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六章

作者:独孤红

傅天豪接过那油布小包袱道:“亏霍老您想得出,哪位有匕首借我用用。” 

白不群道:“别的没有,这玩艺儿还能没有。” 

他抬腿由靴筒里找出一把匕首递了过来。 

傅天豪伸手接过匕首往怀里一藏道:“咱们就此分手,‘八里庄’西一里处那口枯井旁

再见。” 

霍天行没说话,一抱拳带着白不群等飞掠而去。 

傅天豪目送霍天行把兄弟四个离去,心里说不上有多么感动。 

这才是祸福与共的好朋友。 

章小凤的事儿他没提一个字,他知道霍天行等一定把这件事办妥了,他怕提起来止霍天

行等心里难受。 

口 口 口 

日头老高了,傅天豪到了罗广信指定的地方——“八里庄”西一里处一口枯井旁。 

这地方是一大片荒郊旷野,右边几丈外是片柏树林,树挺密,枝叶也挺茂盛,里头阴凉

而且暗。 

左边丈余外是座破茅屋,塌的塌、倒的倒,只剩了一付空架子挂着一些茅草里头都长满

了野草。 

那口枯井,就在他眼前两丈以外,有半人高,长满了青苔,也爬满了不知名的青藤,几

几乎把井口都封庄子,井边那个辘轳架子上也爬上了青藤。 

从树林边望过去,十几丈外有一片田,有个庄稼汉正在那儿低头锄草,一锄一锄的,不

慌不忙! 

别的地方就看不见人了,很静,听不见—点声息。 

霍天行兄弟四个不知道在哪儿埋伏着,傅天豪目光能看到的地方,并没行看见他四个的

踪影。 

傅天豪这么猜想,霍天行兄弟可能藏身在右边那片浓密的柏树林里。 

也没见着罗广信跟缺胳膊那两兄弟,也不知道他们还没来,还是已经藏身附近目光难及

的地方。 

事实上除了右边那片树林之外,并没有傅天豪目光难及的地方。 

或许罗广信他们三个藏在这片树林里。 

他三个要没藏在这片树林里,等他三个来的时候,除非他三个是从这片树林里穿过来,

要不然傅天豪老远就能看见他们。 

方圆十丈内傅天豪已经看过了,看不出有什么蛛丝马迹! 

傅天豪如今背着一双手,没见着那个油布小包袱。 

罗广信叫他一个对时之内把双手送到这儿来,现在他来了,可是没见着罗广信他们也不

能砍手,不见着兔子怎么能撤鹰? 

他来回的踱起了步。 

埋伏已经有了,妙计也已经有了,可是他知道,他不砍下双手罗广信是不会放人的。他

更明白,一旦忙砍下了双手,罗广信就更不会放人了,不但不会放人,甚至还会进一步地要

他的命,所以他得趁这机会想个到时候救人的法子。 

心念随着他的步履在转动,救人的法子不是没有,不但有,而且多得很,但必须得让罗

广信等三个人离开秦婉贞跟小玲,只要他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不离开秦婉贞跟小玲,任何的救

人方法也行不通。 

那也等于是说救人的方法只有一个,必须设法让罗广信三个离开秦婉贞跟小玲,哪怕是

一转眼工夫都行。 

可是有什么办法让罗广信三个离开秦婉贞跟小玲一下! 

傅天豪苦笑了。 

罗广信狡滑而多智,是个极工心计的人,这一点他不会想不到,要想从秦婉贞跟小玲身

边调开他三个,谈何容易? 

傅天豪的方寸乱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从日头老高一直想到日头偏西,他没有想出一点办法。 

那个种庄稼的在田边一个小池塘里弯着腰洗胳膊,洗锄头,准备回去了。 

就在这时候,傅天豪听见了一阵蹄声跟轮声,他心头为之一跳,凝神一听,这阵蹄声跟

轮声是从正南方向传过来的,来势极快。 

傅天豪往蹄声跟轮声传来处望去,一辆马车驰进了视线内,转眼工夫已近五十丈内。 

他看见了,高坐车辕的,是那独臂弟兄俩,不知道罗广信跟秦姑娘、小玲是不是在车里

头。 

马车从正面驰了过来,从那庄稼汉的田边过,庄稼汉抬起头来看了这辆马车一眼,旋即

荷锄往东行去,可能是“八里庄” 

的人。 

马车一直驰近两丈内停住,正好停在那口枯井旁。 

车帘一掀,从车里跳下了罗广信。 

傅天豪曾藉那车帘一掀之势,向车里飞快投过一瞥,可是罗广信动作太快,他没能看真

什么。 

罗广信穿一身白衣,头上还勒个白布条,八成儿是为谭北斗带孝,他的脸色煞白而冰冷,

下车往前两步走到了车前,望着两丈以外的傅天豪冰冷说道:“傅天豪,时候已经快到了。”

傅天豪淡然说道:“我早到了,可是你却才来。” 

罗广信道:“你既然早到了,为什么不把双手剁下来?” 

傅天豪倏然一笑道:“罗广信,你狡滑,我也不傻,不见兔子我岂能撒鹰?不能因为一

根凤钗就相信秦姑娘主婢确在你手里。” 

罗广信冷笑道:“你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还到这儿来?” 

傅天豪道:“我到这儿来只是为证实一下,秦始娘主婢是不是确在你手里。” 

罗广信道:“要是我只不过是施诈呢?” 

傅天豪道:“老实说,你三个今天都走不了。” 

罗广信冷冷问道:“要是那姓秦的主婢俩确在我手里呢?” 

傅天豪道:“那么今天走不了的恐怕就是我了。” 

罗广信忽然一笑,笑得朋森怕人:“你也不会甘心就这么躺在这儿的,是不是?” 

傅天豪微一点头道:“不错,我要想尽办法把人救出来,而又不伤我毫发,不到真正绝

望的时候,我是不甘自断双手把命交给你的。” 

罗广信一点头道:“好!你既然有了这话,我也把话说在这儿,在时限没到之前你可以

想办法,只要你能把人救走,我三个把命留在这儿就是。”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真到了那时候,我不怕你三个不乖乖把命留下来。” 

罗广信冷笑道:“那好!你想吧,我并不急在这一会儿。” 

傅天豪道:“你先掀开车帘让我看看。” 

罗广信道:“干什么?” 

傅天豪道:“要是秦始娘主婢不在这儿,我这办法岂不白想了。” 

罗广信阴险一笑道:“说得是,巴老大,掀开车帘让他看看。” 

那缺了友臂的独臂人右臂往后一探,用鞭子把儿挑闭了车帘。 

傅天豪迈步就要往近处走。 

罗广信冷然喝道:“就站在那儿,不许往前走。” 

傅天豪道:“我就是再近也不比你们近啊,站这么远我怎么能看得真切?” 

罗广信冰冷说道:“少废话,我说不许近就是不许近。” 

傅天豪皱了皱眉道:“好吧!站这儿看就站这儿看吧。” 

他抬眼往车里看去。 

他一眼便看见车里有两个女子,穿的是秦婉贞跟小玲的衣裳,可是那两个女子是躺在车

里,他看不见脸,不敢确定是不是。 

他道:“罗广信!我看不见脸。” 

罗广信道:“还要看脸么?” 

“那当然。”傅天豪沉声道:“你要是个老实人还好,偏偏你是个狡滑多智,极工心计

的人,我不能不防着你随便找两个女人穿上秦姑娘主婢的衣裳,来个鱼目混珠。” 

罗广信阴阴一笑道:“想不到你倒是挺仔细的,巴老大,进车去扶起她两个让他看看。”

那缺左臂的独臂人绕进车里扶起了那两个女子。 

傅天豪看得清楚,没错,确是秦婉贞跟小玲,是秦婉贞跟小玲是不错,可是她两个都跟

睡着了似的,紧闭着两眼一动不动。 

傅天豪道:“罗广信,你闭了她主婢的穴道。” 

罗广信阴森一矢道:“不错!我不能让她两个乱嚷乱叫。” 

傅天豪沉声道:“可是,这当儿我倒想听她主婢叫一声。” 

罗广信脸色一变,道:“你是怕她两个永远不会叫了?” 

傅天豪道:“不错!我不能不防着点儿。” 

罗广信道:“傅天豪!你太罗嗦了。” 

傅天豪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眼前这件事已经够不公平的了,你总不能让我太吃

亏,是不是?” 

罗广信看了他一眼,微一点头道:“好吧!算让你说动了心了,巴老大,解开她们俩的

穴道。” 

车里那缺了左臂的独臂人刚要抬手。 

傅天豪一抬手道:“行了!不用了!” 

那独臂人的手没拍下去,罗广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逗着玩儿么?” 

傅天豪道:“你既然让那位巴老大解闭她主婢的穴道,足见她主婢确实是被你制了穴道,

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罗广信冷冷一笑道:“你说我狡猾多智,极工心计,看来你跟我也差不多。” 

傅天豪道:“我说过,我并不傻!” 

“少废话了!”罗广信道:“你的时候不多了,现在,你已经知道她两个好好的了,赶

快安心想你的办法吧。” 

傅天豪微一摇头道:“不忙!有件事我必须先弄个清楚,你是只要我这一双手呢?还是

连我的命也要?” 

罗广信chún边掠过一丝森冷笑意,道:“我要是告诉你只要你一双手,你一定不会相信。”

傅天豪道:“我确实怀疑。” 

罗广信微一摇头道:“你不必怀疑,你自断双手之后就成了废人一个,纵有再好的武功

今后也难以施展,到那时候凡是跟你有仇有怨的人都会来找你,你只有任人凌辱,任人宰割,

也许你会到处躲,那就跟丧家之犬似的,也像找不着洞的耗子,我以为那比杀了你还难受,

我何必现在非要你的命不可;” 

傅天豪的脸色一连变了几变,道:“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深信不疑了,罗广信!你的

心肠确实够狠毒的,我得赶快想那救人的法子了,要不然……” 

他忽然住口不言,又开始了踱步。 

罗广信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是在想办法么?” 

傅天豪没理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