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诸亚男脸色泛了白,道:“那,都怎么办?”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没有把握胜过他!他也未必有把握胜过我,

即使我能胜过他,我自问我不会伤他,即便他能胜过我.相信他也不会伤我,充其量他会把

我送交‘九门提督’衙门判个罪……” 

诸亚男道:“那不就糟了么?‘九门提督’岂会轻饶了你?” 

傅天豪道:“我只不过这么说说,他未必能把我摆倒!” 

诸亚男神色凝重的道:“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真要那样,那也只好认了,败在鹰王手下,那也不算丢人!” 

诸亚男道:“可是你……” 

秦婉贞突然开门说道:“妹妹!别尽往坏处想好么?怎见得他就不能挫败鹰王要得解葯,

怎见得他非去找鹰王要解葯不可?” 

诸亚男美目一睁道:“对,找谭北斗,葯既是他下的,他一定还有……” 

傅天豪摇头说道:“谭北斗不是这么傻的人,他既然安排了这么一着,非让我跟鹰王碰

头不可,他就绝不会在他那儿给我留一条活路!” 

秦婉贞道:“不一定找他呀,难道世上就没有能解这种*葯的人了……”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姑娘不是江湖人不知道,江湖上有许多被称为独门的东西,既称

独门,别人又怎么会?即使有别人会,一时半会儿也不一定能找得到,要是十天半月之内能

找到那还好,要是一年半载找不到,沈姑娘总不能就这么昏迷个一年半载!” 

秦婉贞呆了一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事实上傅天豪说的是实情实话,既称独门的东西,别人不可能会,即使有人会,世界辽

阔,人海茫茫,一时半会儿上哪儿去找能解这种*葯的人去! 

诸亚男生长在江湖人家,她知道这是实情,可是她总不放心让傅天豪去找鹰王,为讨取

那一颗解葯而展开一场龙争虎斗,她香chún启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傅天豪已然说道:“亚男!你不必再说什么了,这件事你应该看得很清楚,我既然已经

救回沈姑娘惹了鹰王,就是我不去讨取那颗解葯,鹰王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你说是不是?”

谭北斗这一着,高就高在这儿,厉害也就厉害在这儿! 

诸亚男沉默了一下,她低下了头,可是旋即她又抬起了头,道:“我知道,这件事我看

得很清楚,谭北斗阴就阴在这儿,狠就狠在这儿,可是我怎么能放心让你去……” 

傅天豪伸手抚上她的香肩,轻轻地拍了拍道:“亚男!别再说什么了,除非我不管沈姑

娘,我既然把她救了回来,就应该有勇气面对鹰王胜奎,再说这也是躲不掉的,你我都是江

湖人,你该知道,江湖人过的就是刀口舐血的生涯,有哪一个能够例外?你出身江湖人家,

也即将成为一个江湖人的妻子,你应该能习惯这些,对不?” 

诸亚男低下了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担心害怕过……” 

傅天豪道:“做为一个江湖人的妻子,担心害怕那是难免,也可能一辈子生活在担心害

怕的日子里,可是你要学着去面对它,去习惯它!” 

诸亚男没再说话,一颗乌云螓首垂得很低! 

秦婉贞忽然说道:“你累了一天一夜了,你躺会儿吧,我给你做些吃的去。” 

傅天豪微一摇头道:“不了!我不怎么累,也不怎么饿,我得赶去告诉白三侠一声去!

免得他几位还在各处枯守,我的事儿这么劳累人家我已经很不安了,我这就去,你们歇着

吧!” 

他说走就走,抓起桌上的剑就要转身。 

诸亚男忙道:“天豪!等等!” 

傅天豪道:“怎么?” 

诸亚男慾言又止,终于道:“你今儿晚上不会到‘鹰王府’去吧!” 

情爱两字是微妙的,它的力量也无可伦比,女儿家也是那么怪!要是她对那个人没情爱,

她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可是一旦她对那个人有了情爱,她随时随地都会关心他。 

傅天豪倏然一笑,摇头说道:“你放心!今儿晚上我不会去,今儿晚上怎么能去,鹰王

是我生平唯一劲敌,我岂敢掉以轻心,我一定得好好歇息歇息,养足了精神之后再去找他,

疲兵应战那是大不智,对不!安心睡吧,我跟白三侠几位碰过头之后还要跟他几位一块儿去

找谭北斗,这件事办完之后我会马上赶回来,我跟鹰王订了三天之约,我也不敢歇误,睡

吧!” 

话落!他没容诸亚男再说话!一步跨出上房便腾身而起! 

诸亚男站在那儿呆呆的,没动!也没说话! 

秦婉贞娇靥上掠过一丝异样神情,过来轻轻拍了拍她柔声说道:“妹妹!他是个顶天立

地的奇男子,侠行惊天地而泣鬼神,老天爷不会亏待他的,走吧!咱们去睡吧!” 

诸亚男低下了头! 

“谢谢姐姐!只要他能平安,我愿减十年阳寿。” 

秦婉贞悚然动容,道:“妹妹!抬头三尺有神明,你这句话来往的神明能听得见的!”

诸亚男抬起了头,两眼望着门外的夜空,眸子里包含得好多好多,有一点最清晰,那是

虔诚的祈求! 

傅天豪到了一条胡同口,那条死胡同就在对街,可是他站在这条胡同口的暗影里没再往

前走! 

因为他看见对街那条死胡同口站的有人,七八个人,他不一定见过这七八个人,可是这

七八个人的衣着打扮他很熟,只一眼他就能认出,那是“五城巡捕营”的人。 

那七八个人之中,有四个人手里端着火器,另几个手里则提着腰刀,站在胡同口不住地

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有一个像是带头的,他左指指,右指指,傅天豪前迈一步往左右看了看,左边跟右边都

有几条人影窜上民房一闪便没入了屋顶夜色中。 

然后,那七八个留下两个站在胡同口,其他的很快地窜进了胡同里。 

傅天豪心里转了一转,接着震动了一下,他心里飞快地闪过了几个意念! 

谭北斗绕大圈子把沈书玉交给鹰王胜奎,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害他,另一方面很明显地也

是因为谭北斗知道了“燕云十三侠”的行动。 

谭北斗既能害他,当然也能害“燕云十三侠”,只因为“燕云十三侠”跟他傅大豪是朋

友,是并肩作战的伙伴! 

谭北斗既然知道了霍天行等的行动,既然也可能害霍天行兄弟,他当然也能在这边虚晃

一枪引住霍天行兄弟,然后来个密告,让“五城巡捕营”的人围住这条胡同,来个一网打尽!

对!是这么回事,一定是这么回事。 

眼下!白不群已不在那条胡同门了,“五城巡捕营”的人既然由四面八方向胡同里逼近,

白不群兄弟几个九成九是在那条胡同里! 

可是,苦的是他不知道霍天行兄弟究竟是在胡同里的哪一家? 

“五城巡捕营”的人已经进去了,他不能再耽误了,救人如救火,这种事也跟下棋一样,

迟一步便会全盘受制。 

他探怀摸出那张人皮面具戴在了脸上,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两个人进肩低头,顺着街那

边走进了那条死胡同口,他一眼便认出那两个人是大虎、二虎,他的心马上就提了起来,他

心里暗道:亏你两个跟随“燕云十三伙”那么多年,胡同口明明站着两个人,怎么连这种情

势都看不出,还低着头往近处走,往罗网里钻。 

他可是真急了,就打算扑过去,可是就在这当儿,大虎、二虎己走近了对街胡同口,突

然双双一个转身,那两个“五城巡捕营”的人己捂着肚子爬了下去。 

原来是这么同事,他怔了一怔提一口气窜了过去,同时口中低低说道:“大虎!二虎!

别忙!” 

大虎跟二虎放倒了那两个就要进胡同,一听这话立即转身望了过来! 

傅天豪已然到了胡同口,接着说道:“我是傅天豪!快把这两个拖进暗影里去!” 

大虎、二虎手脚还真利落,一人一脚把那两个踢进胡同口暗影里,大虎急道:“傅爷!

您来得正好,几位老人家陷在里头被围困了,他们还不知道!” 

傅天豪心往下一沉道:“果然被我料中了,他几位在哪一家?” 

二虎往里一指道:“靠左倒数第二家。” 

傅天豪一咬牙道:“我进去!你们俩留在外头接应,小心自己,别让他们发觉!” 

他腾身窜上屋面往里扑去。 

掠过两个屋背,他看见了,倒数第二家里有灯光,四周几处屋面上爬的都有人,至少有

十几个。 

同时他也看见适才由胡同口进去的那几个,已然到了倒数第二家的门口! 

情势危急了,他往下一蹲,揭起几块瓦抖手打了出去,几声闷哼,几声哗喇,接着砰然

几声,左边屋面上四个“五城巡捕营”的滚了下去。 

倒数第二家的灯灭了。 

屋上也乱了,四面八方冒起了几个黑影四下搜寻。 

已然到了倒数第二家门口那几个也全怔住了。 

傅天豪抖手又是几片瓦打了出去,四面八方刚站起的那几个大叫一声纷纷往后栽去! 

只听正前方十几丈外一处屋脊后响起一声大叫:“他们有埋伏,大伙儿留神,三班的留

在上头对付埋伏,其他的跟我下去拿人!” 

一条黑影当先从那处屋脊后冒起,贴着屋脊只一翻便往下落去! 

接着,七八十来条黑影从四面八方以同样的身法往下落去! 

远的太远打不到,傅天豪找上了几个近的,抖手又是几片瓦,几声大叫,近处的几个本

是往下跳的,这一来变成往下摔了,一个连一个掉得结实! 

傅天豪打出这几片瓦之后跟着站了起来,叫道:“霍老!你们被围上了,小心!” 

他这站起来一叫,立即暴露了身形,只听有人喊了几声:“在那儿!在那儿!” 

紧接着一个冰冷话声闪电般由远而近! 

“我看还是你自己小心点儿吧!” 

一阵衣袂飘风声,还有一阵金刃破风声到了傅天豪身后! 

傅天豪身后像长了眼,身子往下一蹲,带鞘的长剑往后一递,一个“五城巡捕营”的滚

了下去, 

一声,听得清清楚楚! 

紧接着又扑过来一个,是由正面扑来的,脚一落瓦面,一个大刀花卷向傅天豪。 

傅天豪侧身让过这力猛势疾的一刀,一抬腿,这一个整个人高瓦面飞起往下落去。 

这时候傅天豪已听见下面接上了手,他振声叫道:“霍老!他们人多,而且有火器,不

可恋战,往外冲,有我接应!” 

忽听霍天行在下头一声沉喝:“住手,你们还要不要你们这位大领班了?” 

随听一声冷笑,屋面上有人冰冷接口说道:“好教你们知道,我们要顾粱大领班也不会

往这儿来了,提督大人有话,不惜任何死伤也要把你们一网打尽!” 

霍天行怒喝一声说道:“那好!既是这样你们就来吧!” 

马上,下头又拼上了。 

霍天行跟那人说话的这段时间,屋面上也有着一瞬间的静寂,同样的,下头一拼上之后,

马上也就有人扑向了傅天豪,两个!一左一右,疾若鹰隼。 

傅天豪已从适才那人的一句话中听出“九门提督”善铭擒人的决心,否则他不会不惜任

何死伤! 

眼下的情势很明显,除了拼以外别无他途,拼就得伤人,傅天豪长剑出了鞘,他斜斜挥

出一剑迎向扑来的两倏黑影,剑到半途,他突然翻腕一撩,剑锋立即走偏,右边一个右肋中

剑,惨呼一声摔了下去! 

傅天豪的剑招迅捷如电,他连顿都没顿一下,回手抖剑又向左边那一个攻了过去。 

左边那个眼见同伴中剑摔落屋面,心里不免一惊,手上不免一窒,傅天豪一剑递到,那

锋利的剑尖带着懔人的寒意从他胸前划过,他只觉前胸一阵剧痛,站立不稳跟着也栽了下去!

傅天豪不过两招便伤了两个“五城巡捕营”的人,艺高慑人,一时没人敢再往这边扑,

静寂了一下之后突然有人扯着嗓子叫道:“用火器摆平他!” 

似乎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拿火器的人这才想起了手里有火器。 

傅天豪吃过火器的亏,深知火器的厉害,他心里刚一紧,遥见身左丈余外屋面上火光一

闪!旋即轰然一声一片灼热的铁砂打了过来! 

他提一口气腾身掠起,铁砂擦着脚下打过,他行空天马般直往正前方近十丈处几片黑黝

黝的屋面扑去! 

正前方近十丈处那几片屋面,在他腾身掠起的时候没动静,可是在他一个起落之后把距

离缩短到两丈多的时候,那几片屋脊后忽然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