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凤钗》

第六章 腥风血雨芳踪渺

作者:独孤红

天色方晓,晨曦微透。迷蒙薄雾里,一辆黑色马车静静地停在荒野中一片密林之旁。 

车前的马儿已不知去向,只有车篷上的两三条破裂布条随着清凉的晨风飘拂做响。 

这辆马车,看上去不似一般寻常马车,只是它那不同之处在哪里,却又令人一时难以指出。 

马车似乎空着,四面车帘却遮的密密的。 

渐渐地,薄雾稀散,阳光照上了这辆马车。 

片刻之后,马车周围弥漫了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气息,随着晨风,逐渐飘散开去。 

一只苍鹰由高空向着这辆马车盘旋下降,似乎有所惊觉,在距离这辆马车尚有十丈高低之处,突又展翅飞去。 

就在此际,远处-团淡白轻烟,向着这辆马车疾飘而来。 

这团淡白轻烟的飘起处,是荒原的尽头,距离这辆马车,少说也有里许之遥,然而转瞬间它已飘至近前。 

哪里是什么淡白轻烟,分明是一位面色焦黄的中年文士。 

正是那经过易容的宇内第一奇侠;五箫神剑闪电子夏梦卿。夏梦卿入目眼前这片景象,顿时呆住,良久良久,方始喃喃地说出一句话儿来:“果然不出我所料,赵君平这匹夫……” 

一阵晨风过处,车帘微掀一角,一股让人慾呕的血腥恶臭由乍中飘出。 

夏梦卿神情一震,倏然住口,飘身近前,伸手扯下车帘。车帘启处,血腥恶臭更浓,但夏梦卿却杀机狂炽,目眦慾裂,星目喷火地呆立车前,任那阵阵血腥恶臭扑鼻沁心。 

车中,牲整齐齐地靠篷环坐着七名男女。那是神力侯府的两名黑衣护卫、四名青衣侍婢,另外一名.却是衣衫褴楼、蓬头垢面的中年化子。 

这七名男女每人的胸口近玄机穴处,都有一个拇指般的血洞,直透后背,血流满了车厢,但都已色呈紫黑,且已凝固;显然这七名男文已身死多日,否则何来尸臭阵阵?内中略单少厂那位诰命一晶的傅侯夫人薛梅霞,与那昔年冷面狠心活阎罗,今日神力侯府十六名黑衣护卫之首的赵君平,及另外一名黑衣护卫。 

这是夏梦卿在惊怒之余,心中唯一感到稍安之处,但与其说他心中稍安,毋宁说他是五内慾焚、杀机枉炽。 

因为,薛梅霞虽然未遭毒手,但很显然地,她已沦入赵君干的魔掌。 

而薛梅霞身边必然携带着紫凤钗。另一件使他心中难过,探感歉疚的是为了他,丐帮损失了一名弟子。 

这名丐帮弟子显然是受命沿途跟踪,暗中保护薛梅霞的丐帮弟子之一,但负有这种使命的丐帮弟子绝不只一个,那其他丐帮弟子却又到那里去了呢?这星一桩疑问,而这桩疑问在夏梦卿脑中停留的时刻不过是一刹那间。。 

因为他无心再去多思考这些,目前应想的,该是那赵君平将薛梅霞掳往何处去了。 

他目注车中,呆呆地陷人苦思,突然一声轻若游丝的低咋,传自密林深处。 

声音虽然极其低微,但在他这位宇内第一奇才耳中,却不肯是一声闷雷。’夏梦卿瞿然一惊,闪身扑向五丈外密林。 

甫进密林,一幕几疑置身人间地狱,罗刹屠场的悲惨血腥景象,使得夏梦卿杀机更炽、目眦慾裂。 

林中,一片狼藉,那树木野草间,赫然倒卧着十余名丐帮弟子。脑浆进裂,腿断臂折,肚肠外流……其状之惨,直令人不忍卒睹。一丝鲜血由夏梦卿chún边渗出,星目也渐转血红…… 

倏地,也双日一闭,两串热泪滑过面颊,滴落在襟前。英雄方泪不轻弹,只因末到伤心处。如铋讪了他,丐帮竟损失这多精英,这叫他如何不愧疚良深,痛心慾绝? 

就在他闭目洒泪的刹那,一声低低的呻吟又传入耳中。夏梦卿神情猛震,暗道一声该死,睁目循声望去,发现哪横七竖八的尸身中,有一具双腿齐膝断去、趴伏在地上的户身.一只手竟然微微地动了一下。 

显然的,这名丐帮弟子尚未断气。 

夏梦卿急忙飘身过去,小心翼翼地将他翻转过来。只见这名丐帮弟子甚是年轻,眉目长得十分俊秀,但如今囤失血过多,面色显得苍白怕人。 

夏梦卿伸手一探鼻息,果然尚未气绝,只是命已细若游丝亡在旦夕,他身为当今宇内第一奇才,自然知道此人已届灯尽汕枯的地步,所以尚未气绝,乃是因为强用深厚的内力,保住胸头一口真气;万万不能再以真气助之,否则徒然加速其死,故只有静静蹲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片刻,这丐帮弟子气息越来越微弱,仍是僵躺着,不见丝毫动静。 

夏梦辉尽管焦急万分,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怀着一腔失望,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准备离去。 

哪知就在此际,地上那名丐帮弟子,原本紧闭着的双日,竟然一阵眨动,缓缓地睁了开来。夏梦卿心头猛地一跳,忙又蹲下身来。那名丐帮弟子吃力地拍起眼皮,看了夏梦卿一眼,双目突然闪过一丝极微弱的异采,苍白的嘴膳一阵抖动,张了数张,方始低低地说出一句话来:“阁……下……可是夏……少.....”话声很低,夏梦卿却听得清楚,急急接道:“我正是夏梦唧,阁下……”那名丐帮弟子堕上浮现一丝苦笑.断断续续地又道:“丐帮……无……能……有辱……” 

夏梦卿心中一阵绞痛,忙自接道:“为我一己之私,连累贵帮损失这多精英,夏梦卿只有悲痛万分、愧疚良深。事已至此,阁下当知时机紧要,万勿再多言客套,请告诉我傅侯夫人下落。” 

丐帮弟子无力地道:“燕……小……飞遵……命-…”嘴chún骤起一阵抽搐,话声顿断。夏梦卿大急,却又明知不能妄动,正自焦虑万分束手无策,那丐帮弟子将口一张.用尽力气又吐出两个字来:“芦……沟……” 

chún边又是一阵抽搐,双目一翻,已告气绝。 

夏梦卿入耳这两个字儿,方自一怔,目睹此情,心头禁不住又是一阵绞痛,他自然知道,此人之所以强保一口真气,无非是为提供这条线索。两串热泪夺眶而出,顺颊流下,滴落在那丐帮弟子胸前,伸出两指,轻轻地为丐帮弟子合上双目,缓缓地站起身来。 

星目一扫地上十余名丐帮弟子尸身,喃喃说道:”各位请瞑目,夏梦卿誓为各位报此血仇……”懦袖轻挥,一闪出林,飞射而去。 

时已黄昏,名传遐迩的芦沟桥头,飘然走来-位身穿雪闻儒服的中年文士。 

落霞孤鹜,水天相接,芦沟桥横跨永定,雄踞中流,黄昏州的景色美得尤其动人。 

但这位中年文士,却是负手桥头,东望一脉青山,呆呆出神。任那晚来微有凉意的轻风,拂动着他那雪白衣袂,措猎飞舞,他就如一尊石像般,不言不动。 

颀长背影,映在晚霞里.显得十分萧洒,也透着一分冷漠、一分古怪。就因为这样,使得芦沟桥上那来来往往的稀少行人,都禁不住地,向他投过诧异的一瞥。 

突然,由芦沟桥的彼端走来一个黑衣汉子,-顶宽沿大帽压的低低的,几乎将他的面目完全遮住。这黑衣汉子看上去和常人无异,只是步履之间较常人为快,而且较常人稳健。 

他老远地看见了这负手桥头、呆呆出神的白衣文士,也禁不住像别人一般地投过诧异的一瞥。但是,他这诧异的-瞥恍若是投在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上,烫得他控个身形为之-颤。 

身形一颤之后,随即停下脚步,似在犹豫,犹豫片刻之后,终又迈动脚步,行子过来。不过,他的头却低下去了。 

而且,步履之间也失去丁原先的稳健,显得既匆忙又不灵活。然而白衣文士依熊背负双手,望着远方呆呆出神,生似自始至终,根本就不知道有人从他背后走过一般。 

其实,芦沟桥交通要道,来往所必经,人人走得,有行人走过,又哪里值得转身回顾? 

黑衣汉于走得越近,一颗头也垂得越低,那宽大帽沿,几乎触到了胸前,虽然他似乎极力地保持着平静,而那以隐在一片暗影后的炯炯眼睛,却不时地望向白衣文士背影,目光中已不似是诧异,而是有点惊骇畏惧、心惊胆颤的意味。 

终于他相隔丈余地越过了那白衣文士的背后。偷眼回顾,白衣文士面向远方,依然山神。就像九死一生,逃过了鬼门关,黑衣汉子如释重负,急急前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一身冷汗已湿透了重衫。 

黑衣汉子一过桥头,便加快了脚步,沿着永定河如飞向画行去。 

永定河边芦苇丛生,长有人高,雁拖秋色,鸦背夕阳,加上那欺雪赛霜的皤白芦花,千里暮云,芦沟桥的暮霭,分外动人然而,这黑衣汉子却绝无心情去欣赏这西风衰草,残柳斜阳,兼有芦花点染的美景,他沿着那绵绵不断的人高芦苇,低着头,疾步行进,一直等芦苇遮住整座芦沟桥,他力方始停下脚步,暗吁一大口气。 

举起衣袖,拭了拭满头冷汗,转头望着芦沟桥的方向,余悸犹存地摇了摇头,低低地说声:“好险,侥幸。” 

转回头去,方待举步,入目一幕景象,却看得他大惊失色、魂飞魄散,连退数步,险些呼出声来。 

眼前不过五尺之处,冷热负手伫立着一个人儿,赫然竟是那芦沟桥头的白衣文士。 

而且目射迫人寒芒,注视着自己。好半晌黑衣汉子方才回过神来,惊魂甫定. 

脑中电转,强笑拱手:“彼此素不相识,阁下柯故拦我去路?”白衣文士深注着他,突然一笑,冷冷说道:“你不认得我我对你却不陌生,而且,我深为你这两条想跑,却又不争气的腿惋惜。” 

黑衣汉子神情猛震,扰图狡饰,又自拱手含笑,但甚为勉强:“朋友说笑了,你我从无一面之缘,何言不陌生?天色昏暗,朋友莫非看错……” 

白衣文士淡笑接口道:“我对自己的一双眼睛,深具自信,我以为,你也相信我没有看错,芦沟桥地方不小,我正愁无处找寻,却不料鬼使神差,让我碰上阁下,这岂非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来我也实在应该感谢你,若非你做贼心虚,鬼鬼祟祟的,也不致引起我的注意,也许在那芦沟桥上,你见我没有回头,便认为我不曾发现你,其实在你停而复行的刹那,我便注意工你了,只是当时另有行人,我不愿动手罢下……” 

黑衣汉干静聆至此,不由大为懊悔自己不该心虚胆怯地露了痕迹,否则岂不轻易地就能躲过大难。 

惊骇之下,正自暗暗思忖对策,忽闻白衣文士冷冷一笑,又接道:“阁下既能身列神力侯府十六黑衣护卫精锐,功力、机智,想必高人一等,当可自知在我玉箫神剑闪电手的掌下能搏得几招!有道是:识时务者为傻杰,知进退者方算高人。对你我懒得动手,你也该明白我想知道些什么,说吧!” 

黑衣汉子顿时僖住,他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对极,因为他自知确实难在人家手下走完一招,但是,他却又不愿就此束手就缚,就此说出对方所要知道的事……当下他强自一笑,扬眉说道:“阁下眼力甚是高明,看来我不承认也是枉然.只是,阁下这话是否太狂太满了些?” 

白衣文士纵声大笑:“是么?何妨试试?不过我话说在前面.你若是心存侥幸妄想动手,那是自取速死。”黑衣汉子厉声说道:“夏梦卿,你休要仗技欺人,沉燕月纵横武林数十年.尚不是畏死之辈。” 

夏梦孵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个我知道,你若畏死也不致被武林同道公送美号笑面人屠,更不致这般胆大包天地劫持威侯夫人,并连伤数十条性命,但是,假若我让你尝尝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一指搜魂滋味呢?” 

黑衣汉子闻言,禁不住机伶伶地打下个寒噤,一丝寒气由心底冒起,倏遍全身垂首不语。一指搜魂旷古绝学,纵是铁打金刚,铜浇罗汉也经受不住,更何况他是个血肉之躯的人。夏梦卿淡淡一笑:“看来阁下也深知一指搜魂的厉害,那么……” 

蓦地双目寒芒电闪,抬手一指飞点黑衣汉子腮下。但闻“叭!”地一声轻响,黑衣汉子一个下巴应指脱臼,神色惨变。 

夏梦卿冷冷笑道:“看不出阁下倒还刚烈的可以,只可惜你没有打听清楚,在我眼前你想嚼舌自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割我再奉劝--句,若想死的痛快,最好安静点。说!” 

右腕一翻,“叭”地一声,黑衣大汉一个下巴又复合亡,他无限怨毒地深注夏梦卿,突然一声厉吼:“夏梦卿,我与你拼了。”五指如钩疾袭而出,直取夏梦卿胸腹要穴,诡谲毒辣已极,他也明知如此出手近乎病人说梦,只是他另有打算。 

夏梦卿晒然冷笑:“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就给你-点厉害。”身形纹风未动,右掌闪电递出,不愧玉萧神剑闪电手之名,降龙八手旷绝宇内,只一翻腕就扣上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 腥风血雨芳踪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凤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