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五章

作者:独孤红

傅天豪道:“你那位兄长想必就在刚才那点灯光之处了?” 

那独臂人道:“不错!他就在那处山坳里,他已经听见车声了。” 

傅天豪道:“你们弟兄俩都很够机警的,一身所学也都不错,假如走上正途,不难成名

扬万,成为一流好手。” 

那独臂人道:“夸奖了,我兄弟怎么比也比不上你‘大漠龙’!”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江湖上已经没有‘大漠龙’这一名号了。” 

那独臂人道:“江湖上已经没有‘大漠龙’这一名号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傅天豪道:“江湖上这种刀口舐血,你杀我,我杀你的日子,我已经过腻了,甚至怕了,

不想再在江湖上混了。” 

那独臂人道:“真的么?” 

傅天豪道:“我已经把我的剑毁掉了,你不见我没带寸铁么?” 

那独臂人道:“打算退出江湖,娶妻生子过平静日子?” 

傅天豪道:“不错。” 

那独臂人冷笑一声道:“恐怕没那么容易,你是江湖人,应该知道打古至今,凡是江湖

人哪一个能全身退出江湖的。” 

傅天豪道:“我也知道不容易,可是我不能不勉力一试。” 

那独臂人道:“那你就勉力试试吧!” 

傅天豪忽一收缰,马车渐渐减少速度停在山坳口,他往山坳口看了看,黑忽忽的,什么

也看不见,他道:“你说话吧!” 

那独臂人立即扬声说道:“老大!是我,把灯点上吧!” 

只见黑忽忽的山坳里光亮一闪,一点灯光已亮了起来,这会儿傅天豪能看出个大概来了。

山坳里,紧挨山壁下盖着一座小茅屋,灯光就是从小茅屋一扇窗户里透射出来的。 

忽然,那座小茅屋的两房门打开了,茅屋里灯光—闪,走出一个高大黑影子,那自然是

另一个独臂人。 

只听他沉声说道:“老二!这是怎么回事?” 

傅天豪身边这独臂人高声笑道:“我没想到傅天豪会下手擒我,他认为这件事是咱们俩

捣的鬼。他也认为只须制住咱们哥儿俩之中的任何一个,就能逼另一个跟他换人,我怎么说

他都不相信,没奈何,我只有带他来了。” 

那独臂人冷笑说道:“原来是这么档子事儿,姓傅的,你的胆子真不小,居然敢冒这个

险,你错了,这件事我们哥儿俩做不了主,那两个雌儿也不在这儿。” 

傅天豪道:“在不在这儿不要紧,我只要你交出人来就行了。” 

那独臂人道:“你聋了么?没听我说这件事我们弟兄俩做不了主!” 

傅天豪道:“我没聋,我听得清清楚楚,只是我不相信。” 

那独臂人道:“不信那你就看着办吧,我懒得跟你罗嗦。” 

说完了话,他居然转身就要进屋去。 

傅天豪双眉一扬,喝道:“站住。” 

那独臂人转回身来,冷然说道:“你还有什么废话要说?” 

傅天豪道:“你还要不要你这个兄弟了?” 

那独臂人冰冷的说道:“没听我说么?你看着办就是。” 

转身进了茅屋,砰然一声关上了门。 

傅天豪不由为之怔住了,世上居然有这种事,兄弟落在仇敌手里,做兄长的却全不在乎,

不但不在乎还让人看着办。 

只听身边这独臂人笑道:“姓傅的,我没骗你吧,我们弟兄俩是不是做不了主!” 

傅天豪沉声道:“难不成他连你这么一母同胞都不顾了?” 

这独臂人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你砍我一刀,那两个女的之中的一个也会挨一刀,

这很公平,我们弟兄俩并不吃亏,这是我们弟兄俩跟那‘复仇使者’说好了的,为报谭老爷

子跟几位朋友的血海深仇,我们兄弟俩把命豁出去了,你想嘛,把命都豁出去的人,还怕什

么?” 

傅天豪双眉又一扬道:“我就不相信!” 

他轻挥—鞭把马车赶进山坳,伸手拍开了这独臂人两腿穴道,道:“你带我进屋看看

去!” 

“可以。”这独臂人—点头道:“我很乐于带路。”迈步往茅屋行去。 

傅天豪道:“亚男!小心照顾书玉。” 

紧迈一步跟了过去! 

到了茅屋门口,独臂人抬腿一脚踹开了门,他那位兄长当门而坐,冷冷的瞅着傅天豪,

他道:“姓傅的,你进去搜吧,别说是女人,只要找到一根女人头发,我们弟兄俩加倍赔

你!” 

这座小茅屋只眼前这么一间,有张床、有张桌子,桌子上有盏油灯,别的什么都没有。

傅大豪这时候才相信秦婉贞跟小玲确不在眼前这座小茅屋中,他根本没进去,目光一凝,

望着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 

“告沂我,你们俩把那两位姑娘藏到哪儿去了?” 

傅天豪身边这独臂人笑道:“听见了么,老大!‘大漠龙’傅大侠在问你话呢?” 

当门而坐的那独臂人冰冷说道:“姓傅的,这话你不该问我们弟兄俩,该去问‘复仇使

者’!” 

傅天豪沉声道:“我还是认为你们俩就是‘复仇使者’。” 

当门而坐的那独臂人道:“你要是还这样想的话,我也还是那句话,你看着办吧!” 

傅天豪身边这独臂人道:“姓傅的,别自作聪明了,我劝你还是赶快把一双手送到指定

的地方去吧,你的时候不多了,” 

傅天豪微一摇头,道:“我很后悔。” 

当门而坐的那独臂人道:“你后悔什么?” 

傅天豪道:“我后悔当日一念不忍留下你们这两条性命。”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你错了,姓博的,就是当时你杀了我们弟兄俩,如今照样会有

人找你算帐,只不过当时你要是杀了我们弟兄俩,如今找你算帐的这个人就得一个人跟你周

旋了!” 

傅天豪两眼忽地一睁,道:“不错,现在我确信除了你们两个之外,还有别人了。”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微微一愕道:“姓傅的,现在你怎么忽然想通了?” 

傅天豪冷笑道:“你们弟兄俩不可能互解穴道,是不是?” 

他身边那独臂人也一怔道:“不错,你怎么到现在才想通,唉,我们弟兄俩早先也没想

到这个,要是早想到了跟你提一提,你也早就相信了!” 

傅天豪道:“可是,那解开你们弟兄俩穴道的那个人是谁?”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那就是署名‘复仇使者’那人。” 

傅天豪道:“他是谁?”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傅天豪道:“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等你把双手送到指定的地点之后……” 

一咧嘴接道:“或许他就在那儿等着你。”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他只要我这一双手?不会吧?”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这我们俩就不知道了,你最好去当面问他。” 

傅天豪道:“我姓傅的这方面一共五条命,我大划不来了。” 

他身边这独臂人突然说道:“你怎么不算算谭老爷子那方面一共是几条命?” 

傅天豪微一点头道:“谭北斗师徒三个,再加上‘四残’中的另两个,也是五条命,嗯!

不差!一命抵一命,很公平。” 

他身边这独臂人道:“这不就结了么!你还有什么不划算的?” 

傅天豪道:“只不过我这方面五个人当中有四个无辜。” 

他身边这独臂人道:“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只能怪她们都跟你有关系,而且这关系还不

寻常—般。” 

傅天豪看了他一眼道:“你倒很会说话啊……” 

顿了顿,话锋忽转,道:“复仇使者是谁,谭北斗的朋友?” 

他身边这独臂人脱口说道:“何止是朋友……” 

脸色一变,倏然而笑,道:“姓傅的,你真行,到底被你诈出来了。”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那就何妨索性大方点?” 

他身边这独臂人道:“我可以大方,只是说出来怕你不信。” 

傅天豪道:“何不试试看?” 

“好吧。”他身边这独臂人吸了一口气道:“谭老爷子的二 

徒弟,罗广信罗二爷。” 

傅天豪倏然笑道:“你没说错。我是不信。” 

他身边这独臂人耸耸肩道:“是不是?” 

傅天豪笑容一敛,伸手扣在他“肩井”要穴之上。 

这独臂人脸色一变道:“姓傅的,你想干什么?” 

傅天豪道:“你知道,何必多问。” 

这独臂人道:“我坦白告诉你了,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只听当门而坐那独臂人冷冷说道:“姓傅的,‘复仇使者’现在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你不会愿意他在那两个雌儿身上也伸手乱抓吧。” 

傅天豪心头一震松了手,道:“你们相信死人会复活么?”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冷冷说道:“自然不相信,不过诈死的人一定会复活的。” 

傅天豪目光一凝道:“罗广信是诈死,不可能,我看得清清楚楚……”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冷笑说道:“可惜你没去看看,他前胸藏着护心镜。” 

傅天豪道:“这么说谭北斗那另两个徒弟……” 

“不!”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道:“谭老爷子只留下了罗二爷一个。” 

傅天豪道:“看来他最钟爱这个二徒弟?”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造:“你只说对了几分,最主要的还是……” 

傅天豪接口说道:“他这二徒弟狡滑多智,极工心计,能替他办大事。”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点头道:“对,这你才算说着了。” 

傅天豪道:“高明啊!高明,我做梦也没想到谭北斗临死还留下了这么一着,的确是老

谋深算,令人衷心叹服!” 

忽听一个冰冷话声传来:“傅天豪!我这里代我们老爷子致谢了。” 

傅天豪脸色一变道:“罗广信,果然是你!” 

他闪身后退,抬眼往上看去! 

奈何夜色太浓,除了一片黑忽忽的山壁外,他什么也看不见。 

随听那冰冷话声又传了不来:“你知道就好了,本来在你自断双手之前我是不打算跟你

见面的,可是现在我不得不现身来告诉你一声,你要是认为制住他们弟兄俩有用,你尽可以

制住他们弟兄俩,到了一个对时之后,你可以到我指定的地点去给那两个女人收尸去!” 

傅天豪道:“他们俩豁出命去是为报恩,你怎么可以也不顾他们俩?” 

上头那冰冷话声道:“我不妨告诉你,只能置你于死地,我不择手段,也不惜任何牺牲,

他两个要割要刮任你,愿不愿自断双手在一个对时内送到指定的地方去也任你,言尽于此,

我走了!” 

山壁顶上那片黑忽忽的夜色里,又归于沉寂。 

傅天豪没动,也没说话。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一咧嘴道:“姓傅的!你为什么不追上去!” 

傅天豪缓缓说道:“夜色太黑了,上头有树林,有山石,到处是可以藏身的地方,我找

不着他的,再说这也可能是他调虎离山计,我傅某人不上这个当!” 

当门而坐那独臂人咧嘴而笑笑得好邪恶:“这就对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在一个对时内

自断双手,送到那指定的地点去吧!” 

傅天豪看了他两个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往马车行去。 

他身边这独臂人突然说道:“姓傅的!怎么回事儿,不要我们弟兄俩了?” 

傅天豪冷冷看了他一眼道:“罗广信阴狠毒辣,较诸谭北斗有过之无不及,他要想达成

某一目的,由来不择手段,你们跟他相处多年,应该比我清楚,我相信他为了置我于死地,

的确能不惜任何牺牲,要你们俩并没有用。” 

迈步向马车行了过去,他没再回头,坐上车辕拉转马头赶着车驰出了山坳。 

站在门口那独臂人呆了一呆道:“这倒真让人想不到啊!” 

那当门而坐独臂人忽然站了起来,道:“咱们得防他改变心意,这儿不能再待了,老二,

走!” 

他抬独臂向桌上那盏灯挥去,灯灭了,刹时山烛里又是一片漆黑。 

口 口 口 

马车顺来路往前驰动,傅天豪道:“对这件事我要刮目相看了,我得在约定的时间没到

之前把你们俩送到一个安全地方去……” 

诸亚男道:“你真打算到他们指定的地方去?” 

傅天豪道:“除了这样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有到时候相机行事了。” 

诸亚男道:“那就让我们姐儿俩跟你一块儿去,多个帮手总是好的。” 

“不行!”傅天豪道:“这件事要是能如咱们的意,有我一个人去也就够了,要是不能

如咱们的意,人去得多只是等于把命往他手里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