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三章

作者:独孤红

凌红道:“我不信,我想试试。” 

胜奎道:“红姐!你拦不住我的。” 

这时候傅天豪已到了山路上,在往下走了,胜奎横跨一步就要绕过凌红迫过去! 

凌红也跟着横跨一步拦住了他,道:“胜奎!他都能放手。你为什么不能?” 

胜奎道:“我跟他不同,是我拿他,不是他拿我,没若我跟他易地而处,我也会放手,

他绝不会放手。” 

凌红道:“胜奎!国法不外人情。” 

胜奎沉声道:“我不能再循私,我已一错,不能再错。” 

凌红道:“那么!我也算是个叛逆,你为什么舍近求远,厚此薄彼?” 

胜奎正色道:“那是因为我分得清主从,辨得明轻重。” 

他又横跨一步,凌红跟着也跨一步仍挡在他面前。 

胜奎扬了眉道:“你要再拦我我可要……”凌红突然往一旁闪去,翻腕亮出—把匕首,

把那尖锐的锋又抵在自己心窝上,道:“我没想到你竟是这么个冷酷无情的人,我不拦你,

你只管追他去吧,可是话我要说在前头,你要敢迈一步,我就死在这‘玉泉山’顶。” 

胜奎脸色陡然一变道:“你为什么这么护他?” 

凌红道:“并不见得我就是护他!” 

胜奎吸了一口气道:“总不能说你这是护我?” 

凌红道:“你们两个都是我的须眉知己,我不愿意你们两个之中任何一个躺在另一个脚

下,胜奎!你要稍微明白点,当知我是如何的为难……” 

胜奎道:“可是你也该体谅我的苦衷。” 

凌红道:“你有苦哀.我不得已,这就要看咱们两个人谁能让谁一点儿了!” 

胜奎道:“除开这件事,任何事我可以对你百依百顺。” 

凌红道:“不,我也只要这一样,只要你能让他走,我马上跟你回去!” 

胜奎脸色一变,倏然而笑,笑得好怪:“你为他的牺牲未免太大了,胜奎我要的是心不

是人。” 

迈步追了过去。 

凌红拿匕首的玉手猛往回一按,匕首的锋刃不见了,只见她手握着个匕首把子! 

阿善、阿琦心胆俱裂,大叫一声扑了过来,及及伸手扶住凌红叫道:“姑娘!您怎么

真……” 

凌红chún边泛起一丝苦笑,娇躯为之一晃。 

这时候胜奎也被阿善、阿琦的惊叫叫回了头,转身一看,脸色大变,一闪身扑了过来,

伸双手抓住了凌红,急急叫道:“红姐!你,你怎么真……” 

凌红望着他道:“怎么!难道你以为我是跟你斗着玩儿的?” 

胜奎颤声叫道:“红姐!红姐!你……” 

抬手出指,闭了凌红心口,四处穴道。 

凌红微一摇头道:“来不及了,胜奎!” 

胜奎急得眼都红了,一跺脚道:“红姐!你,你为什么这么护他,到底为什么?” 

“胜奎!”凌红道:“到现在你还以为我护的只是他么,胜奎!你真是个明白人!你真

是个明白人啊!” 

胜奎叫道:“难道你离开我不是为了他?” 

凌红美目一睁道:“胜奎!你是怎么想的,你怎么真有这种念头,我会是那种人么,我

要是那种人,还会千里迢迢跑来京里找你么?” 

胜奎道:“可是谭北斗告诉我你在车队里跟他有了……有了……” 

凌红叫道:“谭北斗?他告诉你我在车队里跟他有了什么?有了私?胜奎!你真好,你

居然会信谭北斗的,胜奎!你,你……” 

她突然挣脱了阿善的扶持,抓住左手衣袖一扯,“嘶!”地一声一只衣袖硬被她扯了下

来,嫩藕般一只粉臂,近肩处有一颗鲜红的痣,她指着那颗痣道:“胜奎!你可知道这是什

么痣?” 

胜奎脸色大变,颤声叫道:“守宫砂!” 

凌红道:“这是我初入江湖时,我娘亲手给我点的,胜奎……” 

胜奎突然跪了下去,低着头悲声叫道:“红姐!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明白了,我该

死,我该死,谭北斗他自己无力对付傅天豪……” 

凌红道:“那是另一回事,我在车队里为救沈姑娘也得罪过他,两件事互有关连,他恨

透了我跟傅天豪,可是他正面斗不过我跟傅天豪,所以在你那儿中伤我,另一方面也挑起了

你跟傅天豪之间的拼斗,现在你明白了么?” 

胜奎一拳捶在地上,地上硬让他捶了个坑儿:“好大胆的东西,他不过小小一个直隶总

捕,竟敢跟我……我非杀他不可。” 

“胜奎!”凌红道:“你所以非杀傅天豪不可,就是为了这么?” 

胜奎道:“红姐!我该死,我卑鄙,我……” 

凌红道:“现在用不着再说这些了,我只问你一句,你还拿不拿傅天豪了?” 

胜奎悲笑了一声!道:“红姐!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 

凌红倏然一笑道:“这么看来,你还是有私心。” 

胜奎道:“正如红姐所说,国法不外人情,谁能没有一点私心!” 

凌红chún边泛起一丝笑意,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了,我也可以走得放心了!” 

胜奎两眼猛睁,抬手又抓住了凌红一双胳膊,叫道:“红姐!不!你不能走……” 

凌红道:“胜奎!你这不是傻话了么?你能留得住我……” 

“我能!”胜奎叫道:“我不惜一切。” 

“别傻了,胜奎!”凌红道:“我也不愿意走!可是由不得我,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死在

你的眼前,我心满意足了!” 

她身躯忽然泛起了一阵颤抖。 

胜奎一惊站起,叫道:“红姐……” 

凌红看了看他道:“傻胜奎!临走之前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对傅天豪,我虽然曾经动心,

可是我没有忘记你在他之先,所以我仍然到京里来找你来了,别怪我,傅天豪跟你一样,没

有—个女儿家见着会不动心……” 

胜奎道:“红姐……” 

凌红道:“听我说,胜奎,我来自江湖,我走之后希望你还能把我送回江湖去……” 

胜奎两眼忽现异采,道:“红姐,你能不能不回江湖去?” 

凌红讶然说道:“我能不能不回江湖去?你这话什么意思?” 

胜奎道:“胜家祖茔……” 

“慢着!”凌红道:“你是打算要我?” 

胜奎道:“我始终就没有不要红姐过。” 

凌红突然笑了:“胜奎!你忘了,你我立场可不一样?” 

胜奎道:“红姐!以后还分立场么,你看,我不也让他走了么?” 

凌红道:“话是不错,可是傻胜奎,我是个马上就要死的人了,谁这么傻娶个尸首回

去!” 

胜奎道:“我就这么傻。” 

凌红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答应……” 

胜奎道:“红姐!你何忍?” 

凌红道:“眼看就要走了,我不能再害你……” 

胜奎道:“红姐!你这不是害我,是救我!” 

凌红道:“救你?” 

胜奎道:“红姐!你要是不答应,我会悔恨一辈子的。” 

凌红道:“胜奎!你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净说傻话?” 

胜奎脸色一整,肃然况道:“红姐!我这是当着天说话……” 

凌红截口道:“不管你当着谁说话,我不能……” 

胜奎突然流了泪,道:“红姐!你忍心让我悔恨一辈子,红姐要是不答应,我什么都不

顾了,我这就抢在红姐前头走。” 

凌红忽然一阵急喘,过了一会儿才道:“胜奎!你可真会磨人,好吧!就算我心软

了……” 

胜奎一阵激动,伸手抓住了凌红,道:“红姐!我感激……” 

“别忙!胜奎!”凌红道:“我有个条件,除非你先答应我这个条件……” 

胜奎及眉一扬道:“红姐!你放心,我不会再找傅天豪了。” 

凌红道:“傻胜奎!现在淡的是咱们俩之间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胜奎道:“那……红姐的条件是……” 

凌红道:“你得答应我,过了一年半载之后你再娶—房。” 

胜奎一怔道:“红姐这是什么意思?” 

凌红道:“你这个王爵是世袭的,别让我耽误了你胜家的香烟,要不然我在九泉之下也

不会心安心的。” 

胜奎道:“红姐为我想得太周到了,我都不担心,红姐又担心什么?” 

凌红道:“别谁担心准不担心,你要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也不会点头。” 

胜奎道:“红姐!你……” 

凌红忽然又是一阵急喘,道:“胜奎!时候不多了,你可得当机立断,别耽误了。” 

胜奎一急,当即心一横,点头说道:“好吧!红姐!我答应……” 

凌红道:“可不能说说就算啊,胜奎!可千万别让我泉下难安啊!” 

胜奎咬牙说道:“红姐放心,我向来是说一句算一句。” 

凌红笑了,把手递给了胜奎!她手冰凉,握之令人心碎:“行了,胜奎!凌红是你的人

了!” 

胜奎抓住了她的手,她眼闭上了,一颗乌云螓首也垂下来了。 

阿善、阿琦放声大哭。 

男人家不会轻易掉泪。 

像阿善阿琦这种男人更不会轻易掉泪。 

而如今,他们俩不但掉了泪,而且是放声大哭。 

胜奎没出声,可是他的泪不住的流。 

凌红听不见,也看不见。 

傅天豪也走远了,要不然他说什么也会折回来的。 

红娘子没了,红娘子就这么没了。 

想想当日在车队里的情景,简直就在眼前,那种情景是永远也不会再有了。 

“玉泉塔”的影子斜斜的照在地上,长长的。 

风一阵一阵的刮过,吹走了阿善跟阿琦的哭声,也吹飞了胜奎那伤心悲痛的泪水! 

“八里庄”在“北京城”西,是个不算大的小村庄,有几十户住家,大部份是种田的农

家。 

“八里庄”跟京城虽然近在咫尺,可是跟京城的繁华大不相同上泉城的繁华风似乎吹不

到这儿来,市尘的杂乱吵闹似乎也无法感染它,它看上去是那么淳朴,那么宁静。 

太阳下山了,“八里庄”炊烟四起,在田里劳累一天的庄稼汉荷锄踏上归途,成群的小

孩儿牵衣笑迎,摇看那满是泥巴的小手,望看那天真无邪的笑脸,一天的劳累刹时间飞上了

九霄云外。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安慰人的? 

还有什么比这情景更感人的? 

傅天豪看在眼里,心中感慨万千,尽管他是江湖上的第一人,可是这当儿他对这些日子

过得苦,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天到晚在劳累中的庄稼汉兴起了无限的羡慕,他简直不恨

不生在农家之感。 

他相信,任何人也会相信,这些个老少,永远闻不见血腥,永远不会有厮杀纷争,他们

有的只是淳朴、宁静、与世无争、守望相助、靠双手、凭劳力养活—家老小、知足而常乐。

他叱咤风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他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脸

上的表情也是奇异的。 

他站在庄口,是庄稼汉荷锄返家必经之路,也是孩子们牵衣笑迎父兄的地方,“大漠龙”

名满天下,威震江湖,而这当儿在这小小的“八里庄”口,他的存在却被漠视了,回来的也

好,接人的也好,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他站在那儿,即使是看他一眼,那也是短暂的一瞥。 

看着!想着!傅天豪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忽然响起个话声,一个无限甜美的话声:“你什么时候到的?” 

傅天豪一听就知道是谁,他没回身,道:“到了一会儿了!” 

诸亚男走到了他身边看了看他道:“既然来了还不进去找我们?等了你一天了,揪心死

了!” 

傅天豪带着歉意地看了她一眼道:“我只是在这儿看看。” 

诸亚男突然流了泪,头往下一低了 

傅天豪一急忙道:“亚男!别生气!我知道你几个等了我一天,揪心……” 

诸亚男仰起脸,摇摇头道:“我不是生气,我是高兴,只要你能平安的到‘八里庄’来

找我们,我就知足了,老天爷对我恩厚,我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原来是为这,傅天豪吁了—口气。 

诸亚男抬袖擦子擦脸上的泪迹,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感受,咱们离这种日子也不远

了,不是么?” 

傅天豪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听了诸亚男这句话,他有如释重负之感,他沉默了一下,

然后说道:“车子在庄里?” 

诸亚男点了点头。 

傅天豪道:“书玉醒过来了么?” 

诸亚男道:“还没有,你不是说等你到了之后再喂她吃葯的么?” 

傅天豪笑了笑道:“我忘了,走!进去吧!” 

两个人并肩往庄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