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

第四章 幻石魔力

作者:黄易

他专拣人多处走,形势实在太混乱了,直到他走出机场,进入人来人往的大街内,仍未遇上拦截的敌人。

藏了部街车,半个小时后,回到市中心内的大厦。

这处是市内的商业区,街上满布行人,忙碌着各自的事情,刚才的大空难便像发生在第二个星球的事,与这里拉不上半点关系。

凌渡宇打开大厦的闸门,看更不知到了那里去,凌渡宇心想,每个月交的昂贵管理费,不知所为何事。

临时住所在大厦的十八楼,那是最高的一层,他进入升降机内,按了“18”字,升降机关上,缓缓向上升去。他心中很乱,上前当务之急,就是利用电脑,把谢教授的日记由头到尾细看一次,那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升降机到了十八字,停下,开门。

凌渡宇动也不动。

最少有三支枪指着他。

枪管安上了灭声器。

从稳定的手和面上的神情,对方无一不是一流的好手。

还未到要冒险的时间。

左边的大汉用英语道:“凌先生,你好。”

一出声,凌渡宇知道他是日本人。这三人都戴上黑镜,令人很难分辨他们的国藉。* *

凌渡宇微微一笑,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的地方?”

那出声的大汉面无表情,一点不欣赏凌渡宇的幽默,操着不纯正的英语道:“手不要有任何动作,慢慢走出来。”一边说一边退后,其他两人跟着他一齐行动,慢慢退开,露出升降机外一块空间。他们所站的位置非常巧妙重要,即管凌渡宇有最敏捷的身手,也不能同时袭击三人。

形势比人强,凌渡宇耸耸肩,大方地走出去,脑筋飞快转动,立时想出几种应付的手法,不过对方似乎还未到立即动手的地步,不如搏一搏,看看对方究竟意慾如何。

大汉扬一扬枪嘴,指着他住所的门口,道:“进去!”

凌渡宇向门口走去,一边留意着对方会否从背后偷袭他,那将是一个反击的机会。

背后毫无异动。

门自动打开了,像感应到凌渡宇似的。

屋内已有四名男子。

这四人身形健硕,有如四条强悍的豹子。

他们身上并没有枪,但是凌渡宇知道自己稍有异动,他身体将会蜂巢般满布弹洞。

他们散在屋内,形成合围的局面。

凌渡宇就算想跳楼自杀也不成,何况窗门都有防盗窗花。

其中一个人手上提着一个火柴盒大的仪器,在他身前上下移动,以日语道:“没有枪,只有一个追踪器。”

凌渡宇精通多国语言,日语当然难不到他,所以毫无困难知道他在说什么。

守在他书房门口短小精悍的大汉道:“凌先生,请进去。”言语相当客气。

凌渡宇心中一震,难道是“他”来了。不过很快便有答案,一踏进书房,一个雄伟如山,身穿黑色笔挺西装的大汉,正背着他望向窗外。

凌渡宇倒吸一口凉气。

大汉缓缓转过身来。

年纪在四十五之间,面相威严,眼睛细长,内中精芒电闪,是那种城府深沉,又极端精明厉害的人物,他鼻梁挺直有气,站在那里便像一座永不能推倒的高山。事实上他控制着世界最强大经济王国的命脉,据说若没有他的同意,谁也不能当上首相。

田木正宗。

凌渡宇道:“请坐!”提醒对方谁是主人。

田木正宗面无表情,道:“凌先生的日语很好,请恕本人无礼。”跟着向手下道:“你们出去,我要和凌先生单独说几句。”手下应命出去,书房门掩上。

田木正宗道:“对于贵友和其他受害者的死亡,本人同样愤慨。”

凌渡宇道:“谁干的?”

田木正宗面容一整道:“这事待会再说,凌先生须先将‘幻石’交出。因为那是我应得的。”

凌渡宇道:“‘幻石’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田木先生不知信也不信。”

田木正宗眼中精光一现,倏又收去,断然道:“我信!”跟着背转身子,仰首望向窗外蔚蓝的天空,天空中白云朵朵,冉冉飘舞。田木正宗道:“能被我田木正宗看得起的人屈指可数,凌先生是其中之一,你所做的事,大公无私,本人敬服。”他语气自负不凡,却刚好切合他的身分和气派。

凌渡宇也不瞒骗田木正宗,坦然道:“我取了谢教授的记事簿,不过昨晚在大火中毁去。”

田木霍地转身道:“你看过内容没有?”

凌渡宇道:“只看了二十多页。”田木正宗说话斩钉截铁,连带他也惜字如金起来。

田木正宗神情不变,这类人物等闲不会露出内心感情,很难知道他是否失望。另一方面凌渡宇心内的疑团愈来愈大,田木正宗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纵使将世上最大的钻石送给他,可能仍未能搏他一笑,“幻石”无论如何珍贵,不过一件古物,文化的价值远超于物质本身,为何会令他动心。

凌渡宇道:“田木先生,我只知道是埃及的国宝,为何是你应得之物?”

田木正宗傲然道:“‘幻石’是全人类的瑰宝,埃及人让它白白放在博物馆内,得物无用,自然该由有德者居之。”

凌渡宇哂道:“那你就是那有德者吗?”他生性高傲,不服田木正宗的强横。

田木正宗严肃的面幻泄出了点笑意,丝毫不以为忤,淡然道:“好!有胆识。”一副从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的神态,跟着道:“我自十七岁开始,在街头称王称霸,二十四成为飞虎组的大龙头,直到今天的地位。生平只信奉‘强权才有公理’,这世上谁不是巧取豪夺,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说到这里,双目凌厉地望向凌渡宇道:“我来和你作个交易,如何?”

凌渡宇道:“什么交易?”

田木正宗道:“你给我把‘幻石’找回来,我给你一批最先进的军火,保证价值不低于两亿美元。”

凌渡宇本想一口回绝,不过田木正宗的报酬恰好击中他的要害。试想一批这样庞大的军火,对于推翻一个暴政的助力有多大。同时亦可知田木正宗对‘幻石’是志在必得的。“幻石”的吸引力因何这样大?

凌渡宇正容道:“为什么找我?”的确是的,田木正宗踩踩脚,地球也会感到震动,手下能人无数,凌渡宇虽自问是个人才,但田木正宗做不到的事,他难道还能做到吗?

田木正宗第一次露出一个完整的笑容道:“这年来我发动了第一个能动用的人手,每一个和我有关系的势力,红狐依然踪影全无。”

凌渡宇皱起眉头道:“是红狐!”心中自忖:“噢,原来教授日记提到的m,就是红狐。”

田木正宗点点头。

凌渡宇知道是红狐,更加大惑不解起来。红狐是位非常是开的名人,学识丰富,是几间跨国大公司的经验投资顾问,他在探险界的名气相当响亮,曾经多次深入非洲不毛之地,探索内中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是几本关于地球上玄秘事物的著作者,因为他“红狐”的笔名太过响亮,真姓名反为人忘记。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他自称是西班牙贵族之后,至于实情如何,恐怕要他本人才知。

凌渡宇道:“怎会是他,据称红狐为人颇为正派,怎会为件珍宝自陷绝地。”

田木正宗缓缓道:“那不只是一件珍宝,那是一道可以使人类进窥宇宙秘密的桥梁。”

凌渡宇道:“你见过没有?”

田木正宗面上露出响往的神色,道:“当然见过,虽然只是片刻的经验,那已是毕生难忘。”说完低下了头,似乎不愿意凌渡宇看到他面上的神情。

凌渡宇愕然,有什么东西有令这不可一世的人物如此动心。

田木正宗抬起头来,面上红潮散去,但仍然掩不住激动后的余波。

凌渡宇忍不住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田木正宗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我在霎眼的时间中,看到整个人类的发展。”

凌渡宇整个人呆了起来,类似的这种经验,很多人都尝试过,特别在一些经历过死亡的情形下,例如攀山者高山堕下,在他们触地前的刹那前,脑子的活动会以比平时快千万倍的速度进行,能在堕地前的数秒钟内,把过去一生的经历,像快镜般在脑海内一一重演。这类有异日常的经验,往往由大难不死的人口中传出来。为过田木正宗这种刹那间看到整个人类发展的经验,又远远超出了上述经验的范围。难道“幻石”拥有使人的脑细胞活动得比光速还快上千万倍的能力。

凌渡宇问道:“‘幻石’是怎样的?”

田木正宗陷在沉思之中,对凌渡宇的问题几乎是本能地反应道:“它是块八寸乘三寸的长方石板,上面刻满一种奇怪的文字。石板中间有个突起的圆体,据红狐得来的资料说,如果把长方石板掩着双眼,圆体会恰到好处压在眉心处。”

凌渡宇道:“石板是什么质地?”

田木正宗道:“我们曾经看过所有有关的书籍,石板的质地仍然是个不解的谜,石板似透明非透明,坚渝钢铁。不过有点非常奇怪,就是每到中秋时分,石板的纹理便会变动,几日后才会还原。”

凌渡宇心想,这块被称为“幻石”的石条绝不简单,首先是打磨的问题,它既然硬渝精钢,以古代的打魔工具,怎能将它变成如今的模样。

其次当“幻石”蒙蔽双目时,那在石条中间突出几分的半圆体,刚好压在眉心处。这是医学上最为神秘的地方。据最新的医学研究,人的眉心处恰好是“松果腺”的所在,这腺体会分泌出一种化学物质,这物质的真正作用,仍未被真正确定。不过其中一种可能性,就是该物质具有令人“集中精神”的化学作用。医学家在六0年代,研究出迷幻葯那类毒品,拥有破坏和减弱这松果腺发泌作用的能力。于是当事人失去了把精神集中在这世界的能力,变得神游于这精神层次外的领域,慾仙慾死。

有一个玄妙的说法,就是人本来拥有神游万里外、甚或超越时空限制的能力,不过天上的神嫉忌人的这种能力,制造了一把精神的枷锁,把人广阔无边的感知能力,牢牢锁在一时一地一点之内,那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形。我们每一时空,只可以把精神集中于一件事物上,其他都变成模糊的背景。

这把枷锁,是否位于两眉中心的“松果腺”?据说佛祖成佛的菩提树,最富于这种松果腺的分泌物。

中国佛道两家的修炼,眉心处方寸之位最是重要被称为“灵台”,那是否通往宇宙千百年不解之谜的捷径,使我们成仙成道。

“幻石”能否把人的天眼打开?

田木正宗继续道:“当日红狐来找我,要我助他在开罗博物馆将‘幻石’盗取出来时,我一口回绝了他,我怎会因一件珍宝而放弃和埃及人的感情。不过被他缠了一番后,引起了好奇心,才随着他到开罗一行。见到‘幻石’,并依他的方法和‘幻石’沟通。那确是毕生难忘的经验。”跟着喟然一叹道:“所以我才信任他,信当‘幻石’到手时,他会和我一齐分亨启用它的乐趣。”

田木正宗用双手在两眼间作了一个姿态,道:“据说在每年月亮最圆的时间,把‘幻石’紧盖双目,那半圆体,压着眉心,就可以看到……看到……”似乎找不到矢语,好一会儿才道:“只有神才能看到的东西。”

凌渡宇很了解田木正宗的心情。田木正宗几乎可以说是得到了全世界──权力、财富、美女、荣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说到作为一个人,呼吸排泄生老病死,与其他最卑贱的人全无两样。人类的想象力虽然无远弗届,肉身却连天上自由飞翔的雀鸟也不如。“幻石”会否打破这一切限制的无上妙物。秦皇政求的仙方,嫦娥吞丹,正反映着人类这方面的渴求。

凌渡宇道:“你那次到开罗见到‘幻石’,它是放在玻璃的展览柜内,碰也碰不到它,为何仍有那样的经验。”

田木正宗微笑道:“凌先生的思考非常细致,因为红狐告诉我,只要把眼光凝注在‘幻石’正中突起的半圆体上,也会产生奇妙的现象。不过当然远远比不上把‘幻石’贴上眼目。试想只把眼光和精神集中其上,已经有那样奇妙的感觉,真的把‘幻石’启动,那会是什么情景?!”田木正宗望往上方,眼中现出迷醉响往的神情。

在中国道家的典藉上,眼是最有神秘力量的地方。据说人一身皆阴、独有双目属阳。所以修道第一要务,就是把眼光的阳气加强和扩弃,利用它来驱走人身的阴气。所以“凝神入气穴”,就是把眼的阳气注入肚脐丹田处,阳火生发,结上仙胎。这虽然是比较玄幻的说法,无论如何,显示了眼力神秘的一面。“幻石”似乎能利用这类现今科学仍未能知晓的力量。

田木正宗回过神来,道:“我更加相信阁下对此事一无所知了。”

凌渡宇对田木正宗大生好感,道:“为什么要我帮你找‘幻石’?”

田木正宗道:“我可否借录音机一用,放段东西你听。”

凌渡宇大奇,不知这录音有何关系,欣然道:“随便,请勿客气。”

田木正宗探手入袋,取出一盒录音带,塞进凌渡宇的卡式录音座内,再按着播音的键。

书房两角的喇叭传来沙沙的杂音。

一把男子的笑声响起。

凌渡宇有点不寒而栗,这声音充满一种邪恶诡异的味道,又似那些神经错乱的狂人。

笑声狂暴横流,足足有一分钟之久,才忽然停了下来。

剩下沙沙的怪声。

好一会,一把低沉的男子声音:“田木,我是红狐。你是我的奴才。”又是一阵狂笑。

凌渡宇望向田木正宗,表面看来田木正宗神色平静,凌渡宇却从田木正宗的眼神中,看到一种深沉的失望,像是哀伤红狐的转变。

录音带的男声再响起:“你是奴才,你们全都是奴才,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生生世世都是。”到最后简直是疯狂嘶叫起来。

凌渡宇有个冲动想马上把录音机关掉,这绝对是个残暴凶狠的狂徒。

录音机传来急促的喘息声,像只刚刚扑杀了对手的野兽。

红狐续道:“田木正宗,你听着,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把你的臭手拿开,召回所有跟踪我的手下,否则莫怪我不念旧情,哈哈……”

笑声倏止。

田木正宗关上录音机。

书房归于寂静,刚才的录音太过使人心烦,所以书房现下显得格外安宁。

凌渡宇道:“陈午鹏今早机毁人亡,你说会是红狐干的吗?”

田木正宗肯定地点头道:“绝对肯定。从我手下的遭遇,我肯定是红狐杀陈午鹏。”一边说一边从录音座中把录音带取出。

凌渡宇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田木正宗道:“这年来我派人四处找红狐,四个月前,我有四名手下碰上了他,其中三人惨死;他们身上的枪全未用过,但脑袋都给硬物砸碎;剩下生还的一个手下,陷入严重的精神错乱,直到两星期前我去探他,他仍只是重复两句说话。”说到这里,面上现出恐惧的神情,低声道:“就是‘他们还未死,在下面’。”

凌渡宇道:“是这两句话?”

田木正宗点头应是,道:“当他说时,右手指向地下。医生说他受了很大的惊吓,恐怕没有复原的机会了。”

跟着他话锋一转道:“凌先生,你信不信有鬼上身这回事?”

凌渡宇呆了一呆,红狐这种转变,除了神经错乱外,只有鬼上身这解释了。

田木正宗道:“自从我四个手下,三死一疯后,我开始觉得我要对会的红狐,不单只是一个狂人,还有……”顿了一顿接着说下去:“是一个有某种神秘和邪恶能力作后盾的人。所以我才想到找你。”跟着眼中露出敬意道:“我对凌先生三年前从非洲的原始森林赤手逃生,避过最凶狠的玛亚杀人族的百里追杀;并且,击败了被誉为中非最伟大巫师酋长兼巫王。这等骄人的战绩,本人佩服之至。凌先生又是精擅催眠术的大师,要对会红狐,舍你其谁?”

凌渡宇愕然道:“你对我的事倒相当清楚。不过现在你不让我找红狐,我也不答应。为了陈午鹏,我断不会放过他!只是若侥幸找回‘幻石’,我却不能担保一定交给你。”

田木正宗作了个了解的表情,道:“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那交易仍然生效。”

凌渡宇点点头,表示知道。他现在对整件事清楚得多了,却是更感茫然。

是否“幻石”令红狐产生魔鬼般的力量呢?

“幻石”是否真能直通鬼神的世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