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二十九章

作者:独孤红

骆家英在前带路,一阵东弯西拐之后到了一条胡同口他停了步,抬手往对街指了指道:“那

就是‘董记粮食行’,西城最大的一家,西城人家十有六七都在这家粮食行买粮食!” 

大伙儿都看见了,“董记粮食行”就在斜对面,店面临街,上着四扇门,门口挂着一盏

灯,把那块招牌照得清清楚楚的。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上了门了,大街上空蔼蔼,静悄悄的,偶而可以听见一两声梆柝声跟

卖夜食的小贩叫卖声,不过那都离得很远。 

霍天行看见“董记粮食行”紧挨着一条胡同,他当即吩附道:“老五跟子空留在这儿,

老十带着大虎、二虎到对街粮食行边儿上那条胡同口守着去,其他的跟傅大侠我们进去。”

说动就动,除了韩奎跟樊子空其他的都过了街。 

过了街进了黑胡同,把司徒逸、大虎、二虎留在胡同里,傅天豪、霍天行、白不群、骆

家英一个连一个地翻过墙进了粮食行。 

不错!粮食行没养狗,没听见动静! 

落脚处是粮食行住家的后院,小四合院,三边屋里都黑黝黝的。 

靠上房边上有片空地,停放着四辆马车,车后搭着个棚子,里头拴着几匹马,地上撒满

了草料。 

霍天行道:“咱们先看看车再说,留神牲口见生人会叫唤。” 

说着!几个人缓步走了过去! 

刚走近马车,棚子里几匹牲口“突”、“突”地直叫,既踢蹄又动弹。 

霍天行一偏头道:“老三到上房门口防着点儿!” 

白不群一个箭步窜了过去! 

霍天行、傅天豪跟骆家英又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马车边就没再往前走,那几匹马一见生

人不再往前走近,渐渐地也就静了下来。 

霍天行这才道:“傅大侠!您看看这两辆车吧!” 

傅天豪缓慢走动,绕着两辆马车仔细看了一遍,只因为当时夜色黑,他没看清楚那辆马

车,现在非得仔细看看,从这两辆马车上找出跟那辆马车的相同处不可! 

他绕了一圈,看了一遍之后摇摇头:“这两辆马车都不是,车后连个挂水桶的地方都没

有。” 

霍天行也跟在傅天豪身边看过了,的确没有,别说没水桶,就连个挂水桶的地方也没有,

甚至连个钉子洞都没有。 

骆家英一眼瞥见离车不远处马棚前有个水桶,他走过去提起来看了看,是个水桶没错,

上头可就没字。 

他放下水桶冲傅天豪跟霍天行摇了摇头。 

霍天行眉锋一皱道:“这就怪了……” 

忽听院子里有人喝间了一声:“谁呀?” 

随听白不群应了一声:“我,买粮食的!” 

接着又听刚才喝问那人“哎!”了一声,显然白不群已窜过去制住了他。 

霍天行眉锋又一皱道:“咱们过去看看!” 

三个人到了院子里,只见白不群手里抓住个中年汉子,一把匕首架在那中年汉子的勃子

上,那中年汉子吓得脸都白了。 

霍天行当即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那汉子急道:“我,我是起来尿尿的!” 

霍天行道:“我是说你是这家粮食行的什么人?” 

那汉子嗓门儿发抖的道:“我是行里的伙计。” 

骆家英突然说道:“我们几个都是‘五城巡捕营’的,你们掌柜的呢?” 

那汉子道:“在!在上房屋里。” 

骆家英冲白不群递了个眼色道:“放开他,让他叫他们掌柜的去!” 

白不群还能不明白,收回匕首顺手一推,道:“快去!” 

那汉子一连退了好几步,腰连哈了几哈,一连应了好几声撒腿奔进了上房! 

转眼间,上房屋灯亮了,一阵息息索索响之后,上房屋里匆匆忙忙地走出两个人来! 

前头一个是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儿,刚才那汉子畏畏缩缩地跟在后头。 

胖老头儿一边走一边扣扣子,到了跟前扣子还没扣好,他满脸惊慌色,赔一个心惊胆战

的笑,一躬身道:“几位爷请屋里坐坐去!” 

霍天行微一摇头道:“不坐了,我们问你几句话就走,你是这家粮食行的掌柜?” 

那胖老头儿忙道:“是!是!是!小老儿姓董,叫董兴……” 

霍天行道:“我知道你姓董,你们粮食行招牌上写的很清楚,我问你,你们行里的车今

儿晚上有没有到南城根儿去过!” 

那胖老头儿瞪大了眼道:“南城根儿,没有啊?我们只送西城的粮食……” 

霍天行道:“我老实告诉你,今儿晚上有辆车跑到南城根儿辗死了人家一个小孩儿,人

家一状告到了衙门里,有人看见那辆车往西城来了,车后头还挂个水桶,上头写着‘董记’

两个字,你是掌柜,你不会亲自赶车,可是我要你实话实说,要不然我就把你带到‘五城巡

捕营’去!” 

那胖老头儿吓白了脸,忙道:“您老千万开恩,小老儿是个安份良民,做生意也是公公

道道,从没有骗过谁,坑过谁。” 

“少废话!”白不群叱道:“你行里的车到底有没有到南城根儿去过?” 

胖老头儿忙道:“没有,没有,真没有,我敢赌咒儿……” 

骆家英道:“用不着赌咒儿,我看你一付老实相,倒像个实实在在的生意人,这样吧!

我们不难为你,你帮我们想想,挂‘董记’招牌的,谁家车后头挂个水桶,上头还有‘董记’

两个字?” 

胖老头儿道:“这,这,这我就不知道了……” 

白不群道:“不知道就跟我们走!” 

胖老头儿忙道:“我一时想不起来……” 

白不群道:“那你就慢慢儿想,我们可以等。” 

胖老头儿忙点头说道:“好!好!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没再说话,显然是想上了,他搓着手,一脸的焦急不安色,头上都见了汗。 

骆家英道:“想事儿得慢慢来!不能急,有道是:心急喝不下热稀饭,你安心慢慢想,

我们不难为你!” 

胖老头儿忙又哈腰应了几声:“是!” 

霍天行突然说道:“掌柜的!我再说一句,有人看见那赶车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他辗死

人赶着车跑的时候,从车上掉下几颗没打过还带着芒儿的麦子,不是粮食行的车,车上哪来

的麦子!” 

胖老头儿道:“这,这,这……” 

突然两眼一睁,急道:“我想起来了,昨儿个我们借过铁匠铺的车到‘八里庄’拉过一

趟麦子,别是‘铁匠铺’的车……” 

霍天行精神—振道:“哪家铁匠铺,西城的么?” 

胖老头儿道:“是西城的!是西城的!就是那家‘董记铁匠铺’,掌柜的也姓董,从我

们这儿出去往南走十来家就到了……” 

骆家英道:“他铺里有个年轻小伙子么?” 

胖老头儿忙点头说道:“有,有,他儿子才十几二十岁……” 

真够朋友,借了人家的车,欠了人家的情,到头来却把人家和盘托了出来。 

其实这也难怪,霍天行说车辗死了人,谁愿意到衙门里打人命官司去! 

霍天行点点头道:“好!打扰你了,你们睡吧!” 

四个人翻墙出了粮食行,白不群道:“大哥!要不要留个人在这儿看着他们。” 

霍天行沉吟了一下道:“用不着!我已看过车了,不是他们的车,凭‘五城巡捕营’这

五个字儿,他也不敢骗咱们!” 

走到胡同口,司徒逸迎过来问道:“怎么样?是不是?” 

霍天行摇摇头道:“不对头!不过没白跑,打听出来了,车是‘董记铁匠铺’的,咱们

往南走,过去十来家就是。” 

他冲对街胡同口打了个手势,贴墙往南走去! 

粮食行的胖掌柜没说错,走了十来家就到了“董记铁匠铺”,门面比粮食行小得多。 

刚才留在外头的仍留在外头,傅天豪、霍天行、白不群跟骆家英四个人翻墙进了铁匠铺

后院。 

好小的一个院子,停辆马车就没地儿了,院子一角堆着一大堆煤,当然!铁匠铺少不了

这东西! 

虽然当日夜色太黑没看清楚,可是傅天豪一眼便认出这辆马车就是那小伙子赶着到南城

根儿送“东西”的那辆马车。 

接着他又在车后看见那个挂着的水桶,没错,上头两个字儿“董记”,清清楚楚! 

用不着傅天豪再说什么,霍天行当即一偏头道:“进屋找人去!” 

白不群、骆家英当先窜向了那唯一住人的屋,白不群把匕首插进门缝一挑一拨门就开了。

进屋摸着灯点上,哈!进门就是炕,炕上两个人蒙头睡得正香甜。 

白不群伸手把两床破被子全扯了,一个老头儿一个小伙子,敢情这一家就这么两个人,

没女人。 

被子一扯,老少俩全惊醒了,睁眼一看,俱吓了一大跳,一骨碌全坐了起来,小伙子瞪

大了眼道:“你们是……” 

霍天行道:“你们爷儿俩别怕,我们一不是贼,二不是盗,我们是江湖上刀口舐血过日

子的,问你们爷儿俩几句话,你们要是有一句说一句,我们扭头就走,连你们爷儿俩一根汗

毛都不碰!要是你们爷儿俩不说实话,明儿个早上你们这家铁匠铺就没人起来开门,这话你

们爷儿俩懂么?” 

老头儿吓得缩成了一堆,睡意全没了,白着脸直点头:“懂!懂!” 

小伙子似乎胆比他爹大,圆睁着眼道:“你们要问什么?” 

霍天行一指傅天豪道:“这位你认识么?” 

傅天豪道:“他没看见我!” 

霍天行“哦!”了一声道:“那我这么问,小伙子!你今儿晚上赶着车去了一趟南城根

儿,是不是?” 

小伙子道:“没有啊!谁说的?” 

霍天行微微一笑道:“小伙子!你的胆比你爹大,不错,我很欣赏你的胆气,可是这时

候不是你要大胆的时候,我刚才说的话你应该听的很清楚,不说实话对你们爷儿俩可没什么

好处,不妨告诉你,我们看见你了,要不然我们不会找到你这儿来!” 

白不群翻腕亮出了他那把匕首,在手里把弄着。 

铁匠铺打过不少刀,比匕首大的多的是,可是这当儿这爷儿俩都怕这把匕首。 

老头儿吓得一哆嗦,忙道:“我们是被逼的,没办法……” 

霍天行微一摇头道:“老兄弟,你错了!我们不怪你儿子赶车到南城根儿替人家跑腿儿

送人,因为我们知道那些人是江湖人,你们爷儿俩根本就闹不过他们,我们只问那些人现在

在哪儿?” 

小伙子道:“只有一个人。” 

“也行!”霍天行道:“他现在在哪儿?” 

小伙子摇头说道:“不知道……” 

霍天行道:“你不知道?” 

小伙子道:“我真不知道,昨儿晚上刚上灯,铺里来个人,他说他要打把刀,三天之内

要,出手很大方,丢下十两银子就走了,谁知道今儿晚上他又来了,他说要借我们的车跑趟

南城根儿送样东西给两个朋友,好主顾我们不敢得罪,再说他还答应只把东西送到他愿意出

二十两银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东西装上车的,拉我进后院叫我套车就走,他赔我一块

儿去的,到了南城根儿他就下了车,他告诉我待会儿会看见有人提着灯晃三晃,那时候就把

车赶过去,他刚说完就看见灯光了,他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车就窜了出去,他也走了,直到

他两个朋友上车搬东西,我才知道那不是东西,是个女人,吓得我不得了,我赶着车就跑了

回来,回来也没见着他,我哪儿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这小伙子的确胆大,说了这么多话,嗓门儿抖都没抖一下。 

静静听完了小伙子这番话四个人都皱了眉,他四个知道,小伙子确不知道“那人”现在

在哪儿! 

他四个也明白,不但小伙子这种人不可能满嘴里嚼舌头说瞎话,而且谭北斗也不可能留

有什么让小伙子可告诉人的。 

沉默了一下之后,骆家英突然说道:“小伙子!来找你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 

小伙子眨了眨眼道:“挺年轻、挺白净、可是少一条胳膊……” 

傅天豪道:“罗广信!” 

白不群撞:“他打的那把刀,拿走了么?” 

小伙子道:“还没有,说好了三天,算算还没到日子!”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恐怕他不会来拿了。” 

骆家英点点头道:“不错!打刀只是借口,出手大方也为讨个好,他师徒不缺刀用,即

使缺刀也不会到这种小铺来买!” 

霍天行望着小伙子道:“小伙子!你始终只见着他一个人?” 

小伙子点头:“是啊!我根本就没看见第二个?” 

霍天行沉吟了一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