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十四章 抚慰重臣夜相探

作者:独孤红

傅小天左手按剑,右手虚拥爱妻纤腰,踏着昏暗月色,缓缓走回神力侯府。 

夜色凉如水,秋色更萧瑟,薛梅霞一袭雪白衣裙,显然不胜单薄,轻轻偎在夫婿的臂弯里,娇靥上的憔悴之色,已减退不少,代之洋溢的是无比温馨和无限的安慰,另外,还有些娇慵。 

如今,她已如一株久经风暴的柔弱小草,又回到了往日避风的大树之下。 

轻柔的夜风,吹拂着她丝丝云鬓,衣袂微扬,风姿绰约,楚楚动人,委实是清丽若仙,高雅圣洁,有如画中人。 

只可惜,一双远山黛眉依然微锁轻颦,两排长长的睫毛下,清澈深邃的眸子里,仍隐隐笼罩着薄雾般迷惘,檀口紧闭,默默不语。 

傅小天环目炯炯,虬髯如猬的黑脸上,神色十分复杂;有喜悦。也有轻愁,而且也紧紧地闭着嘴。 

今夜的紫禁城,似是静得出奇,美得可爱。月色下,只有傅小天马靴踏地所发出的“咯咯”之声,和在地面上缓移的一对相偎相拥的俪影。 

这般良夜,如此佳景,正是无言胜似有言的温存时刻,如若是俪影成双而满怀愁苦,那岂不是煞足了风景。 

而实际上,这—对夫妇的确是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那月下美景,也根本没注意到面前地上那拖得长长的,羡煞天人的相偎影儿。劫后重聚,小别团圆的感受已被一种不安与哀怨混合的心情化为乌有,深深地埋藏在心之深处,毫无疑问,他们夫妇是恋念着带伤驰援大内的夏梦卿。 

傅小天往万寿山赴约的时候,是骑着马的,而如今,马被两个护卫带着先走了。 

这是薛梅霞的意思,她要陪伴夫婿如此静静地踏着月色走回家去。 

其实,这也是他们伉俪的共同心意,只是傅小天怜惜爱妻旅途劳顿,饱经风霜,没有主动开口罢了。 

身为朝廷大员,虽然是夫妇,像这般毫无顾忌地相偎相拥着走路,难免会招致言官们的议沦,可是傅小天却不在乎这些,薛梅霞更非世俗儿女,何况此刻又是万籁俱寂的深夜时分,真正能看到他们这种情形的,只有那碧空一钩冷月及银汉闪烁的群星。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向前走着,从下了万寿山,和德贝勒兄妹道别后,谁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万寿山至神力侯府,路途不近,他们都希望能突然发现夏梦卿出现在他们面前,可是,结果他们失望了,神力侯府已然在望,不但夏梦卿未见踪影,就连那后来赶去接应的独孤奇也没有再见露面。 

这使他们夫妇更加疑虑丛生,深为担心。 

远远望着神力侯府高耸的屋脊,他们伉俪心里都有着同样的感觉,那就是这段路似乎太近了。 

侯府门前高高的石阶之上,黑衣护卫之一的任燕飞垂手肃立着等候接驾。 

—见威侯偕夫人来到,立即奔下石阶迎了过来。 

心情的沉重,使这位一向随和的神力威侯有点失常,挥了挥手,没有说话。 

但任燕飞并没有应命回身带路,却又一躬身:“禀侯爷,客人久候多时了。” 

“客人?……,”傅小天双眉陡展,急急问道:“是什么样的客人?” 

显然,他是以为夏梦卿与独孤奇已顺利地尽退来敌,先到了一步。 

薛梅霞更不禁面露喜色,注目等着回答。 

任燕飞恭声答道:“禀侯爷,还是上次那位胡……”他至今仍然不知道上次那位青袍人乃是皇上圣驾。 

“啊!”傅小天难掩心中震惊,一声轻呼,讶然慾绝地道: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又在这时候,唉!……”摇头一阵苦笑,接道:“这位胆子也真大,也真会给人添麻烦。” 

紧紧握在薛梅霞粉臂上的那只大手,笑道:“走,梅霞,跟我去见见他去。”拉着薛梅霞大步向府前走去。 

薛梅霞冰雪聪明,察言观色,已然知道来客是谁,止不住心头一阵失望,同时和傅小天一样地大感意外,想不到这位客人竟会于此风声鹤唳,危机四伏之际,深夜一个人跑出大内,而且更猜不透他的来意为何来至侯府门前,傅小天解下腰间长剑交给任燕飞,拉着薛梅霞就要步上石阶,忽然停步转注薛梅霞微笑说道:“霞,先回后院换件衣服,这样怎好见他。” 

薛梅霞亦有所觉,失笑颔首,方待转身。 

忽闻笑声震耳,门内已缓步走出了那位访客,他仍然身穿 

那袭青袍,大笑说道:“没那么多规矩,梅霞,别听他的,咱们多日不见,来,让我看看。”停身阶顶,向薛梅霞微笑招手。 

薛梅霞回避不及,只有见礼,却已羞得娇靥酡红,低垂螓首:“您,老爷子,衣衫不整,蓬头垢面,薛梅霞怎敢……” 

“难不成你还要披戴起来再来?”青袍人皱眉带笑接口道:“我说过这儿不是大内,没那么多规矩.小天,快扶梅霞进来说话。”说罢径自转身返回门内,傅小天虽觉惶恐却只有从命,扶起爱妻相偕登阶进入府内。 

至此,任燕飞才恍然大悟这位奇怪的客人是谁,回忆两次懵懂接驾,不禁暗捏一把冷汗。 

大厅内,青袍人早巳居中高坐,一见傅小天伉俪进来,立即含笑挥手示意两人分两旁坐下。 

两人坐定后,傅小天浓眉微皱刚要张口,青袍人已然看着他微笑说道:”你要说的我全知道了,等会儿再数说我不迟,须知我是听说梅霞脱险归来,特意来看她的,不是来找气受的。” 

这话说得十分诙谐,傅小天暗暗失笑,也只有将一肚子的话暂时忍住。 

青袍人收回目光,转注薛梅霞,面带慈祥无限关切地含笑说道:“梅霞,你受惊了,我比不上小天那超人的镇定,这些日子我一直没法安心。” 

这话要是由别人口中说出,倒还没有什么,如今出于当今皇上之口,其份量就完全不同了。而这位皇上于此帝都阴云密布,危机四伏的当儿,便装简从,冒险轻出,竟只为了来看看一个脱险归来的大臣之妻,这更是绝无仅有的事,由此可见这 

位皇上对自己这位柱石重臣是如何的宠爱了。 

薛梅霞难掩心中的激动,美目满含感激,离座盈盈下拜,脆声说道:“老爷子,您实在不该在这时候轻出大内,如此垂爱.梅霞怎当受得起,万一……” 

青袍人长眉微皱,含笑摆手:“起来,起来,你莫非不想让我多坐会儿,这么动不动就宋这些规矩,我受不了。梅霞,你真该跟小天学学,不管那些言官们怎么说的,我偏偏就是喜欢他那有点儿目中无人,近乎骄狂的直性子,有时候,连我也会被他这种牛脾气弄得下不了台,恨得牙痒痒的,但最后还都是依了他……”说到这里,又捋须大笑起来。 

这也难怪他会如此,他乎日所见到的,有几个不是可怜叩头虫呢? 

薛梅霞对此当然不能表示些什么,只有依言起身,缓缓归座。 

青袍人对薛梅霞的特殊垂爱,傅小天感同身受,他环目深注,正色说道:“不是小天不知好歹,这时候您怎能一个人不带地跑了出来,您自己不在乎,我们做臣子的能不担心吗?” 

“听见了么?梅霞?”青袍人掀眉大笑说道:“说着,说着,他这牛脾气又来了,对付他,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装作没听见,给他个相应不理,来,咱们来谈咱们的……” 

薛梅霞深知夫婿的苦衷,同时也知道他这几天为此担了很大的风险,柔婉一笑,说道:“您……不能怪他……” 

“怪他?”青袍人皱眉笑道:“我要是忍心怪他,早就好啦,正因为我从不忍心怪他,这才把他给宠坏了!梅霞,你也不必多说了,我知道这些日子来苦了他,不该再惹他操心,这样好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转注傅小天做出无可奈何之状接道:“行了么?侯爷?” 

真正令人无可奈何的,该是青袍人他自己,傅小天既好气又好笑,暗暗摇头,没有再开口。 

青袍人似乎看透了这位虎将的心,扬眉一笑,立即转过话题道:“小天,这个咱们不谈了,今夜我到你这儿来,一共有三件事。主要的是要看看梅霞,其次……是想替呼图克求个情……” 

傅小天呆了一呆,道:“您这话是……” 

青袍人微微一笑道:“你把那方钦赐玉佩交给一个驼背老头子,而那老驼子又偏偏喜欢促狭,先上来不肯出示,一直等到呼图克逞强出手吃了苦头之后,才把它亮出来,呼图克唯恐惹翻了你,只好入宫向我恳求……” 

傅小天赧然一笑道:“这点小事呼图克竟然惊动到您,也未免太以小题大作了。” 

“小题大作?”青袍人探注傅小天一眼,笑道:“呼图克有几 个脑袋?他招惹了别的大臣也许会不当回事儿,至于对你这位神力威侯……” 

“职责所在,这怎能怪得了他?要怪也只能怪我那位朋友太会捉弄人。呼图克他要是不闻不问地就把我那位朋友放进大内,我也许反会要他的脑袋呢!” 

青袍老人大为欣赏,望着傅小天一笑道:“有了你这句话,呼图克今后就可安心睡觉了。行,小天,我明天再叫他来给你赔个罪……” 

傅小天摇摇头说道:“用不着,这根本不是他的错。” 

青袍老人点了点头,笑道:“好,也听你的,这第二件事总算也办成了;最后一件事,该要你替我办了。你那位朋友,夏梦卿,我见过了……” 

薛梅霞神情微震,傅小天急急说道:“怎幺?……” 

“别急,听我说。”青袍人挥下挥手,笑道:“我这所谓‘见过’,只能说是惊鸿一瞥,遗憾得很没有看仔细。你说的不错,他的确不凡,今夜多亏有他,否则大内……哼!哼!那些侍卫果然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别说防卫禁城,只怕连我皇上这颗脑袋都保不住……” 

看了傅小天一眼,脸上的神色有点尴尬:“事后,我要见他,他竟然傲慢得令人恼火;跟你对我说过的一样,根本不把我放在眼内,掉头不顾而去,你说,我这做皇上的脸还往哪里放?…… 

薛梅霞突然间显得很是失望.但她暗暗放落一颗悬虑的心,因为这证明了夏梦卿的千安无恙。傅小天也有同感,望了望青袍人,说道:“这么说来,您仍然是没有见着他?” 

青袍人苦笑道:“要是见着了,我也用不着再麻烦你了。” 

傅小天暗暗失笑,扬了扬浓眉:“您,仍想见他?” 

为了身为皇上的尊严,青袍人立刻更正道:“不是我想见他,是要他来见我。” 

傅小天皱了皱眉头,说道:“您这是何苦?何必一定非见他不可。” 

青袍人道:“我说过,我有我的用意,而且我要争回这口气,挽回我身为皇上的面子。” 

傅小天浓眉微扬,淡淡一笑道:“容我说句大胆的话。您应该知道,他并投有义务管我们大清朝廷的事,甚至乐得隔岸观火看热闹,再说得那个一点,他更可以站在他们那一方。” 

青袍人显得有点不快,可是他忍住了,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他是因为有你这个朋友。” 

“我不是这个意思。”傅小天笑了笑,道:“朋友归朋友,立场归立场,这要是不能分割,他不会交我这个朋友。……不管怎么说,他能不顾自己的致命内伤,出手驰援大内,挽救我大清朝廷于危难,我以为我们已应该深深感谢他,也应该感到满足了。” 

青袍人微微变色,笑了笑,笑得很勉强:“你的意思是说,他已给了我面子,我这做皇上的已应该知足,他对我的宣召掉头不顾,也并没有错,是么?” 

傅小天不愧铁胆,竟毅然点头:“事实如此,小天不愿否认。” 

“砰”地一声,青袍人一掌拍在桌子上,目射威棱怒声说道:“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傅小天面色不改,安然端坐。 

青袍人的怒气似乎仅止于此,立刻转移了目标,寒着脸气虎虎地转向薛梅霞遭:“梅霞,你看看,这还像话么?他净是帮着外人说话,再这样下去,我这皇上岂不要威严扫地下?” 

薛梅霞究竟身为臣子之妻,虽然明知自己夫婿说的不错,却不便表示什么,只好又离座拜下道:“您别生气,小天的脾气您知道,他不会说话。” 

青袍人脸色稍霁,连忙挥了挥手:“起来,起来,这是他存心气我,不关你的事。” 

薛梅霞谢恩归座,青袍人又转向傅小天,脸色义寒了些,不过那不是真怒:“我的用意你不必过问,我要见他是见定了,你必须设法替我把他找来。告诉你,还是那句话,一个月内见不着他唯你是问,我就偏偏不信,他越是自以为了不起,我就越是非要他见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四章 抚慰重臣夜相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