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十八章 虎将良才对谈兵

作者:独孤红

大厅内,岳钟琪正在候驾,没敢坐着。

提督都站在那儿,那遇春这个知府也只有苦了两条腿,而且陪着提督,他还得站得肃穆、站得恭谨。

一见傅小天偕同夫人、郡主来到,那遇春立刻大礼迎接。

岳钟琪则肃立不拜,只是抱拳俯首,道:“卑职圣旨在身,不敢大礼下拜,请侯爷、夫人、郡主恕罪。”

想来,他也明白博小天等三人早已知道他怀有圣旨,故而坦然说出,未再隐瞒。

傅小天伉俪都没有在意,摆了摆手,要他坐下。

德恰却微微色变地冷哼了一声,正眼也没看他一下,直行过去坐下。

岳钟琪只装没有听见,躬身谢坐,恭谨地坐在下首,襄阳知府那遇春仍然敬陪末座,正襟危坐,日不斜视。

岳钟琪双手置于膝上也坐得笔直,礼貌上,他应该先请示召见之意,是以一坐定,立即恭声说道:“奉侯爷宠召,卑职马不敢停蹄,兼程赶来襄阳,卑职不知侯爷有何吩咐?”

在他以为,傅威侯关心的应该是他岳钟琪所负的使命。

谁知,很出他意料,傅小天淡淡一笑,道:“岳提督,你奉旨戍守四川,距西藏近在咫尺,布达拉宫受大食人操纵,勾结一干武林莠民,阴谋叛乱,前些日子还胆大妄为地侵袭大内。这件事,你知道么?”

身为四川提督,奉旨戌守边陲,让人家假道而过,潜人中原,更侵大内,他四川提督干的什么事?论罪就该是一行大的,岳钟琪脸上变了色,他究竟不同于一般庸官,还能沉得住气道:“这个……卑职在事后才知道,有亏职守……”

傅小天一笑摆手,道:“我找你来,不是找你来问罪的,严格地说,这也怪不了你……”

岳钟琪飞快应声谢恩,道:“谢侯爷。”

德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提督大人,我只知道你是个良将,却不知道你为人也很圆滑。”

岳钟琪脸上一红,垂下头去。

傅小天浓眉微皱,这时候当着下臣,他不便说德怡什么。

其实,他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只是,他胸襟超人,不计较罢了!

望着岳钟琪笑了笑,道:“岳提督,诚如德郡主所说,你是个智勇兼备,不可多得的将才;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我找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高见。”

当着别人,他也许会旁若无人地侃侃陈策,唯独面对这位当世虎将,他自觉渺小浅薄不敢班门弄斧,狂谈管见,忙道:“侯爷驾前,卑职怎敢妄言……”

傅小天皱眉挥手,接道:“在我面前别来这一套,我只问你有没有意见。”

岳钟琪没有天胆,仍然自惭,道:”卑职不敢……”

傅小天已感不耐,环目神光电闪,拍了拍扶手,说道:“岳提督,当初我所以力奏擢用,是因为我觉得像你这种良才埋没了可惜,如今看起来你和他们没什么两样,我很失望,也觉得有点愧对朝廷……”

就这几句话.已经压得岳钟琪透不过气来,通体冷汗涔涔,既羞且愧,个敢仰首。

薛梅霞立刻打了圆场,微微笑道:“岳提督,如果你拿对一般人员的态度对傅侯,那你错了。你能傅得博侯的赏识,不是因为对人谦恭,而是你的将才;为将者,最起码的条件要具备胆识,见上官都觳觫畏缩,还能面对百万敌师。临阵十惧,临危不乱么?侯深通将胸蕴甲兵,按说,运筹帏幄,他无须垂问任何人,今天他找来了岳提督,自然有他的道理,提督胸有策略而顾忌不陈,何异于无?不报知遇,无补朝廷,傅侯他怎不失望?言至于此,提督有高见,只管直陈,莫因小失大,贻误公私。”

这番话,羞煞男儿,愧煞须眉,岳钟琪儿几乎无地自容,也因而壮了他的胆子,肃然一句:“多谢夫人指示。”立即怯态尽扫,慷慨陈词,道:“侯爷,恕卑职大胆,窃以为,朝廷尽用京都铁骑,只将密宗高手堵于京畿以外,谋收片刻安宁,那是失策……”

傅小天面色稍霁,浓眉双轩,微笑颔首,道:“这才像话,依阁下之见?”

岳钟琪慨然接道:“卑职以为拒敌宜远不宜近,而拒敌又不如攻敌,根本上策在于直捣黄龙,夺师骞旗,扫穴犁庭,歼敌于根本之地。”

傅小天哈哈笑道:“好个根本上策,请问,何处兵马可用?”

岳钟琪狂傲之态毕露,道:“恕卑职死罪,窃以为对付这般武林高手难于对垒交锋,除四川一地外,举国无可用之兵。”

傅小天双手猛按扶手,仰面纵声大笑,如天龙长吟,声震屋宇:“英雄所见略同,傅小天眼力不差,这才不枉我冒触怒皇上之险,力奏擢用……”笑声突敛,环日神光炯炯,凝注岳钟琪,沉声接道:“岳提督.你狂得叮以,四川有几员可用之将,多少堪战之兵?”

岳钟琪神色不变,答道:“卑职不愿妄自菲薄,四川将将可用,兵兵堪战,皆桓桓矫矫,如虎如豹。”

傅小天扬眉笑道:“不嫌夸张么?”

岳钟琪挑眉瞪目,毅然说道:“卑职愿为威侯一演军威。”

傅小天再次大笑,捋须说道:“看来四川皆是黄骢白马,紫髯黄须,飞将锐将熊虎将,鸦军雷军雁子军,我不用担心无以击敌了。”话锋微顿,目注岳钟琪又道:“岳提督,过几天我要去趟西藏,我想借你兵符,调用你四川八员上将,三干雄兵,如何?”

岳钟琪立即醒悟,神情猛震,道:“侯爷令谕,卑职敢不遵从。”

傅小天一笑握手,道:“别勉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我这小小神力威侯?兵权在你手中,愿不愿由你。”

岳钟琪神情一肃,尚未说话,美郡主抓住机会不饶人,突然冷冷说道:“莫忘了你的任务,难道你不怕傅侯借了你四川骁勇将、虎豹师用来造反么?”

岳钟琪大惭窘极,俊脸涨得通红,张口讷讷,一时说不出话来。

傅小天浓眉微轩,看了德怡一眼,收回目光,淡淡笑道:“你用不着这样。你奉旨行事,任何人怪你不得。一句话,你只管放心大胆干你的差事,但能奉公不许徇私,只要你认为可疑之处,尽可报回朝廷;不过,我要告诉你,夏梦卿这个人,你最好少去招惹他,否则是大清朝廷自找没趣,总之,这是我的事情你们少管。至于借调兵马之事,好在现在不急,你可以考虑考虑再回答我……”

岳钟琪霍然站起,肃然躬身,朗声说道:“卑职敬遵令谕,绝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请侯爷示下出兵时刻……”

傅小天笑了笑道:“没那么严重。这样吧,半个月后,让他们在峨嵋等我。”

岳钟琪恭谨应声,道:“卑职遵命,侯爷还有什么吩咐?”

傅小天挥了挥手,笑道:“没事儿了,你走吧。记住,你干你的,绝不许有丝毫徇私情事,否则别怪我反客为主,铁面无情。”

岳钟琪刚刚肃然起敬,闻得最后一句,禁不住机伶猛颤,倏然俯首:“卑职不敢,卑职告退了。”低着头退出十余步,然后站直转身行出大厅。

提督告退,那遇春这个知府哪敢再坐着?他刚站起,傅小天已然笑道:“那知府,麻烦一趟,替我送送客。”

那遇春躬身应是,跟着退了出去。

这两个人一退,傅小天立即转向德怡,轩眉笑道:“怎么样?阁下,我料他不会不借,没错罢?”

德怡撇了撤小嘴儿,冷冷说道:“借兵的是你这位神威慑人,使群臣丧胆的神力威侯,我要是岳钟琪我也不敢不借,有什么比自己这颗脑袋更重要的?”

傅小天大笑,指着德怡说道:“阁下,别由门缝儿里看人这世上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多得是,若能重于泰山,何惜一死?阁下读过文山的正气歌么?……”

德怡掩耳跺脚,刁蛮撒娇,嗔声急道:“好啦,我没你设阁下读的书多,行了么?谁比得了你呀?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当朝柱石重臣,我是妇人之见,不懂那么多大道理,别跟我谈什么文山的正气歌,若论正气歌中那多位忠义之士,凭他岳钟琪也配?我就死看他不顺眼。”

这话,不但傅小天皱眉失笑,连薛梅霞也忍俊不住,最后,德怡自己也笑了,不过,还带些儿气。

笑声歇止,傅小天日扫薛梅霞与德怡,道:“说真的,二位觉得岳钟琪这个人怎么样?”

德怡冷哼一声,抢着说道;“不怎么样,我仍是那句话。得势的小人,我只觉此人颇具城府,心智深沉,阴险得很,不可不防。”

自然,岳钟琪不能说毫无是处可言,德怡她只是故做偏激,不肯承认而已。

傅小天听得连连皱眉,转望爱妻,道:“霞,你呢?站在超然立场,做个公平的判语吧。”

薛梅霞笑了笑,缓缓说道:“很简单,你赏识他,是因为你 只看到了他的一面,德怡看他不顺眼,那是因为她看到了他另一面,这两面加起来,就是我站在超然立场的公平判语。对公,无须顾虑;为私,不可不防。”

傅小天附掌大笑,道:“此真慧眼也!霞,你可以当史官,德怡她不行,主观太重了。”

德怡柳眉双桃,才要发话,傅小天一笑而起,指着她说道:“阁下,别强词夺理,没理辩三分,我说的对不对,你阁下自己想想吧!”

德怡既羞且气,无如她一时无词答辩,急得跺脚。

傅小天却视若无睹,带笑出厅而去。

转眼三天,平平静静地过去,平静的如一泓不起涟漪的池水。

当然,那些大内侍卫不敢再撞入傅小天眼底,纵然他们遍布在襄阳城的每一个角落,那也只是在暗中偷窥傅小天、薛梅霞与德怡的动静,绝不敢靠近知府府邸周遭百丈以内,何况岳钟琪根本已经把他们调离襄阳,去进行另一桩更艰巨、更秘密的任务。

同时,丐帮襄阳分舵主呼延灼,甚至他手下那些要饭化子也未见踪影。

这说明,夏梦卿侠踪尚未现于武当。

这三天中,傅小天寸步未出知府府邸,整天陪着薛梅霞与

德怡下棋、聊天,甚至遍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天南地北,地理天文,无所不读。

德怡究竟天真未泯,少经世故,由早上欢笑到夜晚,她没有发觉什么;事实亡,她也绝想不到。

然而,心细如发的薛梅霞却起了怀疑。过了第二天,她就觉得情形不对,傅小天神秘的可疑,她还能忍住没问,而且更

进一步的暗中默察,冷眼旁观。

其实,她是按常理推测:襄阳,傅小天他没有留住的必要,若说他有意游览襄阳的古迹名胜,他两天来却未曾跨出知府府邸入门半步。

虽然一天到晚陪着她与德怡闲聊谈笑,但是却有点勉强,也有点心神不定、坐立难安,而这种现象也只有多年夫妻的她,难以形容的心灵感应才能体会得出来,换个人,也会和德怡-样地茫然。

过了第二天,她这种感觉更清晰,她简直可以断言傅小天心里必然隐藏着很大的心事。

夫妻本是同林鸟,做妻子的她有义务分但夫婿的隐忧,她想试探着问问,几次盾到嘴边,终于又咽了下去,仍然没有问。

只因为她坚决相信自己的夫婿不会瞒她,任何事都是如此,结缡数载也一向如此,几天来的感觉那也许是一种错觉。

可是,到了第四天,更浓厚的疑念,粉碎了她这种想法。

傅小天那种心神不定的现象,流露无遗,明显得连德怡都发现了,而且德怡还忍不住问了几次,傅小天总是托辞笑着支吾过去。

别的不说,傅小天的棋力足可当之大国手而无愧,和德怡对弈,那是形同儿戏,而他却连战皆北,盘盘俱墨。

她现在开始确认,傅小天的的确确是有心事、有隐忧;这心事、这隐忧,瞒得身为妻子的她苦苦的。

她仍然没有问,那倒并非伤心、赌气,而是她深深地了解自己的夫婿,相信他这样做必有他的道理,也许他藏于心中的这件事,她不应该知道。

她没有丝毫不快,敢是跟见夫婿有隐忧,做妻子的不能分担而暗感羞愧、悲痛。

第四天又过去了。

入夜,薛梅霞早已安眠,傅小天仍然独坐灯下.凭几看书。

薛梅霞要陪他,他婉言拒绝,他的理由是:一个人睡不着何必劳累两个人?再说,这样也令他难安。

薛梅霞柔婉点头,转身先行入帐。无奈,她也难以成眠,倒不是想窥伺夫婿的隐密,而是怜惜夫婿,她心焦。

蓦地,梆声响动,更鼓敲出了三更。

傅小天目光移注几上残烛,浓眉深蹙,喟然轻叹,就待推书站起。

忽地双眉陡展目闪奇光,面上阴云尽扫喜色顿现,才要猛然站起,一眼瞥见那低垂纱帐中面内侧卧的薛梅霞,神情微震,轻轻呼道:“霞,睡着了么?”

薛椿霞没有回答,也没有动,她不愿造成尴尬局面,

傅小天吁了口气,轻轻地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八章 虎将良才对谈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