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三十九章

作者:独孤红

是鹰王胜奎,他从头到脚一身雪白。 

只听他道:“傅天豪!不用通报了,我在这儿,你下来吧!” 

一条人影飞射而下,直落精舍门口,鹰王胜奎当门而立, 

背着微弱的灯光,身影在地上拖得长长的。 

尽管胜奎背着灯光,傅天豪仍能把他看得一清二楚,胜奎脸色煞白,两眼发红,人虽然

显得很虚弱,但他仍笔直地挺立着,一动不动。 

胜奎那失神但冷峻异常的目光从傅天豪脸上扫过,道:“你的胆子不小啊?居然还敢回

来,尤其是到我这儿来!” 

傅天豪道:“当日王爷要是不差人给我送葯订约,我早就来了。” 

胜奎两眼寒芒暴射,厉声道:“你以为我真奈何不了你?” 

傅天豪道:“今夜我来,毫无敌意!” 

胜奎道:“那么你是来干什么的?” 

傅天豪的目光从胜奎的身边投进精合。 

精舍里的摆设都是白的,桌子上铺的是白绫,点着一对白腊烛,只有一样是漆黑的,那

是一具棺材。 

傅天豪缓缓说道:“我进去站一会儿就走。” 

胜奎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傅天豪道:“听一位秦姑娘说的,秦始娘是听徐二晃说的!” 

胜奎道:“你可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傅天豪道:“知道,所以我来看看她。” 

胜奎双眉一扬,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傅天豪缓缓说道:“‘傅天豪’,凌姑娘……” 

胜奎道:“傅天豪又是何许人?” 

傅天豪道:“凌姑娘的朋友。” 

胜奎一声冷笑道:“她现在是我胜家的人,胜奎的亡妻,鹰王的福晋,何等身份,哪有

你这种朋友?” 

傅天豪道:“据我所知,凌姑娘就是成了皇后,她也不会不认傅天豪这个朋友!” 

胜奎道:“她或许认,我不认,别忘了,她已是我胜家的人。” 

傅天豪道:“凌姑娘是嫁到胜家的,不是卖到胜家的。” 

胜奎厉喝说道:“大胆!在‘玉泉山’上我饶你不死。” 

傅天豪道:“王爷该记得肩上的伤,我手下也留了情。” 

胜奎陡然一扬掌道:“现在你再试试。” 

傅天豪一动没动道:“我说过,今夜我来,没有—点敌意!” 

胜奎道:“我无时无地不对你充满仇恨。” 

傅大豪道:“那么王爷只管出手,等于是我害了凌姑娘,当着她杀了我,也可以慰她于

九泉之下。” 

胜奎神情一震,chún边掠过一丝抽搐,道:“你不用抬出她来,固然她是为阻你我争斗而

死,可是我为的是大清朝廷,我不会为她循私。” 

傅天豪道:“我知道王爷赤胆忠心,刚正无私。” 

胜奎脸上再泛抽搐,也缓缓垂下扬起的右掌,半响才道:“今夜不同于往常,我不动你,

你走吧!永远别再到京里来,永远别让我再碰见你。” 

傅天豪道:“我可以永远不到京里来,也可以永远不让王爷碰见我,但我现在不能走,

在没进去站一会儿之前不能走!” 

胜奎刹时间又恢复了冷峻道:“你不必再费口舌了,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傅天豪道:“王爷!我既然来了,一定要进去站一会儿。” 

胜奎道:“我不许。” 

傅天豪道:“王爷!我不惜一切。” 

胜奎怒笑说道:“你凭什么?” 

傅天豪道:“我是凌姑娘的朋友,凌姑娘是我的朋友。” 

胜奎厉声说道:“你不配,你害了她还有脸来见她?” 

傅天豪听若无闻道:“王爷请让一让!” 

胜奎道:“我说过,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傅天豪道:“我也说过,我既然来了,我一定要进去。” 

胜奎微一点头道:“好!那你就试试吧?” 

傅天豪道:“王爷!凌姑娘已死,我以为你我应该让她死得值得。” 

胜奎道:“她死得不值!太不值!” 

傅天豪平静的道:“至少她救了两条命,你跟我两条命。” 

胜奎道:“不!她是为救你而死的?” 

傅天豪道:“我不知道凌姑娘英灵有知,会作何感想?” 

胜奎霹雳般大喝:“你住嘴!” 

傅天豪道:“现在我相信王爷那句话了,她死得不值,太不值!” 

胜奎脸上浮现起痛苦神色:“我叫你住嘴,傅天豪,你聋了?” 

傅天豪道:“我没有聋,我不能不为凌姑娘叫屈,我原没有泪,可是现在我想哭,放声

大哭。” 

他两眼之中出现了泪光。 

胜奎咬牙说道:“你再说我就杀了你。” 

他又扬起了右掌。 

傅天豪没再说话,两道目光直逼过去! 

胜奎道:“你以为我不会出手?” 

傅天豪没说话。 

胜奎冷笑一声,一只右掌已抬至胸前,道:“你要以为我不会出手,那可是天大的笑

话。” 

傅天豪仍没说话,两眼眨也不眨地逼视着胜奎。 

胜奎两眼中突然涌现杀机,一掌拍向傅天豪。 

傅天豪跟没看见似的,仍然一动没动。 

眼看胜奎那凝足真力的一掌就要拍中傅天豪,胜奎忽然收功沉腕,收回右掌,厉声大喝

道:“你为什么不动?” 

傅天豪一双目光缓缓转向精舍里,一下子变得黯淡异常,道:“我说过,今夜我来,毫

无敌意,而且我也不是来打架的!” 

胜奎脸上掠过一丝抽搐,道:“傅天豪!我再说一遍,我绝不会让你进去!” 

傅天豪缓缓转过目光落在胜奎脸上,他看了胜奎一眼之后,又把目光移开投进精舍,忽

然举步行了过去! 

胜奎怔了一怔,忙道:“傅天豪!你要干什么?” 

傅天豪跟没听见似的,第二步又迈了出去! 

胜奎沉喝说道:“傅天豪!你站住!” 

傅天豪迈出了第三步!胜奎忽然扬起右掌道:“我已一忍再忍,你再过来我可真要出手

了。” 

傅天豪适才站立处离精舍门原就没多远,如今他一连迈了三步距离已缩短了一半,离挡

住精舍门的胜奎只剩了两三步远,这是一般人掌力最有效的距离,设若胜奎在这时候出手,

傅天豪要是不闪不躲不出手,他非死在胜奎掌下不可! 

傅天豪是个大行家,焉能不懂这个,可是这当儿他似乎没想到这一点,一连两步迈出已

逼到胜奎眼前。 

胜奎脸色一变,一个身躯忽然向一旁闪去,立即让出了进门的路。 

傅天豪停也没停,跟着一步从胜奎身前擦过,跨进了精舍。 

胜奎掌心一吐,足以开碑的掌力猛向傅天豪后心印了过去。 

只听傅天豪道:“多谢王爷成全,傅天豪感激。” 

胜奎脸色又是一变,手腕忽沉,掌力下滑,砰然一声打在精合门口地上,沙飞石走,地

皮为之一颤。 

傅天豪脚下只顿了一顿,但他没回头,旋即又迈步前进到 

了那上铺白绫,点着一对白蜡烛的桌子之前,桌子的那一边, 

就是一只漆黑的棺木。 

傅天豪停了步,站在那儿一动没动。 

胜奎站在门外,望着他那颀长的背影直发愣。 

他没看见傅天豪动,也没听见傅天豪说话。 

傅天豪站在精舍里没动,也没说话。 

胜奎站在精舍外没动,也没说话! 

良久,良久!傅天豪突然转身走了出来,他脸色煞白,两眼都发了红,但他没流泪一滴

都没流。 

他出了精舍。 

胜奎横身拦住了他。 

他望着胜奎道:“多谢王爷,我永远感激。” 

胜奎忽然一摆手,厉声喝道:“走!你快走!永远别再到京里来,永远别再让我看见

你。” 

傅天豪深深看了他一眼,腾身掠起,飞射不见。 

胜奎转身,面向着精舍,脸上掠过一丝抽搐,道:“红姐!你看见了的,我没动他!我

不是很听你的话么?” 

忽然间一阵微风吹过,那对白烛的烛焰一阵晃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