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章

作者:独孤红

霍天行点点头道:“兵贵神速,谭北斗心眼儿多,别让他悟出来脚底下抹油溜了,傅大侠以

为怎么样?” 

傅天豪含笑说道:“霍大侠挂帅,说什么我是听什么!” 

霍天行微一点头道:“好!我挂帅就挂帅吧!咱们现在就走,天亮前后就可以赶到了,

走!” 

一声“走”,几个人齐展身法,转眼工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口 口 口 

“门头沟”是个产煤的地方,“北平”冬天屋里一定要燃炉取暖,老规矩是农历十月初

一生炉子,二月初二撤炉子,十月初一前几天炉子就装好了,从“门头沟”用骆驼驮来的

“红煤”、“明煤”也早就堆满了“煤屋子”。听那赶骆驼的老头儿说,他是从“门头沟”

来,路上经过一个地方,那地方全是红土红泥,这意思也就是说用不着真到“门头沟”,那

地方是在“门头沟”过来的某个地方。 

果然!几个人还没到“门头沟”就看见了,这时候天已微亮,老远就可以看见一片红土,

那地方在“永定河”边,右边是“三家店”,左边是“大谷”,离“门头沟”没多远。 

几个人在半里外便停了身,站在远处先打量形势。 

那片地方没多大,可是成狭长的一块,斜斜地右边伸进了“万寿山”与“香山”两山之

间的一片谷地里。 

(此‘万寿山’非指‘景山’,景山原叫‘煤山’,又名‘寿山’。) 

露在半头的这一截平坦、空荡,什么都没有,这一头一直延伸到“水定河”边。 

看了一阵之后,霍天行皱了眉,道:“傅大侠请看,这一大片红土地左边紧挨‘永定

河’,右边一直伸到‘万寿山’跟‘香山’之间,横拦看来往京城跟‘门头沟’的这条路,

也就是说从‘门头沟’那边往京里去,势必得经过这片红土地不可!要照这么看,谭北斗师

徒并不一定就在这片红土地上。” 

傅天豪点点头道:“霍大侠话是不错,可是以我看谭北斗师徒落脚在这片红土地上的可

能比较大。” 

霍天行道:“何以见得?” 

傅天豪道:“霍老!从‘门头沟’到京里去这条路,不近吧!” 

霍天行点点头道:“是不近!” 

傅天豪道:“从‘门头沟’到京里去,恐怕很少有人靠着两条腿走的,尤其是在带着个

人的情形下,您说是不是?” 

霍天行又一点头道:“不错!确是这样,带着人走这么远的路那有多累,也太显眼!”

“这就是了。”傅天豪道:“既然带着个人从‘门头沟’往京里去,非得坐车子不可,

脚底下怎么会沾红土?” 

霍天行一怔道:“不错!” 

傅天豪接着说道:“再说咱们看见的这一段地上干燥,有土没泥,咱们一路从京里行来,

也没见着那个地方有水有泥,这两天也没下雨,那人脚下怎么会沾红泥,再说这一段平坦空

荡也没有一个可以藏身之处,‘万寿山’跟‘香山’两山之间的那片谷地里,定然不会有水,

有水的地方才可能有泥,以我看八成儿他师徒躲在那片谷地里!” 

霍天行灰眉耸动,直点头。 

“嗯!有道理,有道理,走!咱们这就进那片谷地里瞧瞧去!” 

说着!他迈步就要走! 

傅天豪伸手一拦,道:“慢着!霍老!咱们不能这样过去,谷口一带不知道有没有可资

掩蔽的地方,谭北斗师徒要是躲在那片谷地里,以谭北斗的心智与经验,他一定会找一个视

野宽阔的地方藏身,再不他也会在谷口设有暗桩,咱们一近谷口非被他发现不可,谭北斗他

本是惊弓之鸟,也明知不是咱们的对手,否则他不会远远地躲到这儿来,如今咱们人多他人

少,众寡悬殊他更不敢跟咱们照面,万一他发现咱们之后往山里一撤,这一带往右是‘妙峰

山’,往左是‘太行山’,山区都够辽阔的,咱们上哪儿找他去?” 

霍天行呆了一呆道:“您说的是,我怎么也跟老五一样,鲁莽起来了,那么以您看,咱

们该怎么过去?” 

傅天豪道:“以我看咱们九个人不如分成两拨,一拨由谷口进去!一拨由‘万寿山’后

抄过去,这样两下一堵……” 

韩奎“哈!”地一声笑道:“妙啊!瓮中捉憋!” 

傅天豪点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谷地两边高而陡,两头一堵,不愁他师徒能飞上

天去!” 

霍天行摇头笑道:“看来我该把这颗帅印拱手让贤了,傅大侠!您看咱们的人手该怎么

分配?” 

傅天豪道:“您带白三侠、骆四侠、樊老跟大虎二虎从‘万寿山’后抄过去,我跟韩五

侠、司徒十侠从正面进谷口……” 

霍天行一点头道:“好!就这么办!老三、老四、子空、咱们走!” 

他一挥手,又要走! 

傅天豪伸手又一拦道:“慢着!霍大侠,我话还没说完呢。” 

霍天行摇点笑道:“今儿个我这是怎么了,老这么急,您还有什么交待?” 

傅天豪道:“您请打量一下,从这儿绕过‘万寿山’到谷地的那一点,需要多大工夫?”

霍天行投过目光打量了一阵道:“一盏茶工夫足够了。” 

傅天豪点点头道:“好!那么一盏茶工夫之后我们再动身,您几位到了那边之后请找个

视野良好,可以看见这一边的地方暂时掩蔽身形别露面,等我们从这头进去之后招呼您几位

的时候再现身,行了,您几位这就请吧!” 

霍天行一抱拳道:“末将等得令!” 

带着白不群等腾身飞掠而去! 

傅天豪等站在原地没动,眼望着霍天行等飞奔腾跃没多大工夫便已先后隐入了“万寿山”

下那一片林木之中。 

韩奎永远是性子急,这时已忍不住道:“傅大侠!咱们……” 

傅天豪道:“五侠请耐着性子等等,去早了不但没用,而且有害无益,一定得等他们几

位绕过‘万寿山’到了那一边,截断了谭北斗师徒的退路之后,咱们才能过去!” 

韩奎抬手抓了抓头,没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傅天豪才说了一声“走!”当先腾身扑了过去! 

这时候天已大亮,远山近树看得清清楚楚,三个人身法快速,没多大工夫便已驰抵谷口!

傅天豪伸手往后一拦,刹住扑势停了下来,然后贴身在谷口山壁上,缓缓探过头往里望

去! 

他什么也没看见,谷势是弯的,弯曲处到谷口这一段只有十来丈,两旁边都是树,谷里

空荡寂静,一点动静也投有。 

只听韩奎在身后低声问道:“傅大侠!看见什么了么?” 

傅天豪微一摇头道:“没有,咱们进去!” 

他闪身当先进了各口。 

三个人一前二后,两个起落便到了弯曲处,忽听一阵急促步履声从那一边传了过来。 

傅天豪一打手势,他窜向了左边林木中,司徒逸跟韩奎则躲进了右边林木中。 

随听一阵话声传了过来:“哼!偏是总座揪心,这地方离京城那么远,谁会想到咱们在

这儿,既然揪心就走嘛,却还不走,非等着看热闹不可!” 

话声粗粗的,傅天豪一听就知道是“四残”里各缺了一条胳膊那兄弟俩里的一个。 

没错!谭北斗师徒确在这儿,傅天豪心里一阵惊喜猛跳。 

另一个话声传了过来,比刚才那话声近了很多。 

“管他呢?反正咱们是跟总座,总座让咱们怎么干咱们怎么干就是了,其实总座小心是

对的,眼前咱们这几个人伤的伤,残的残,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了,万一要让人家找到这儿来,

那岂不是只有任人摆布么?” 

是缺陷膊兄弟俩中的另一个。 

先前那个道:“怎么你也……你说,他们怎么可能找到这儿来。” 

后一个道:“我不知道,反正总座既然这么说,总是有他这么说的道理,咱们跟总座这

么多年了,除了车队那回事之外,总座几曾办差过事?” 

说话间人,拐了过来,两个,黑黑壮壮的,可不正是“四残”中缺胳膊那兄弟俩! 

韩奎的确永远是急性子,独臂兄弟俩刚拐过来他已当先从右边林木中扑了出来,司徒逸

紧跟在他后头,显然司徒逸是不得不跟出来。 

事实上确是这样,韩奎这一扑出来,傅天豪也不能不出来。 

三个人动作都够快的,而且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抬手投足之间已制住了那俩兄弟。

韩奎一只毛茸茸的大巴掌紧扣在右边一个左肩上,道:“谭北斗他再精再滑也逃不出我

们的手掌心去,说话,他师徒几个在哪儿?” 

兄弟俩都挺硬的,没—个吭气儿! 

韩奎浓眉一掀,五指就要用力。 

傅天豪伸手,一拦道:“五侠!不用问了,反正是出不了这片各地!” 

他一指落下,闭了左边那一个的穴道。 

韩奎冷哼一声道:“便宜你们俩了。” 

他手往下一落,右边那一个也躺下了,三个人把兄弟俩往旁边林木里一藏,又往里扑去!

这片谷地的弯曲相当大,那一段却是很短,不过七八丈长,三个人刚拐过弯便看见了,

“万寿山”跟“香山”都不算小,当然这片各地也相当长,拐过弯往那边看,从拐弯处到那

一边谷口足有近百丈长短。 

在中间四五十丈处,盖着一座简单的茅舍,一看就知道是新盖的,茅舍前站着个人,正

是那罗广信。 

谭北斗找的这个地方相当好,除非找他的人想到两头堵他,否则从任何一头进来,他都

有充裕的时间从任一头逃跑。 

他三个刚拐过弯罗广信便看见了,当然!他做梦也没想到傅天豪跟“燕云十三侠”会找

到这儿来,怔了一怔之后他闪身扑进茅舍。 

韩奎一急就要扑过去。 

傅天豪伸手一拦道:“别急,五侠!这回他们跑不了的!” 

说话间茅舍里一连窜出了好几个人,那是罗广信、韩杰、谭北斗、却没见瞎瘸子,韩杰

一手还扶着伤了眼的郝玉春。 

几个人一出茅舍便往那头跑。 

傅天豪扬声说道:“谭北斗,来不及了,你走不了了!” 

话声方落,人影连闪,霍天行等已从那一头成“一字”地进了谷,刹时,谭北斗几个不

跑了! 

韩奎哈哈大笑道:“姓谭的,这一下你成了瓮里的鳖了,缩起脑袋爬下吧!” 

那方面谭北斗的三徒弟一声大喝:“老爷子!咱们拼。” 

两边的人都看见了,谭北斗脸色泛白,伸手拦住了他。 

两边九个人往里逼近,没多大工夫已到了茅舍附近把谭北斗师徒四个堵在了中间! 

霍天行目光转动,看了茅舍一眼道:“谭大人,这座茅舍是你师徒盖的么?不错啊!你

师徒可以改行做泥水匠了!” 

谭北斗淡然说道:“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霍天行道:“是谁把沈姑娘送上‘董记’铁匠铺那辆车的?” 

谭北斗道:“我自己,怎么?” 

霍天行道:“那么你该怪你自己不小心,在车里留下了一小片红泥。” 

谭北斗脸色一变道:“果然让我不幸料中……” 

霍天行道:“谭北斗,我不能不承认你是个极为老谋深算,慎微细密的人,心智高,经

验也足,可惜,这一回你比我们迟了一步!” 

谭北斗苦笑一声道:“一步之差,全盘俱墨,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恨只恨我不

能亲眼看着傅天豪跟鹰王两败俱伤。” 

韩奎大叫说道:“姓谭的!我要看看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他要扑过去。 

傅天豪横剑拦住了他,缓缓说道:“谭北斗!何老爹一家四口是你杀的吧?” 

谭北斗一点头道:“不错!” 

傅天豪道:“谁下的手?” 

谭北斗道:“我们几个都有份。” 

傅天豪道:“谭北斗,何家是种田人家,凭劳力、靠双手、安份守己……” 

谭北斗冷笑一声道:“安份守己的良民也不会窝藏叛逆了。” 

霍天行等勃然色变,韩奎头一个忍不住,可是傅天豪横剑拦着他他不便动,只气得跺脚

直骂。 

谭北斗却是充耳不闻,看也没看他一眼。 

傅天豪道:“谭北斗,何老爹父子男人家或许会反抗,可是妇人跟婴儿何辜?” 

谭北斗淡然说道:“我总不能让她告诉你是谁带走了沈书玉跟凤妞儿是不?” 

傅天豪道:“我现在还是知道了。” 

谭北斗道:“但却迟了,你要是知道得早,我就没办法为你跟鹰王安排这一场无可避免

的龙争虎斗了!” 

傅天豪道:“谭北斗,我不惜跟鹰王一战。” 

谭北斗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