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 六 章

作者:独孤红

日头偏了西,西半片天一片血红,马市的热闹渐渐歇下来了。 

快上灯的时候了,热闹还能不歇歇? 

马市的热闹是渐渐歇了,另外有些地儿,另外有些行业却是刚开始热闹。 

那是那些小胡同里的有个小窄门儿,那些小窄门儿里,进进出出的全是男人。 

这当儿任先生也出来了,换了件衣裳,淡青色的府绸长衫,手里还拿把折扇,看上去益

显洒脱飘逸。 

任先生可没往小胡同里那些小窄门儿里跑,那不是任先生去的地儿。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好风流,任先生算得上是位“名士”,这个名士即或偶而风

流,落迹风尘,那也只有出自风尘,不染尘埃的侠女才能配得上他。 

任先生进了一家茶馆儿。茶馆儿是个消闲去处,尽管品流极杂,什么人都有,可算得是

个正经地方。 

这家茶馆儿离马市没多远,不过四五十丈距离,根本可以说就挨着马市。 

这家茶馆儿不算脏,也不能说它干净,挨着马市各色人物消闭聚会的地方,还能干净到

那儿去,光那股子马尿马粪味儿就让人掩鼻,再加上那满地的西瓜,瓜子皮儿,瓜果核儿,

偶而还可看见一两口黄鼻涕也似的浓痰,够瞧的。 

任先生拣了一副靠墙的座头儿,这种地方挨着里头倒显得清静点儿。 

茶馆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任先生之后又进来几个人,紧跟在任先生身后进茶馆的是个

三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中等身材,略嫌胖了点儿,挺白净,穿一身黑绸裤褂,袖口卷着,领口

敞着,手里提着个罩了布罩的鸟笼子,派头儿十足。 

他隔任先生两副座头坐下,鸟笼子刚往桌上一放,过来个 

年轻伙计,擦着汗,一哈腰,陪笑说道:“七爷,好些日子没见您了,今儿个是什么

风……” 

白净汉子一抬手,道:“别什么风了,我们弟兄们快喝西北风了。” 

伙计一怔,旋即笑道:“七爷您开玩笑……” 

“开玩笑?”白净汉子道:“往日我嘻嘻哈哈的,今儿个可没那心情,三太爷身边儿的

二爷跟三爷,在‘张家口’这块地面上让人整了,你说,今后我们弟兄能不喝西北风么?”

伙计两眼一睁,道:“七爷,您……您别开玩笑吧!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这‘张

家口’这块地面上……” 

白净汉子有意无意扫了任先生一眼,哼地一声道:“不是猛龙不过江,世上不乏那胆大

的,不乏那不开眼的,也不乏那嫌五谷杂粮难咽,活得不耐烦的。” 

伙计是机灵人儿,一点就透,瞟了任先生一眼,脸色为之一变,“哦”,“哦”两声道:

“七爷,您今儿个要不要换换口味……” 

白净汉子一摆手,道:“心里有团火,烧得喉咙直冒烟,还是照老规矩吧!” 

伙计答应一声,一哈腰要走。任先生突然开了口:“伙计,我枯坐了半天了怎么连个招

呼的人也没有,什么事得分个先来后到,干嘛这么势利眼呢?怎么,怕我付不起茶钱么?”

任先生是话里有话,存心找碴儿。 

白净汉子是正在火头儿上,一听他说,心里有团火,那自是一点就着,只见他脸色一变,

一按桌沿儿站了起来。 

伙计是狗仗人势,在谁的地盘儿上帮谁,一瞪眼道:“你这位说话怎么这么冲,不吭气

儿谁知道你来了?” 

“好哇!”任先生笑了,道:“狗仗人势的东西,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你壮的胆,撑的

腰。”他一按桌子也站了起来。 

他站了起来,桌子却一下子矮了半截,没别的,桌子的四条腿全入了地了。 

伙计直了眼,那白净汉子也直了眼,整个茶馆儿里的人都直子眼。 

休说“张家口”这块地方,就是放眼江湖,恐怕也挑不出几个有这手儿俊功夫的。 

这一下僵在那儿了,也震在那儿。 

白净汉子刚才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大有开打之慨,如今竟没敢再动。 

白净汉子没动,试问伙计又有几个胆? 

任先生开了口:“伙计,给我沏壶香片来。” 

伙计倏然惊醒,怯怯地看了看白净汉子,犹豫着没敢动。 

白净汉子脸上一阵白,一阵青,突然掉头行了出去,连桌上的鸟笼子也不要了。 

任先生笑了,道:“伙计,沏茶去吧,没人给你撑腰了。” 

只听柜台里那瘦老头儿喝道:“小子还站在那儿发什么愣,还不快给这位爷沏茶去。”

伙计连忙答应一声,拔腿往后而去。 

任先生笑笑坐下了,任先生是坐下了,可是在座的那些茶客,却一个连一个地站起来会

了茶资出门,不过一转眼工夫,茶馆儿里就剩下了任先生一个人。任先生却跟没看见似的。

伙计端着茶来了,怯怯的,不知啥回事儿,茶壶盖儿叮当直响,好不容易走到任先生座

头前把茶放在了桌上,生怕任先生留住他似的,转身就走。 

这时候茶馆儿进来四个人,一前三后,前面一个是个身躯魁伟,浓眉虎目大汉,一身黑

绸裤褂,年纪四十多近五十。后头三个有一个是刚才那个白净汉子,另两个年纪稍大些,—

个黑壮黑壮的,一脸绕腮胡,一个秀里秀气的,长得挺俊。 

四个人一进茶馆儿,那虎目浓眉壮汉一眼就盯上了任先生。 

柜台里那瘦老头儿连忙跑了出来,躬身哈腰陪上一脸勉强笑意。 

“‘二太爷’您怎么亲自……” 

虎浓眉大汉一摆手,道:“孙老,你后头忙去吧!我叫你再出来。” 

瘦老头儿一连答应了三声,忙不迭地退着走了。 

那黑壮的汉子突然迈大步冲任先生走了过去,到了任先生桌前,蒲扇般大巴掌一伸,他

握住了桌沿,一句话没说,猛力就掀。 

“砰!”地一声,桌子四条腿没见动,桌面却让他掀裂了一块,刚沏好的一壶茶跳了过

来,眼看着就要摔。 

任先生伸手托住了那只茶壶,四平八稳,他那只手居然也不怕烫,笑嘻嘻地望着眼前那

黑壮汉子,道:“刚沏好的,没喝一口就摔了,未免可惜。” 

黑壮的汉子一张黑脸刹时变得好红,都成了茄子色。 

只听那虎目浓眉大汉哼了一声:“别给我丢人现眼了,回来。” 

黑壮的汉子还真听话,头一低,退了问去。 

虎目浓眉大汉抬手冲任先生抱了拳,他刚要说话。 

任先生那里站了起来,一抱拳道:“不敢当,张二爷请坐, 

喝杯茶,然后容我解释误会。” 

虎目浓眉大漠一怔,道:“朋友认识张某人?” 

任先生笑笑说道:“‘霹雳火’张二爷,这一带地面上一打听,人人翘拇指。” 

张保道:“好说,抬举张某人了。” 

当即走前几步坐在任先生面前一副座头上,道:“张某请教,朋友高姓大名,从那条路

来。” 

任先生道:“有劳张二爷动问,我刚到‘张家口’,是跟车队从塞外来。” 

“霹雳火”张保抱拳道:“原来是‘张掖’骆三爷的客人,失敬。” 

顿了顿道:“张某人要请教,‘红帮’跟朋友你过去有什么过节?” 

任先生道:“没有,毫无过节。” 

“霹匾火”张保浓眉—耸,道:“那么你在‘福记客栈’放倒‘红帮’两个弟兄,又在

这家茶馆里跟‘红帮’弟子过不去,这……” 

任先生道:“这儿没有外人,张二爷可愿听我说两句?” 

“霹雳火”张保道:“张某人原要听听朋友你怎么说,‘红帮’势力遍天下,帮规森严,

弟子个个懂理知礼。” 

“只要朋友你的话过得去,‘张家口’这一帮人冲朋友你低头就是。” 

任先生—抱拳道:“多谢张二爷,我久仰‘红帮’人人英雄,个个侠义,今日一见,果

然不错,我不瞒张二爷您说,就是您不来找我,我也会请这位七爷带路,见您或者是见展大

爷去。” 

白净汉子冷笑说道:“打了人你还要找上门去……” 

“霹雳火”张保瞪眼道:“小七儿,我在这儿。” 

白净汉子立即闭上了嘴。 

“霹雳火”张保转望任先生道:“朋友请说下去。” 

任先生道:“我所以要去见张二爷或者是展大爷,就是为‘福记客栈’里的那档子事,

事情是管闲事我惹出来的。” 

“我不能不见展大爷或张二爷您有个解释。” 

“霹雳火”张保道:“朋友你怎么个解释?” 

任先生道:“张二爷您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霹匾火”张保道:“我大概知道一点儿,今儿个跟骆三爷的车队来了个风尘女子,住

在‘幅记客栈’,‘红帮’两弟兄知道,跑到那儿找乐子去,结果让朋友你露了两手给摔了

出来……” 

任先生道:“事情确是这样,只是那位姑娘非风尘女子,不是青楼妓,她是位孝女,是

位奇女……” 

“霹雳火”张保“哦”地一声道:“怎么说,那个娘儿们不是……” 

任先生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所谓风尘女子青楼妓,只是掩饰她的身分的,也只有

这样不会叫人动疑……” 

“霹雳火”张保两眼一睁,摆手说道:“四下看看去。” 

他身后那三个一个窜向门口,一个窜向窗户,一个窜向通往后头的那扇门,三个人一打

量,马上退了回来。 

“霹雳火”张保凝望着任先生道:“朋友,你是跟骆老三的车队来的?” 

任先生道:“不错!” 

“霹雳火”震道:“朋友你是……” 

任先生笑笑说道:“我姓任,是个读书人。” 

“霹匾火”张保深深一眼,道:“朋友,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却不能不该不相信‘红

帮’弟兄,‘红帮’中人个个有一颗赤心,有一腔热血,也有一副宁折不屈的硬骨头。” 

任先生道:“这个我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要见展大爷或者张二爷您了,也不会一言道

破那位姑娘的真身分。” 

“霹雳火”张保道:“那么朋友就该……” 

任先生道:“我可以告诉张二爷,我也有一颗赤心,一腔热血,一副宁折不屈的硬骨头,

是暗中我保护着那位姑娘来的,张二爷只知道这些就够了。” 

“霹雳火”沉默了一下道:“朋友,我听说沈先生的爱女在骆老三那个车队里。” 

任先生道:“张二爷,那位姑娘就姓沈。” 

“霹雳火”张保脸色陡然一变,砰然一拍桌子,道:“他两个该死,要不是朋友你,

‘红帮’成千古大罪人了,将来有什么脸见沈先生,小七儿,去把他两个给我叫来。” 

白净汉子道:“二叔,咱们怎么知道那位姑娘姓沈。” 

任先生笑笑说道:“七哥,即使她不姓沈即使她真是个风尘女子,那是客栈并不是个烟

花柳巷。” 

“霹雳火”就是“霹雳火”,他霍地站了起来:“叫你去你听见没有。” 

白净汉子看了任先生一眼,答应着要走。 

任先生站起来伸了手,道:“七哥慢走一步。” 

白净汉子冷冷说道:“朋友还有什么教言?” 

任先生看了他一眼,淡然一笑:“七哥,一家人没有不护一家的,今天我要是七哥你,

心里也会不高兴,只是,七哥,若不是冲整个‘红帮’,我不客气说一句,我绝不会让那两

位出‘福记客栈’,‘红帮’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我或许不明白,七哥却不会不知道。” 

白净汉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霹匾火”脸上也挂不住了,他一瞪眼就要叱喝白净汉子快去。 

任先生又说了话:“张二爷,我把这件事告诉您,所以说这些话,并没有意思让您以帮

规惩治自己的弟子,年轻人能有几个不好玩儿的,只要张二爷您转告展大爷一声,今后多约

束‘张家口’这些‘红帮’弟兄,也就够了。” 

“霹雳火”缓缓说道:“朋友,家有家规,国有国法……” 

任先生道:“张二爷,真要说起来,那两位并没有触犯‘红帮’的帮规,张二爷您要拿

什么惩治他二位,‘红帮’的帮规并没有明文规定弟子不能花钱玩乐去,是不是?” 

张二爷道:“这个……” 

任先生道:“他二位唯一的过错,就是没分清楚地方,这一点,训叱一顿,以后多加管

束也就够了。”好话让他说了,坏话也让他说了,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个人? 

白净汉子忍不住疑惑地看了任先生一眼,“霹雳火”也有同感,轩了轩浓眉,道:“朋

友要见张某人兄弟,就是为了这么?” 

任先生点了点头,含笑说道:“不错,沈姑娘已经够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