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马车向前驰动,白不群道:“这下够他难受的了,比杀了他都让他难受。” 

韩奎道:“要是我,我不会让他这么难受,毙了他让他舒服点儿!” 

霍天行叹了口气道:“傅大侠的胸襟实在是常人难及。” 

傅天豪高坐在车辕上,始终没说一句话。 

静默了一阵之后,忽听白不群声轻“咦!”道:“这是什么?” 

韩奎接着说道:“信!烦带陈刘海平先生亲启,凌托,这是谁给谁的信?” 

白不群道:“别是凌姑娘托秦姑娘带给这个刘海平的, 

这个刘海平会不会是‘张家口’的刘海平?” 

韩奎道:“怎么会,‘张家口’那个刘海平是卖马的,凌姑娘怎么会托秦姑娘带信绐

他?” 

傅天豪收缰停住马车,道:“那位伸伸手,拍开秦姑娘主婢的穴道。” 

霍天行道:“我来。” 

他探身出掌拍开了秦婉贞主婢的穴道。 

秦婉贞主婢睁开一怔,旋即连忙坐起变色叫道:“你们是……” 

霍天行忙安慰,道:“秦姑娘不要惊慌,傅大侠在这儿!” 

秦婉贞这才一眼瞥见了站在车下的傅天豪,忙叫道:“傅爷……” 

傅天豪道:“姑娘被贼人劫掳,多承‘燕云十三侠’霍大侠几位帮我把姑娘从贼人手中

救了出来,现在已经平安了,姑娘可以放心了。” 

秦婉贞美目微睁,“哦!”了一声道:“原来这几位就是‘燕云十三侠’,我还当是……

我失敬的很。” 

当即欠身一礼道:“谢谢诸位搭救。” 

霍天行代表他几兄弟答了一礼,道:“不敢当,救二位的是傅大侠,霍天行兄弟不过摇

旗呐喊,助助威罢了!” 

秦婉贞一眼瞥见傅天豪左胸的血迹,急道:“傅爷!您,您受了伤……” 

傅天豪淡然一笑摇了摇头道:“不要紧,伤了一点皮肉……” 

秦婉贞先是一怔,继而一惊,忙抬手往身上摸。 

白不群道:“这封信是我在姑娘身边拾起来的。” 

秦婉贞轻“哦!”一声;道:“受人之托,险些误了人家的事,谢谢您了,傅爷,请把

信给我吧。” 

傅天豪当即把信递了过去,道:“姑娘还没有答我问话。” 

秦婉贞接过信倏然一笑,笑得很不自在:“是一个朋友托我带到‘张家口’去的。” 

白不群道:“果然是‘张家口’那个马贩子。” 

这当儿,坐在秦婉贞身边的小玲,突然捂脸哭了起来。 

秦婉贞眉梢儿倏地一扬,叱阻道;“小玲!你这是干什么?” 

小玲哭着说道:“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心里难……难……受。” 

秦婉贞眼圈儿竺红,道:“事情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难受的?真是。” 

小玲猛然抬头,一脸的泪痕道:“姑娘!别瞒傅爷了。你就让傅爷知道一下吧。” 

秦婉贞惊急叱道:“小玲!你疯了?” 

小玲道:“婢子没有疯,凌姑娘为的是傅爷,难道不该让傅爷知道一下。” 

秦婉贞变色叫道:“小玲,你!你……” 

傅天豪凝目问道:“秦姑娘!究竟是怎么同事?凌姑娘怎么了?” 

傅天豪不问还好,这一问秦婉贞也哭了! 

这一哭把傅天豪哭急了,他道:“姑娘!凌姑娘究竟怎么了?” 

秦婉贞哭着说道:“凌姑娘她……她……她已经没了。” 

傅天豪伸手抓住了秦婉贞,急道:“怎么说,凌姑娘她……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婉贞哭得好伤心,道:“你跟鹰王胜奎在‘玉泉’决斗,凌姑娘赶去拦住了你们俩,

后来你不是走了么,可是胜奎还不肯放过你,凌姑娘为了拦胜奎,一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

窝里……” 

傅天豪脸刷白,身躯为之一晃。 

霍天行忙伸手扶住了他,含泪叫道:“傅大侠!” 

傅天豪微一抬手,缓缓说道:“谢谢霍老,我不要紧。” 

望着秦婉贞道:“这!姑娘怎么知道?” 

秦婉贞道:“是一个叫徐二晃的来给我送的信儿,这封信则是凌姑娘临上‘玉泉’之前

托附给我的,当时她就说万一她死了,让我无论如何把这封信送到‘张家口’去!” 

傅天豪道:“姑娘可知道凌姑娘的遗骸现在在什么地方?” 

秦婉贞道:“听徐二晃说,凌姑娘在‘鹰王府’!” 

傅天豪道:“她托姑娘带的这封信,你可知是什么意思?” 

秦婉贞微一摇头道:“这我不清楚,凌姑娘只说,有件事她不能办了,让收信的这个人

另找别人。” 

傅天豪突然伸出手道:“姑娘可否再让我看看那封信?” 

秦婉贞迟疑了一下,把那封信递了过去。 

傅天豪接过信“嘶!”地一声就把信撕开了。 

秦婉贞一怔忙道:“傅爷!你……” 

傅天豪跟没听见似的,抽出信笺把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他把信折好放进了怀里,

道:“谢谢姑娘告诉我这个噩耗,玲姑娘说的对,凌姑娘为我而死,该让我知道一下,要不

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现在我知道凌姑娘不能办的是什么事了,这封信不必交到‘张家口’刘

海平手里了,自有我替凌姑娘办,姑娘二位要到哪里去,请告诉我,我请霍大侠几位送二位

一程。” 

秦婉贞道:“怎么?凌姑娘的事您要代她办?” 

傅天豪道:“是的!” 

秦婉贞低下头迟疑了一下,旋即扬起了头,道:“既然现在不用再去‘张家门’了,我

主婢去哪儿都是一样。” 

傅天豪道:“那么我请姑娘到‘大漠’去跟书玉、亚男作个伴儿去。” 

秦婉贞娇靥飞红低下了头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配。” 

傅天豪道:“姑娘!傅天豪不是人间贱丈夫,你应该信得过。” 

秦婉贞突然流下了两行悲喜热泪,微一点头道:“我信得过。” 

傅天豪一抱拳道:“谢谢姑娘!” 

转望霍天行道:“请霍老几位护送秦始娘跟玲姑娘到‘八里庄’去跟书玉、亚男会合,

就一说我说的,让她们即刻启程到‘大漠’去!您诸位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麻烦您诸位一

直护送她们到‘大漠’……” 

霍天行当即说道:“那是一句话,只是您……” 

傅天豪沉默了一下道:“我要进京城为凌姑娘办事去!我一定要代她完成她这未完的使

命。” 

霍天行目光一凝,道:“进京城?使命?” 

傅天豪道:“我不瞒诸位,‘张家口’刘海平是‘日月盟’中人,凌姑娘虽然不是,但

她受‘日月盟’重托,这趟来京负有秘密使命。” 

霍天行弟兄脱口惊呼,肃然说道:“原来那个马贩子竟是‘日月盟’中的忠义之士,凌

姑娘居然也为我先朝遗民、大汉世 

胄尽心尽力,好不令人敬佩,但不知凌姑娘所负的秘密使命是……” 

傅天豪道:“从凌姑娘给刘海平这封信口气上看,应该是从他们手中拿回一样东西。”

霍天行道:“拿问一样东西?什么东西?” 

傅天豪道:“先朝的传国王玺!” 

霍天行叫道:“先朝的传国王玺?在什么地方?” 

傅天豪道:“凌姑娘在信上说:先朝传国王玺藏在‘团城’‘承光殿’佛像后!” 

霍天行脸色大变,惊声说道:“‘团城’‘承光殿’佛像之后! 

傅大侠!您可知道,那‘团城’在什么地方?” 

傅天豪道:“‘北海’,由‘西安门’人,过‘金鳌玉楝’桥就是‘团城’!” 

霍天行道:“傅大侠,那地方能去?” 

傅天豪道:“我知道,三海内宫禁地,禁卫森严,岗哨遍布。” 

霍天行道:“那您……” 

傅天豪道:“霍老!我务必得去。” 

霍天行道:“傅大侠!内宫禁地不比别的地方,这不是闹着玩儿。” 

傅天豪道:“我知道!” 

霍天行道:“傅大侠!凌姑娘固然是为拦胜奎追您而自绝,但她一半也是为了胜奎,即

使您想有所报偿,报偿一个人的办法也很多……” 

傅天豪摇头说道:“霍老!我不全是为了报偿,我也是大汉世胄!先朝遗民。” 

霍天行双眉微扬道:“既然您非去不可,我不敢再拦,那么这样,让我们弟兄几个……”

傅天豪截口说道:“霍老!您的好意我心领,这件事无论如何请让我一个人办!” 

霍天行道:“傅大侠……” 

傅天豪正色说道:“万请霍老成全。”霍天行默然未语,不再说话。 

傅天豪又道:“霍老!别让书玉、亚男久等,她们会揪心。” 

霍天行一句话没说,转身跨步登上了车辕,他抽搐握缰,就要赶动马车。 

秦婉贞突然说道:“霍老请等等。” 

霍天行没动。 

秦婉贞望着傅天豪道:“傅爷!您放心去办您的正事吧,大漠方面有书玉、亚男跟我,

您万一有点儿什么,我们三个会侍候老人家一辈子。” 

傅天豪猛然一阵激动,肃然抱拳道:“多谢姑娘,傅天豪永远感激……” 

霍地转望霍天行,沉声喝道:“霍老!走!” 

霍天行抖缰挥鞭,马车电一般驰去。 

傅天豪望着马车远去,脸上浮现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神色。 

夜色笼罩大地,远近漆黑一片。 

今夜没有风,没有一点风,很静很静的一个夜! 

“鹰王府”里显得更黑,更静,静得近乎阴沉。 

只有后院一间精舍里透着一点灯光,微弱的灯光。 

蓦地里!夜空中有人发话:“傅天豪求见鹰王,请哪位代为通报!” 

只听漆黑的“鹰王府”里响起一个低沉话声:“你们都进去。” 

那间透着灯光的精舍里,有条人影晃动,接着,精舍门口出现了一个颀长的白色人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