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二十章 玉女伤情奇峰起

作者:独孤红

夏梦卿才抵神女峰侧.便遥见傅小天迎面如飞驰来,见着他劈头便问道:“老弟,哪儿去?” 

夏梦卿道:“来看看侯爷,侯爷纵了他?” 

傅小天蹙眉一叹,说道:“怎么说他总是梅霞的表哥,我怎好太为难他。”  

夏梦卿点头不语,旋即又道:“夫人与德郡主都在谷口,群雄中有几位中了火毒,烦劳您驾去照顾一下……”

傅小天截口说道:“你呢?老弟。”

夏梦卿接道:“我还有点琐碎事儿要办,马上会赶回来。”

不等傅小天再说什么,双手微拱,笔直掠上峰顶。  

傅小天望着夏梦卿逝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纵身刚要下峰。

“小天。”一声娇呼,月色下,薛梅霞慌慌张张地急掠而来。

傅小天以为谷口又出了什么事,心中一紧,飞步迎上前去,道:“怎么?霞。” 

薛梅霞不答反问,急急说道:“他人呢?”

傅小天当然知道爱妻指的是夏梦卿,“哦”地一声,笑道:“我还以为又出乱子了呢。……他说要去办点事儿,马上赶回来。”

薛梅霞突然如坠冰窟,花容倏变,娇躯-阵轻颤,两串晶莹珠泪夺眶而出,无言垂落襟前。

傅小天脸上未褪的笑容立刻凝住,倏伸铁腕,一把握住薛悔霞粉臂,急道:“怎么了?霞。”

薛梅霞失色的香chún傲微抖动,良久方楚楚可怜地幽幽说道:“你以为他真的是去办事,真的还会赶回来吗?”

傅小天猛有所悟,顿时呆住,半晌,才无限怜惜地紧紧握住薛梅霞粉臂,歉然说道:“我糊涂!也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他会……”

薛梅霞微摇头,凄惋笑道:“小天,别这么说,这怎能怪你?他要走谁也留他不住……”

傅小天心中一阵绞痛,忍不住愤然说道:“他这人也真是……”

“别说了.小天。”刹那间,薛梅霞转变得极为平静,截住了傅小天话头,淡淡笑道:“走了也好,既是他不愿意跟我们朝夕见面在一起,何必勉强。他凡事顺乎自然比较好,这样也可免彼此痛苦,咱们下去吧!小天。”

傅小天心如刀割,他知道爱妻此际的感受,其痛苦程度难以言喻,他倒希望薛梅霞能放声大哭一场,别把悲伤郁结闷在心里;而实际上他又不能这么说,一时也找不出适当的安慰话儿,只有默默顿首,扶着她缓步下峰。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美郡主,忙道:“德怡呢?她怎么没跟你在-块几?”

薛梅霞轻轻说道:“她说有点事,先走了一步。”说话竟然有气无力。

傅小天心中一震,暗道:看来德怡比我跟梅霞都聪明。笑道:“你以为她也是有事么?”

“不!”薛梅霞摇头回答,答得甚是平淡。又道:“我不以为她有别的事,我知道她为了什么。” 

博小天意识地感到一阵无比歉疚,勉强地笑了笑,道:“你早知道了?” 

“不!”薛梅霞再次摇头,说道:“我也是刚想起,夏大哥的不辞而别,触动了我的灵机。” 

傅小天耸肩说道:“看来事情差不多了.比我顶料中的快得多。”

薛梅霞微微地牵动了一下香chún,笑得很勉强,淡淡说:“我的看法不同,我以为德怡转变得再快,倾心再深,但是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不过,我真诚的希望苍天莫负有情人。”

这话是否由衷,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地,那就是这话说得自艾自怨,沉痛巳极。她对她的夏大哥了若指掌,仍充满了信心。

傅小天没再说话,默默地扶着她踏着月色,走下神女峰。

诚如薛梅霞所料,夏梦卿是有意地逃避她。

也就因为他对薛梅霞旧情难忘,挚爱永存,他不愿跟她朝夕相对,彼此都感痛苦。

还有,他觉得薛梅霞跟了那位人中英杰,宦海奇英傅小天,要比跟着他幸福得多,他敬重傅小天的为人,所以他更不愿打扰人家夫妻间的宁静。

为了爱,他宁愿让那无边的痛苦,啮噬自己的心灵终生,他只希望一个人走得远远地,咀嚼现在的痛苦,回味以前的甜蜜;笑也好,哭也好.除了他自己,绝不让第二个人看到。

有一度,他曾经极力地想淡忘过去,但是形同白费力气,反而更糟!那俪影成双,箫笙合鸣的醉人情景,深深地镌刻在他心灵深处,永远成为不可磨灭的痕迹;丢不掉,剪不断,梦魂萦绕,刻骨难忘。

最后,他下了决心,不再那么徒劳无功地勉强自己。虽然造物弄人,定局巳成,往昔的一切绝不可能重演,但是他要为他多乖的今生,保留一段美丽甜蜜的回忆,以备他年暮老时,回忆梦境戚捋髯微笑,或放声悲哭。

在傅小天与薛梅霞都以为他已经走得很远之时,他仍旧隐身神女峰巅,井未离去。

冷辉之下,那张冠五般俊面有点惨白,他的痛苦感受,比薛梅霞犹胜几分,星目微湿,面上掠过阵阵抽搐,险些站立不稳,弄出声响。·-直望着这对伉俪相依偎步下神女峰,缓缓消失于峰下茫茫夜色中,他方始举袖拭泪,失神落魄地带着无限孤独与凄凉,转身方待离去。

他想尽速的离开这再逢伊人的伤心断肠地,可是天不从人愿。

蓦地,他忽有所觉,目射寒芒,凝注十丈外一块巨大山石后,沉声发问:“哪位隐身在此?”

石后没人答话,却随着他的话声袅袅现出了一个美艳无双,既娇又悄的黑衣人儿,那赫然竟是美郡主德怡。

德怡役有说话,娇靥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将一双美目直楞地望着他.缓缓的行了过来。

夏梦卿大出意外,心头一震,连忙拱手笑道:“原来是郡主在此,郡主怎没跟傅侯伉俪在一起?”

他身受人家冒险解围之情,当然对人家在态度上要客气点。

德怡一直行到他面前数步之处,才停身答话,脸上仍然没有衷情,道:“你呢?”

夏梦卿心头又是一震,只觉面上一热,赧然强笑,说道:“我有点事要办,不得不先走一步。”

德怡道:“我跟你一样,不过我没像你生似逃避什么似的,不辞而别。”

夏梦卿大窘,面对着这位美郡主,他竟有口舌笨拙之感,老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么……郡主在这儿等我,有事么?”

这好不容易憋出的一句,也大不恰当,德怡突然扬眉笑道:“谁告诉你我是在这儿等你的?”

夏梦卿哭笑不得,这个软钉子碰得不轻,当下一拱手,道:“郡主既然不是有事等我,那么我这就告辞了。”说罢,就要转身高去。

“慢点!”德怡忽地一声轻喝。

夏梦卿扬眉说道:“怎么?”

“不怎么。”德怡一张脸转瞬之间又绷得紧紧地,冷然说道:“告诉你好了,我是在等你。”

夏梦卿呆了一呆,有点啼笑皆非,望着她皱眉笑道:“既然如此,郡主何必相戏?有什么事儿请快说吧!我还有急事待办……”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德怡刁蛮地偏着头说道:“你如要问我跑到这儿等你有什么事……简单不过,你应该记得我在玉泉山告诉过你的那句话:天涯海角我也非找到你不可。”原来仍是为了玉泉山上那件事……

看来,她仍然耿耿难释。

夏梦卿不禁暗暗摇头,想说些什么,一时没说出口。

德怡却一副不讲理的神态,眨动着一双大眼睛再次发话,咄咄逼人:“说!你为什么不顾身份,自毁诺言,偷偷溜掉?害得我跑遍江湖,历尽风霜,饱尝辛苦地到处找你。说呀!”

夏梦卿无可奈何地耸肩一笑,说道:“郡主阁下,你也应该记得,我没有肯定地答应你在那儿久等,我不是说了么?我这个人一向漂泊惯了,从不耐在一个地方久待。郡主一定要认为我答应了,那我有什么办法。”

“那我不管。”德怡摇了摇头,绷着脸儿,道:“现在你总算让我等着了,玉泉羞辱之耻,再加上害得我千里奔波,今东明西,我要连本带利一起跟你算。”

说起来,她委实有点小题大作,夏梦卿当然不知道,就连德怡自己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淡淡一笑,说道:“郡主阁下,难道我数次略尽绵薄真的还不够令你消气么?就算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

“别跟我嬉皮笑脸。”德怡冷冷说道:“我说过我不稀罕你帮我忙,我也没求你帮忙!假如你一定认为帮过我的忙,那好办,今夜我冒生命之险替你解围之情,应该抵得过你几次故施恩惠了吧。”

夏梦卿呆了一呆,才要发话。

德怡已然斩钉截铁,表示得很坚决,道:“我劝你少费口舌,你怎么说都没用,今夜我非出这口气不可。”

她的确是天真、刁蛮得可以.她就不想想自己那身颇为不俗的武学,能否接得下人家掌下一招。

夏梦卿有秀才遇着兵之感,对这位郡主,他觉得技穷,无从应付,剑眉微微一桃,道:“阁下,你当真非争回这口气不可?”

德怡柳眉双挑,一仰娇靥,答得干脆:“当然。”

夏梦卿神态一敛,摇头苦笑,道;“你这是何苦?早知如此,我真懊悔当初为什么多此一举……”

双手往背后一负,望着德怡,淡笑接口。

“阁下既然执意非洗雪所谓耻恨不可,我只有让阁下大快怒怀子,只要阁下认为打我一掌,刺我一剑能使你消气平忿,夏梦卿何乐而不为。请动手吧!”双目一闭,不再言语。

这下,德怡反倒愣住了,她做梦也未料到这位令她恨得牙痒痒,自命不凡的狂书生会出此一着,瞪大了一双杏眼,似明白又似不懂地愕然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梦卿睁开双眼,笑道:“你不是要消气么?我只要能让你消气不就成了么?”

“不!”德怡猛一摇头,道:“我非要你说个明白不可。”

夏梦卿无奈,只有强忍笑意,道:“好吧!你请听着,真动手,阁下不但消不了气,恐怕还要气上加气;假动手嘛,没意思!所以,不如我站在这儿毫不还手的让你阁下打个痛快。”

夏梦卿这人就是不会转弯儿,这一来岂不更糟。

美郡主霍然色变,柳眉倒剔,杏眼圆睁,气得发抖地戟指颤声说道:“你,你,你还能忍心说出这种话……”

夏梦卿没料到又出了纰漏,大为不忍,尚未来得及开口。

德怡娇靥又是一变,美目微红,贝齿紧咬,狠声接道:“夏梦卿,你妤狠的一颗心,到这时候还拿话来刺激我,你以为这样我就下不了手么,你错了!”

话落,身闪,疾掠而来,扬起五手一掌掴向夏梦卿那张冠玉般俊面。身形如电,出手如风,够快。

这下要被掴中,夏梦卿那张脸上就非添上五道鲜红纤纤指痕不可!要躲,他可以躲的很容易,但是他没打算躲,他愿意挨上一下,让她从此消气。

星目一闪,含笑而立,任凭美郡主那只欺雪赛霜,温软滑腻的柔荑如风掴到。

眼看夏梦卿就要挨上。

怪事倏生,就在德怡那只手仅差分毫便要掴上夏梦卿的刹那间,她突然收掌跺足,“哇”地一声,泪如泉涌,双手捂脸,如飞掠下神女峰。

那无限美好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那恍如巫峡猿啼,春山泣鹃的哭声,独自萦绕在神女峰巅夜空中……

夏梦卿大感意外,睁开星目望着德怡逝去处,满面惊讶,呆呆发怔。

他原以为这下是挨定了,却不料她竟突然收手,而且痛哭飞驰而去。

渐渐的,他似乎有点懂了,也好像仍不明白,因为他那俊面上惊讶神色己褪,代之而起的是一片薄雾般的迷蒙。

半响,他方始收回目光,摇头一声苦笑,疾射不见。

第二天傍晚,夏梦卿出现在湖北宜昌。

他打算由水路下洞庭,登君山找那情同手足的二小。三圣中,僧道二圣凡凡大师、大木憎人的得意高足霍玄、岑参共议大事,邀他俩先往峨嵋会合武林群雄,然后再赴藏边对布达拉宫及大食人采取行动,井将交付岑参一个更艰巨的任务。

看看天色已晚,夜航的船只早巳收帆,只有等明天一早再说了。

当晚,就随便在近码头处找了一家客栈歇息下来,这家客栈不大,倒还洁净。

夏梦卿生性随和,他认为能找到这种客栈,已经很不错了。

为了赶船,第二天还要起个大早,所以他预备早些安歇。

哪里知道,人却不能平静下来,一静下来便会不由自主地东想西想,思潮便连绵不断汹涌而来,驱不散,拂不开。

上了床,刚闭上眼,第一个浮上脑际的,便是那薛梅霞悲凄慾绝、楚楚可怜、望之令他心碎肠断的情影。他可以看见那双满含幽怨的目光,那成串儿的晶莹情泪……

这些,不住的在他眼前晃动,伸出颤抖的手想轻轻抚摸,所触到的,是一片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章 玉女伤情奇峰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