“我还道是谁逗着我玩儿来的呢?果然是霍掌

柜的,这几位是……” 

霍天行淡然说道:“都是霍某人的把兄弟!” 

小胡子“哦!”地一声笑道:“敢情霍掌柜的还有这么多位把兄弟,失敬,失敬,霍掌

柜的儿位光临有什么见教?” 

霍天行道:“怎么?梁大领班不让霍某兄弟进屋坐坐么?” 

小胡子一抱拳道:“抱歉,拙荆不大安适,改天我一定专诚奉请。” 

白不群冷笑一声道:“这倒是巧得很啊……” 

霍天行立节截口说道:“不错,霍某兄弟来得真巧,霍某开过葯铺,略通歧黄,正好替

令正看看!” 

他迈步就要走过去。 

小胡子一抬手道:“不瞒霍掌柜的说,我已经另请了大夫了,就在里头,霍掌柜的好意

我心领!” 

白不群道:“大哥,既然这样,何必勉强,我看就站在院子里说吧!” 

小胡子道:“说得是,说得是,大家都是熟人老朋友了,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霍天行微一点头道:“也好,既是这样,那我就直说了,我是来问问那件‘珍珠

衫’……” 

小胡子“哦!”地一声道:“原来是为那件‘珍珠衫’哪,不瞒您说,我早就预备给您

送个信儿去了,可是后来您几位出了事儿,我也没敢去找诸位,诸位是知道的,这原是瞒上

不瞒下的事儿,万一让上头知道了,那是要杀头的,我早年在江湖上也混过一阵子,倒不怕

死,只是我还有老婆孩子,我不能不为他们想想,东西拿出了手,事儿没办成,我心里也一

直很歉疚……” 

霍天行道:“这么说,那件‘珍珠衫’早已不在你梁大领班手里了?” 

小胡子忙道:“那当然!难道您几位还信不过我?难道我还会把它吞了不成,霍掌柜的,

我姓梁的可不是那种人……” 

霍天行道:“梁大领班,霍某几兄弟受人之托,卫护的是忠义,搭救的是忠义,沈姑娘

更是个弱女子,事办不成还事小,东西拿出了手没了下文,却使得霍某几兄弟难向江湖同道

交待……” 

小胡子道:“霍掌柜的,我己把东西送到了刑部,当初我就跟霍掌柜的说过,我只管送

东西,事成不成我不敢打包票……” 

霍天行道:“话是不错,我也知道你梁大领班只是个中间人,我要找也不该找梁大领班

你,只是东西要是让人在半路上吞了去,那就另当别论,记得这话当初我也跟梁大领班你说

过……” 

“不错!”小胡子一点头道:“我承认这话当初咱们说过,可是那吞东西的并不是

我……” 

白不群道:“我们怎么知道不是梁大领班你?” 

小胡子目光一凝道:“尊驾说话怎么……霍掌柜的,这位是……” 

霍天行道:“霍某的拜弟,行三,他是个直性子,说话不会拐弯儿抹角,得罪之处,还

望梁大领班看我薄面!” 

“好说,”小胡子面泛不悦之色,道:“梁某并不在乎这个,可是我替人卖力跑腿,不

但一点好处没落着,反而蒙上这不白之冤,未免让人心里不是味儿!” 

白不群手往前一伸道:“梁大领班有什么凭据,可证明你确已把那件珍珠衫送往了刑

部?” 

小胡子一摇头,冷然说道:“我拿不出凭据,事实上这种事我也不能伸手跟人要收条!”

白不群冷笑一声道:“好说,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梁大领班你就利用这条不成文的

规矩把那件珍珠衫吞没了?” 

小胡子勃然色变,道:“尊驾可别血口喷人,我要不是看霍掌柜的面子……” 

白不群冷然说道:“怎么样?” 

小胡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眼前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他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如今白不群

这一硬,他硬是没敢接话,转望霍天行叫道:“霍掌柜的……” 

霍天行道:“梁大领班明知道那葯铺掌柜不过是我的掩护,用不着再叫我霍掌柜了,关

于珍珠衫的事也相当明白,梁大领班也用不着再说什么了,我姓霍的只有一句话,梁大领班

你只把那件珍珠衫吐出来,我把兄弟几个马上就走路,绝不动你梁府的一草一木,要不然的

话,哼,哼,梁大领班你是个聪明人,我们这些江湖亡命徒的手法你应该知道……” 

小胡子道:“姓霍的!你这是要挟我?” 

霍天行道:“我只是要回被你吞没的东西。” 

小胡子冷笑说道:“霍天行,你要放明白点,这儿是紧挨天子脚下的京城,我是个吃公

事饭的,你几个却是逃犯,我不找你们已经是天大的便宜了,胳膊别不过大腿,你要是惹翻

了我姓粱的……” 

霍天行道:“怎么样?” 

小胡子冷笑说道:“除非你有把握不让我冲出去,要不然你几个绝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一件珍珠衫,你把兄弟的几条命,霍天行!你要明智选择啊!” 

霍天行冷笑说道:“梁大领班!你的话说得最明白不过,我姓霍的也要给你个明白,我

弟兄几个是来者不怕,怕者不来,话说到这儿,有本事你就往外闯吧!” 

他一挥手,带着白不群跟骆家英举步逼了过去。 

小胡子狞笑点头说道:“好吧!既是这样咱们就碰碰看谁硬谁软吧?” 

嘴里说着话,他就要往屋里退。 

布帘一掀,上房屋窜出了那半截铁塔般大个子来,两倏胳膊一圈,拦腰把小胡子抱个结

实! 

他抱得妙,连小胡子一及胳膊也抱住了,小胡子连人带胳膊就跟箍在一圈铁箍里,动都

不能动, 

还猛一整气! 

小胡子大惊失色,暗一咬牙,提一口气刚要挣扎,屋里跟着又窜出司徒逸跟樊子空来,

一人弯腰抓一条腿,马上把小胡子拉了起来! 

小胡子心胆慾裂,一张嘴,就要死命大叫,白不群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手在他眼前一晃,

小胡子他不叫了,两眼瞪得老圆,脸都白了! 

霍天行一挥手,沉声吩咐着道:“把他抬到厢房里去!” 

韩奎、司徒逸、樊子空三个人跟抬猪也似的抬着小胡子走过来进了厢房。 

霍天行道:“老三!解开他的哑穴!” 

白不群一掌拍出,小胡子突然惊骇开口:“姓霍的?你们……” 

霍天行冷然说道:“告诉我,你的老婆孩子呢?” 

小胡子道:“回娘家去了!” 

霍天行道:“那最好,免得吓了你的老婆孩子。” 

韩奎道:“他胡说,屋里有个女人!” 

小胡子忙道:“那不是,她,她是来做客的……” 

韩奎眼一瞪道:“放你娘的屁,做客会做到你床上去?” 

霍天行抬手拦住了韩奎,转面望着小胡子道:“偷的!” 

小胡子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没说话。 

霍天行倏然一笑道:“老婆刚回了娘家就又弄了一个来,你可真是个老实人儿啊?” 

韩奎道:“八成儿他不惯一个人睡。” 

霍天行脸色一肃,道:“梁大领班!别说你只弄进一个来,就是弄进十个八个来,那是

你的私事,我们管不着,也不便管,现在咱们谈谈咱们之间的事,那件珍珠衫……” 

小胡子忙道:“我还给你们!” 

霍天行微一抬头道:“不!珍珠衫可以给你!” 

小胡子听得一怔:“霍……霍大侠!您这话……” 

连韩奎也怔了一怔道:“大哥!您怎么……珍珠衫怎么能给他?” 

霍天行一摆手道:“你别插嘴,我自有主张……” 

顿了顿,望着小胡子道:“只问你要不要这件珍珠衫?” 

小胡子狐疑地看了霍天行一眼道:“只要霍大侠您真给,我当然要。” 

霍天行淡然一笑道:“珍珠衫又不是我的,把它送出去我也不会少块肉,说什么真给不

真给,再说,用珍珠衫来救珍珠衫的主人,我料那位主人也不会反对!” 

小胡子脸色一变道:“霍大侠您这话什么意思?” 

霍天行一双寒芒闪射的锐利目光突然凝望在小胡子脸上,道:“梁大领班!我弟兄还拿

你当朋友看,你可别不识抬举,要是想要珍珠衫就爽快点儿,我们给你是拿,别人给你也是

拿,官家办事你比我们清楚,他们没我们爽快,一笔赏金交到了你手里也剩不下几个了,即

使原封不动,没人抽成,那也绝比不了一件珍珠衫,我说的话对不对,你可以问问你自己。”

小胡子沉默了一下,道:“既然您几位还拿我当朋友看,我姓粱的也不能做得那么绝,

您几位要什么,说吧?” 

霍天行倏然一笑,点头说道:“这才是!这才不愧是‘五城巡捕营’大领班的气势,请

教,谭北斗那个徒弟什么时候走的?” 

小胡子呆了一呆道:“您几位是怎么知道的?” 

霍天行道:“这个你梁大领班就不用管了,答我问话吧!” 

小胡子迟疑了一下道:“他坐了约摸半个时辰就走了,怎么?” 

霍天行道:“他是来跟梁大领班你谈一桩买卖的,是吧?” 

小胡子点点头道:“不错!” 

霍天行道:“沈在宽的女儿沈姑娘?” 

小胡子道:“不错,他很爽快,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的……” 

霍天行道:“他要多少?” 

小胡子道:“谭北斗懂规矩,他算得也很便宜,只要两成。” 

霍天行道:“先给后给?” 

小胡子道:“当然是先给,人到拿钱,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霍天行道:“看样子你得先垫了?” 

小胡子道:“不错!我是先垫!” 

司徒逸突然说道:“万一官家多赏了呢?” 

小胡子道:“多赏了归我,给少了算我吃亏!” 

白不群冷冷一笑道:“以我看你只有亏吃没有便宜占!” 

小胡子道:“谭北斗这个人我久仰,直隶总督衙门干那么多年,京里没一个不知道他滑

的,不过他也确是个好样儿的,他的徒弟挑明了,我准吃亏没有便宜占,不过吃亏占便宜那

是我的事,他照规矩要两成,愿不愿随便,京里的路不只我这一条。” 

霍天行道:“来人是谭北斗的几徒弟?” 

小胡子道:“他说他行二!” 

霍天行道:“罗广信,他可以接谭北斗的衣敛了,谭北斗三个徒弟,就这个行二的有出

息……” 

顿了顿道:“在那儿交人?” 

小胡子道:“说好的他把人带到我这儿来!” 

霍天行道:“什么时候?” 

小胡子道:“今儿晚上!” 

霍天行道:“我知道是今儿晚上,白天不好办事,今儿晚上什么时候?” 

小胡子道:“亥时到子时之前。” 

霍天行眉锋一皱道:“这一段时候不短啊?” 

小胡子道:“我也这么想,可是他有解释,他说这一阵子风声紧,‘北京城’让你们几

位跟‘大漠龙’傅天豪闹得满城风雨,‘五城巡捕营’不分昼夜到处盘查,到处搜捕,尽管

官家意不在他们,可是沈在宽的女儿‘五城巡捕营’的人都认识,万一那位沈姑娘在半路上

让他们截了去那还事小,要是‘五城巡捕营’的人黑心往他们头上栽脏,那冤枉可就大了,

所以他们不能不掩掩蔽蔽,躲躲藏藏的看准了路往这儿来,这么一来自然就没办法说个准时

候了。” 

霍天行点点头,道:“嗯!这倒也是理。” 

白不群突然说道:“那罗广信可曾告诉你,他师徒现在在哪儿落脚么?” 

小胡子摇摇头道:“谭北斗是个姦滑人,他的徒弟也不是省油灯,他怎么会告诉我这

个?” 

霍天行沉吟了一下,道:“梁大领班!咱们也谈笔生意怎么样?” 

小胡子道:“霍大侠要跟我谈什么生意?” 

霍天行道:“我们把兄弟几个躲在暗处,你别动声色,他把人送来时你把人接下,该付

他多少照付他多少,然后我们把人带走,珍珠衫归你,你看怎么样?” 

小胡子有点犹豫,道:“这个……” 

霍天行道:“梁大领班,你要从不谈生意,我也不敢跟你提这个,既然你是个‘生意

人’,你就该挑那本轻利大的生意做,你把人往上交,得的赏金绝不比那件珍珠衫多,你我

之间的这笔生意包你本轻利重,净赚不赔,你又何乐而不为?” 

小胡子道:“我倒不是不会挑生意,只是万一出了纰漏,这个罪名我担当不起!” 

霍天行道:“出什么纰漏?” 

小胡子不自在地笑笑地说道:“万一您几位人到了手密告我一状,我可吃不消!” 

霍天行道:“我几个密告你什么,告你贪墨枉法,为小利纵放叛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