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二十二章 惊睹可怜薄命人

作者:独孤红

夏梦卿因为不知自己所走这条路是远是近,为恐雷惊龙着了先鞭,一路将天龙身法展至尽可能快的速度。

他可以想象得到,不管雷惊龙所走的是哪一条,雷惊龙他也一定会尽量急赶,早到一步,总比迟到一步好。

这条路并不直,夏梦卿在洞中左弯右折,约摸走了半盏茶工夫,突然出现两扇紧闭的石门挡住去路。

是否这两扇石门之后便是罗刹三君隐匿之处?

夏梦卿心中一阵跳动,停下身形。

有石门,这便不是天然生就,而是出自人为。

度量地位,此处该是梵净山山腹之最深处。

那么,这又是什么所在?是谁辟的石门?

夏梦卿目光凝注之余,不由心头猛震,玉面上神色一转肃然,石门上方,横写着四个朱红大字:“天机石府”。

擘窠大字,龙飞凤舞。

石府称天机,使夏梦卿联想到了百年前一位宇内异人,这位宇内异人,便是一代仙侠:天机上人。

天机上人,论辈份,犹高出夏梦卿的师父智蒙神僧一辈;论修为,也胜过智蒙神僧半筹。

当天机上人在世之时,无人知其隐居何处,天机上人仙逝之后,更无人知其死于何方,至今仍是一个谜。

却不料被他为了遂鹿钗、佛二宝,无意中撞到了这世无人知的天机石府两扇石门之前。

不!不能说世无人知,至少罗刹三君、雷惊龙这四个人已经知道,而且发现的比他还早。

如果眼前天机石府果真就是昔年天机上人的隐居处、坐化处,那罗刹三君邪魔魍魑,竟敢窃据为藏身之窟,渎冒一代仙侠,委实是该杀。

到底是不是呢’

是的成份应该占了九成九。而罗刹三君是否就匿藏于此呢?

虽不敢确定,但路已至尽头,如按雷惊龙所说,应该没有错,罗刹三君似乎是藏身于此。

那么,石门闭而未开,这也应是表示雷惊龙尚未来到,也就是说,他选的这条路才是捷径。

眼前路只有一条,直通门前,那雷惊龙殊途同归之言何解?莫非这天机石府有两处门户,另一条通往另一门?

这么看来,他所走这条路仍不能断言就是捷径。

凝神细听,里面没有丝毫动静,足证雷惊龙还未到。

但是,谁知道这天机石府有多大、多深、多广?

夏梦卿不敢多耽搁,默运护身大静神功,走过去用手试着推了推两扇紧闭石门,一动未动。

夏梦卿剑眉一拽,陡加真力,再推,仍属枉然。

他这陡加真力的一推之力,足有千钧,却是未能动这区区两扇石门分毫,天机石府的确不简单。

夏梦卿枯掸掌无坚不摧,他可以用掌力震碎这两扇石门,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是不愿,也不敢。

倒并非怕惊了罗刹三君,而是不敢轻毁仙侠居所。

他认为门不会开不了,而是必有开启之法。

全神贯注,凝足目力,在石门四周仔细勘察了一遍。

果然,让他看出了端倪,发觉了可疑之处。

那是一块拇指般大的圆石块,嵌在门边石壁之中,与石壁平,颜色稍异石壁,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他认为这可能是石门开启枢机,姑且一试,暗运指力,虚空一指,轻轻点去,这一点,点对了。

两扇本来紧闭的石门,缓缓地向内开去,毫无声息。

随着石门的开启,一片亮光由石府内射出。

不知光来自何方,石府内竟然亮同白昼。

夏梦卿既惊且喜,又感诧异,举目望去,不禁更是一呆。

原来,这只是石府的两扇大门,能看见的只是一条婉蜒下降的石阶,不问可知,石阶必然通往天机石府内部。

天机上人一代奇才,脚罗万有,他不会不在他的石府中暗布些神鬼莫测的机关消息之类。

两扇石门,就是最好的例子。

夏梦卿未敢造次,虚空数指,连点十余级石阶。

他拿得很稳,指力不轻不重,一阵轻微声响,石阶未损分毫,也不见任何动静,竟然毫无机关消息。

夏梦卿哑然失笑,飘身步下石阶。

但当他刚刚踏亡第一级石阶之际。

蓦地,轻响倏传,一物拦腰袭至。

夏梦卿何等人物?但是,他也没躲过。 

“叭”地一声,被来物拦腰袭个正着-- 

怪!好端端地,除子吓出一身冷汗外,别的一点也未觉有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夏梦卿猛然回顾,立时惊诧慾绝,哭笑不得。

天!那竟是由左边石壁中伸出的一根藤鞭。

旋即,他恍悟了。

顿时,更崇敬、更佩服之意,油然而生。

天机上人一代仙侠,宅心仁厚,不愿杀生,这根本可装以利器的藤鞭,只是给那偷进石府之人略示薄惩、警告,希望就此知机而退,不要逼他多造杀孽。

这正应了那句话:非不能,实不为也。连夏梦卿这等宇内第一奇才,都躲它不过,换以利器,谁还能够幸免。

夏梦卿满怀激动,摇头一叹,走了下去。

踏上第二级石阶,轻响再传,薛鞭缩回壁内,无影无踪,天衣无缝,不禁更感天机上人不愧是胸罗万有,无所不通。别的不说,单这巧夺造化、神鬼莫测的机关布置,已是高绝天人,恐连那位北溟异人,一代巧匠公输度都要自叹不如。

继续往下走,再不见有任何消息埋伏。

上体天心,有一而足,知机的早退,不知机的只有让他夷然无伤地进来,仍不愿加以伤害。

夏梦卿一路感叹,走完近数百石阶,几乎深入地底,却是更为明亮,但仍看不出光线来自何方。

眼前又是两扇石门,这回是虚掩着的。

门顶上,三个擘窠大字:“避尘居”。

勘破一切,笑尽人间!这地方深入地底,几与人世隔绝,委实是避尘避世的绝佳所在。

用不着凝神,这地方静得出奇。

可是怪了,凭他的听觉,仍然听不出内里有任何声息。

剑眉微扰,虚空一掌按向石门。

石门开处,一幕景象看得他全身如坠冰窟,立刻怔住,作声不得。

避尘居内,罗刹三君莫、单、卫三魔,一字排列,面外而坐,闭目垂帘,仿若入定老僧,面前平放一张素笺。

一点不错,雷惊龙没骗他,罗刹三君是匿藏于此。

但是,他的眼力也没错,现在的莫、单、卫三魔,已俱成死物,而不是活生生的罗刹三君。

看起来仍是活人,只不过比活人少了一口气。

莫非--

夏梦卿定过神来,闪身进入门,伸手拿起那张素笺;素笺上,是他看了多少次的飞舞狂草、熟悉字迹:“阁下:原谅我捷足先登,快你一步。

我走的才是捷径,不信你掀开室后布慢由这条路走走看。

先者为胜,钗、佛二宝当然我已取去,望阁下莫忘三日约法。

罗刹三君未敢留之世上,无影之毒下,悉予除去,阁下不必再费手脚。

留字示意,再恕我不候之罪。知名不具”

一步之差,全盘皆墨,夫复何言!

夏梦卿懊丧慾绝,垂头长叹,素笺自手中滑落。

雷惊龙虽然让他掀开室后布幔,看看那条捷径,无如他如今已经心灰意懒,提不起兴趣去看它了。

输了,他输的毫无怨言,只恨自己运气不佳。

这是只靠运气的竞争,谁的运气好谁赢,似乎输的还不算太丢人,凭运气致胜何足为奇?这好像与雷惊龙要在这次角遂中击败他的宗旨不太相符。

因为这不因功力也不为智力,而是只靠运气。

夏梦卿不愧智若山海的第一奇才,想到这里,他不禁有点疑惑,当下微凝目力,将罗刹三君的尸体仔细地看了一遍。

这一看,看出了破绽。

罗刹三君至少已经死了一日,怎会是雷惊龙片刻之前下的手?分明是他早先潜来此处,杀了罗刹三君再掠去钗、佛二宝,然后再往梵净绝顶会合自己,虚情假意一番,把自己骗来这深入地底的天机石府。

闪身室后,掀起布幔,哪有什么捷径?根本就是石壁一片,这么看来,那什么远路、捷径之言也属于虚,不是那条路不通,便是那条路通往他处。

本来嘛,面对梦寐以求、人人觊觎的武林重宝,谁会傻得邀来别人共取?更何况是狡诈阴狠的雷惊龙呢?

雷惊龙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无耻的伎俩把他骗来此处,其目的绝非仅仅是只慾将他戏弄一番。

那是什么?不问可知。

夏梦卿心神猛震,才要闪身扑出避尘居。

两扇石门无故自动,“砰”然一声,闭得死死的。

紧接着,石室之顶豁开一碗口小洞,一个充满得意、洋溢狰狞的阴侧侧话声由上传下:“夏梦卿,饶你是奇才第一也好.第一奇才也好,究竟仍是糊涂得可笑,懵懂可怜的着了人家的道儿,你如今还有何话可说?”却不是千毒门主那该死的雷惊龙的话声。

夏梦卿听得出,那是南荒七毒之首:阴昌。他想起了梵净山绝峰之上,老二阴煌之言,剑眉微挑,冷冷说道:“阴昌,你以为我听不出是你么?”

阴昌道;“听出是我,又待如何?”

夏梦卿嗤之以鼻.遭:“无耻匹夫,你以为这样就能围得住我么?”

阴昌嘿嘿笑道:“当然,单凭两扇石门也许不够,不过老夫毁了总枢机,门上又加了些东西,那该又当别论。”

夏梦卿剑眉微皱,道:“什么东西?”

阴昌道:“老夫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

夏梦卿冷笑说道:“匹夫,对我这无生望之人,你何吝一言。”

“说得是。”阴昌嘿嘿笑道:“老夫应该让你死了这条心,不过,夏梦卿,这玩意儿老夫也叫不出个名堂,无论怎么说,你总该相信天机老儿设想的异常周到,他要不想让人出去,谁也出不去。”

这话不错,天机上人所设岂是等闲?这么看来,果然已无破门而出之望.夏梦卿心头猛震默然不语。

他不说话,室顶阴昌却未闲着,一笑又道:“怎么?莫非面临死亡而有所觳觫?”

夏梦卿陡挑剑眉,朗笑说道:“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夏梦卿岂是畏死之人。只是觉得死在你等这些无耻宵小之手,轻如鸿毛,太不值得而巳。”

“好话。”阴昌嘿嘿笑道:“听你这么一说,老夫也为你惋惜,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威风何在?煞气无存!

可是,摆在眼前的路只有一条,不死又怎么办呢?老夫是有心无力,莫可奈何。”

龙困沙滩,虎落平阳,鞭长而莫及。夏梦卿只有任他调侃,任他讥讽,略作沉吟冷冷说道:“阴昌,你不必徒逞口舌之利,夏梦卿自知如今拿你无可奈何,否则我料你天胆也不敢对我这样说话……”

阴昌未否认,他话锋微顿,接道:“我也知此身已绝无生望,有两件事情,数年来我一直不明所以,在临死前我希望你给我个解答,如何?”

阴昌似在考虑,过了一会儿,始道:“问吧,夏梦卿,老夫知无不言。”

“我先谢谢了。”夏梦卿一笑说道:“头一件,我要知道,你兄弟非任人驱策之辈,怎会屈就雷惊龙千毒门下,内中应该有着什么隐密?”

阴昌“哈”地一声说道:“夏梦卿,好眼力:换换你是雷惊龙,老夫兄弟哪还能混?多年心血恐早付东流.不瞒你将死之人,要说这该从昔年说起。……”

夏梦卿道:“你慢慢说吧,我这人很有耐性。”

阴昌接道:“老夫以为你不会忘记雷惊龙昔年薛家夺宝之事……”

夏梦卿道:“记忆犹新,说下去。”

阴昌道:“雷惊龙酒中下毒,谋你未成……”

夏梦卿突然说道:“我打扰一句,葯,可是你兄弟给的?”

“当然。”阴昌坦然承认,也有点得意,道:“葯是老夫兄弟不传之秘,雷惊龙他焉有之?”

“够了。”夏梦卿星目寒芒一闪,道:“往下说。”

阴昌吃吃笑道:“老夫知道你此时直慾杀尽老夫兄弟而后甘心,那没有用,也别动肝火,晚了,不到今日老夫也不会说出。”一阵嘿嘿笑声,又道;“雷惊龙在你掌下幸逃一死,未敢向老夫兄弟复命,当即逃往远处藏匿;你知道,老夫兄弟七毒令下几曾有过漏网之鱼……”

“有!”夏梦卿截口说道:“薛家双龙。”

“那不算,也是唯一例外。”阴昌冷冷说道:“如非你横里插手,多管闲事,老夫不信薛家双龙有通天遁地本领,能在七毒令下幸保性命……”

夏梦卿笑了笑,没说话。

阴昌却接着说道:“未出半月已被老夫兄弟侦得他藏身之处,联袂驰往哀牢慾杀之泄愤,谁知那半个月中竟被他巧获……”

夏梦卿道:“千毒人魔西门豹所遗毒经。”

“不错。”阴昌说道:“毒经无毒不载,无影之毒更是万毒之宗,说起来很尴尬,凭老夫兄弟七人之力,一时竟未能奈何得他……”

“于是,只有俯首称臣,甘供驱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二章 惊睹可怜薄命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