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谜》

第七章 上帝之谜

作者:黄易

第二天早上,血印和凌渡宇及四名俾格米战士,起程前往红树隐居的山,那被俾格米人称为日没之峰的地方。

艾蓉仙被严格禁止随行,她虽然极不愿意,也无法可施。

一行六人全速赶路。

到了下午时分,他们进入日没之峰的山区,一片黑压压低陷下去的树林,在东北方十多哩处,延绵五十多哩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1957年1 ,便是凌渡宇今次千辛万苦要前往的目的地──黑妖林了。

山势并不陡峭,所以虽然无路可循,依然不太难行,两个多小时,众人攀到山腰一个山洞前。

洞旁两边画满了壁画,右方放了一个犀牛皮做的大鼓,山穴里便是曾经服食上帝之媒不死的伟大俾格米巫神──红树。

血印和四名俾格米战士向着洞穴跪拜。

凌渡宇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山洞内有着非常熟悉的某东西,偏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他今次求见红树,唯一目的是要向这知道黑妖林个中情形的人,查询入林的诀要。

他也想活着把军火带出黑妖林。自然界有很多力量是人类不能想像的,尤其是世上最原始的林区。

血印这时站了起来,面容肃穆,缓缓走到大鼓旁,举起右掌,一连在鼓皮上拍了三下。

咚!咚!咚!蹦声传遍整个山头。回音在四方响起,谷应山鸣。

洞穴也响起低沉的回应。这是一个深入的洞穴。

蹦声像在召唤远方黑妖林居住的精灵。

血印和其他俾格米战士俯伏地上,凌渡宇甚至看到其中两名战士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也是心情紧张。

红树已有十多年不见他的族人,今次会否为一个外人破例?他是否真如他所胡吹,是他等了多年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溜走。

洞穴内没有动静。风声呼啸作响。

太阳逐渐移下往西没的地平线,远方的黑妖林沐浴在太阳的余晖下,诡异无伦。

时间不断过去,凌渡宇的心一直往下沉。

太阳沉下大地,只剩一点余霞。

天色转暗,那也是凌渡宇心情的写照,看来他只好靠自己的力量独闯黑妖林了。

血印立起身来,同情地望看他这位老朋友,沉声道:“兄弟!我们走吧。”

凌渡宇点点头,其他俾格米战士纷纷起立,准备回程。

就在此刻,洞穴内响起一声深沉的叹息。

凌渡宇大喜过望,几乎不敢相信耳朵,但一看他人的神情,又知道自己的听觉没有出问题。

十多年不问世事的异人红树,终于作出反应。

血印和其他人跪伏地上。

洞内传来第二声叹息。

凌渡宇不由自主向洞穴走进去,里面一片漆黑。

血印等不敢跟进。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凌渡宇发现一点微弱的光芒,在左方远处亮起。凌渡宇虽然带有电筒,却不敢拿起来照明,也不敢戴上那红外光夜视镜,怕触犯了红树的禁忌。

他小心翼翼,在纵横交错的穴道里,摸索往火光的源头。

火光愈来愈明亮,山洞内的情形隐隐可见。洞穴愈往内走,愈是广阔,穴道斜斜往下伸展,愈往下去,湿气愈重。他很难想像人类可以在这地方长年累月蛰居。

当他再转入另一支道,眼前一亮,一盏点燃了的羊油灯,挂在洞壁上。

灯下盘膝坐着一位俾格米老人,发须长及胸前,纠结一起。

老人外形看来很老,偏是发须乌黑发亮,面色红润,不见一条皱纹,与他的年纪和外形全不配合。便像一名二十岁的青年,化装成老人的模样。

这难道就是红树,一个超越百岁的老人?

老人闭目,不动如雕像。

凌渡宇在他前缓缓坐下,耐心地守候。

他想起少年时代,在庙内的地室,随密宗高僧学艺的情景。

红树倏地张开双目,两道光芒射进凌渡宇心坎里。

红树又再闭起双目。

凌渡宇脑中一片空白,他从未见过眼神比眼前的老者更深邃、更光亮、更锐利。即管西藏最有道行的高僧也远比不上他。

红树再张目。

这次他抬头望向洞穴凹凸不平的顶部,心神仿似飞越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凌渡宇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喉咙似乎给什么东西卡看,发不出声音。

“你来了!”声音低沉柔和,清楚嘹亮,说的是非洲的班固语。

凌渡宇呆呆地点头,他在这充满神秘力量的老人前,已忘记了来此的目的。

红树收回望向穴顶的目光,转向凌渡宇,面容不见丝毫波动,淡然道:“年青人!因何来此!”

凌渡宇蓦地省起此来的目的,问道:“我想请教黑妖林的事。”

红树缓缓闭上双目。

凌渡宇有一种想法,就是他平常所习惯了的节奏,那把时间分割乍时分秒的节奏,完全不适用于眼前这老者身上。

他是属于另一种节奏和频率。

红树闭目道:“黑妖林是『神』的私产,若非深悉神的旨意,没有人可以深入后再走出来。”

凌渡宇心中气恼,暗忖又是这类迷信说法,怒道:“那你又凭什么活着走出来,是否因为你是神的奴隶?”他声音提高了不少,在洞穴内引起一下下逐渐远去的回音。

红树默然不言,好一会才道:“正好相反,我是他的敌人,也是他唯一的人类敌人。”

凌渡宇愕然,想不到引出这样一句说话。

艾蓉仙在俾格米人的村庄中,闷极无聊,没有凌渡宇在身边,七彩缤纷的世界忽地失去了颜色,一切是那样地灰暗。

太阳落向西山,他们说凌渡宇今早出发前往的地方,正是太阳落下处,太阳西沉了,不知他们抵步了没有。

她缓缓向村外走去,出外狩猎的俾格米战士,抬着收获返回村内,野兔野猪,所得甚丰。采摘野果的小孩和妇女,也陆续回来。

这是夜入而归的时候。

艾蓉仙一直走往村外,她摸摸怀中的曲尺,心里踏实了很多,她只不过想到附近一条清溪旁坐坐吧,胜似闷在村子里,像奇禽异兽般被那些俾格米人围观。

头上忽地传来轧轧的声响。

艾蓉仙骇然仰望,十多架战斗直升机掠过树林的上空,向远处的俾格米村庄俯冲而去,直升机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白烟,把整个村庄吞噬在白雾里去。

直升机以惊人的声势在村庄上盘旋,旋桨刮起的狂风把村中的棚舍吹得东倒西歪,很多东西给卷上半空,形势混乱。

在白雾中,隐隐见到俾格米人不断倒下,直升机还不断喷射这种使人晕倒的气体。

艾蓉仙骇然大惊,敌人以压倒性的实力,一下子控制了整条村落。

一架直升机向她的方向驶来,在搜索漏网之鱼,这时艾蓉仙想到唯一的事:就是逃走。

红树又张开电芒闪现的双目,直射进茫然的凌渡宇眼内。

凌渡宇自负才智,这时却一点也推想不出,这充满异力的老人,下一步的行动、下一句的说话。

红树望向穴顶,深沉地道:“生命的真相,惊怵可怖,终日向神膜拜的人类,有谁晓得神的面目!”

凌渡宇问道:“神的旨意是什么?”既然要明白神的旨意,才能活着走出黑妖林,他这个问题自是关键所在。

红树答道:“一切从他而来,也从他而去。”

他回答得很快,凌渡宇却完全把握不到,这答案和活着走出黑妖林有任何关系。难道这次谒见红树,要无功而返?

红树道:“年青人,我知道你心内每一个念头,知道你要在黑妖林找寻失去的东西,从你一踏足草原开始,我便知道。”

凌渡宇骇然望向红树,迎上那对精灵深邃的眼神。

他心神狂震。

他又接触到那股生命的力量。

第一次是在草原的机舱内,当他在原始大森林的边缘,度过第一夜。

第二次是在森林内。

第三次是在遇上那上帝之媒的奇怪植物。

第四次是当血印以占卜决定是否让他来见红树时。

这是第五次。

却比任何一次强烈。因为他现在是直接感触到那灵觉的来源,通过红树深至无限的双眸,接触到那生命的汪洋。

靶觉来得快,消失也快。

红树闭起双目。

凌渡宇俯伏地上,全身冷汗。

红树的声音响起,自言自语地道:“我们这宇宙出现之时,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同时诞生。他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应往何去?他感知的范围无始无终,能延伸至宇宙无尽的深处,也能贯通其他时空的异域、其他的宇宙。”

凌渡宇听到自己软弱地问道:“这和黑妖林有什么关系?”

红树沉默了一会,才道:“黑妖林是他的私产、人类的禁地。”

凌渡宇大惑不解,即管真有这“神”、这“上帝”的存在,难道他也要像人类那样、到地为界、霸占土地?可是为了进入黑妖林,他却不能不听红树说下去。

红树道:“他在这宇宙内以超越光速千百倍的速度旅行,探索每一个星球、搜寻其他类似他的『生命』和『力量』。”

凌渡宇想起中国老子《道德经》所载的:“有物浑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运行而不殆……”不正是红树所说及这“他”的写照?

红树续道:“在以千亿年计的某一久远年代,他厌倦了永无止境的旅行。于是,他选了虚空中一个平凡的星体,作为他『驻脚』的地方。”

凌渡宇问道:“难道他住进黑妖林内去了?”假设真是这样,他休想把军火找回来,但红树既然是他的敌人,又怎能活着走出来,且至目前也是安然无恙,甚至获得了奇异的力量?这种完全超乎想像的事情,红树怎能一清二楚、娓娓道来?

实在太多疑团了。

红树首次露出一丝笑意,像在为凌渡宇的无知失笑。

红树道:“你这样说,因为你仍把他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其实他只是一股无形但有灵觉的生命,他选中了一个星体来居住,并不像我们那样建屋居住,而是他的力量与星体的每一个分子、每粒泥土结合。每一个分子也吸藏了他的力量和生命,再也难分彼此。”

凌渡宇道:“这星体是否我们的地球?”

红树点头道:“正是!于是地球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产生了生命的火花。他是生命的汪洋,一点一滴均可引发其他生命形式,于是地球成为了虚空中与众不同的地方,那是『生命的所在地』。”

凌渡宇软弱地问道:“那是否他创造了我们?”

红树首次流露出非常人性化的无助表情,嘿然道:“『创造』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他的思域内。当他独自在宇宙内旅行时,他是完整的一个整体,但当他与地球的物质、构成地球的分子结合后,产生了连他也不能预想的变化:由他原本无形的生命,化出有形的生命;由整体的单一生命,化作各式各样的生命形式。这是无形和有形的结合,灵魂和肉体的结合。那亦是地球上每一种生命的基本形式。”

凌渡宇想起《圣经》所说的:有位无始无终、无形无像的纯神,仿照他自己创造了人类的灵魂,用泥土制造了人类的肉身。

凌渡宇道:“姑勿论他是否有意识地创造了我们,我们总是由他而来,你又怎能成为他的敌人?”他其实想说你怎够得上资格当他的敌人,不过这似乎有点不敬。

红树喟然道:“他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本质,就是无休止地追求变化和发展,他通过『赐予生命』,衍化出地球上的生命,每一个生命的变化和发展,都是他的变化和发展,都令他喜悦。当有形的部分死亡后,无形的部分便重归他的『身体』内,再次成为他的一部分。通过这生灭变化,他不断茁长变化。”

凌渡宇很想否定红树的说法,搜索枯肠,却找不到能驳斥他的论点。

先说他追求变化的本质,其实贪新忘旧,也正是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和他在本质上的共通性。

《圣经》上所说:人死后灵魂归于天父,是否就是这么一回事?死亡是否代表生物的生命是小水滴,重归于“他这生命的汪洋”?

凌渡宇追问道:“那你又怎会成为他的敌人?”他对这问题锲而不舍,因为进入黑妖林,是他此行的首要目的。

红树话锋一转道:“在人类这高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上帝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