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

第六章 力战红狐

作者:黄易

日落西沉。

山风轻拂。

卓楚媛看着对面的凌渡宇,很羡慕他仍能悠闲自得地靠在高背椅上,一边呷着香浓的咖啡,一边眯着眼感受落日的余晖。

山顶的露天茶座,予都市的人一个与大自然亲近的方式。

整个城市在日没的红霞中,显得艳丽动人,不可方物,又带着和美丽不可分割的一点哀愁。

不知是否造化弄人,愈短暂的事物,愈具有动人心魂的瑰丽。

日出日没。

朝露人生。

卓楚媛叹了一口气。

到这处喝咖啡是凌渡宇的提议,他很需要冷静一下,卓楚媛出乎意料答应他的邀请,可能她也需要松驰一下拉紧的神经。

凌渡宇道:“你仍为今天的惨剧伤感?”

卓楚媛抬起头,黑眸子内注满一种深沉的悲哀道:“一刻前还是充满希望和依恋的生命,一刻后就象飞烟地不留下半点痕迹,生从何来?死往何去?”

凌渡宇沉吟片刻,缓缓道:“假设生命只是一个游戏,每一个游戏必需有一定的规则,这游戏才能存在,‘生命’的游戏,最重要的规则,就是玩这游戏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在玩游戏,变成绝对的投入,局限在生与死之间,直到游戏的完结。”

卓楚媛全神倾听,凌渡宇思想的方式很告别。

凌渡宇望向远远只剩下一抹红晕的斜阳,继续道:“假设真是那样,任何的可能性也会存在。例如玩这样游戏之前,我们每人都可设计这游戏的方式,便如一个写剧本的人,为自己写了一个剧本后,粉墨登场,演出精心为自己设计的角色,却忘了剧本是自己写出来的,在上演的过程里,颠倒哭笑。生命完结时,对于游戏中喜怒哀乐,沉迷起跌,笑得肚也弯下。”

卓楚媛念道:“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予恶乎和弱丧之不知归者邪。”这是庄子对生命的比喻,便如游子终生徘徊异地,不知归乡,死后才知那才是真正乐土的所在。人生恶梦一场。

凌渡宇道:“不过写出今天这剧本的人,是最大的混蛋。”

卓楚媛噗嗤一笑,嗔道:“你才是混蛋。”

卓楚媛从未曾在凌渡宇面前露出这类小女儿的情态,他一时看得呆了起来。

卓楚媛似乎醒觉到那微妙的关系,避过了凌渡宇的眼光,转入正题道:“田木、夏能和我们国际刑警,三方面的人,都找寻红狐,大家都一败涂地。凌先生又有什么奇谋妙法?”眼中射出挑战的神色。一副看你是否会有惊人本领的模样。

凌渡宇恼怒,不过他心胸宽阔,并不计较,淡淡道:“你是人,我也是人,有什么方法?”话未说完,忽然若有所悟,迳自沉吟起来。

卓楚媛机灵得紧,不敢打断他的思路,焦急地望着他。倒想听他的提议。

凌渡宇缓缓道:“你将‘幻石’所有的资料,详细告诉我,特别是它的历史。”

卓楚媛皱了一下眉头,有少许不满凌渡宇语气中命令式的味儿,可是正事要紧,生硬地道:“从埃及得来的资料是有限的。”

沉默片刻,把记忆中的片断整理了一次,卓楚媛继续说:“‘幻石’第一次出现在纪录上,是十六世纪未。有支英国人组成的探险队,从大金字塔中把它偷盗出来。当时探险队并不知道‘幻石’有任何特别价值,他们带着‘幻石’和其他珍宝,沿着尼罗河往地中海,计划在该处乘船返英伦。究竟真正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已无可稽查,不过一定有非常惊人和可怖的人,发生在探的十三个团员身上。队员先后死亡,最后一名仅存者,亦疯了。被埃及军队在丛林中发现,从他身上的探险日记,知道了事件事,行囊中剩下的‘幻石’是他从墓中带出的唯一古物。”

卓楚媛深深吸了一口气,好象在减轻心情的沉重,道:“其后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幻石’辗转带带到开罗,在十九世纪,放在博物馆内,先后百年间,有几位学者想对‘幻石’进行研究,可是不是自杀,便是意外惨死。自此埃及人相信‘幻石’附上古代凶灵的恶咒,一直放在博物馆的储物室内。直到七年前,才给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拿了出来展览。负责把它拿出来展览的两名职员,在一年前同时丧生于一次车祸中。”

凌渡宇呆了,‘幻石’难道真是不祥之物?想了想道:“就算‘幻石’真有邪恶的力量,但在这之前,只是不断制造死亡,从没有出现红狐这种活似邪魔附身的情形。”

卓楚媛道:“会不会是田木所说的‘启动’?也许是红狐他在中秋月圆时将‘幻石’贴在双眼上,让‘幻石’产生了魔力。”

凌渡宇眯起眼看着她,笑道:“卓小姐何时相信起邪魔鬼怪上来。”这是嘲弄她先前断然表示不相信这类事情。

卓楚媛并不反击,道:“凌先生,我只是作一个假设,真相还未到大白的阶段,可能是我错,也可能是你错。”

凌渡宇道:“当然,未到最后,怎知如何?”

卓楚媛继续她的分析道:“红狐盗去‘幻石’的日子是去年八月,到现在刚好经过了一个中秋,红狐一定曾启动了‘幻石’,所以陷入目下这万劫不复的境地。”

凌渡宇说:“这样说,你是承认‘幻石’有种邪恶力量的了。”他步步进迫,丝毫不肯放过她。

卓楚媛狠狠盯着凌渡宇道:“好!坦白告诉你,这是对事件事唯一合理的解释,所以我不再坚持我先前的想法。”

凌渡宇露出欣赏的笑容,一边点着头。

卓楚媛不知怎地俏脸微红,岔开话题道:“你刚才想到什么?”

凌渡宇道:“想到你!”

在卓楚媛怒容出现时,凌渡宇接着道:“正如我刚才说的,很明显,那东西仍未能完全控制红狐,所以红狐到了本地,找上谢教授。谢教授知道制服‘它们’的方法,在‘它们’有足够力量‘回来’前,把‘幻石’的魔力毁掉。这个方法陈午鹏也知道,所以他被消来掉了。如果……”顿一顿又道:“如果我们让‘它们’以为我们也知道那方法,‘它们’会怎样?”

卓楚媛身不由主打了个寒战,低声道:“它会来找我们。”

凌渡宇加重语气道:“我们!”脸上露出鬼马的笑容。

卓楚媛终于抵敌不住,在夕阳的照射下娇美无伦,瞪了凌渡宇一眼,垂下头来。

大地昏沉。

黑夜即将来临。

谢教授的葬礼,在庄严的气氛下举行。

由大学的教授人员和学生,组成一个治丧委员会,全权负责整个礼仪。有人很奇怪,谢教授死因不明,为何死后第三天,便给发还尸体,使这葬礼可以在死后第五天进行?

大群记者闻风而来,一方面由于谢教授是国际知名的学者,另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国际刑警在本地的负责卓楚媛小姐曾在电视上接受访问,表示她从谢教授遗下的笔记中,得到重要的线索,证明谢教授的死因,是因为他手上有一个重要的秘密,所以谋杀的动机有绝大可能是灭口。卓主任并且强调教授因之致死的秘密资料,已经由她亲自审查,当有进一步发展时,另行公布。

一方面因事情的离奇,一方面也因为卓楚媛乃罕有的动人美女,这两个因素加起上来,霎时间谢教授的死亡成为街谈巷议的事情。

这正是凌渡宇和卓楚媛所预期的反应。

凌渡宇站在灵堂的大门,门外是另一个大堂。地方宽敞。

本地学术界有关系的人士,源源绝进入灵堂里,瞻仰遗容。其中有很多是谢教授生前的学生,他们都表现出深切的哀掉的情意,使凌渡宇联想到学生对他的爱戴。

钟约翰警司走近他身边轻轻道:“凌先生,一切安置妥当,他不来则已,一来必定插翼难飞。”

凌渡宇却不是那样乐观,问道:“外面的安置怎样?”

钟约翰得意地道:“所有制高点,都埋伏了我们警方最精锐的神枪手,来此的效能要道,有我们虎视眈眈的探员,所有进入这座殡仪大厦的人都要出示身分证,保证这是本地保安最严密的葬礼。”

凌渡宇倒不怀疑这句说话,他眼前数百来凭吊的人中,最少有五十个是侦探员,这种如临大敌的阵仗,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可惜对付的是红狐──

一个把田木正宗、以国特工、国际刑警玩于股掌上的人物。

一个拥有邪魔妖力的凶狂。

他直觉红狐会来,这不单是因为红狐怀疑他们知道那秘密,而是红狐“人”的那部分可能仍在作用着,所以他的潜意识会驱使他来探看他死去的老朋友。

葬礼是唯一查探的机会。

附在红狐身上的恶魔力量仍然有限,起码仍未可以真正回来,所以并非无所不知,故此当日也需要打电话去查询陈午鹏的飞机班次及时间。要消灭卓楚媛,他一定要来。

钟约翰见他沉吟不已,加重语气道:“放心吧!信任警方的能力。”

凌渡宇苦笑道:“我可爱的屋就是信任你们的后果。”

钟约翰这么厚的脸皮,也禁不住老脸一红,急急走了开去。

凌渡宇鹰隼般锐利的眼光,四处巡梭,来到了灵堂外面宽大的外堂处,瞥见卓楚媛的如花俏脸。

卓楚媛回复了当日见面时冷冰冰的模样,伴着马修明警司在应付记者的询问。

二十多名记者把两人围在当中,连珠炮的问题,向着两人轮番轰炸。

马修明脸色有点苍白,精神却很好,他和钟约翰,是少数几位知道事件事来龙去脉的本地警方人员,所以找了他来应付记者们的询问。

一名外藉记者诘问道:“马警司,谢教授的尸体被领回举丧,一定是法医官完成了死因报告,可否告诉市民这方面的发展。”

马修明道:“据最初步的调查,谢教授直接的死因是缺氧所致,真正的死因,刻下仍在调查中,要待将来死因研究决定是否公布。”

一名女记者尖声道:“他的胸骨是否全部折断?”

卓楚媛秀眉蹙起,心想要瞒过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难比登天。

马修明有他一手,淡然自若道:“对不起,这个我不便置评。”

电视台一名记者问卓楚媛:“卓主任,可否告诉我们警方怎样将本案分类?”

马修明代她答道:“暂时仍归重案组处理。”

电台的男记者问:“听说是负责调查客机惨剧的同一组人,是吗?”

马修明有点招架不住,道:“请恕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众记者一齐哗然。

这时进来的人愈来愈多,灵堂一时间没法容纳这么多人,很多人都在灵堂外这宽敞的空间等待。

超过百人聚集在灵堂外,场面有点混乱。

记者继续采访,另一名外藉女记者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道:“谢教授的死亡,是否和客机惨案有关系?”

马修明有点手忙脚乱,应道:“警方正在研究中,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各位,上前我们能发表的,便是这样。恕我失陪。”

众记者岂会放过如此关键的问题。

“谢教授的甥儿为何来此?”

“警方是否挪用不了其他人手?”

“为什么其他的凶案又不是归他们处理。”

“谢教授一案是否特别的例外?”

“国际刑警为什么会介入谢教授一案的调查?”

问题此起彼落。

钟约翰四处巡视,一副大将风范,警员见到他都诚惶诚恐,战战兢兢。

凌渡宇看在眼,会心微笑。

他的微笑凝结起来——

一道冰冷的感觉从脊柱爬上来,进入他后脑的神经线。

每一根汗毛直竖起来。

眼前灵堂外的大堂通道聚满了百多人,和半刻前没有一点分别。

但凌渡宇知道有个很大的区别。

就是红狐来了。

凌渡宇和灵堂内外每一个人都不同,他的出生本身已是奇怪之极,灵达喇嘛临死前三天,使他母亲怀孕生下了他,寓有深意。所以凌渡宇自幼便有很多超乎常人的灵觉——不能解释的精神力量。

兼之出生后十五年在西藏度过,每一天都接受密宗严格的武术、气功和禅定大手印的锻炼。

他修炼正宗的苦行瑜珈,这解释了田木正宗推崇备之至的那次在非洲森林逃生的原因。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

他协助当的土人推翻当权暴政,不幸失败,逃离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内。

在那政权的指示下,当地一个以黑巫术威慑当地巫王,率领百多名玛亚族善战的原始土人,向他展开百里的追杀。在那样恶劣的情形下,他仍能逃出生天。

每次当玛亚族的巫王向他施展黑巫术时,他就有上前那种感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力战红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