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四十章

作者:独孤红

“西安门内大街”接“文津街”,北边是明“玉熙宫”旧址,南边是“时应宫”,往东,就

是“金鳌玉楝”桥的“金鳌”大牌坊三座门。 

夜色很浓,“金鳌”大牌坊三座门一带静悄悄的,在大牌坊下站着两个黑黑的人影,看

不清楚脸,只听见两个人在低低的说话,聊的全是“八大胡同”里的事儿,谈兴很浓。 

这个说“八大胡同”里有个春菱姑娘人美功夫好。 

那个大不以为然,他说有个叫彩的比春菱强过十几倍。 

正聊着,不远处传来“叭!”地一声轻响。 

两个人都听见了,左边这个—凝神喝间道:“谁?” 

“嘘!”地一声,右边那个低低叱道:“你他xx的嚷个什么,进了‘西安门’就是皇城,

咱们这儿离‘紫禁城’也近,谁?除了自己人还会有谁,你要是把领班嚷来了,非挨顿臭骂

不可?” 

左边那个哼哼两声道:“你别怪我嚷,咱们这儿可是个要道,过了‘团城’可就到‘紫

禁城’下了,北边是‘北海’,南边是‘南海’,只有咱们这儿这么一座桥,要放进个人去,

到那时候,哼哼,我要瞧瞧去!” 

右边那个道:“要去你去!我可懒得动,你不想想,这儿有咱们俩,桥头上也有人,桥

又那么若长,桥上也站着人,就是他 

娘的一个蚂蚁也爬不过去,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左边那个原也勤快不到哪儿去,一听这话马上道:“好吧! 

听你的,反正出了事儿倒霉的不只我一个。” 

右边那个接口笑道:“本来嘛,聊的正起劲儿呢,你……” 

“你”字出口,他突然不说话了。 

左边那个道:“我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右边那个没说话,倒是身后响起个低低话声:“你么?你倒霉了!” 

他一怔,要扭头,迟了,脖子后头落下了五把钢钧,猛地一紧,差点儿没把脖子勒断,

他气也猛地一闭,差点儿没晕过去! 

只听身后那低低话声道:“别嚷!也别动,要不然你永远别再想去‘八大胡同’,我不

愿伤人,我只过桥进‘团城’去拿样东西就走,‘团城’里少这么一样小东西,一时半会见

不会有人发现,也就是说等到有人发现时,你们俩早就不在这儿了,追究也追究不到你们俩

人头上来,所以说你们俩该放聪明点儿,别跟自己过不去。” 

左边那个打喉咙里整出了两个字:“你是……”语音惶悚。 

身边那低低话声道:“别管我是谁,只告诉我,从这儿往里去一直到‘团城’还有几处

岗哨。” 

左边这人忽觉脖子上一松,他忙喘了口气道:“你好大胆,竟敢闯到这儿来……” 

身后那话声道:“少跟我来这一套,怕我也就不来了,答我问话。” 

左边这人趁身后那人说话这工夫,他心里就盘算上怎么挣脱身后那人的掌握了。 

只是他主意还没想出来,身后那人已接着说道:“话我刚才说的已经很清楚子,祸事落

不到你头上,你要是硬往自己身上揽,那你可就太傻了。” 

左边这人心里马上有了主意,他认为身后这人说的话对,祸事既落不到自己头上,何必

跟自己过不去,那不是太傻了么? 

主意一定,他开口说话了:“桥头上有人,桥上也有人。” 

身后那人道:“几个人?” 

左边这人道:“桥头上两个,桥上两个,总共是四个。” 

身后那人道:“桥那头呢?” 

左边这人道:“桥那头站了四个。” 

身后那人道:“过了桥就是‘团城’了,‘团城’下人更多吧?” 

左边这人道:“不!人是没几个,不过都来回不停的巡逻着。” 

身后那人道:“你们是‘步军统领衙门’派出来的吧?” 

左边这人道:“我们是‘侍卫营’的,归‘步军统领衙门’管。” 

身后那人道:“谢谢你了,咱们两个儿差不多,借你件衣裳换换。” 

这话说完,左边这人忽觉脑后一麻,什么都不知道了。 

傅天豪很快地脱下了他的衣裳,穿在外头了,好在夜色很浓,这当儿看人只能认衣裳不

能认人。 

穿好了衣裳,他迈步往三座门行去,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哼着小调。 

过了三座门,就是“金鳌玉楝”桥头,果然,夜色里,桥头上站着两个黑影,只听一个

笑道:“老金!你过来干什么?想起什么顺心事儿了这么乐?” 

傅天豪投理他,哼着小调走了过去。 

看看来近了,桥头两边两棵大树,枝叶相当茂密,夜色本来就浓,两棵树的枝叶把仅有

的一点星光也遮住了,这边可以看得见桥上,桥上却看不见这边,正好。 

来到近前,傅天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及手并出,左手闭了一个的穴道,右手扣住了

另一个的喉管,道:“你姓什么?” 

那人吓傻了忘了叫了,其实就是没忘也没用,傅天豪五指扣住了他的喉管,他根本叫不

出声来。 

只听他道:“你!你不是老金……” 

傅天豪道:“答我问话,你姓什么?” 

那人道:“我.我姓马!” 

傅天豪五指一松,一指点出,点在那人的喉结上,那人一声没能再吭,身子一歪往下倒

去! 

傅天豪没等他倒下地,腿一抬,手一挥那人跟他的同伴同时飞起往下落去,转眼间桥下

砰然一声水响。 

傅天豪扬声笑道:“老马!你是怎么回事儿,喝多了,怎么站都站不稳?” 

一阵飞快步履声从桥上传了过来,道:“谁掉下去了。” 

傅天豪应道:“老马!这小子跑到边儿上尿尿,刚解开裤腰带人就下去了!” 

两条黑影奔了过来,也不看看傅天豪是谁,及及跑到桥头就往下看。 

傅天豪从他们身后出手,在两个人脑后各点了一指,两个人躺下了,傅天豪扭头就往桥

上跑。 

他很容易地跑过了这条相当长的“金鳌王楝”桥,这边桥头站着四个人影,只听有人问

道:“那边怎么回事儿?” 

傅天豪一边举袖“擦汗”,一边笑着说道:“老马尿尿掉河里去了,我去给他拿件干衣

袋去,你四个带带场,站这儿别动, 

最好装的跟没事人儿似的。” 

他从四个人中间跑了过去! 

行了,他总算顺利地过了桥了。 

眼前就是“团城”,四下里都是树。 

“团城”跟一圈城墙似的,崇蝶塘稚,像座古堡。 

傅天豪没敢走石阶上去,他怕那儿站的有人,他知道他得快,桥那头的情形要让人发现

了,他再出去可就费事了。 

他拐个弯让树木挡住了桥头那四个,看清楚四下没人,提一口气腾身穿上了城墙,翻过

城墙进入团城,他一眼便看见了那座“承光殿”! 

他连停都没敢停,横空一掠,直落“承光殿”前。 

他脚刚沾地,忽听一声沉喝从殿右传了过来:“什么人?” 

紧接着殿右转过来一个瘦高人影。 

傅天豪万没想到这座“承光殿”旁还有人,当即应道:“我。” 

那瘦高人影走了过来道:“你是那个班的,跑这儿来干什么?” 

傅天豪一听这话就知道碰见“官”了,他没再说话,暗一咬牙,跨步欺了过去。 

那瘦高人影却也机警,喝一声:“你要干什么?” 

随话一掌挥出,直击傅天豪胸腹。 

傅天豪知道要速战速决,一点也耽误不得,抖手一掌迎了上去,碎然一声,把那人震得

血气浮动往后退去。 

傅天豪如影随形欺了过去。 

那人翻腕一把匕首直递过来。 

傅天豪侧身一转,匕首擦胸而过,他左拳递出,正击在那人右肋之上,那人受创刚一声

闷哼,傅天豪右手已落在他喉结上,他爬下去了,傅天豪转身便扑进了“承光殿” 

“承光殿”里没灯,黑漆漆的,有伸手难见五指之感。 

饶是傅天豪目力超人,这当儿也难辨事物,当然,他要是多待一会儿也许隐隐约约可以

看见些,奈何他不能多待,暗一咬牙,按着方向往前摸索了过去! 

突然!他碰着桌子了,行了,他忙绕过桌子往后摸去,没两步他又碰着了神坛,而且也

摸着了佛像的脚。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往佛像后摸去,一下于就摸着了,—个木头盒子! 

他没移动那木头盒子,掀开盒盖往里模,他又摸着了,拿起来再摸,沉甸甸的,方方的,

上头多出一块,雕的是条龙,没错,是了! 

傅天豪忍不住心头一阵激动。 

蓦地,一声尖锐的哨音划破夜空传了过来,随听有人远远地叫道:“团城,团城,有人

进团城里去了。” 

糟了,桥那头的事儿让人发现了。 

傅天豪心头一震,把手里的东西往怀里—揣,扑出“承光殿”腾身掠起,直往城墙上扑

去! 

这当儿石阶上已上来人了,忽听有人叫道:“在那儿,在那儿!” 

火光一闪,轰然一声,一蓬灼热的铁砂从他脚下飞过。 

傅天豪人惊,他可是吃过这东西的亏,碰上这东西再高的武功也没用。 

他停都不敢停,脚一沾城墙,腾身又起,他不敢再由来路走,飞身直往东扑去! 

只听城下有人喝道:“从这儿出来了,站住!” 

“轰”“轰”又是两声。 

傅天豪可不敢停,出三座门便拐进了“北长街”。 

他不敢走大街,走“关家胡同”、“兴隆胡同”、“兴隆寺”、“后宅胡同”、“前宅

胡同”直往南跑,一口气跑到了“西华门大街”! 

他从“水轮子胡同”里往外看,正对着“紫禁城”、“西华门”的这条大街上静悄悄的,

显然,那边的事这边还不知道! 

他提气窜出了“水轮子胡同”,直进对街的“羊圈胡同”! 

专找小胡同跑,一口气跑到了“西三座门大街”! 

还好,这一路上都没阻拦。 

可是等他再穿大街,走小胡同到了“刑部”、“都察院”、“太常寺”、“銮仪卫”诸

署附近一带的时候,不对了,四周突然间冒出了十几二十条人影,一看就知道全是大内侍卫

“血滴子”! 

傅天豪心一横,牙一咬,跃起扑了过去! 

他吃亏只吃亏在手无寸铁,可是这当儿他没有考虑这些,如果他不赶快想办法冲出包围,

“团城”方面的“侍卫营”的人以及“步军统领衙门”的步军就会闻讯赶到,人多势众,加

上霸道的火器一围,再想走可就难比登天了。 

所以,他要凭着一双肉掌硬闯。 

他这里刚跃起,近二十名“血滴子”长剑齐递,突然间缩小包围圈全力一击。 

两方面一碰即开,五名“血滴子”倒了下去。 

傅天豪身上添了三处剑伤,鲜血马上湿透了衣裳。 

只听一人怒喝说道:“大胆贼盗,竟敢伤‘大内侍卫’,还不跪下领死。” 

发话那人长剑一挥,率众就要再扑。 

突然!夜空里传来一个撼人心神的话声:“都给我闪开。” 

傅天豪心头刚—震,一条颀长人影电射落地,是鹰王胜奎!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话声

冰冷:“我说过,永远不要你再到京里来,永远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而你竟夜闯内宫禁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已经放过你两次,也算对得起她了……” 

手往旁边一伸道:“拿剑来。” 

一名“血滴子”忙双手递过一把长剑,胜奎顺手一扔,长剑直挺挺地插在傅天豪面前,

他伸手又要了一把,提剑在手,他冰冷说道:“我不问你夜间内宫禁地是干什么去的,你能

把我伤在剑下,你走你的,要不然你就得留下,你拔剑。” 

傅天豪道:“凌姑娘为拦你我拼斗而死我不愿再跟你拼斗,希望你放我走,我会永远感

激你。” 

胜奎冰冷一笑道:“你这是痴人说梦话,痴得可笑,拔剑。” 

傅天豪道:“王爷……” 

胜奎道:“我出手了,除非你想死,要不然你就快拔剑。” 

他抖手一剑挥了过来,懔人的剑气直袭过来! 

傅天豪不能留在这儿,绝不能,他自己的生死事小,先朝传国王玺事大,他也不能不为

凌红完成这项未完成使命。 

他探手拔起长剑,振腕迎了上去。 

“当!”地一声,火星四射,两个人各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候,沸腾的人声已由远而近。 

胜奎道:“你放心,我绝不倚多为胜!” 

抖手又一剑攻了过来。 

傅天豪举手又一剑封架开去。 

胜奎刷刷刷一连攻出三剑,没有一剑指的不是致命要害。 

傅天豪一连封架三剑,剑剑恰到好处。 

胜奎道:“你为什么不还手?” 

傅天豪道:“我还存一线希望。” 

胜奎怒喝一声:“你做梦。” 

抖手一剑递到,剑锋到了中途,突然灵蛇般左偏,“噗!”地一声,傅天豪身上又添了

一处剑伤,左臂上鲜血顺着手臂流下。 

傅天豪为之一怔,身躯也为之一晃。 

胜奎冷笑说道:“现在你还存希望么?” 

傅天豪没说话,缓缓举起了掌中长剑。 

胜奎抢先进攻。 

傅天豪出手反击。 

刹时间,一场龙争虎闹又展开了。 

这回再也没人拦了。 

高手过招,迅捷如电,转眼工夫已近百招。 

胜奎剑术高绝,又占地利人和,在气势上比傅天豪要略胜一筹。 

傅天豪不愿意伤胜奎,可也绝不能让胜奎伤了他,所以他总是攻的时候少,守的时候多。

第一百招—— 

胜奎突然抖剑拔起,人随长虹般长剑直上夜空。 

傅大豪心头大震,他知道,他如今一身是伤,血流不止,攻守间已打折扣,绝不能再给

胜奎凌空下击的机会,要不然他非伤在胜奎剑下不可。 

他横心咬牙,猛提一口气跟着拔起身形。 

夜空里,两人同时大喝,长剑挥动,一刹那间互换三剑平分秋色,第四剑傅天豪出手快

了一刹那,剑尖直指胜奎心窝, 

肝奎剑慢一发,眼看就要伤在剑下。 

哪知,傅天豪的长剑就在要刺进胜奎心窝时突然顿了一顿,“噗!”地一声,胜奎正心

口处衣裳开了花,但皮肉丝毫未伤。 

而,这时候胜奎剑已递到,“噗!”地一声从傅天豪肩头穿过。 

两个人同时落了地,胜奎脸都白了,剑上都是血。 

傅天豪左半身都让血染红了,但他仍一动没动。 

哄然一声,四周的人都叫了起来:“王爷胜了,拿下他。” 

胜奎长剑一扬,刹时间雅雀无声,三个字缓缓从胜奎口中吐出:“让他走!” 

傅天豪翻身掠起,两个起落便消失在夜色里了。 

胜奎没动,别人也没一个敢动。 

突然,一阵脆响,胜奎掌中的长剑断为寸寸,洒了一地。 

胜奎的脸色更白了!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雍乾飞龙传》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独孤红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独孤红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