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

第三章 空中惨剧

作者:黄易

水声哗啦啦从浴室传来。

凌渡宇穿上浴褛,等候卓楚媛浴毕。他头上如蒙白尘,那是海水干后剩下的盐分。上岸后,凌渡宇脸展他的神偷妙技,不费吹灰之力弄来了一部泊在街上的小房车李塨(1659—1733)清思想家。字刚主,号恕谷,保定,载着卓楚媛来到他这狡兔的另一个巢穴。

他打了个长途电话给陈午鹏,可惜他的刚好离开,听说是赶返本市,令他失诸交臂。

浴室门开,卓楚媛边走边用大毛巾擦着侧垂一旁的如云秀发。她身上被着一袭蓝地白花的日式和服睡袍,胸口开得很低,*沟若现若隐,玲珑的挑长身材,令凌渡宇本能地吞了吞口水。

卓楚媛一边干发,一边走到电话旁,伸手要拿电话。

凌渡宇抢前,一把按在她拿着电话的玉手上。

卓楚媛冷冷抬起头来,道:“你要怎样?”

两人几乎紧贴在一起女子青春动人的气息,扑进凌渡宇鼻内。凌渡宇身高六尺,卓楚媛也是身型微修长,比他只矮上三寸。站在一起郎才女貌,非常合衬。可惜现在两人之间充满火葯味,那有半点郎情妾意。

凌渡宇闷哼一声,冷硬地道:“你这电话只要一搭通警方,我担保那班突击队在一小时内在高空跳伞下来。”

卓楚媛毫不退让道:“你有什么根据?”把手从凌渡宇的手下抽出。

凌渡宇失笑道:“根据?他们把时间拿捏得无懈可击,又巧妙地利用了你们等搜查令的时间,一举制服了你那些同道,占尽上风,若说没有准确的情报,找谁相信?”

凌渡宇语带讽刺,气得卓楚媛俏脸煞白,沉声道:“我承认今次有失策的地方,但并不代表警方成为了他们的线眼。”

凌渡宇耸耸阔大的肩膊,道:“这社会崇尚自由,你要怎样想,贵客自理,可是却不能强迫我改变想法。”

卓楚媛道:“那不是想法,叫做成见。”

凌渡宇肃容道:“这批恶客大爷行动迅若雷霆,装备精良,虽然经过乔装,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们是以国派出的突击队伍。以国情报出名灵通,你们国际刑警内有他们的线眼哪会稀奇。”跟着眯起眼上下打量着卓楚媛,笑嘻嘻道:“说不定你就是他们的线眼,现在进行美人苦肉计的勾当。”

卓楚媛面罩寒霜,一对俏目射出凌厉的光芒,道:“凌先生,请小心你的说话。我曾亲口答应埃及总统,要为他们找回这意义重大的国宝,无论你什么花招,也绝不会令我中途放弃。”说完迳自拿电话,按了号码。

听筒传来男子的声音道:“钟约翰。”

卓楚媛道:“钟警司,我是卓楚媛。”

钟约翰怪叫一声,道:“卓主任,你在哪里,我们动用了所有人来找你。”

卓楚媛皱了皱两条秀气的眉毛,似乎有点不高兴钟约翰的大呼小叫。沉声道:“你先不要问,现在的情形怎样?”

钟约翰有点醒悟,轻轻道:“修明和七名便衣中了麻*针,幸好葯性很轻,已醒转过来,目下留在医院观察。”

卓楚媛道:“那批凶徒呢?”

钟约翰有点尴尬,叹口气道:“他们全部是一流老手,除了屋内炸开的两个大洞,什么也不留下来。据军火专家说,他们用的炸花是国际流行的货色,完全不予人根寻的线索。现在搜索还在进行中,不过我想那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卓楚媛道:“搜屋有什么成绩。”

钟约翰的声音立时回复了生气道:“贵方派来的专家谭臣果然了得,在凌渡宇的书房发现了一个暗格,你道是什么东西。”接着说了一大堆枪械武器的名字。

卓楚媛秀目神采飞扬道:“不要泄露我的行踪,待会再和你联络。”一放下听筒,转身望向凌渡宇。

凌渡宇看到卓楚媛眼射异采的俏模样,暗叫不妙,不知今次她得到了副什么好牌。

卓楚媛卖个关子,把手放在身后,挺起动人的胸膛,在凌渡宇面前缓缓踱起步来。

凌渡宇恨得牙痒痒,却又拿她没法。

卓楚媛停下步来,向凌渡宇妩媚笑道:“凌先生家中收藏丰富,又是威名远播的电子装置专家,所以我特地从外地请了另一位电子专家过来,果然大有所获,在凌先生寓所的书房内,发现了一个藏在墙内的暗格,暗格中还有精巧的感应干扰装置,可以避过金属探测器的耳目,令人不胜佩服。”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暗格中的枪械弹葯,不用说落在警方手上。在这不准藏械的城市,罪名真是不轻。卓楚媛非常厉害,一下击中他的要害。

卓楚媛来到沙发背后,手按沙发,在凌渡宇耳边道:“凌先生不知有心情和我们合作了没有。”她的声音非常动听,可惜凌渡宇完全缺乏欣赏的心情。

凌渡宇苦笑道:“我一向都是个好市民,最欢喜和警方合作,卓小姐何出此言。”

卓楚媛淡淡道:“我忘记告诉你,我有正式受训的罪案调查专业资格,所以今天下午,一到机场,立即赶往凶案现场作了个详尽的查察,发现了一点很奇怪的微小事物,或者你这位合作的市民可以给我一个有肯定的答案。”

凌渡宇讶道:“本人洗耳恭听。”

卓楚媛道:“谢教授尸身右手五只指尖,沾了少许蓝色的纸纤维,而且根据他指掌的形状,他死时手上应是抓紧着一部书那类的东西,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凌渡宇哂道:“卓主任精明仔细,有什么能瞒过你呢?那是一本记事簿,我取去了。”他现在落于下风,处处挨打,除非他立即逃走,那将是四处遭人通缉的生涯。

卓楚媛精神一振,俏目凝注,等待凌渡宇自动招供。

凌渡宇道:“假设我把记事簿交出来,对我有何好处。”两人到了讨价还价的地步。

卓楚媛狡猾微笑道:“如果你能帮我们把‘幻石’找出来,我可以保证不起诉你私藏军火的罪名。”

凌渡宇怒道:“那劳什子‘幻石’,我也是从我口中第一次听到,叫我怎样帮你找出来!”

卓楚媛面色一沉道:“那是阁下的事了,先拿记事簿来。”

凌渡宇余怒未息道:“我和你离屋逃走时,发动了毁灭装置,记事簿现在最多也只是一堆灰烬。”

卓楚媛一震,急道:“你看过内容没有?”

凌渡宇看到她焦急的模样,心也凉浸浸起来,慢条斯理地道:“我看到一半时,你们便大举来犯,打断了我阅读的情趣,跟着的事,我知的和你知的便是一样多了。”

卓楚媛面上难掩失望的神色,道:“那一半有什么内容?”

凌渡宇见她不再用藏械罪名来迫他,心中舒服了点,道:“我可以全部告诉你,不过恐怕对你没有帮助,当时我顺手翻了翻,印象中记事簿最后两页给人撕去了。”

卓楚媛道:“难道有人比你先一步进去?”

凌渡宇道:“眼下唯一的线索是陈午鹏,他可能会知道一点东西。”

卓楚媛望向墙上的挂钟,刚好过了九点,是航空公司开始办公的时间。她打开电话簿的黄页,一连问了几间公司,都查不到陈午鹏的名字,直到第七间,那边航空公司地勤的女职员立即道:“陈午鹏先生乘坐的七0八号班机,将在下午三时抵达。”

卓凌两人同时一呆。

卓楚媛道:“小姐,为什么你不用查看旅客名单,就知道他坐那班机回来?”

女职员答:“你已是第四个查陈先生到港机号和时间的人了。”

卓楚媛道:“我是警方的人员,希望你能把前三个询问者的详细情形告诉我。”

女职员支吾以对道:“这个……”

卓楚媛声音注入了权威的语调道:“第一个电话说的是什么语言。”

女职员犹豫了一下,屈服道:“三个电话,两个说英文,一个说日语。内容都是那句说话,不过……”

卓楚媛道:“不过什么。”

女职员余悸犹在道:“第一个说英语的人语调非常怪异,像是有点神智不正常,我说出班机和时间后,他不住喃喃道:‘那很好!那很好!’我在惶恐下挂断了线。”

卓楚媛呆了一呆,道:“你贵姓!”

女职员道:“我姓马。”

卓楚媛说声谢谢,放下了电话。

凌渡宇望着她,这事事毫不在乎的人,眼中露出关心的神色。他听不到卓楚媛谈话的内容。

卓楚媛又再拿起电话,一边按动钟警司的号码,一边向凌渡宇道:“凌先生,有没有接机的心情。”

下午二时四十五分。

秋阳在中天偏西处。

蔚蓝的天空白天飘舞,天气良好。

通过候机室的落地大玻璃,凌渡宇目光灼灼注视着直伸出海上的飞机升降道,灰白的跑道在阳光下闪烁,剌人眼目。

凌渡宇不放过四周的动静,可是敌人掩饰得很好,一点也发现不到可疑的人。只有几个便装警探,在远处遥遥监视着他。这就是卓楚媛所谓的“保护”,其实还不是利用他引敌人出来。他身上还给被迫放了个偷听器,心中的窝囊是不用说的了。

机场广阔的大堂内,影相机闪光灯夹杂在欢乐的笑声里,一片热闹,有几个日本旅行团持着布条在影团体相,假如有人告诉他,其中一整团人都是日本大亨田木正宗派来的,他一点也不会奇怪,田木的确可以有做到这事的实力。

比卓楚媛先打往航空的三个电话,一个是以国的特务,一个是田木正宗的人,另一个一定是那个“m”了。

凌渡宇心中窃笑,管他是谁,任他们有什么板斧,今次看来也会败在卓楚媛手下。她此刻在跑道上守候,飞机停下,陈午鹏将是第一位被安排下机的乘客,届时卓主任会在几位经验丰富的特警陪同下,把陈午鹏接上一架有避弹的装置的房车,由贵宾室的特别出口,在两部警车、六部电单车的护送下,离开机场,除了还差一张红地毯和仪仗队,对陈午鹏的欢迎,比之一国元首也不遑多让。

七0八号班机在天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慢慢飞临跑道另一端的上空,向着跑道缓缓降落,有如电影中的慢镜头。

这刹那凌渡宇还是心情开朗,下一刹那却是面色大变。

一种危险的预感,强烈地涌上心头。这是一天内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凌晨二时,在书房中进胎息的状态时,这是第二次。

他感到一种危机正在临近,但又不知那是什么。

机场外的跑道在温柔阳光中静静地直伸出去,飞机底下的滑轮伸了出来,有如展翅的大鸟,向跑道俯冲而下。

一切正常。

但凌渡宇手足冰冷,一道寒意从脊骨透上来。

他知道一件惊天动地的恶行要发生了!

卓楚媛这时和几名全副武装的机场特警,站在跑道近机场大厦这一边的尽头,凝望着从另一端俯冲而下的七四七巨型珍宝客机。机上有他们恭候的贵宾陈午鹏,他可能是世上唯一破案的线索了。

她手中的无线电传来指挥塔和客机上机师联络的对话。

机师说:“一切顺利,滑轮脱出,开始减速及降落程序,请报告跑道情况。over。”

控制塔:“跑道情况正常,降落批准。over。”

跟着是三四秒的沉默。

飞机笔直向跑道降下。

卓楚媛呈了一口气,事情的发展应该到了新的阶段。

就在这一切顺利进行的时刻,飞机的机头忽然奇异地向前一垂,由四十五度角的俯冲变成七十五度角向跑道插去。

卓楚媛面上霎时灰白,心脏狂跳。她身边的人都不由自主开始向跑道另一端奔去。

无线电中控制塔传来狂叫道:“七0八号机,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仍是那机师的声音,却变得非常怪异,道:“没有人可以毁灭我,当我有足够力量时,我一定会回来。”跟着是疯狂的笑声,遮盖了控制塔的呼叫,和飞机驾驶室内的挣扎和惊喊。

飞机几乎垂直地向跑道撞去。

在候机客大堂的凌渡宇眼睛睁大,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飞机撞在跑道上。

“轰隆”,火焰光瞬间翻腾在跑道上,一连串爆炸此起彼落。

凌渡宇整个人跳了起来,撕心裂肺狂叫道:“不!”

整架七四七珍宝客机玩具一般在火光中解体,浓烟和碎片弹上跑道方圆数里的上空,碎片在惊人的冲力下,在跑道上四周跳动。

跟着又再一连串的爆炸和大火。

凌渡宇面前的落地大玻璃应声整块碎裂下来,爆炸引起空气的激荡力量,实在太过惊人。

机场大堂内忽尔全静下来,爆炸的余震令地基晃动。

跟着是尖收声,有人伏下,有人抢往大堂的出口,数千人乱成一片。

凌渡宇双目喷火,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可是毕竟已发生了。

“幻石”是什么?

什么力量令整只飞机毁灭?

消防车在机场四周响起,那又有什么用?这情况下,能找到一个完整的尸体,已是天下的奇迹。

谋杀!卑鄙的谋杀。

刹那间凌渡宇回复冷静,累年的静修和出生入死的经验,使他每每能在危急关头将神经变成钢铁般坚强和沉着。陈午鹏死了,他凌渡宇是第一个进入谢教授凶案现场的人,所以在各路争夺“幻石”的人心目中,凌渡宇变成唯一的焦点。

他一定要走。

他眼角的余光,察觉到四周都有人在接近。

凌渡宇暴喝一声,借此将心中的愤恨发泄出来,身体向后疾退,没入了狂乱的人潮内。

大堂中的混乱情况惊人,飞机爆炸后的十数秒,世界未日好象已来到这空间内,男女老幼东倒西歪,喊叫连天,恰好这是机场最繁忙的时刻,数千人挤在大堂内,大堂的玻璃被爆炸造成的气浪迫碎,造成极大的恐慌,恐惧迅速在群众的心内蔓延,使大家都不问情由,争先恐后往每一个出口挤去。

四同震耳慾聋的消防车号深化了众人的恐惧。

这提供了凌渡宇趁乱逃走的条件。

数千人化作此起彼落、涌前倒后的人潮,敌我难分。

凌渡宇的体能远胜常人,弯低身体,钻入人潮里,向选定的一个侧门迫去。

离开侧门大约十码时,敌人出现,一个身材结实高大的男子,硬在人潮逆迫回来。凌渡宇第一时间看到他手上乌黑闪亮的手枪。

凌渡宇叫一声对不起,运肩一撞,他前面一个陌生人给他撞得向那持枪男子踉跄跌去。

那男子暴喝一声,一手推开向他跌撞过来的人,另一只手举起手枪,正要发射,岂知凌渡宇不退反进,跟在那被他撞得跌前的人背后,直扑而上。

持枪男子眼目受阻,看不见凌渡宇正向他冲过来,到一推开眼前的人时,凌渡宇赫然出现,离他只有三尺远。

他立时把扬起的手枪收低,放平,瞄准。不过那是太迟了。

持枪的外国人本身虽然受过训练,也是搏击的高手,但一来事出意外,另一方面,凌渡宇更是高手中的杰出人物。

他正要扳枪掣,凌渡宇双手上下一夹,夹正他持枪的右手,他惨叫一声,手枪离手跌下,跟着肚腹处一阵剧痛,同时受了凌渡宇一下膝撞,他痛得弯下身体,颈侧再一被重击,眼前一黑,倒撞地上。

凌渡宇解决了对手,不敢拖延,迅速挤出侧门,四周的人象潮水般和他一齐涌出大堂之外。

凌渡宇挤往右边的通道,他的目标是迅速离开机场,他本来想往停车场取车,不过那太过危险。

消防车的警号从四面八方传来,提醒着人们正发生的大惨剧。

凌渡宇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黄色外衣除下,反转过来穿起,把蓝色的一面向外,从袋中取出胡子粘上,加上一副近视镜,登时形相大变,一派学者的稳重模样,危机四伏的处境,迫得他展开浑身解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