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四章

作者:独孤红

独臂人冷笑一声道:“那是痴人说梦,不妨告诉你,那位复仇使者防着这一点了,他没让我

知道秦婉贞主婢的所在,你就是杀了我,我也说不出什么来!” 

傅天豪道:“是这样么?” 

浊臂人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那就在你了。” 

傅天豪沉声道:“这像一笔交易,在这笔交易里,我赔的可能远比赚的成份大,只有傻

子才会冒这个大风险……” 

独臂人冷冷一笑道:“恐怕你只有做一回傻子了,这种事本来就是这样,要想赎票只有

乖乖听人的。” 

傅天豪道:“不能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么?” 

独臂人道:“我做不了主,没人强迫你非赎票不可,愿不愿赎那还在你,你自己打点吧,

我没那多工夫赔你闲扯了。” 

他转身要走,但忽又停步说道:“话我说在前头,别打跟踪我的主意,你的—举一动全

在人耳目之中,要是让那位复仇使者知道你打歪主意,一气之下撕了票,到那时候你可别怪

我!” 

说完了这句话,他迈开大步走了! 

傅天豪站在那儿没动,也没说话。 

口 口 口 

傅大豪进了屋,沈书玉已经醒了,她靠墙坐着,身子显得很虚弱,诸亚男坐在一边赔着

她! 

傅天豪一进来沈书玉眼圈儿马上红了,激动地叫了他一声:“天豪!” 

傅天豪怔了一怔道:“怎么!你已经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 

沈书玉勉强笑笑说道:“既渴又饿,混身发软,亚男妹妹已经招呼主人给我做吃的去

了!” 

傅天豪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都饿得慌,何况这么些日子没吃没喝,吃点儿

喝点儿之后也许就好了。” 

沈书玉深深地看了傅天豪一眼,含着无限柔情地道:“这些日子以来的事,亚男妹妹都

告诉我了,苦了你了!” 

诸亚男在一旁说道:“姐姐这是干嘛呀!又不是外人。” 

沈书玉眼圈儿忽又一红,泪珠儿成串地落了下来:“我难受只难受凤姐姐……” 

傅天豪已经够沉重的心情,立时又为之一阵黯然。 

诸亚男心里哪能不难受,她有意岔开话题,抬眼说道:“天豪!是谁找你?” 

傅天豪想瞒,可是偏他又知道这件事瞒不得,他没说话,迟疑了一下,把那封信连同那

枝凤钗一齐递了过去。 

诸亚男起先有点诧异,把东西接过去嘴里还问了声:“这是……”等她的目光在信笺上

来回看了几趟之后,她脸上变了色,霍地从炕上站了起来,惊叫说道:“婉贞姐跟小玲让人

绑了,天豪!这,这是……” 

沈书玉挪身过来抓住了诸亚男,道:“怎么回事儿,妹妹!” 

诸亚男转过脸去急道:“婉贞姐跟小玲让人绑了,要天豪自断双臂赎她们俩去!” 

沈书玉虽说是个弱女子,但她可以说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打从车队起,一直到片刻

之前为止,尽管她进出险地,死里逃生好儿回,她都没有慌过,没有乱过,可是现在一听秦

婉贞主婢让人绑了,而且要傅天豪自断双手去赎!她慌了、她乱了、脸白了、抓着诸亚男那

只手马上抖了起来,失色的香chún翕动了几下才说出话来:“妹妹!是谁?” 

诸亚男道:“我不知道……” 

转过脸来问傅天豪道:“天豪!这是……这自称复仇使者的是谁?” 

傅天豪是三个人之中唯一能够平静的,他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送信的是谭北斗

手下‘四残’中的一个。” 

“谭北斗!”沈书玉跟诸亚男几乎同时脱口叫了一声,一声“谭北斗”叫过之后,沈书

玉悲声说道:“他害得咱们还不够惨么?他怎么还……” 

诸亚男接着诧声说道:“谭北斗的人?谭北斗师徒不是在‘门头沟’那一带……” 

傅天豪道:“谭北斗手下‘四残’里的这两个,只是在我们进谷的当初制了他们俩的穴

道……” 

诸亚男道:“缺胳膊那兄弟俩?” 

傅天豪道:“不错!” 

诸亚男道:“刚才来的是那一个?” 

傅天豪想了想道:“缺胳膊的兄弟俩是挛生兄弟,我分不出谁是谁来,我只能从他们俩

缺的那胳膊上辨认,送信的这个缺的是左胳膊。” 

诸亚男道:“那么这‘复仇使者’许是缺右胳膊的那一个?” 

傅天豪道:“或许,不过既是他们兄弟俩弄的鬼,似乎则不着隐隐瞒瞒的,一个来送信,

再傻人也会马上连想到另一个。” 

诸亚男道:“这么说来,这‘复仇使者’不是另一个?” 

傅天豪格头说道:“听他的口气,似乎不像是另一个,其实‘复仇使者’是谁倒无关紧

要,要的是婉贞跟小玲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诸亚男一跺脚道:“真急死人了,好话歹话都跟她说尽了,叫她别走,她就是不听,现

在——” 

沈书玉这当儿也渐渐趋于冷静了,道:“妹妹,别抱怨婉贞姐了,她怎么知道会出事儿,

她愿遭歹徒绑架?她要是知道会出事儿也绝不会惹这个麻烦了,抱怨没有用,现在也不是抱

怨的时候,要紧的是赶快想办法救婉贞姐跟小玲!” 

经沈书玉这么一说,诸亚男也慢慢转趋平静了,她抬眼望着傅天豪道:“你看这件事怎

么办?们怎么救婉贞姐跟小玲?” 

傅天豪苦笑一声道:“我似乎是流年不利,怎么这么多灾多难……” 

顿了顿道:“这件事我想一个人来办,书玉不会武,身子也还没好,需要人照顾,在这

节骨眼儿上万万不能再出错了。” 

诸亚男想说什么,可是她明知道傅天豪说的话没有错,要是在这节骨眼儿上沈书玉再出

了乱子,那麻烦可就大了,她只有点点头道:“好吧!我来照顾书玉姐,那么你……” 

傅天豪道:“我不能拿这双手赎票去!要是我自断了这两只手,咱们这几个人就要任凭

那位‘复仇使者’慾取慾求了!” 

诸亚男道:“那你是打算跟他们周旋了?” 

傅天豪点点头道:“事实上我只有这一条路,目下咱们要做的是先离开这儿,这儿已经

不够安全,咱们不能给人家惹来祸害,人家没招惹谁,咱们从前门大大方方的走出去,让他

们知道咱们已经离开了这儿……” 

诸亚男美目一睁道:“难不成他们在这儿布的有眼线?” 

傅天豪道:“不能说没这个可能,据送信的这位说,我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他们的耳目之

中,我宁信其真不信其假……” 

诸亚男道:“既是这样,为什么不就近找出他们那眼线来,逼问他婉贞姐跟小玲的下

落?” 

傅天豪摇摇头道:“我不打算这么做,我不知道送信的这个说的是真是诈,即便是真也

不要紧,只要咱们一走,我相信那跟线一定会跟咱们走,不愁他会跑了,等到该动他的时候

再动他也不迟!” 

诸亚男道:“那……咱们现在就走么?” 

傅天豪道:“等书玉吃点儿喝点儿之后再说。” 

没多大工夫,老头儿的儿媳妇送吃喝来了,农家自不会有什么好吃喝,回过笼的馒头外

带一碗小米儿粥,一块“酱疙瘩”,沈书玉虽然出身书香,可并不娇生惯养,在外头也跑惯,

如今正当饿的时候,吃喝起来倒也口口香。 

事儿就这么怪,肚子里没东西再好的身子也会发虚,可是一旦填饱了肚子,力气马上就

来了。 

沈书玉能下床了,尽管两条腿还有点软,头还有点晕,那是因为躺太久了,跟身子没多

大关系。 

三个人走了,临走诸亚男给这一家留下了一片金叫子,好心有好报,足够这一家吃喝个

—年半载的。 

这时候夜色已然低垂了,马车在夜色里驰出了“八里庄”。傅天豪高坐车辕赶路,沈书

玉跟诸亚男都在车里头! 

诸亚男是个急件子,车一出“八里庄”她便挑起车帘问道:“天豪!有动静么?” 

傅天豪摇摇头道:“现在还没有。” 

诸亚男转眼往四下里看了看,夜色低垂,远一点儿什么也看不见,她皱眉说道:“咱们

走得真不是时候,这下可好,人家看得见咱们,咱们却看不见人家,怎么会知道他们有没有

眼线跟着咱们?” 

傅天豪道:“不要紧!迟早会知道的。” 

诸亚男道:“迟早会知道?你可真沉得住气啊,要知道他们限你一个对时。” 

傅天豪道:“我知道,只是急并没有用,是不?” 

诸亚男道:“我也知道急没有用,只是……” 

她话锋微顿,沉默了一下道:“天豪!咱们这是上哪儿去?” 

傅天豪道:“我要找个安全地方,把你跟书玉先安置下来。” 

诸亚男道:“安全地方?什么地方安全?” 

傅天豪道:“只要撇开了他们的眼线,处处都是安全地方。” 

诸亚男道:“你也真是,夜静时分这轮声蹄声一里外都能听得见,咱们怎么撇开他们的

眼线?” 

傅天豪道:“你别着急,我自有办法。” 

说着话,马车不停地往前驰进,傅天豪猛加两鞭,马车驰行顿疾,风驰电掣般往前驰进,

蹄声跟轮声像骤雨一般。 

转眼工夫半里过去,傅天豪忽然说道:“亚男,把书玉抱起来。” 

诸亚男在车里听得一怔,忙问道:“把书玉姐抱起来?干什么?” 

傅天豪道:“咱们要离车了,我叫你跳时,你就从前头往右跳,听清楚了么?” 

诸亚另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了,她当即抱起了沈书玉, 

道:“书玉姐!你闭上眼吧,挨紧我。” 

只听傅天豪道:“亚男!你准备好了么?” 

诸亚男虽然也有一付好身手,可是这跳车却是生平头一 

道儿,心里不免有点紧张,道:“准备好了,只等你的话了。” 

傅天豪道:“听清楚了,跳下车之后跟着车行的方向往前 

跑,或者是往前滚,身子要尽量放低免让人发现,跳。” 

耳听得傅天豪一声跳,诸亚男心头先—阵猛跳,可是她不敢欺误,一咬牙、—横心,抱

着沈书玉飞身离车往右跳去。 

脚沾实地她想往前跑,奈何身不由主,她摔倒了,一连翻了两三个跟头才停了下来。 

幸好落脚处是一片草地,要是硬泥地或者有石头,诸亚男跟沈书玉这下非摔得衣衫绽裂,

皮破血出不可。 

诸亚男没觉出自己身上怎么样,一停下她马上问沈书玉:“书玉姐!你碰着哪儿没有。”

只听沈书玉在她怀里低低的说道:“我在妹妹怀里,就是碰也碰不着我啊!” 

诸亚男吁了一口气道:“吓着姐姐了吧?” 

沈书玉道:“没有!我没来得及害怕,现在想想还好玩儿的,他呢?下来了没有。” 

诸亚男道:“不知道!让我看看。” 

只听傅天豪的低沉话声在身边响起!“我在这儿,别说话,有人来了。” 

这时候那蹄声轮声已经去远了,诸亚男马上听见一阵快速的衣袂飘风声山远而近,从身

边不远处掠过。 

诸业男抬眼一看,只见一条高大黑影电一般的从路上掠过往马车驰行方向追去! 

天虽然黑,那高大人影驰行尽管快,但由于距离近,诸亚男仍能依稀辨出那是个独臂人,

缺一条右胳膊。 

她呆了一呆:“天豪!你看见了么,不是送信的那一个?” 

傅天豪道:“我看见了,是那对孪生兄弟中的另一个。” 

诸亚男道:“这么说他也不是那复仇者。” 

傅天豪道:“不错,他不该是!” 

诸亚男道:“复仇者另有其人,会是谁?谭北斗的手下还有谁?” 

傅天豪道:“谭北斗手下除了这两个之外没别人了,谭北斗本人跟他三个徒弟,还有

‘四残’中的另两个,都先后躺在了别处跟‘门头沟’附近,我一时也想不出还有谁会替谭

北斗出头,现在想想或许就是这两个搞的鬼,复仇者可能就是他们两个!” 

诸亚男道:“对,他们两个替换着露面,一个跟咱们碰头,另一个看着人,这样咱们就

不敢动他!” 

傅天豪道:“他们俩对谭北斗倒是忠心耿耿。” 

诸亚男道:“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傅天豪道:“这种事是没办法的,江湖上也本就是这么回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用

别的办法,走吧!咱们别耽误了,等马车停下让他们追上时,他会明白是怎么回事,折回来

找咱们的。” 

诸亚男道:“那不更好么,咱们可以擒住一个找另一个换人去,我不信那另一个会对谭

北斗忠心得不要自己的一母同胞。” 

傅天豪心里一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