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一章

作者:独孤红

霍天行摇了摇头道:“别忙下去,先看准了地儿再说。” 

司徒逸道:“大哥!咱们不一定非惹善铭不可!” 

白不群恨恨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只好惹他一惹了。” 

只见左边长廊上有人走动,几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老妈子带着两个年轻丫头,

那两个丫头一边走还一边吃吃格格地在笑。 忽听一名护卫喝道:“是谁这么不懂规矩,不

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那老妈子忙冲着院子里那名护卫道:“她们俩都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多包涵。” 

那名护卫冷然说道:“大人今儿晚上有客人,要是让大人听见责怪下来谁担当,还不快

走!” 

那老妈子应了一声,带着两个年轻丫头匆匆忙忙走了。 

白不群冷冷一笑道:“听见了么?大哥!善铭是个老光棍,以前不用丫头,现在居然有

了丫头了,八成儿是为她找的。” 

司徒逸道:“这还用说,当了官儿太太了,能没有丫头侍候?” 

霍天行没说话,似乎在想什么。 

霍道:“大哥!您在想什么?” 

霍天行道:“我在想今儿晚上善铭这儿来了哪一位客人。” 

韩奎道:“管他是谁呢……” 

只听院子里响起了一声沉喝:“备车。” 

白不群忙道:“客人要走了!” 

霍天行道:“不是普通的客人,要是普通的客人不会让进后院来!” 

说话间正对面一条长廊上灯光猛地一亮,那是一间屋的两扇门开了,里头灯光外泻。 

有灯光照着,几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善铭一身便服,身旁站个少妇打扮的年轻女子,上

身是件高领阔袖,天青色的小褂儿,下身是件八幅裙,浓妆艳抹,明艳照人! 

他们俩是在送客,客人是一男一女,看样子像夫妇,男的是个老头儿,女的也挺年轻。

主客一出来,院子里的护卫立即停步躬下身去! 

善铭跟那少妇则赔着客人顺着长廊往外行去,一路还谈笑着,声音不大,听不清楚说的

是什么,只见那少妇拉着那位女客有说有笑的,看样子挺亲热的。 

白不群两眼一睁道:“大哥!那不是她么?” 

霍天行一只灰眉高耸着,怒意满面,威态懔人:“我没说不是。” 

韩奎须发微张,忿忿道:“好啊!她真成了官儿太太了。” 

骆家英道:“这有什么稀率的,要不她住在善铭这儿算什么?” 

司徒逸冷笑一声道:“官儿太太?你们可真抬举她了,她要是真能当上‘九门提督’的

夫人,我还要夸她一声呢,可惜不是那么档子事。” 

“够了。”霍天行道:“不管怎么说,她曾经是咱们的晚辈,她味良心,丧天良是一回

事,咱们嘴上不能太刻薄!” 

旋即韩奎开了口:“大哥!咱们看见她了,想法子下去吧!” 

霍天行道:“不急!等她进来再说。” 

不过一会儿,善铭跟那美艳少妇回来了,这当儿那美艳少妇搂着善铭一只胳膊,粉颊不

住往善铭肩上亲,善铭也不时伸手拧拧她的粉颊。 

韩奎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 

白不群道:“大哥!章小凤可是把咱们的脸都丢光了!” 

霍天行淡然说道:“她已经不是咱们门里的人了,丢不了咱们的脸!” 

说话间善铭跟那美艳少妇突然分开了,善铭拍了拍她的香肩,轻轻推了她一把,她顺着

长廊往后来了,善铭则拐弯儿又去了刚才送客出来那间屋。 

白不群道:“行了,她往后来了。” 

骆家英道:“看准了她到哪儿去!” 

霍天行没说话,两眼之中威棱闪射,直望着那美艳少妇! 

没多大工夫,那美艳少妇走完了长廊,又走过一条青石小径,进入了一座精雅小楼,门

口那个老妈子跟那两个丫头接凤凰般把她迎了进去!转眼工夫之间,楼头纱窗上现出了人影。

白不群道:“走!咱们过去!” 

霍天行伸手拦住了他,道:“老三!等会儿!” 

他把脸转向一旁。 

白不群等一看,马上也把脸转向了一旁。 

纱窗上人影四个,老妈子跟两个丫头侍候着美艳少妇在换衣裳,惹得那站在几处暗隅里

的“便衣”直往上看。 

过了一会儿之后,霍天行把脸转了过来,目光一凝,望着那小楼顶上道:“你们看见了

么,楼后有棵树,枝叶遮住了大半个瓦面,咱们就由树上过去,小心点儿,别弄出声响来,

老三先走,一个一个来!” 

白不群答应一声,提一口气身子平飞射了出去,别看他身材有点胖,动起来可真俐落,

只见他在枝叶间往小楼掠进,奇快无比,而且不碰一片树叶。 

把兄弟几个一个一个地掠了过去,霍天行走在最后,到了小楼后上方,霍天行低低说道:

“她深得你们二哥真传,耳目不差,在没见着她之前千万别让她发觉,要不然咱们就得把事

情闹大了,老五、老十跟子空留在外头准备接应,老三、老四跟我进去!” 

说完了话,他身子往下一翻一飘,人已到了小楼朱栏内。 

白不群、骆家英跟着翻了下来,三个大男人落在这座小楼上,居然能点尘不惊,轻得跟

四两棉花似的。 

只听楼里响起个娇慵话声:“这儿没你们的事儿了,你们下去吧!叫厨房给我炖碗银耳

来!” 

随听楼梯一阵登登响,想必那老妈于带着两个使唤丫头下楼去了! 

霍天行轻轻推开了一扇窗户,往里一看,里头黑黑的,摆着桌椅,像个小客厅,他身子

一缩便当先翻了进去! 

三个人进了这间小客厅,隔墙传来一声呵欠声,心知那美艳少妇的香闺就在隔壁。 

左边墙上有两扇门虚掩着,微透一线灯光,似乎通往美艳少妇的香闺。 

霍天行一步跨过去伸手轻轻一推,门缝大了些,从门缝里往里看,里头又一间,像个小

书房,相当精雅,书房后又一扇门儿垂着帘儿,里头有灯光! 

霍天行又把门推开些一步跨了进去! 

三个人到了垂着帘儿的那扇门前,只听里头一阵阵的息索响,不知道那美艳少妇在干什

么? 

霍天行挨近些从帘缝儿往里看去,他看见了,美艳少妇坐在窗下妆台前在梳头,一头乌

油油的青丝披在香肩上,两条手臂嫩藕也似的。 

梳妆台在门里右边,美艳少妇右半身冲门这个方向,她看不见门。 

霍天行没再犹豫,掀帘跨了进去,一步便到了那美艳少妇身后。 

美艳少妇马上从铜镜里看见了霍天行、白不群跟骆家英,一怔之后,脸色大变,梳子掉

了下来,张嘴就要叫。 

霍天行一指点了出去! 

她嘴张开了,但没能叫出发。 

霍天行冷冷说道:“小凤,还认识我们三个吧!” 

美艳少妇抓起粉盒就要往纱窗上扔。 

霍天行冷哼一声,一掌拍在她右肩上,粉盒掉在了梳妆台上,粉都洒了。 

霍天行道:“小凤!事到如今你还不死心?” 

美艳少妇张了几张嘴,只是说不出话来。 

霍天行道:“有什么话出去再说吧!” 

又一指点了出去!美艳少妇身子一软爬在了梳妆台上! 

口 口 口 

霍天行道:“抬着她走吧!” 

白不群道:“我一个人来吧。” 

上前一步伸双手托起了美艳少妇,转身往外行去。 

三个人到了外头的小书房,霍天行忽然说道:“你们俩先走,在外头等我。” 

书桌上有现成的文房四宝,他走过去抽出一张书笺振笔疾书,转眼间写好一封信放在了

桌上! 

白不群道:“留给善铭的!” 

霍天行点头道:“我晓以利害,告诉他咱们带走章小凤对他并没有损失,叫他最好不要

为自己惹麻烦,走吧!” 

三个人到了进来那处窗口前,先把章小凤递了出去,然后三个人一个一个地出了小楼!

从哪儿来从哪儿走,一行六人带着章小凤,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了“九门提督府”到了车

马停放处,一问之下这半天居然没人发现这辆马车。 

白不群把章小凤往马车里一放,他跟骆家英又上了车辕,等到霍天行等上了车,白不群

抽缰挥起了一鞭。 

口 口 口 

马车驰到了“二闸”老地方,这地方埋着章民山跟乐清。 

停妥了马车,都下了车,入目那两堆黄土,一个个的神情马上就凝重了起来。 

霍天行望着抱着章小凤的韩奎道:“放下她,拍开她的穴道。” 

韩奎应声走前两步把章小凤放在了地上,一掌拍了下去。 

章小凤醒过来,她一醒马上就翻身跳了起来,抬眼四下一看,立即脸色如土,身子泛起

了颤抖,望着霍天行叫了一声: 

“大爷!” 

霍天行淡然说道:“不敢当,霍天行。” 

章小凤失色香chún抖动,还待再说。 

霍天行哪里又开了口:“你可还记得这个地方?” 

章小凤没说话。 

韩奎沉声喝道:“说话!” 

章小凤忙点头说道:“记得!” 

她话声抖得厉害。 

霍天行抬手一指那两堆黄土,道:“你可知道这两堆土里的是什么人?” 

章小凤转眼看了看那两堆黄土,又看子看眼前几个人,她马上明白了,可是她不敢说,

她道:“我……我不知道……” 

韩奎厉声说道:“你还敢……” 

霍天行抬手拦住了他,缓缓说道:“不要紧,我告诉她……” 

他把乐清中火器身死,章民山悲痛羞愤自绝的经过,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章小凤低着头听,越听她的身子抖得越厉害,等到霍天行把话说完,她人已经跪倒在了

地上:“大爷……小凤知罪,小凤该死……” 

霍天行道:“你现在知罪已经迟了,别的话我不愿意再多说了,你聪明伶俐,应该也用

不着我再多说什么,毕竟我们抚养调教了你一场,你自己动手吧!” 

他手一扬,一把匕首插在了章小凤面前。 

章小凤尖叫一声往后挪了挪,悲声说道:“大爷!您就不能给小凤个改过的机会……”

霍天行微一摇头道:“背叛师门,出卖长辈,你等于是亲手杀害了你的长辈,你犯的过

错无可饶恕,我要是饶了你,我无以对你干爹跟你十三叔。” 

章小凤还待再说。 

霍天行已然又道:“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就是你干爹跟你几个

叔叔犯了这种过错,我也不会轻饶他们!” 

章小凤突然扑地哭了起来,越哭声音越大,越哭声音越大,渐渐的那哭声成了呼天抢地

的悲号! 

夜静时分,能传出老远。 

白不群眉锋一皱,道:“大哥!这样可是会惊动远近……” 

司徒逸冷笑一声道:“只怕她是存心想惊动人!” 

韩奎道:“大哥!不能让她再这样号了。” 

霍天行灰眉轩动了一下,叫道:“小凤……” 

章小凤突然悲叫说道:“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好命苦啊,我要是有生身的爹娘,他们

再也不会这样对待我……” 

骆家英两眼一睁,厉声说道:“小凤,你可要摸着良心说话,你干爹什么时候亏待遇你,

我们那一个不疼你不爱你,大虎、二虎也没你这么得宠,就是你亲生的爹娘也不会对你这么

好!” 

韩奎道:“四哥!你还跟她罗嗦什么?她的心早就让狗吃了……” 

转眼望向霍天行道:“大哥!到了这时候我可不能再让她哭来狗腿子害咱们一回,她要

是再不动手,我可要动手了?” 

霍天行灰眉一耸,望着章小凤沉声说道:“小凤!你五叔的话你听见了,毕竟我们抚养

调教你一场,我们不愿意动手, 

所以我给你这么一个机会……” 

“我不要!”章小凤突然扬起了头,眼都哭红了,她嘶声叫道:“你们看着办吧!” 

她抬手抓着小褂儿一扯,衣裳破了,雪白的酥胸露了出来! 

霍天行等万没想到她会这样,一怔之后忙把脸转向一旁。 

章小凤抬手又是几把,上身、下身全让她扯烂了,身上只剩了一点点衣裳,这时候她不

哭了,香chún边泛起了一丝得意而狠毒的笑意,她接着说道:“你们谁愿意杀我就过来吧?拣

我的要害下手,心口、肚子,哪儿都行,来呀!怎么连看都没人敢看哪?” 

说着话,她伸手抓起那把匕首从地上站了起来,脚下移动往林外边去! 

白不群颤声叫了一声:“大哥!” 

霍天行闭着眼,须发皆颤,没动,也没说话。 

章小凤退得很快,就这一句话工夫,她已退到了丈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