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谜》

第八章 勇闯妖林

作者:黄易

凌渡宇走出洞外,外面一片火热。

太阳升离了地平线。

血印和四名俾格米战士骇然地望着他,他们在此守候了一整夜。

凌渡宇知道自己的面色一定非常难看。

心中一片混乱,以至没有发现血印等五人的面色也是同样难看。

血印道:“兄弟!红树长老怎样说?”

凌渡宇茫然摇头。

血印话锋一转道:“我们的敌人来了。”

凌渡宇骇然应道:“敌人?”

血印沉着地道:“昨天黄昏时分,十多架直升机组成的队伍,在南方的天际向我们村落的方向直飞过去。”跟着指了指远方村落的方向,续道:“在那里投下浓雾,到了今天早上还见到直升机在那边巡梭,到刚才始停止活动。”

凌渡宇的心直往下沉,非常难过,他想不到马非少将居然这样大举出动,试问自己还有什么机会?他死不足惜,但累及这些与世无争的俾格米人,他于心何安?

艾蓉仙!她的命运又如何?

这是生命最灰暗的时刻。

血印道:“我们应该怎办才好?”在敌人的强大实力和现代化的武器前,这擅战的俾格米勇士也感有心无力,何况族人尽在敌人手里。

凌渡宇勉力奋起精神,心念电转。马非这次不惜人力物力,志在必得,自己人单力薄,无异螳臂挡车。以马非少将的残暴和手段,俾格米人一定将自己数人的行踪泄露出来,现在他们已然身在险境。

凌渡宇望向血印,后者等待着他的答案。

凌渡宇毅然道:“到黑妖林去。”

他还有选择吗?

六人迅速在原始森林内走着,往黑妖林进发。

愈向黑妖林走,地势愈低,阴湿的感觉更重。树木高拔五六十尺以上,枝叶树藤,交缠纠结,把大部分阳光遮隔起来。

血印道:“这是黑妖林的边缘地带,再有两个多小时,可抵达黑妖林,那是特别低陷下去的地谷,很易辨认。”

凌渡宇抬头看天色道:“那将是黄昏时分了。”

血印面上现出恐惧的神情,忧虑地道:“在黑妖林内,白天和黑夜全没有分别,兄弟!你要考虑清楚。”

凌渡宇刚要回答,忽地露出倾听的神态。

血印等人在森林长大,听觉敏锐,立时分辨出异响从左后方传来。

那是喘息声和脚步声。

敌人已追来。

凌渡宇从怀内抽出曲尺,一扬手,众人散往四周。

血印等人举起手枪,静待敌人大驾光临。

凌渡宇神情疑惑,他听出来只有两个人,他望向血印,后者也作了个大惑不解的表情。

敌人从林木转了过来,一男一女。

凌渡宇失声叫道:“蓉仙!”

那女子神情一振,向闪出来的凌渡宇扑去,一头撞人他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凌渡宇双眼瞪着那男子,道:“西森!你怎会在这里?”

西森苦笑道:“自从失手遭擒后,我给囚禁起来,前两天马非把我带到这里,迫我助他们找寻军火,我乘他们进攻俾格米村之时,逃了出来,半路上遇上这位小姐,所以一起赶来寻你。”

凌渡宇眼中射出凌厉的神色道:“是这样吗?”他动了疑心,马非何等手段,岂容他轻易逃出。

西森神色忿然,一把拉开胸前的衣服,胸肌上伤痕密布,甚是怕人。

西森道:“这是他们的杰作,我并不想证明什么,只是不想给人怀疑,使亲者痛仇者快。”

艾蓉仙在凌渡宇怀中抬起头道:“不要怀疑他,为了救我,他杀了他们的人。”跟着说出了过程。

凌渡宇听罢释然,抱歉地道:“西森!对不起,我是不得不小心的。”跟着一扬手,血印等五人从隐身处走出来。

西森了解地道:“我明白的!目下有何打算?”

凌渡宇道:“我们唯今之计,便是进入黑妖林,找那架飞机。”他已不敢想那机上的人员,没有人能在那地方活上那样一段长时间。一边说,众人一边继续行程。

艾蓉仙紧跟着凌渡宇,像是怕他突然飞走。

西森道:“你有把握吗?”

凌渡宇道:“尽力而为吧!”

西森似乎不太满意他的答案,追问道:“我知道基地和飞机有精密的远距离联络系统,应该知道正确堕机的地点。”

凌渡宇道:“是的!但是从那样的高空堕下,即管知道落点和当时飞机的方向及速度,也只是一个约数,除非我们也有当时气流的资料,估计就可精确一点。”

西森同意地点头,谈话结束。

众人心情沉重,默默前进。

两个小时后,抵达黑妖林旁。

一道陡峭的斜坡,直往下伸,四百多码下是黑压压一望无际的广阔树林,那便是人类的禁地,黑妖林。

这密林是陷进地底的魔狱。

斜坡是坚硬的火成岩,寸草不生,与下面黑森林对比鲜明。形成黑妖林与外面原始大森林的边界,泾渭分明,也愈发显示出黑妖林的神秘和可怖。

艾蓉仙惊呼道:“这一定是个大火山口。”

凌渡宇也有这个想法,他同时想起红树的说话──这是神的私产,人类的禁地。他猛然摔头,像要把这无聊荒谬的想法驱走。

日落西山,把黑妖林染在血红里,诡秘莫名。

镑人的目光望向凌渡宇,等待他的指示。

其实凌渡宇也是头皮发麻,一筹莫展。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可以在这鬼地方找到一架飞机,何况飞机军火是否已化为灰烬,尚在末知之数。

他心中默计方向,指着左方黑妖林的一角道:“我由那地方进林,你们守在这里。”

艾蓉仙尖叫道:“不!你不能留我在这里。”

凌渡宇肃容道:“蓉仙,听我说,你一定要留在这里。入林后我自顾不瑕,你入林对大家一点好处也没有。”

艾蓉仙听到凌渡宇的语气坚决,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委屈地垂下头来,眼眶也红了。

西森道:“凌兄!你不会拒绝我随你进林吧,多个人照应总是好的。”

凌渡宇望向西森,犹豫了片刻,答道:“好吧!”

凌渡宇把血印拉在一旁道:“假设明天黄昏前你还不见我出林,你便将我的死讯直接告诉马非少将,谅他也不敢伤害你们,否则那将是国际的大风波。不过你一定要命跟随你的那四名战士,护着蓉仙躲藏起来,他们将是你手中的皇牌,使马非怕他们揭露他的恶行而投鼠忌器。”

血印道:“我明白!我很想陪你进林,但我的族人更需要我。”

凌渡宇明白地点头,跟着又低声说了一番话,血印不住点头。

两人紧紧拥抱一下,才走回众人处。

凌渡宇和西森打个招呼,从斜坡向下走,不一会,血印等人变成高高在上的黑点,两人没入林内。凌渡宇亮着了电筒,取出指南针,领先而行。

边缘地带的林木和外面的原始森林并没有太大分别,但愈往里走,树木愈是密集,光线被厚厚的植物阻隔,能透人来的也所余无几。何况天色已黑沉下来,密林内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两人行来一路披荆斩棘,在粗可合抱的树隙间硬开出一条路,这时力尽筋疲,才是深入了五十多码,挨着树木坐了下来。

风声呼呼,把枝叶刮得沙沙作响。

凌渡宇从行囊中取出两个防毒面具,递了一个面具给西森,自己戴上另一个。

西森道:“你有没有发现两个奇怪的现象?”

凌渡宇取出红外光夜视镜,戴在眼上,密林在红光中,呈现眼前。

西森续道:“这处虽然林木茂密,却不闻半点鸟虫走兽的声音,除了植物外,绝无其他生物的痕迹,这是第一个奇怪。”

凌渡宇也想到这个问题,但他却多了红树的说话作参考,结论肯定比西森的惊人。

西森道:“其次,通常愈往低洼的地方走,愈是潮湿,这里恰恰相反,干爽非常,这是第二个奇怪的地方。”

凌渡宇道:“那你有没有结论?”

西森道:“这黑妖林一定有种奇妙的自然力量,一种人类知识范围外的力量,才会产生这不能解释的异象。”

凌渡宇道:“这是无庸置疑的,否则我的指南针也不会完全失去效用。”

凌渡宇把电筒熄掉,两人被绝对的漆黑吞噬。他可以看到西森,西森却看不到他。

西森不以为异,道:“所以除非你正确地知道飞机堕下的位置,否则我们最好及早退出。”

凌渡宇道:“西森你胆怯了吗?”语气毫不客气。

西森听出语气不妙,却苦于漆黑里目不能视,只好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凌渡宇道:“我只想问你,是那个化装师给你弄出那一胸口的伤痕。”

西森沉默下来,好一会才道:“你有什么根据这样说?”

凌渡宇喝道:“不要动,我的枪口对正你,我绝不介意就地处决你这叛徒。”

西森毫不在乎放下那移往身后的左手,道:“你不会动手的,你的女友和老朋友现在已被尾随来的马非手下擒获,你若敢杀我,他们绝不会留情。”

凌渡宇道:“你在他们眼中是那样重要吗?”语气含有强烈的鄙视。

西森嘿嘿冷笑起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得意地道:“我是他们的上司,他们敬不重视我吗?”

凌渡宇骇然一震,叫道:“什么?我明白了,你是南非混入我们组织的反间谍。”

西森狂笑起来,似乎一些也不把凌渡宇的手枪指吓放在眼内。

凌渡宇怒喝道:“闭嘴!”

西森笑声条止。

凌渡宇悠悠道:“噢!我忘了告诉你,我刚才入林前告诉了血印我对你的怀疑,所以他目前一定躲进了一个非常隐蔽安全的地方,保证你的手下找他们不到。”

西森接口道:“我也忘记告诉你,我在你女朋友动人的胴体上和头发里,至少放了四个微型追踪器,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世界上绝没有安全的隐蔽地方。”

凌渡宇怒骂连声,恨不得在他眉心打个血洞出来。两人尔虞我诈,胜负难分。

西森道:“我却要请问凌先生,你从那处看出我的破绽?”

凌渡宇回复冷静道:“我可以告诉你,但却要交换一样东西。”

西森沉声道:“说来听听。”

凌渡宇道:“你们怎知我来的地方是黑妖林?”这是相当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飞机失踪的地点,只有基地高山鹰等有限几个人知道,西森和马非等人凭什么找到这里来。

西森爽快地道:“这告诉你也无碍,道理异常简单,因为驾驶载运军火的其中一个机师是我们的人。途中当他制服了其他人后,改飞往中非,把军火运给我们该处的友人时,一直和我们保持通讯,直至这里为止。”

凌渡宇恍然大悟,他们组织任用非人,怪不得步步失着。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飞机竟然神秘失踪了,看来他们要感谢这次意外才对。

西森道:“轮到阁下了。”

凌渡宇淡淡道:“道理很简单,我半个多月前见你时,你的头发是那个模样长短,今天遇到你时,发型仍是那样,看来你一定极是爱惜仪容,故而经常有人为你修发。兼且为你剪发者专业水平非常高,试问这是否一个囚犯的待遇?”

西森一愕,跟着失声狂笑起来。

风势加强,树摇草动。

西森狂笑不止。

凌渡宇感到大是不妥,喝道:“闭嘴!”

他又感受到危险的来临。

凌渡宇暴喝道:“我开枪了!”

西森停止狂笑,阴恻恻地道:“凌渡宇先生,太迟了,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凌渡宇忽感有异,不过那真是太迟了。

一把粗壮的声音从来路处响起道:“凌先生,不要有任何动作,抛下枪。”

凌渡宇缓缓侧头,来路处有三个全副武装背上背看氧气筒,戴着有氧气供给的防毒面具,眼上装了夜视镜的南非特种部队,手上的自动步枪都指向他。

西森适才的狂笑正是掩饰他们的接近。此人一定在沿途布下跟踪器,这三人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他们。适才他故意引自己谈话,一定是他身上装了监听器,每一句说话都给这衔尾而来的援兵收听到,所以赶来救他。

敝不得他有恃无恐,凌渡宇不由得不佩服他的缜密周详。

凌渡宇颓然抛下手枪。

第二次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勇闯妖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帝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