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五章 旧情难忘走单骑

作者:独孤红

整个北京城虽然方自沉睡中渐渐苏醒,但在那神力侯府小楼暖阁中,却是烛影摇曳.蜡泪未干。 

几上,两枝粗若儿臂的红烛已只剩下寸许一段,蜡汨洒满了那深红色的光滑几面。 

对烛而坐的是神力威侯傅小天,与那诰命一品的威侯夫人薛梅霞。 

傅小天宿酒已醒,仍是一袭青袍,浓眉轻锁,对着摇红烛火出神。 

薛梅霞则是螓首低垂,不胜凄楚。 

小楼中,-片宁静,可以听到室角一张八宝软榻上,-对粉妆五琢的幼童酣睡的均匀呼吸。 

但,小楼中的气氛,却不大谐和。 

也许就因为傅小天浓眉轻锁,呆呆出神;薛梅霞螓首低垂,不胜凄楚。 

良久良久,傅小天方自缓缓将目光由烛火上,移注爱妻:“霞,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么?” 

声音很低.却很平静。 

薛梅霞微微地点了点头:“我觉得只有这么做,方能减少我心里一份内疚,小天,你知道良心的谴责最令人痛苦。” 

傅小天淡谈一笑:“我不觉得你欠他什么。” 

薛梅霞凄惋苦笑:“小天,你不是我,若将你心换我心,当知我痛苦之深,我觉得负他太多了。” 

傅小天浓眉微蹙,摇头说道:“霞,别这么自责,也别这么自苦,你没有负他……” 

薛梅霞街一摇头,黯然接口:“小天,别再安慰我了,我自己的心自己还不明白?你是世间少有的好丈夫,我本不该这么做,但是假设我不这么做,我势将负疚痛苦一生,与其如此我不如找到他,向他解释清楚,然后,心中毫无郁结地伴你……”一颗螓首又自缓续垂下。 

傅小天深注爱妻一眼,道:“霞,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我和他虽然缘只两面,相识不过半日,但不知为了什么,我由衷地佩服他,想接近他,结交他。你知道,傅小天生平何曾服过人?但玉箫神剑闪电手他例外,我自诩奇男盖世,在他面前我竟有渺小之感,他那绝世风标、铁胆傲骨,是我生平所仅见!由是我敢说,他不会怪你,绝不会,我这双眼睛不会看错人。” 

薛梅霞禁不住娇躯-阵轻颤,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热泪已自盈眶,一丝凄惋苦笑浮上chún边,她徽摇螓旨,道:“小天,你没看错,我确也了解的更多,当初他之所以能令我-见倾心,不可自拔,不是他绝世风标,也非他那一身旷绝寰宇的武学,而就是因为他卓然超群,有一种令人自然心仪的气质,虽然我明知他不会怪我负心背盟,却不能不得到他一句话儿……” 

一声无限痛苦的凄楚轻叹:“我很矛盾,我希望他不会怪我却又希望他恨我,恨得越深越好。小天,我说不上理由,也许这样可以减少我心中一份愧疚。”双眼中晶莹珠泪突然无声坠下。 

博小天浓眉一蹙,那虬须满布的chún边,筷地起了--阵轻微抽搐,默然不语,缓缓垂下头去。突然,他又抬头一笑,炯炯环目深注薛梅霞;“霞,别这样了,我的心都快碎了,我答应你,何时动身?”, 

薛梅霞娇躯突起剧颤,美目中无限感激地凝注傅小天,珠泪如泉涌出,樱口数张,良久方自颤声一句:“小天,你,你太好了,却叫我如何报答……” 

傅小天淡淡--笑,轻轻地为爱妻拭去满面泪渍:“又来了,记得么?我不要你谈什么报答,只要你能快乐无忧地伴我一生。” 

一丝羞愧掠上心头,薛梅蔑缓缓垂下螓首,突然暗咬贝齿,猛一抬头道:“小天,我不去了!” 

博小天禁不住呆了一呆,但旋即浓眉双轩地微笑说道:“霞,别孩子气.也别担心我,我不会在乎这些的。告诉我,什么时候动身?” 

薛梅霞默然良久,才低低说道:“我想一会儿就走,迟厂怕来不及。”: 

“好,就这么说。”傅小天轻拍薛梅霞香肩,点头说道:“我拨出四个贴身护卫,一辆四马套车,侍婢随你带,够么?”“太多了,小天。”薛梅霞摇头说道:“我只要一辆套车,两名婢女。” 

傅小天摇头一笑:“江湖险恶,人心叵测,神力威侯权重当朝,但对武林中事却鞭长莫及,你忍心让我寝食难安,担心终日?” 

薛梅霞娇躯又是一阵轻颤:“我觉得太劳师动众了。” 

傅小天又摇头道:“为你我觉得倾侯府人马还少了点儿,最好能由我亲率帝都铁骑。” 

薛梅霞难忍热泪,樱口颤动,方待再说。 

傅小天已一笑站起:“霞,别说了,我去要他们马上准备。 

“慢点,小天。”薛梅霞突伸柔荑,-把将他拉住,抬眼看了他一眼,慾言又止,半晌终于说道:“我想,我想带忆卿一起去。” 

傅小天微微一愕,谈笑摇头:“原谅我!你去,我已够担心了,孩子太小,我何忍让他饱受风霜,备尝旅途之苦?”薛梅霞默然不语,许久,突然桃眉说道:“小天,有一件事找瞒你很久,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 

博小天正色摇头:“霞,你用不着说,傅小天不是人间贱丈夫,忆卿,我视同已出,爱过小霞,我绝不能让他也去经历江湖风险,否则,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夏梦卿。”说毕,转身便慾下楼,倏地,他停下脚步,环目中迫人光芒直射窗外,挑眉沉声:“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 

薛梅霞神情为之一震。只听楼下庭院中,一人应声回盾:“禀侯爷,赵吾平在此侍候。” 

傅小天威态-敛,笑道:“唔,那正好,传话下去,备我套车,十六黑衣卫中派出四人,打点行李,随时听命。”楼下那人应了一声,随即寂然。 

傅小天负手走回,方走两步,看了呆坐中的薛梅霞一眼,忽又笑道:“霞,你坐着,还是我自己跑-趟,这些人办事我不放心。”转身大步下楼而去。步履声逐渐远去,渐至不闻。薛梅霞再也难忍满腔激动,伏几失声痛哭。是感激?是羞愧?是别绪?是离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半晌,哭声渐成饮泣,薛梅霞抬起螓首,美目已微显红肿,目光呆滞地投向八宝软榻上,一双甜睡中的儿女,缓缓起身,又缓缓地行了过去。 

口口口 

神力侯府的大厅之前,停放着一辆四轮马车,四匹配套健马,一色雪白,昂首弹蹄,极为雄骏。 

也许是不愿显眼扎目,这辆马车看-亡去和一般马车,没有什么两样。 

四名黑衣护卫神情恭谨,垂手肃立一旁。 

这四名黑衣卫中,除最左一名是个面透阴沉的灰髯老者外,其余三名均是神态威猛的中年大汉。 

毫无疑问的,这四名黑衣卫必是神力威侯十六名贴身黑衣护卫中之佼佼者,功力、胆识、机智,均属十六黑衣铁卫之冠。 

神力咸侯傅小天,正自负手迈步,甚为仔细地察看这辆四马套车。 

绕车一周,傅小天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属即踱向黑衣四卫。 

环目中神光不怒而威,轻扫四人,微笑颔首:“好,好,你们办事很好,我根满意,你四人京中可有什么牵挂么?” 

居左灰髯老者肃然躬身:“禀侯爷,属下等没有牵挂,谢侯爷垂注。” 

傅小天点了点头:“那就好,这次夫人出京,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四人身为护卫,跟我多年,当知责任之重大!你四人亦均为武林中人,武林中人当知武林中事,夫人的安危,我交给你们了,有任何差错,我唯你四人是问。” 

傅侯虎威懔然慑人,几句话儿虽然平淡,却令人听来隐隐有窒息之感。 

黑衣四卫身形一颤,齐齐躬身。 

傅小天微微一笑,挥手说道:“记住,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儿,交当地快马报我”。 

语毕,又看了马车一眼,面带微笑,转身走开。片刻不到,那辆四马套车驰出了神力侯府大门。 

傅小天微服简从,亲自送至城外。车帘内,薛梅霞热泪盈眶,玉手挥扬。 

而傅小天却神色泰然,豪迈地笑声连连,一直望着那四马套车变成小黑点,隐入滚滚尘雾中,方自策马回府。但在回府途中,他眉宇间却难掩心中依依惆怅之情。 

就在这辆马车驰出城去的同时-- 

紧靠城门的一家屋檐下,一名衣衫槛楼,蓬头垢面,胡须如捐的中年化于,突然睁开一双睡意惺忪、满布血丝的眼睛,懒洋洋地拾起横在腿旁的打狗棒,缓缓站起,拍拍屁股,托着破碗,步履蹒跚地,向城外行去。 

这名中年化于的两条腿,似乎已耐不住经常的饥饿,与这晨间本有的凉意,一边吃力面缓慢地向前迈着,一边打着哆嗦。而他却毫不在意。依然托着破碗,一步步地向前挨进。 

好不容易捱到了城门口,蹄声得得,傅小天青衫白马,带着两名随从由城外折返。、 

人马交错,傅小天看了中年化子一眼,不胜同情,微蹙浓眉,左袖徽展,一锭黄澄整的赤金,立落化于破碗中,竟然一丝声息也未发出。赤金一锭.少说也有十两,足够一个数口之家,渡过半生。 

而这中年化子竟看也未看一眼,只在马侧躬了躬身,又带动着不灵活的双腿,向前挨去。 

这仅是习惯性的道谢,显然他绝未料到,手中那只破碗里,是锭赤金,而非那常见的一文小钱。 

傅小天哑然失笑,摇了摇头,策马续行。 

中年化于依然缓缓地前行着,直到走出城门五十丈外,方始停下脚步。 

两只血虹眸子望了望破碗中那锭赤金,突然咧嘴一笑。 

再举目略一环顾,刹那间竟如同换了个人儿,身如脱弩之矢般,一掠数丈地驰高官道。 

晨间行人稀少,谁也没有看见。这名中年化子一离官道,便沿着护城河向西疾驰。 

距城西数里之遇,是一片荒野。荒野之中,杂草遍地,古木丛生。在一片占地不大的白杨林前,坐落着一座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的古庙。 

中年化子进入荒野,径直奔向哪座破庙。 

方抵庙前,两扇破门倏然而开,一名小叫化垂手肃立,恭谨躬身。 

那中年化子却是连眼皮也未抬-下便匆匆进入庙内。 

正在此时,一个清朗话声带笑由内传出:“郝舵主回来了?一夜辛苦……” 

随着话声,一位俊美绝伦、挺秀脱拔的白衣文士,由内拱手迎出:“夏梦卿至感不安。” 

中年化于飞步迎上,肃然说道:“夏少侠何出此言?珠符令出.天下俯首,能为少侠效劳,何止郝元甲天大荣幸,即是丐帮也倍捣光彩。” 

这白衣文士竟是那夏梦卿!只见他淡淡一笑,道:“郝舵主,贵帮与敝师门渊源非浅,恕我也不再行客套,那神力侯府可有动静?” 

中年化于原是丐帮北京分舵主,火眼狻猊郝元甲,他神色忽转凝重,猛一点头。 

夏梦卿剑眉倏挑:“莫洪匹夫好大的胆子,他得手了么?”郝元甲心知夏梦卿会错了意,连忙摇头,道:“少侠弄错了,神力侯府方面弟子,自昨夜至今,尚未有过回报,我倒为少侠发现了另外一桩事儿。” 

夏梦烽松了口气,失笑说道:“我原料莫洪一时不敢轻举妄动,郝舵主另外发现了一件什么事儿?” 

郝元甲看了夏梦卿一眼,道:“傅侯夫人适才乘车出城,傅侯轻装简从亲自送到城外。” 

夏梦卿神情一震,“哦!”了一声,默然未浯。 

郝元甲又道:“我虽不知傅侯夫人将往何处去,但我却断定她此次必系远行。” 

夏梦卿蹙眉说道:“何以见得?” 

郝元甲微笑说遭:“少侠当知要饭化子,两眼最尖。” 

夏梦卿微微一笑,道:“郝舵主又怎知车中必是哪傅侯夫人?” 

郝元甲笑道:“套车非任何人可乘,十六黑衣护卫,随行者四,又是傅侯亲自相送,车中除傅侯夫人外还会是谁?” 

夏梦卿一双剑眉蹙得更深,良久方黯然一叹,道:“看来,是我一句‘人箫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累她奔波……唉,其实你又何苦?此中原因傅小天不会不知,他令我敬佩,令我惭愧……” 

郝元甲看了他一眼,道;“事已至此,少侠何须自责?少侠是否要……” 

“不!”夏梦卿微微摇头,接着:“我-时还不想离开此地,莫、单、卫三个罗刹余孽,潜伏数年,有为而来,阴谋当非小可,我要留此为傅小天做点事儿,傅侯夫人这方面,只有烦劳贵帮。” 

“何言烦劳。”郝元甲翻腕自破袖中拿出那锭赤金,肃然说道:“纵不谈少侠差遣,单凭傅小天铁铮奇男,侠骨仁心这八个字,郝元甲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请少侠吩咐。” 

一番话听得夏梦卿大为心折,暗自钦佩不已。略一沉,道:“傅侯十六黑衣护卫,虽然派出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五章 旧情难忘走单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