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

第八章 人类浩劫

作者:黄易

深夜三点正。

夜空中的明月,快将满盈,明天就是中秋了。

平日美丽动人的夜月,今晚不知怎地,总有点诡秘难测。

凌渡宇养伤的医院,依山建成,浸在金黄的月色下。

远古那不知名的邪恶生物,在地底不可测的深处狞笑。

“幻石”被盗取后经历了一个中秋圆月,另一个中秋将于明晚来临。远古的魔神快要储足“月能”,凭着一种超乎人类的邪恶力量,一种被中国人称为至寒至阴的气,重返“人间”。

在人类悠久的历史里,“它们”一直以非常狡猾的形式,寄考在全人类心灵的大海内,吸取养分,静待重返地面的良机。谢教授发现古藉残片,在博物馆内巧遇“幻石”,起了盗宝的念头,也许是它们背后的安排!人类的愚昧和黑暗,不能解释的邪恶力量,求神问米,茅山神打,可能就是源自这深藏地底的邪异生物。

凌渡宇躺在床上,思潮起伏。

玄学大师高捷夫(g.i.gurdijieff)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名极端邪恶的魔术师,他也是牧羊者,养了一群羊来宰割,因为没有设围栏,知机的羊儿者逃走了。魔术师勃然大怒,把所有羊儿召到跟前。向它们全力展开催眠大法,告诉它们道:‘亲爱的羊儿们,你们都是最好和最优秀的,即管今天不如意,担心什么,明天仍然是美好和充满希望。亲爱的,你们是宇宙的核心,大地的主人,是帝皇将帅、英雄豪杰,是雄狮,是宗教家,是政治家、医生、律师……

羊儿听得欢在喜地后散去,由那天开始,邪恶的魔术师没有羊儿逃失的烦恼。”

高捷夫说,那就是人类处境最精确的写照。

凌渡宇睁开眼睛,在房中扫视一周。

任何人走入他病房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以为自己撞进了一个恶梦里。否则病房怎会变成一个三角形的房间。

这便是凌渡宇的精心设计。

卓楚媛召来了二十多个泥水匠连夜赶工,利用钢架支柱,硬把病房依大金字塔的比例,改成一个尖顶正方椎形房间。

病房变成了一个小型的金字塔。金字塔底有几条气喉,把新鲜空气输入来,解决了空气的问题。

病房门外却绝不会看出内中的玄虚,所以任何人推门入去见凌渡宇,将会不知不觉间步入一个金字塔内。

水泥仍未干透。

凌渡宇知道红狐一定会来。

红狐那开负伤逃走时,他感到“它”那烧心的仇恨。

只待“它”力量回复,或更强大的时候,“它”就会来复仇。

凌渡宇在病床上躺了三天四夜。红狐踪影全无。

明天便满月了,凌渡宇对红狐来找他的信心愈来愈弱。

即管他来了,自己能否制服他,沿在未知之数。

只希望这具体而微的金字塔,有着同样的镇邪作用。

一直以来,凌渡宇都不相信金字塔

作为一座供帝皇死后存尸的庞大坟墓。例如古埃及一位帝皇史劳化(snlofu),曾经在同一时间内建筑三座金字塔,金字塔并非砌积木那样简单,那是横跨数十年的庞大工程,史劳化一个人又消受不了那么多金字塔,犯不着那样做。

凌渡宇随手翻看着床头几上的书,大部分都是关于金字塔的。

据历史记载,在公元八二o年,加利芒(caliph a.a.mamun)带引阿拉伯人闯入金字塔内时,墓内并没有帝皇的尸体。封条显示他们是第一批的闯入者。

金字塔如果不是作坟墓之用,那就真如谢教授所说,是镇压远古某种邪恶的生物。

探险队把‘幻石’带离金字塔后,一直以来,虽然不断有人死亡,但从没有红狐现在这种情形,是否因为红狐启动过‘幻石’,使恶神回醒过来呢?

有位著名的小说家乐夫跨(h.p.lovecraft)写了几本小说,都是描写一种沉睡在地底的巨人,将来会重返地面,毁灭人类。他并非只是写写小说就算,他是真信有“它们”的存在。所以他把自己困在屋内,终于在孤独和恐惧中死去。是否他的遗传因子内,保留了对这上古邪恶生物的遥远记忆?使他死不闭目。

宗教常提到的地狱,是否人类在潜意识中存在对他们恐惧,而反映到宗教上来?

中国人相信阳气为正、阴气为邪,是否因为这生物吸取的正是月亮的阴能?

病房外没有半个守卫,卓楚媛也在他再三恳求下离去。

没有人可以帮他半点忙。

他变成了地球上最后一个对抗这邪恶力量的战士。

唯一的凭藉,就是这病房内的金字塔。

他的脑海中又想起一件奇妙的事物。

多年前,有位名鲍维斯(bovis)的法国人,为了躲避沙漠酷热的太阳,走入了尼罗河西岸最负盛名的大金字塔内。当他来到金字塔的中心点,由金字塔底爬到离尖顶三分之一处的高度时,发觉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处的空气比起金字塔的任何地方,都潮湿得多;最奇怪的是,央这样潮湿的空气中,一只死在该处的猫和一些沙漠的小生物并没有腐烂发臭,而且变成了干尸!后来鲍维斯作了一个实验,他照足大金字塔的比例,用纸皮作了个小金字塔的模型,底座的四只角向正东南西北,在模型底至顶的三分之一高度,放了一只刚死去的猫,结果猫尸并没有腐烂,和大金字塔内的动物一样,变成了干尸。

他的实验引发了另一位无线电专家狄波(karel drbal)著名的“剃刀实验”。

有个古老的迷信说如果把锋得的剃刀放在月色下,刀锋会变钝。狄波把剃刀放在他照大金字塔比例制做的小金字塔模型内,可是剃刀并没有变钝。事情并未了结,后来他灵机一触,反其道而行,把剃钝的刀片,放进金字塔内,刀片竟然回复锋利。

金字塔的确是奇妙的事物。

金字塔的确有非常难以解释的力量。

只是它的外形便非常独特,使人很难排斥一个被指为迷信的想法,就是不同的形体,可以产生不同的能量。这是整个中国风水学藉之建立的玄学体系。

中国风水不离阳阴五行,五行是金木水火土。金圆木直水曲火尖土方。方圆曲直尖代表了土金水木火五种本原的能量,风水就是这五种力量的生克制化。例如圆的山属金,曲的山属水,正是以形状决定能量的本质。

金字塔尖顶,以中国风水的角度看是属火,火是阳刚的力量,与水阴柔的力量对立,水火不相容,这代表了金字塔的形状,恰好产生火的阳气,把吸收月能的‘幻石’制服。这是非常合理的解释。

金字塔是个顶峰杰作。

想到这里,凌渡宇感到出奇的烦躁。

喉咙干涸。

他想侧身取水喝,蓦然出奇地软弱,心跳手颤。

一股寒气弥漫在水泥临时架成的金字塔内。

凌渡宇停止了一切动作。

红狐终于来了。

“它们”回来复仇!

室内陷入黑暗里。

房门无风自动地打了开来。

凌渡宇装出轻轻的鼾声。

门口处出现一个黄茫茫的光点,向病房深处移入。那是红狐的独目。

病房的门和金字塔的门有条小小的廊道,黄芒顺着势子移动,踏入水泥架成的金字塔内。

凌渡宇等待着这一刻。他马上按动手里的摇控器,一道钢门斜斜的闸下,封死金字塔的门。成为一座完整密封的金字塔。

金字塔亮起强烈的白光,那是精心设计的太阳灯。

希望以阳气驱走阴邪。

红狐的反应毫不激动,他站在凌渡宇的床前,茫然的抬起头来。好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里。

凌渡宇喜出望外,正要出声。

红狐眼中蓦地黄芒大盛。

红狐狂嗥一声,震得凌渡宇用手掩住耳朵。猛然红狐退后,轰一声撞在“金字塔”的墙上,不过因为墙是约四十五度角由顶尖向下扩阔,所以红狐大半的力道用不上来,不过这样,也震得泥灰洒下。

红狐独睛黄光更盛,太阳灯的白光大为失色。

黄睛紧盯住凌渡宇。

那邪异超自然的力量,并不因红狐废了一目而减少。

它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凌渡宇连移开目光或是闭眼,也做不到。

红狐一直走到他床尾,两只手抓紧床尾的铁架,独眼闪烁着激烈诡异的寒芒。

凌渡宇知道自己还未全盘落索,因为上次见到红狐时,他眼中的黄芒凝聚不散,深沉莫测,今次却是跳弹浮动,“金字塔”的确对“它”有镇压的威力。

凌渡宇心中闪一个灵光,直觉金字塔那奇怪的比例和形状,已经把“它”需要的“月能”隔断。所以“它”正在不断消耗月能,而不能有新的补充。

这时不暇多想,他感到一股寒气正在力图钻入他的神经系统内,若让“它”得逞的话,他便会步入田木正宗和夏能手下的后尘,变成自杀死亡的疯子。

凌渡宇以最大的意志,按在遥控器另一个按钮上。

小金字塔内的太阳灯,开始以一个奇怪地节奏,一明一灭起来。

红狐一只,眼中又出现迷茫的神情。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沉沉道:“格沙堡!”

那是红狐的真姓名。对每一个人来说,姓名是最最深刻的东西,所以相传人的魂魄在生死的边缘徘徊,到了隔开生死的奈何桥时,会有人呼唤他或她的名字,只要开口一应,魂魄会给摄进地府,就此毕命。

凌渡宇这声呼唤,恰好相反,是想把红狐的魂召回来。

红狐呆立不动,眼中茫然的神色大增。

“格沙堡!”声音仿似来自宇宙的尽头,若有若无。

红狐细心聆听起来。

“格沙堡!”

红狐浑身一震,眼中现出挣扎的神色,一黄一暗,一黄一暗,不住闪动变换。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

这个小型金字塔,发挥着一定的作用。

“红狐!看我!”凌渡宇语音温和而肯定,带有令人甘心顺从的感染力。

红狐眼中黄芒渐去,代之而起的是迷惘。

他缓缓望向凌渡宇。

面上肌肉不断扭曲震动。

那还有半点英俊。

凌渡宇在一明一灭的白光里,一隐一现。

“红狐!格沙堡!”

红狐面上挣扎的神色趋于剧烈,黄光再盛。

凌渡宇心知要糟道:“你记得女公爵依丽莎吗?”

红狐眼中射出温柔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面上一时忧思无限,一时会心浅笑。

大凡人被施催眠术时,等于大开中门,将平时保护自己的种种围墙全部移开,很容易接受别人的提议。

凌渡宇提出女公爵的名字,正是引发他内心的爱恋。

催眠术是攻心之术。

凌渡宇道:“我现在很舒服,一切不如意的事,全都与我无关。”

他不说“你”而说我,是因为在这种状态下,他要红狐把他凌渡宇口中说出来的,当作是红狐自己心中想的和说的。

进一步揭掉“你”“我”的阻隔的提防,解除红狐精神上最后的城堡。

红狐果然喃喃道:“我很舒服,我很舒服。”

凌渡宇道:“我很累了,睡吧!睡吧!”

红狐眼皮垂下,打了个呵欠,道:“我累了,睡吧!”

仍站在那里,鼻中发出轻鼾。

凌渡宇道:“那石板太重了,令我不舒服。”

红狐呓唔道:“太重了。不舒服。”

凌渡宇道:“我要把它拿开。”

红狐全身一震,面上出现挣扎的表情,力图醒转过来。

凌渡宇忙道:“我太累了。我太累了。”

红狐慢慢平复下来。

凌渡宇道:“我太累了,让我脱下外套。”

红狐一边喃喃重复凌渡宇的说话,一边把外套除下。

凌渡宇道:“我要睡了,把上衣除掉。”

红狐顺从地又脱去上衣。

一块八寸乘三寸,厚维半寸的石板,横亘在红狐毛茸茸的胸膛上,乌黑闪亮,眩人眼目。

每边有个小圆孔,一条金链系在两边的圆孔,挂在红狐的颈上。

这就是传说中可上窥天道的异宝──‘幻石’。

为了它,不知有多少人送了命。

这是最决定性的时刻。

“我的颈很累。”

红狐重复一次。

这回凌渡宇乖巧得多,不敢直提‘幻石’,“那条链很重!”

红狐犹豫好几秒,便道:“条链很重。”

凌渡宇道:“我要拿走它。”

红狐呆了一呆,缓缓抬起右手,拿着金链,想从头上把它脱下来。

凌渡宇紧张地望着他。

‘幻石’离开了红狐的胸膛,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人类浩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