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乾飞龙传》

第 七 章

作者:独孤红

夜已经很深了,“福记客栈”的两进院子都熄了灯,漆黑的一片。 

一条矫捷人影划破“福记客栈”宁静的夜色,落在头一进院子正北一间上房前。 

是那红衣人儿,她多罩了一件风氅,黑色的。 

她没敢靠那上房门太近,站在院子里一扬手,一点白光破窗打进了那间上房里。 

很快地,那间上房里亮起了灯,门开了,任先生当门而立, 

仍是那袭青衫,脸上没一点睡意。 

往外看了看,脸上掠过一丝诧异神色,他招了招手,转身进了屋。 

红衣人儿跟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任先生一双锐利目光盯在那张吹弹慾破,透着媚意的娇靥,道:“姑娘贵姓,怎么称

呼?” 

红衣人儿也直直地望着他,道:“别问我,只告诉我你是不是傅天豪。” 

任先生迟疑了一下,旋点了头:“不错!” 

红衣人儿微微一愕,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爽快的。” 

傅天豪淡然一笑:“姑娘已当面点破,我再不承认,那显得多小气。” 

红衣人儿美目掠过一丝异彩,道:“毕竟是‘大漠龙’,我能见着‘大漠龙’,不容易,

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儿家幸运。” 

傅天豪道:“姑娘深夜莅临,应该只是不为说句话的吧!” 

红衣人儿倏然一笑,深注一眼,道:“深夜客来,茶不必当酒,总该让人坐坐。” 

傅天豪一抬手道:“请。” 

红衣人儿走过去坐在了桌旁。 

傅天豪炕边一坐,手里拿着一张宽约两指的小纸条,笑笑说道:“江湖上走了这么多路,

像这样的手法,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红衣人儿娇媚一笑,道:“我不敢挨得太近,也不敢贸然上前敲门,我还要我这双眼

呢?” 

傅天豪看了她一眼,道:“姑娘有什么见教?” 

红衣人儿道:“我有要紧事儿,咱们是这儿谈,还是换个地方?”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对我来说,哪儿都一样。” 

红衣人儿柳眉一扬,道:“好一个对我来说,那儿都—样,既然这样,咱们就在你这屋

里谈淡吧?” 

顿了顿,道:“我要告诉你件事儿,这件事儿对你有相当的份量,可说关系着你今后的

吉凶祸福。” 

傅天豪道:“我感激,洗耳恭听,不过在姑娘没告诉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儿,我要请教.

你我素昧平生,缘惜一面……” 

红衣人儿截口接道:“我为什么这么热心肠,三更半夜跑来到这儿示警?” 

傅天豪道:“不错!” 

红衣人儿笑哈哈地瞟了他一眼,道:“难道我就不能天生一副热心肠么?”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那更令人感激。” 

红衣人儿微一抬头,道:“那倒不必,你要是有感恩图报之心,只答应我一个条件也就

够了。” 

傅天豪笑笑说道:“天生一副热心肠拯人于危,怎么还有条件?” 

红衣人儿目光一凝,一双凤眼之中异彩闪漾,道:“因为你是‘大漠龙’傅天豪。” 

傅天豪道:“姑娘既然这么看重傅天豪,有什么条件,请说吧?” 

红衣人儿道:“我这条件有两个,任择其一,头一个,今夜我自荐枕席,求一夕之缠绵,

第二个,你让我跟你一辈子,你我做个长久夫妻。” 

她这话说来毫不费事,也—点没有羞涩忸怩态。 

傅天豪却听得神情震动了一下,讶异凝日半天才道:“姑娘,这是为什么?” 

红衣人儿道:“只因为你是傅天豪。” 

傅天豪沉默了一下道:“我以为姑娘一定知道,这两个条件,无论那一个,姑娘都只有

吃亏,没丝毫便宜可占。” 

红衣人儿道:“本来这就是我心甘情愿的事,可以说这是我的心愿,也是世上女儿家共

同的心愿,什么叫沾便宜,什么叫吃亏?” 

傅天豪道:“姑娘看重傅天豪,夤夜跑来送信示警,原该由我感恩图报……” 

红衣人儿道:“这就是你报答我。” 

傅天豪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姑娘,名节两字犹胜于性命。” 

红衣人儿微微一笑道:“对我来说,名节两字,陌生得很,在我眼里,名节两字比飘浮

于空际的烟云还要轻。” 

傅天豪道:“姑娘看轻自己了。” 

红衣人儿道:“你看呢?” 

傅天豪道:“在我眼里,姑娘跟世上海一个尊贵的女儿家一样。” 

红衣人儿的chún边掠过一丝轻淡笑意,道:“谢谢你,能得‘大漠龙’这么一句话,我虽

死何憾,可在我自己眼里……” 

又一丝轻淡笑意从香chún边掠过,住口不言。 

傅天豪沉默了一下道:“我以为姑娘误解了情爱,误解了男女间事,情非孽,爱不是罪,

情爱两字是最圣洁不过的,男女双方有了情爱而后才能结合,否则那不是……” 

红衣人儿道:“我对你大漠龙倾慕已久,但却不求你对我有情有爱,所以只求一夕缠绵,

然后你是你,我是我。” 

傅天豪摇摇头,道:“我觉得姑娘太作贱自己。” 

红衣人儿摇头说道:“我不这么想,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总比自己不愿意,而让人迫着

非做不可的好。” 

傅天豪又沉默了一下,道:“要是我选择了后者,等到姑娘把话告诉我之后……” 

红衣人儿截口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知道‘大漠龙’一言九鼎,绝不食言背

信,尤其是这种事。” 

傅天豪道:“姑娘,你我缘仅一面,彼此间无情感可言……” 

红衣人儿笑笑说道:“男婚女嫁,既凭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男女双方甚至连面都没见

过,那来的情感,可是他们一旦结为夫妇之后,不都过得挺好么?” 

傅天豪道:“姑娘,你我是江湖儿女。” 

红衣人儿道:“江湖儿女也是人,是不?” 

傅天豪还得再说。 

红衣人儿截口:“我并不勉强。” 

傅天豪道:“要是我不接受姑娘两个条件呢?” 

红衣人儿道:“很简单,我怎么来怎么去,不多说一个字,你的今后是凶非吉,是祸非

福。” 

傅天豪笑笑站起来要去开门。 

红衣人儿跟着站起,道:“傅天豪,这天大的便宜别人求之不得,论我的姿色,并不会

辱没你。” 

傅天豪道:“我知道,所以我不敢接受。” 

红衣人儿道:“别忘了你的今后……” 

傅天豪淡然一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祸躲不过,姑娘这番好意我心领了。”

走过去拉开了门闩。 

红衣人儿站着没动道:“以你的一身所学,你原可以制住我的。” 

傅天豪道:“姑娘来此是一番好意,我怎能以武相向,那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红衣人儿深深一眼道:“你说这话,我对你又认识了一层。” 

拧身走了过去,到了门边,她停了步,只齿启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没说

出,扭头往外行去。 

傅天豪道:“姑娘慢走了,恕我不远送了。” 

红衣人儿没说话,腾身拔起,飞射不见。 

傅天豪掩上了门,跟着皱起了一双眉峰。 

口 口 口 

红衣人儿一个人在夜色里默默地走着。 

她走的不快不慢,两眼直视,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看样子,她像在想些什么,可又像脑子里一片空空的。 

这是一片荒郊旷野,除了那一片片的树林之外,别的什么也看不见,看上去那一片片的

树林也黑忽忽的一片片。 

四周寂静空荡,夜这么深,有人的地方已经静了,何况这没有人迹的荒郊旷野。 

突然,红衣人儿停了步,扬眉凝目,凝望左前方一片黑忽忽的树林,眉宇间泛起一片逼

人的煞气:“什么人躲在树林里鬼鬼祟祟的。” 

只听一个带笑话声从树林里响起:“别骂,凤姐,是我。” 

随着这话声,树林里走出一个人来,是罗玉成,他脸上堆着让人心跳的诡异笑意。 

红衣人儿一惊,但一刹那时间她又恢复了平静,浅皱着一双柳眉,轻叱说道:“小鬼,

三更半夜,你在这荒郊野地干嘛躲在树林里吓人,吓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罗玉成脸上诡异笑意更浓了,道:“哎哟,凤姐干嘛开口就死呀活的,吓死凤姐,我指

着天说话,我可没那个心,也舍不得。” 

说话间他已然走近,一双眼奇光闪射,直盯着红衣人儿那吹弹慾破,花儿一般的诱人娇

靥。 

红衣人儿一动没动,道:“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说,三更半夜地,你跑到这儿来干什

么?” 

罗玉成笑容不减,道:“我呀!凤姐可别骂我,我是为会相好的来的。” 

红衣人儿笑了,娇媚地瞟了他一眼道:“好哇,老么,你可真是……人呢?” 

罗玉成道:“嗟,这不是就在眼前么?” 

红衣人儿怔了一怔,旋即嗔道:“老么,你要再敢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说归说,她可没抬手。 

罗玉成一咧嘴,笑道:“只要是凤姐你的手,别说拧烂我的嘴,就是把我人都拧烂了我

也是愿意,来,凤姐,冲这儿下手。” 

他指了指脸,把脸凑了过来。 

红衣人儿往后退了一步,道:“老么,你这是怎么了?” 

罗玉成迈进一步,道:“凤姐,我是天生的多情种,也是天生的急性子,忍心让我茶不

思来饭不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成眠么?” 

红衣人儿脸一绷,冷然说道:“老么,你要再胡说,我可要生气了。” 

罗玉成一皱眉,笑道:“哎哟,凤姐,干嘛动不动就生气的, 

气坏了身子可不只我一个人会心疼!” 

红衣人儿脸色一黯,娇靥上掠过一丝幽怨低下了头,半晌才抬头说道:“老么,你知道

我是不是?” 

罗玉成道:“凤姐问这个干什么,我都不愿意提,凤姐又何必提?” 

红衣人儿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玉成道:“我的朋友经常在这条路上跑。” 

红衣人儿沉默了一下道:“你既然知道我就该知道我是答应了你,就不会少了你的。”

罗玉成笑道:“凤姐,我这个人没有大聪明,却有点小聪明,很明白,能吃的要是这时

候不吃,将来就吃不着了。” 

红衣人儿道:“放心,那怎么会.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罗玉成道:“我相信凤姐不会,只是能吃到嘴的最实惠。” 

红衣人儿目光一凝,道:“你的意思是……” 

罗玉成咧嘴一笑道:“凤姐,你瞧,夜色寂寂,这儿只有你我两个人。” 

红衣人儿眉锋一皱,笑道:“这是什么事儿,这又是什么地方……” 

罗玉成道:“我不是说了么,我这个人天生的急性子,今夜将就了,以后再移诸锦榻罗

帐绣花枕不迟,再说……” 

红衣人儿一摇头道:“别再说了,你能将就,我可不能。” 

罗玉成咧嘴一笑道:“凤姐,说句话你可别在意,恐怕今儿晚上你非得安安我的心不

可。” 

红衣人儿道:“老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玉成笑笑道:“凤姐,在我看来这儿并不比‘福记客栈’一进后院那间北上房差。”

红衣人儿脸色大变,惊得身不由主往后退了一步,道:“老么,你,你是跟着我出来

的。” 

罗五成道:“那我不敢,我是看凤姐一个人出来,我不放心,那知凤姐竟……” 

笑了笑,住口不言。 

红衣人儿道:“你想拿这件事要挟我。” 

罗玉成道:“瞧,凤姐越说越离谱儿,我是那种人么,我又怎么敢啊!只是这件事要让

六指儿叔他知道,恐怕不太好……” 

红衣人儿刹时间转趋平静,香chún边掠过一丝奇异笑意,道:“你看见我进‘福记客栈’

了么?” 

罗玉成笑了笑道:“凤姐千万不能承认,就是六指儿叔问起来,我也会替凤姐说话。”

红衣人儿瞟了他一眼道:“老么,我可真没想到,这些人当中你罗玉成才是个厉害人

物。” 

罗玉成哈哈一笑道:“岂敢、岂敢,好说、好说,凤姐夸奖了。” 

红衣人儿摇摇头,道:“我这个人做事,从不落人把柄,不妨告诉你,我是见过比你还

厉害的人。” 

罗玉成咧嘴一笑道:“那是当然,凤姐阅人良多,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是,没有我罗

玉成可能会坏了大事,沾凤姐雨露之恩的人不少,如何对我那么吝啬,一个人嘛,眼光应该

向远处看,往大处看,凤姐是个聪明人,怎么那么想不开?” 

红衣人儿没说话,凝望罗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雍乾飞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