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 三 章

作者:独孤红

任先生真的脸红了,突然说道:“不能怪我,那应是让红姑娘逼出来的。” 

白夫人笑了,笑得娇媚动人,含啧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倒会把罪过往别人头上推啊,

告诉我,你是那儿的人,那门派的弟子?” 

任先生沉默了一下,道:“我是北方人,我是读书不成学剑,学剑又不成,结果一无所

成,所以我不敢承认我是任何一个门派的弟子。” 

白夫人一双水灵灵的美目,盯着他追问道:“是不能说?” 

任先生摇摇头,道:“事实上我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 

白夫人道:“那也总该有个师承。” 

任先生道:“我跟一个老和尚在深山里住了不少年,后来老和尚去西天朝佛走了,我就

从那座深山里出来了。” 

白夫人道:“这么说,你的师承是那位老和尚?” 

任先生沉默了一下道:“我记得跟那位老和尚没学过多少武,大部份的日子打柴挑水,

做饭洒扫,粗细活儿都干,闲来老和尚教我认认字,读一点书,如此而已。” 

白夫人道:“老和尚是位文武兼修的高僧,世外高人……” 

倏然一笑道:“你说了半天,我还跟在五里雾里一样,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好再

问,你美号‘大漠龙’,顾名思义你是大漠里的一条龙……” 

“蛇。”任先生道:“当着红姑娘,我不敢自承这个龙字。” 

白夫人道:“你已经够谦虚的了,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在‘大漠’里活动。” 

任先生笑笑说道:“我也不愿意老困在一隅,可是我不敢轻易离开大漠,这道理就跟鱼

不能离水般,中原关里个个好手,我只要离大漠一步,我马上非被人揍回去不可。” 

白夫人笑了,道:“我可不知道‘大漠龙’还有一张会说话的嘴,以我看你一直在大漠

里活动,你必有什么特殊原因?” 

任先生淡淡地笑笑,未置是否,他是避而不答,白夫人却毫不放松,道:“有什么特殊

原因?” 

任先生道:“有特殊原因这句话,是红姑娘自己说的。” 

白夫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阁下,人之相交,贵在一个诚字……” 

任先生道:“这么说,红姑娘是有意结交我这个朋友?” 

白夫人道:“当然,普天之下没有一个不愿意跟‘大漠龙’交朋友的,尤其是我们女人

家,难道你不愿意有个红粉知己?” 

任先生道:“红姑娘应该知道,我从不交朋友。” 

白夫人道:“我知道,那是你处处为别人着想,怕连累了谁……” 

任先生摇头说道:“我不敢这么说,只能说我是为自己着想,我怕有一天让人出卖了

我。” 

白夫人道:“别客气了,我知道你,你虽然不愿意交朋友, 

可是你的朋友遍天下,江湖上正派侠义,都以你的朋友自居, 

也都以能让人说一声这人是‘大漠龙’的朋友为荣,眼前这车队里多少宁愿冒犯官府,

冒杀身之险来救‘大漠龙’的人,就是一个绝佳的例证,至于我,我不怕你连累,出卖你也

对我没什么大好处,你应该可以放心交我这个朋友。” 

任先生吸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让红姑娘这么看重,我至感荣宠……” 

白夫人道:“你要知道,我也是个女儿家。” 

任先生道:“我母亲不愿离开大漠,加之她老人家两腿瘫痪,不良于行……” 

白夫人怔了一怔,道:“原来是为了伯母,她老人家有别人陪伴吗?” 

任先生道:“我刚懂事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家贫如洗, 

度日艰难,只有我母子俩相依为命,是我母亲替人做针线活儿辛苦带大的。” 

白夫人道:“那么你如今离开大漠这么远……” 

任先生道:“不要紧,我已经派人照顾她老人家去了。” 

白夫人道:“你派了谁,可靠吗?” 

任先生道:“几十年的老邻居了,都是贫苦人家彼此处得跟一家人一样,我很放心。”

白夫人倏然一笑,笑得很凄然:“你比我幸运,你还有个母亲……” 

任先生目光一凝,道:“红姑娘现在是……” 

白夫人摇摇头道:“我孑然一身,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任先生沉默了一下道:“比起红姑娘来,我是幸运多了。” 

白夫人话锋忽转,道:“你这趟离开大漠,纯是为阻拦这些冒犯官,冒杀身之险来救

‘大漠龙’正派侠义来的,是不是?这样吧,反正他们已经知道我在这车队里了,让我来代

你做吧,拆穿那老狐狸的好,好让你早些回转大漠去……” 

任先生摇了摇头,道:“谢谢红姑娘的好意,我心领。” 

白夫人道:“怎么,你不愿意我插手?” 

任先生道:“那倒不是,有人愿意帮我这个忙,我是求之不得,只是我这趟离开大漠是

很长一段的日子,一时半会见回不去。” 

白夫人目光一凝,道:“怎么,有事儿?” 

任先生道:“可以这么说。” 

白夫人迟疑了一下道:“什么事儿不能说吗?” 

任先生沉默了一下道:“我正在护送一个人上京里去。” 

白夫人吃了一惊,道:“怎么!你,你要上京里去?” 

任先生点了点头道:“是的。” 

白夫人道:“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官家悬赏缉拿的大盗,你知道不知道这车队里有多少的

事?你可知道不知道你这等于自投罗网?” 

任先生道:“谢谢红姑娘,我知道。” 

白夫人道:“那你为什么还……” 

任先生道:“我刚才已经告诉红姑娘了,我是护送一个人上京。” 

白夫人道:“我听见了,你是护送谁?谁值得你护送?” 

任先生摇头说道:“红姑娘原谅,事关重大,我不能告诉红姑娘我护送的是谁,不过我

可以告诉了红姑娘,这个人值得我护送,甚至值得我赴汤蹈火。” 

白夫人目光一凝道:“这是谁,竟值得‘大漠龙’为他护驾,值得‘大漠龙’为他赴汤

蹈火。” 

任先生道:“红姑娘,我为的只是一个义字,事实上我跟这个人素昧平生毫无关系。”

白夫人道:“这个人现在车队里?” 

任先生点头说道:“是的。” 

白夫人道:“能告诉我吗?你为什么要护送她?” 

任先生道:“我刚说过,只为一个义字。” 

白夫人道:“只为一个义字,不惜赴汤蹈火,谁能说‘大漠龙’是盗?也只有糊涂昏庸

的好官。”一顿接道:“我知道你是为个义字,我是问这个人有什么值得……” 

任先生道:“红姑娘原谅我不能说,这个人上京完全是秘密的,她改了名、换了姓,甚

至改了她身分,要不这样她根本进不了京城。” 

白夫人讶然说道:“这是什么,难道她是个犯了官的人?” 

任先生道:“事关他人,我只能告诉红姑娘这么多了。” 

白夫人沉默一下,忽然一笑说道:“好吧,我不问了,我已经知道你离开大漠,跟车队

往北去,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到车队里来吗?” 

任先生道:“我不便问,也不敢问。” 

白夫人道:“我要告诉你,因为我怕我们两个来意有什么冲突的地方。” 

任先生目光一凝,道:“红姑娘这话……” 

白夫人道:“我所以到车队里,一半儿是为想见见你;另一半儿是为了一件东西。” 

任先生道:“有件稀世至宝。” 

白夫人美目一睁,道:“你知道了?” 

任先生道:“我是听骆三爷说的,据骆三爷说,是谭北斗告诉他的。” 

白夫人脸色一变,道:“这么说,谭北斗也知道,好厉害的老狐狸。” 

任先生道:“谭北斗确是个精明的人物,他能为直隶总捕,并不是侥幸的。” 

白夫人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的另一半儿来意,确是为那宗稀世至宝,那两个狗男女,

一个假装瘫子,一个不惜挑情色相,劫了那个纨挎子弟所有,我以为那东西落在了他两个手

里,我也看不惯他两个那种卑鄙无耻的手法,所以我杀了他们,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弄错了,

那东西并不在那纨挎子弟手里……” 

顿了顿道:“但是我知道那东西在谁手里,可是我奇怪,那一个人怎会有这么—样稀世

至宝,你这么一说,我只怕我要的东西,在你护送的那个人手里……” 

任先生道:“红姑娘,那东西在谁手里?” 

白夫人抬手往后指了指,任先生神情一震,道:“我要代她向红姑娘求个情……” 

白夫人美目一睁,道:“怎么,真是她?” 

任先生道:“红姑娘,她是个让人敬佩的孝女,那东西对她十分重要,关系着她跟她父

亲两条的性命。” 

白夫人“哦”地—声道:“这么严重?” 

任先生道:“我并没有夸张,没那东西她不能救她的父亲,不能救她的父亲她便不愿活

下去……” 

白夫人道:“阁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任先生沉默了一下道:“我只说一句红姑娘也就明白了,她父亲是吕晚村先生的学生。”

白夫人脸色一变,惊呼一声,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任先生道:“还请红姑娘代为守口。” 

白夫人定了定神道:“这个你放心,我辈敬重的是忠臣孝子,敬重的是仁人义士。” 

任先生道:“谢谢红姑娘。” 

白夫人眉稍儿一扬,道:“‘大漠龙’为个义字,能不远千里,不辞艰辛,不避风险护

送了一个孝女,红娘子岂能为一己之私劫夺这样宝物,冲着你,东西我不要了……” 

任先生抱拳道:“红姑娘,傅天豪感激。” 

白夫人美目一转,道:“慢着,我有个条件。” 

任先生道:“红姑娘有什么条件,只管说就是。” 

白夫人道:“我也是要到京里去,到了京里之后,我下帖请你,你一定要到我那儿聚聚,

吃顿饭,喝我一杯酒。” 

任先生道:“这个……” 

白夫人道:“怎么,不肯赏脸吗?” 

任先生道:“不,只要红姑娘一召唤,我马上到就是。” 

白夫人美目异彩一闪,道:“丈夫一言。” 

任先生道:“红姑娘放心,傅天豪向来说一句是一句。” 

白夫人笑了,道:“那就行了,我原知道你阁下是个一言如九鼎似的人物,对了,不远

千里,不辞艰苦,不避风险的护送着她,她知道吗?” 

任先生摇头说道:“她不知道,无须让她知道。” 

白夫人拇指一扬,道:“大英雄,大豪杰本色,不愧是名满江湖的‘大漠龙’……” 

倏然一笑道:“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赵匡胤千里送京娘,有几分相似是不?”

任先生窘迫一笑道:“红姑娘说笑了,我一个江湖武士,那敢上比宋太祖。” 

白夫人瞟了他一眼道:“留神啊,她是个美人,你是个英雄,挨得太近是会……” 

那个“会”字拖得长长的,却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任先生笑笑说道:“红姑娘竟这么会取笑人。” 

白夫人道:“我说的可是实话,世上那个女儿家不为‘大漠龙’着迷的,我不说过吗?

姑娘家茶不思来饭不想,一心只念‘大漠龙’,只差没害相思病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就拿我来说吧,我也一样……” 

任先生道:“红姑娘怎么……” 

白夫人摇摇头,含笑说道:“我说的是实话,我当然也是个女儿家,可是我这女儿家在

江湖上混惯了,不会像一般女儿家那么忸怩作态,我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可惜我们

相见太晚……” 

任先生呆了一呆,口齿启动了一下,慾言又止。 

白夫人却道:“你真以为我是谁的遗孀,是不是?你弄错了,我还是个姑娘家,我所以

自称寡妇戴着孝,其用意跟你自称是个读书人一样。” 

任先生道:“那么……” 

迟疑了一下,又住口不言。 

白夫人道:“那么我何来相见太迟之语是不是,告诉你吧,我以前认识个人,他人如何,

也差不了你多少,我已经把终身托付给他了,明白了吗?” 

任先生脸上掠过一丝异样神情,道:“噢,原来如此!” 

白夫人笑笑说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交个朋友总可以,有夫之妇也不是不能有个须眉

知己,是吗?他不是世俗中人,他也会乐意交你这个朋友的。” 

任先生道:“谢谢二位看重。” 

白夫人摇头说道:“别说二位,听起来让人别扭,现在我只一个人儿,到了京里后我才

算是他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