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二十四章 战鼓雷鸣动天地

作者:独孤红

就在夏梦卿与霍玄率领天下群豪下峨嵋奔西藏的当天下午,另一队人马也由峨嵋附近一个隐密之处,悄悄的开拔,目的地也是西藏。

这另外一队人马,当然就是神力威侯傅小天、薛梅霞所率领的八员骁勇将,三千貔貅兵。

为免惹入耳目、惊动地方,傅威侯下将令,八员上将与三千雄兵分做数批入藏,一律改穿民装,在拉萨附近卦兰山会合,沿途不得惊扰民众;违令者,杀无赦。

威侯将令重如山,谁敢不遵?数路兵马无声无息,秋毫无犯的分别开拔,或分几路,或分先后。

在大军开拔之际,傅小天伉俪获得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个意外的惊喜,是美郡主德怡也适时赶来,表示要跟他们夫妇到西藏走一趟,身为亲贵,她也应该为朝廷尽一份力;傅小天劝阻无效,只得由她。

固然,她是想替朝廷尽点力,不过那是附带的,天知道她真正的心意是什么?其实傅小天伉俪也非糊涂人。

神女峰的别后,她没提。

傅小天伉俪也绝口不问,冰雪聪明的薛梅霞却由德怡那憔悴的容貌、忧郁的神色中猜透了八分。

她说不出心中有什么感受,是什么滋味。

由峨嵋人藏,这一带,路很艰难,所经大部分是祟山峻岭、深渊大涧,大雪山、沙鲁里山、伯舒拉岭、念青唐古拉,莽林重重,极尽险恶。

鸭珑扛、金沙江、怒江激流湍急,鹅毛难浮。

半个月的历尽艰苦,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卦兰山。

薛梅霞究竟出身武林儿女,她还受得了!

可是,美郡主一到地头就躺下了,一半是由于肉体,一半由于心灵,一向养尊处优的千金,她怎么受得了。

按说,她早在半路上就支持不住了,无如好强的个性使她咬牙撑着,她不愿把自己内里的脆弱落在傅小天伉俪的眼中。

再说,她也不能让人家为她一人耽误大事,耽误了行程。

兵马俱皆疲累,又病倒了德怡。傅小天深通将略,当然知道远来疲兵,不宜即刻作战,当下传令休息听候令谕;一面为德怡延医,一面派人暗中探听布达拉宫的动静。

三天之后,德恰病愈,探马回报,带来的消息却令傅小天大吃一惊,布达拉宫请得丁高明奇人异士相助;这位奇人异士的相貌,对傅小天颇不陌生,他听恩师海老人说过,武林中有这一号巨魔,天外神魔南宫毅。

德怡病后体弱,尚不宜多劳动,于是他偕同爱妻,带着两个人,轻骑驰出卦兰山,直奔布达拉宫。

距离布达拉宫不远处,有两座小山,傅小天选了其中之一,弃马步行登山,站在山顶,孤峰上布达拉宫遥遥在望,可以看得很清楚;一看之下,这位当世虎将不由心神震动,暗暗惊骇。

他发现,天外神魔南宫毅不但是睥睨武林的盖世魔头,而且居然胸罗韬略,高不可测。

跟前的布达拉宫固若金汤,几乎无懈可击。

看着,看着,傅小天一双浓眉越皱越深,面上的阴霾也越来越浓,显得心情十分沉重。

薛梅霞虽不谙兵家事,但她可以体会夫婿的心情,由夫婿的忧郁神色,她揣测出情势的恶劣,满怀关切,轻轻地叫了声:“小天,你……”

傅小天环目凝神,没有说话。

薛梅霞接道:“小天,别先挫自己锐气,自古邪不胜正……”

傅小天微一摇头,突然开口:“霞,你不明白,我不在乎南宫毅是个成名多年的盖世魔头,而他居然才可经天纬地,胸蕴数万甲兵,这就绝不容我忽视!你看看眼前布达拉宫,简直是难以撼动,近千的密宗高手到他手里几乎……”

薛梅霞情知不虚,但她只能婉言安慰,强笑说道:“小天,别把他说得那么神,他只要不是神,我就不相信他能强过我夏大哥,跟你这位盖世虎将。”

傅小天微微牵动chún角,笑了笑,道:“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事实如此,除了夏梦卿之外,傅小天几曾服过人?夏梦卿他是宇内第一奇才,南宫毅应该不比他强,无如眼前布达拉宫高明的布置,竟证明南宫毅的胸罗和夏梦卿不相上下。大清朝廷突然有了这么一个劲敌,我怎能不忧心而深感觳棘?”

薛梅霞默然不语,但旋即说道:“这些我不懂,也许南宫毅真如你所说那么厉害,不过,我有信心,我夏大哥能打败他,而且必定比他高明。”

按理,薛梅霞不应该对自己的夫婿这样说话。

傅小天却毫未在意,那是因为他认为各方面他都难望夏梦卿项背;还有,便是他了解自己的爱妻。

点头说道:“希望如此,可是,这是大清朝廷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不能尽靠别人,自己总要拿点东西出来。”话锋微顿突然挑起浓眉,环目暴射道人寒芒:“岳武穆说得好!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我怕个怎地?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才是为将者死得其所!为大清朝廷,我不惜粉身碎骨脑浆涂地,出尽最后一口气,流尽最后一滴血,南宫毅再厉害我也要斗杀他,走,咱们回去。”

豪气干云,无比壮烈,拉着薛梅霞,大步行下山去。

岳钟琪麾下的两员大将久久才定过神来,互觑一眼,齐挑拇指,飞步跟了下去。

夏梦卿与霍玄偕同天下群豪,未在拉萨落脚,却搭了几座帐篷,住在另一座山峰的隐密山坳里。

由于夏梦卿策划周到,此处山泉清冽,饮水不缺,食物是由拉萨买来的大批干粮,饮食都不虞匮乏。

这一夜,初更。

夏梦卿正召集大悲禅师等各门各派的领袖人物,在他那虎帐中,分派人手,共商歼敌大计。

蓦地,夜空里遥遥传来一声清脆佛号:“阿弥陀佛,老施主何人,请快留步。”

这是首夜担任警戒的少林十八罗汉,发现了可疑之人,十八罗汉足以挡住来人,所以帐中谁也没动。

可是怪了,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叱:“老施主再不停步,那就莫怪贫憎等要出手得罪了。”

也许来人有眼不识泰山;或者未将十八罗汉放在心上,虎帐中停止了议论,有人站了起来。

突然一阵震荡夜空的大笑,一个苍劲话声说道;“和尚别那么紧张成不?少林绝学擒龙手,老驼子可承受不起,一家人,烦劳通报夏少侠,独孤奇求见。”

原来是大漠驼叟无影神鞭独孤奇到了,此老一向哪处去了?怎么等到这个节骨眼儿才来?

诸老松了一口气,互视失笑,随着夏梦卿迎了出去。

月色下,山坳外,十八罗汉中的两名大和尚一前一后,陪着一名驼峰高耸的灰衣老者走了进来。

可不正是大漠驼叟无影神鞭独孤奇?

老驼子一见众人,老远地便拱手豪笑说道:“不敢当,不敢当,老驼子怎么担当得起。”

来至近前,一一寒暄。

苍寅跟独孤奇可是一对儿,也是多年的故友,见面就是劈头一巴掌,手动口不闲,怪叫说道:“臭驼子,你这一向躲哪儿去啦?怎么一露面儿又不见啦?害得我老要饭的找得好苦,说呀!”

独孤奇没躲,让那一掌拍上肩头,咧嘴笑道:“苍老五,你找老驼子何为?老驼子又没欠你的。”

大悲禅师插口说道:“贫衲等正为一直未见老檀越侠驾而深感纳闷。”

对这位德高望重的少林掌教,独孤奇不好再嬉皮笑脸,微敛嬉态,笑道:“老驼子回大漠去了。”

苍寅瞪目叫道:“臭驼子,好好儿地你又回大漠干什么?”

独孤奇眯着老眼,笑得神秘,道:“落叶归根,老窝儿嘛,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

苍寅老眼不花,满肚子机灵,一瞪眼,道:“臭驼子,少在老要饭的面前耍花枪,说,干什么去啦?有半句不实,老要饭的当场要你好看。”

独孤奇“哈!”地一声,道:“臭要饭的你想耍硬的?老驼子不吃这一套。”

苍寅却也童心未泯,老天真,刹那间换了一副脸,唱个肥喏,嘿嘿笑道:“臭驼子,咱俩可是数十年的老交情……”

孰料,独孤奇一摆手,仰着脸道:“少废话,也没用,老驼子软硬都不吃。”

四周哄然大笑,苍寅跳着脚,戟指说道:“大沙漠里的臭驼子、烂草绳,你敢冤我老要饭的,再不从实招来,惹火老要饭的,我打扁你驼峰。”

独孤奇飞快说道:“谢天谢地,老驼子求之不得,正愁它碍事。”

又是一阵充满欢愉、豪迈的哄然大笑。

苍寅可碰上了对头冤家,没了辙,徒吹胡子干瞪眼。

齐振天一旁幸灾乐祸,嘿嘿笑道:“小鬼碰上了阎王,臭要饭的这回可吃了瘪,报应。”

苍寅立刻转移了目标,找着出气筒,指着齐振天鼻子,一蹦老高,扯着喉咙大骂说道:“齐老猴儿,你敢捡苍老五的便 宜,我拆了你的老骨头。”

说着,就要动手。

独孤奇适时说道:“好啦,好啦,都快老掉牙了,还那么没皮没臊,收场刹戏吧,要听好消息么?走!里边儿谈去。”

嘴里虽这么说,脚下可没动。

这是独孤奇稳重处,游戏风尘,旗葫不羁那是一回事,当着夏梦卿、霍玄与这么多位身份高的领袖人物,他可不好僭越。

苍寅闻言放手,道:“臭驼子,真的么?什么好消息?”

独孤奇道:“正事归正事,信不信由你,要听,里边儿去。”

苍寅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耸肩摊手,道:“好吧!臭驼子,你是吃定了我,苍老五认栽。”

齐振天道:“哪怕你不认。”

这回苍寅没作声。一番谦让,由夏梦卿与大悲禅师领先进入虎帐。

坐定,独孤奇未等众人发问,便自动说道;“老驼子为何突然悄悄地返回大漠,那是天机,现在不能说,能说的只有两件事,这是老驼子称心快意大杰作……”话锋微顿,欢愉之情形于色,接道:“这第一件,老驼子日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一桩大事,把几个缠脚布包头的大食人全赶走了,一个不剩……”

众人闻言一震,苍寅一跃而起,道:“赶走?臭驼子,你没……”

独孤奇笑了笑,截口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老驼子到了快伸腿儿瞪眼儿的年纪,不想多造杀孽,况且杀那些东西也污我双手;不过,那一顿皮鞭的滋味儿比死好受不了多少。”

别人都束开口,苍寅又说了话,摇头说道:“你臭驼子居然改了性情,变得前后判若两人,生了菩萨心肠,真令人难以相信,令人难以相信……”

独孤奇笑了笑,发说话。

苍寅抬眼深注,接道:“臭驼子,你能不能说详细点儿?”

独孤奇道:“事情就是这样儿,你要那么详细做甚?”

苍寅道:“你驼于就没从他们身上捞点儿什么?”

独孤奇大笑说道:“碰上你臭要饭的,老驼于想留点儿都不行!不错,斩获良多,第一便是那布达拉宫请来了大帮手……”

“这不稀罕!”苍寅道,“大伙儿一到这就知道了,是天外神魔南宫毅。”

独孤奇“哦”地一声,笑道:“要饭的吃八方,这可能是你那张嘴问出来,且听听老驼子这第二件斩获,他们有百来枝火器……”

“这也在夏少侠意料中。”苍寅道:“臭驼子,我看你趁早别抖了……”

独孤奇突然一笑说道:“臭要饭的何必那么猴儿急?且听听老驼子这第三件斩获,这第三件斩获便是老驼子适才所说两大杰作之一……”目光环扫,咽了口唾沫,接道:“有了这件斩获,别看他布达拉宫龙潭虎穴,固若金汤,我老驼子包管一攻即下,不费吹灰之力。”

倏然住口不言。

诸人闻言诧异,苍寅更是忍耐不住,直起身子道:“臭驼子少卖关子,也别先吹,吹炸了不好看。”

独孤奇微笑不语,探怀取出一物,伸手递向夏梦卿。

那只是一张折叠甚小的宣纸。

夏梦卿打开一看,神情震动,眉宇间陡现喜色。

赫然竟是布达拉宫的形势详图,圈圈点点所有布署一目了然。

大悲禅师坐得景近,一眼瞥及,悚然动容,立刻高宣佛号,目注独孤奇,肃然合十,说道:“阿弥陀佛,老檀越功劳第一!有了此图,何愁布达拉宫攻不下?华夏可保,苍生有救,老檀越功德无量。”

大概是不好意思,独孤奇竟然老脸一红,未作声。

夏梦卿传阅该图,图到了苍寅手里,他凝注良久,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独孤奇,一片疑惑,道:“老驼子,你应该看得出,这不是原图。”

独孤奇点点头说道:“不错,是仿制品。”

苍寅道:“既是仿制晶怎知它实而不虚,怎知这不是布达拉宫一招毒计?”

这是众人都感疑惑的,只是都不便开口罢了。

苍寅与独孤奇数十年刎颈之交,他却用不着顾虑那么多,其实,这等大事,为公不为私,有顾虑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四章 战鼓雷鸣动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