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一章 万里江湖一人归

作者:独孤红

晚秋的天气,一片肃杀萧条景象。

金黄色的枯叶,片片自树梢跌落,有的飘然远扬,有的轻轻地落在地上,悄悄地不带一丝声息。

西风里,一抹血红的夕阳,洒照在这条古道上。

古道上渺无人迹寂然无声,只有夕阳、西风:肃杀、萧条、枯叶片片。还有那远近十余株枝桠光秃,在西风里挣扎,色呈惨白的白杨。此情此景,委实能令一个感情丰富的人抒叹感伤,伤,心酸而潸然泪下。

然而更令人难忍热泪的,是一声突如其来,随西风飘过的长叹,这声长叹极其轻微,但却包含了无限令人无法捉摸的东西,没有人能说出那是什么,只是,闻之倍觉心酸……

蓦地,西风又飘过来一阵缓慢轻微的得得蹄声。

随着这阵划破寂静的蹄声,古道远方幕色中,渐渐地出现了一人一骑。

西风,又飘送过来一阵吟哦: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吟声轻微断续,也许是藉那阵阵西风,才能传得很远、很远,字字清晰。

但悲怆、凄凉,较那声长叹包含得更多。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这一人一骑,在暮色西风里缓缓地行着。

近了。

那是一匹瘦马,皮包骨,白毛稀疏脱落,而且泥泞斑斑:垂着头,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状如不胜负荷,令人不忍卒睹。

马上的人则是一位面色焦黄的中年文士,神色颓废,双目无神,恍似大病初愈。

一袭原本雪白的儒衫,如今也已色呈灰黄,好像经年未洗,满头满睑俱是尘土。

马后,摇晃着一个书箧。书箧里,一管通体雪白晶莹的玉箫,只露出了几寸。

显然,这一人一骑是饱经风尘,长途跋涉至此,才显得那么憔悴,那么疲乏不堪。

突然,瘦马略一跳动,停下了四蹄。

一声轻若游丝的喃喃细语,随之飘荡在暮色里:

“满身风尘,满心憔……

猛抬头,旧地重到。

残阳西风里,瘦马行古道。

人断肠,景萧条。

刻骨深情一梦里,对此如何不泪抛。”

伤心辞句,断肠人,一声长叹,雨点般的热泪随着西风远逝。

蹄声又起,一人一骑向着坐落于远方暮色中,那宏伟肃穆的城池缓缓行去。

方行不出十丈,突然,这一人一骑适才出现的方向尘头大起,蹄声大做,十余匹高头健马快如闪电飘风疾驰而来。

那中年文士却是头也未回,缓缓地将马儿驰向道旁,让出路来。

转瞬之间,十余匹健马已追上了这一人一骑,铁蹄卷起了阵阵尘土,风驰电掣般自这一人一骑身旁掠过。

任它灰尘弥空,任由满路的尘土飞拂一身,那中年文士仍是低着头,策马缓行,生似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就在双方交错而过的刹那间,那十余匹健马群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咦,一阵马嘶起处,那十余匹健马一齐飞旋,突然停下,好精湛的骑术!

原来,这十余匹健马上,全是腰悬长剑的大汉,一个个都是衣着讲究、气宇昂然、双目放光、威猛绝伦。

尤其是为首的一匹火炭般的赤马上,那位环目虬髯的锦袍大汉,眉宇间更流露着一种慑人威严,气质非凡,直令人不敢仰视。

那华贵装配,人如虎,马如龙,一比之下,更显得中年文士的寒伧、柔弱。

但是中年文士对横于道中的十余匹铁骑竟然视若无睹,仍然策动他那匹瘦得可怜的坐骑,低着头缓缓地行进。

那为首的锦袍大汉,望了望这一人一骑,哑然一笑,微一摇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数年遍寻天下,毫无所获,不意今日竟在这儿遇上。朋友,我想打扰片刻。”

那中年文士呆了一呆,突然勒住马缰,缓缓地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满面惑然道:“这位,可是唤我么?”

那银袍大汉一笑说道:“这条路上我们尚未看见第二个人!”

那中年文士“哦!”了一声,道:“在下与足下素不相识,不知……”

锦袍大汉一笑说道:“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有件事儿想和阁下商量一下!”

那中年文土呆了一呆,道:“阁下请讲。”

那锦施大汉望了对方那马后书箧一眼,道:“拙荆性喜音律,爱箫成痴,我不惜重金遍寻海内,但所获均属凡品,无一能令拙荆满意。今见阁下书箧中这管玉箫颇为不凡,不避唐突,想请阁下割爱,我不惜千金,不知……”

那中年文士接口道:“阁下目力如神,我这管玉箫确非凡品,然此乃祖传,恕我难以从命!”说罢,策动瘦马,就要行进。

那锦袍大汉忙一摇手,道:“阁下慢行。”

中年文士又勒住马缰,蹙眉说道:“在下说过,恕难从命!”

那银袍大汉颇为窘迫地一笑说道:“阁下雅人,以金易宝那是亵读,这样行不,阁下若肯割爱,我愿以一件家传至宝奉赠如何?”

中年文士深注对方一眼,道:“阁下爱妻情深,委实令人感动,在下文武两无所成,身无长技,更无大志,但是生平亦唯爱音律,此箫又系祖传,故敝帚自珍,爱逾性命,便是倾天下之所有,在下也不能割爱。”

锦袍大汉尚未开口,身旁一名劲装大汉突然沉声说道:“好大的口气,区区一管箫儿能值几何?我家主人只是看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故才好言相商,你最好不要太不识相!”

中年文土霍然色变,凝注那劲装大汉,方待发话,那锦袍大汉已忙将哪大汉斥退,马上拱手,歉然一笑,说道:“下人粗鲁,失礼冒犯,先生雅人,必能容之,我这里谨代谢过……”

话锋微顿,略做沉吟,毅然又接道:“正如阁下所说,我爱妻情深,远胜于爱我自己的性命,强抢掠夺,我不屑为!不过阁下若是执意不肯割爱,我为了爱妻,也就不得不强行购取了,还望阁下三思。”

中年文士闻言脸色又变,冷冷一笑,道:“视阁下不似一般俗人,怎地也做此语?岂不闻君子各有所爱,不夺人所爱,百无一用是书生,但书生尚能不屈于威武,阁下苦是不顾身分,自信下得了手,那么,请!玉箫在此,伸手可得。”双目紧紧地凝注对方,神色冷漠,不言不动。

锦袍大汉大感窘迫,以他的身分,岂肯动手强夺人家手中之物,但自己的爱妻又是爱箫成痴,此箫更是举世难寻其二,如若错过,岂不遗憾终生?为难之下沉吟不语。

蓦地里,一声粗犷大笑:“爷,您还犹豫怎地?”

一名大汉挥舞着长鞭,鞭梢恍若灵蛇,闪电般飞郑向半露在书箧外的那管玉萧。

中年文上冷冷一笑:“强取豪夺,何异草寇?北京城原来是这么一种地方,怎不令人失……”

“望”字未出,锦袍大汉突然嗔目一声大喝:“住手!”

挥掌遥拂,“啪”地一声,长鞭应手而断,那名大汉竟也被震得身形连晃,险些坠下马来。

接着深注中年文上一眼,喟然一叹,道:“君子有成人之美,阁下……唉!”满面懊丧,一挥手,率众疾驰而去,铁蹄动地,卷起千丈黄尘,转瞬不见。

中年文士一直望着哪十余健骑消失,始摇头一叹,说道:“算你见机得早。”突然又神色一变,无限的惆怅、黯然,目光呆视着前方,喃喃自语道:“我这是何苦?他说得不错,君子有成人之美,他是为了爱妻,我又为了谁?自己抑或是她?……”

“真巧,他那爱妻也是个性喜音律,爱箫成痴的人儿。可是我哪爱箫的人儿却已投入别人的怀抱,怪谁呢?天?她?我?……”一声自嘲苦笑,策动了瘦马缓缓向前驰去,渐渐地消失在低垂的暮色中。

一弯上弦月,从一片淡云中露出了金钩。

夜空中群星闪烁,淡云朵朵,晚风轻拂,夜凉如水。

北京城内早已万家灯火,明灭掩映,街道上更是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八大胡同,是走马王孙折柳章台的好去处。

天桥,则是龙蛇杂居,无奇不有的好所在。

这是帝都城开不夜最热闹的一方。

然而,在靠近紫禁城一带,却又是这帝都宁静冷清的另一面。

***

这是一座远离喧嚣,很大,又宏伟的院落。两扇朱漆大门紧闭着,铁环映月生光,青石石阶十二级,左右对峙着两尊巨大的石狮子。神态威猛,栩栩如生。

两个瓜形巨灯分悬大门两侧,照得大门口光同白昼,毫发可见。

藉着灯光,老远地便可看见门头横匾上那四个铁画银钩的朱红大字:

“神力侯府”

侯门一人深似海!一点也不差,这片院落便不知深有几许。稠密的林木中,但见灯光闪烁,在微明的月光下,也可以从阵阵夜风掀开的树海中,看到几角飞檐廊牙。

显然,那树丛中,蜿蜓曲折的小径漫回处,青石小桥所指处,必然是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天上神仙府,人间王侯家、里然不错,这庭院建筑得幽深宏伟、美轮美奂,烟农涟漪,恍若仙境。

后花园中的一座精雅小楼上,灯光犹亮,盖过了那柳梢的一弯冷月。

由半掩的轻纱中内望,小楼内,香冷金猊,被翻红浪,牙床玉钩,锦帐低垂。

临窗一张亮漆桌上满是书册,笔砚之旁还放置着一本雪白薛涛笺。

榻头粉壁上,悬挂着一柄斑斓古剑,古剑之下一张漆几上,却放着一支通体雪白的古玉笙。

房内金猊中轻烟袅袅,兰麝幽香飘传夜空。

显得那么美,那么宁静。

房外,朱栏上,正凭倚着一位身着雪白轻纱晚装的人儿,那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妇。

月色映着灯光,照在她那白皙晶莹的肌肤上,隐隐地有一种惑人的光采。

她有着一对清澈而深邃的眸子,一双远山般黛眉,瑶鼻樱chún,一笑就会露出一口贝齿。

秋水为神,玉骨冰肌,清丽出尘,她美得令人几疑天仙小谪尘寰,尤其是在这画般的仙境里。

夜色美、夜景美、人儿美,唯一美中不足的,该是那白衣少妇一对望月发愣的眸子里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而且黛眉深蹙,眉宇间充满难解的忧愁,娇靥上也是那么冷得如同冰霜。

夜凉,而静,她也独自凭栏,愣愣地望着那一钩新月,不言不动,这片美景整个儿地凝结在静中。

夜色似水,景丽如画,人美如仙。

蓦地一声轻叹划破宁静的一切,一个银铃般无限甜美悦耳的低吟,自那白衣少妇的樱口袅袅而出:

“樱桃落尽春归去,

蝶翻轻粉双飞,

子规啼月小楼西。

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望残烟草低迷,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何时重听玉骢嘶,扑帘飞絮,依约梦回时。

闲寻旧曲玉笙悲,关山干里恨,云汉月重规……”两排长长的睫毛一阵翕动,两串晶莹珠泪滑过玉面,无声坠落。

好伤心的辞句,看来她是个断肠的人儿。

听——

“多少泪,断颊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笔休向月明吹,肠断更无疑。”

吟声方了,举袖就待拭泪,突然背后响起一个轻柔话声:“梅霞,又在独自凭栏,望月垂泪了,不怕我心碎么?”

白衣少妇娇躯微震,忙自拭泪回身,整衣裣衽:“侯爷,您回来了,恕妾身……”

“梅霞,你又忘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大手,无限怜惜地将她挽起,将她揽过,替她轻轻地拭去娇靥上的泪渍。

她激动地:“侯爷,您……”

“你听我说,梅霞。”月光下现出一个魁梧的影子,缓缓地拥着她走向朱栏:“我不知说过有多少次了,我们是结发夫妻,为什么不能像一般人那么随便?那么亲近?梅霞,你是我的爱妻,应该深知我的性情,我耿直、纯厚,有时粗鲁的令我自己讨厌,但我不喜欢那些什么侯爷、夫人的称谓,你为什么不像我叫你梅霞一般地叫我小天?这多亲切、多动听!难道你不愿意?我怕听那显得生疏的侯爷,我宁可不要这个头衔。”

“妾身……”

“不,你。”

“是!我不是不愿意,而是……”

“没那么多理由,梅霞,既然愿意,那么叫,叫吧!我在静静地等着听。”

“小,小天。”声音微带颤抖,一抹飞红掠上她那如花娇靥,不由自主地将一颗乌云螓首埋向那宽大强壮的胸膛。

“嗯!”那高大的人影也自微微的一颤,那强而有力的手臂将她揽得更紧了。有点儿像自言自语:“梅霞,梅霞,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五年来,你知道我多么渴望你能这么叫我?五年来这是第一次。梅霞,今后永远这么叫我,行不?我们是夫妻,不必那么拘束,要像一般夫妻一样,知不?……”

“我知道,小天,我会的,永远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一章 万里江湖一人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