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谜》

第九章 最后决战

作者:黄易

是日黄昏。

暴风雨疯狂地吹袭着俾格米村落周遭广大的原始林区,马非停止了所有搜索的活动。

马非少将躲在营帐内,面上阴霾密布,比外面的天色更难看。

氨官夏卡文报告道:“少将!还没有西森等人的消息。”

马非道:“继续联络。”

凌晨三时,雷暴稍歇,雨势持续。

仍未能联络上西森的部队。

众人聚集在放置无线电通讯设备的营帐内。传讯兵不断呼叫西森的部队。

“一五0一a,请回话……”

马非少将焦躁地来回踱步。

杰克上校道:“西森带的部队,是我最精锐的部下,没有失手的可能。”

马非沉声道:“那他们到了那里去?”

杰克哑口无言。

帐内是难堪的沉默,只有传讯兵努力呼唤的声音。

一下长的讯号从通讯机的接收器响起。

有反应了。

众人蜂涌围在通讯机四周。

通讯机传来沙沙的声响,一把陌生的声音道:“马非少将,请答话。”

众人愕然。

马非拿起对讲机,沉声道:“我是马非!over。”

对方嘿嘿冷笑起来。

众人面色大变。

马非怒呼:“你是谁!说明你的身分。”他失去了一向的冷静。

对方停止冷笑,严肃地道:“我就是你要找的凌渡宇,先送你一件礼物。”

通讯中断。

众人面面相觑,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地步?凌渡宇要送礼,那会是什么好事。

是什么礼物?

“轰隆!”

对面山头响起一下轰天动地的爆炸,火焰和浓烟冒上半天高。

马非面色煞白,站在通讯器前一动不动,手上还拿着那对讲机。

其他人扑出了营帐外,观看爆炸的情形。

夏卡文面色苍白地回来,向马非报告道:“是火箭炮!”

马非道:“他们拿到了军火。”

对讲机再响起。

马非镇定地道:“凌渡宇,你听到我吗?”

凌渡宇的笑声从通讯机的接听器响起,充斥营帐,好一会才歇下。

马非冷然道:“你就算取得军火,也绝不是我们的对手,你还是投降吧!否则我杀尽你俾格米的朋友。”

凌渡宇嘿嘿冷笑道:“你敢吗?只要你杀一个俾格米人,不但你官职不保,连你的政府也会陷入国际的政冶风暴里,这毕竟还不是你南非的地方。”跟着话锋一转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让你投降,否则下一支火箭,就要你以手下的鲜血作代价。”联络中断。

杰克上校道:“不可能!我们的阵地散布四周,在这样的黑夜他绝不敢胡乱施放火箭。何况他们又不知我们囚禁俾格米人的位置,他不怕误中副车吗?”

这番话合情合理,众人表示同意。

马非道:“很快便有答案了。”跟着道:“吩咐所有人改变他们现在的位置,将俾格米人散往不同的地点。”众人领命而去。

凌渡宇和血印等此刻在五哩外一个山头,电子感应火箭发射器遥遥指向俾格米村落。

血印在旁担心道:“兄弟,你是否真有把握?”

凌渡宇以红外光望远镜观看敌人,看看腕表,道:“还有九分钟。”跟着安慰血印道“兄弟!信任我。你的族人也等如我的族人,我没有把握是不会胡来的。”

血印和艾蓉仙一齐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

凌渡宇起立,缓缓走到两株大树的中间,盘膝坐下。

血印等人愕然以对,大惑不解。

凌渡宇闭上双目,不一会面色大变。他已感觉不到植物的灵觉,那似乎在遥不可及、还不能触的深处。

上帝之媒的力量已消去。

冷汗从他的额上流下来。

十分钟过去。

全无动静。

马非少将面容稍霁,叮出一口气道:“全军戒备,一待天明,我们展开搜索,格杀勿论。”

众人轰然应喏。

离天明只有半个小时,雨势进一步恶化。

凌渡宇所有努力均告失败。

血印等人在后焦急地苦候。

大雨狂打下来,数人衣衫尽湿。

凌渡宇狂叫一声,呼道:“红树!红树!你在那里?”声音响彻山头。

豪雨不断打下,使人肌肤赤痛。

难道要这样子袖手认败?

宝亏一篑。

在极度绝望里,那生命的汪洋、红树与植物结合的灵觉,翩然来临。

红树深沉地叹息,从地底的深处,植物的根部,传到他身旁的大树,透进他的心灵内。

红树的声音在他心灵内响起道:“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成成败败,人类的整个历史,犹如一阵吹过的轻风,瞬眼即逝。”

凌渡宇的心大声疾呼道:“无论怎样短暂和微不足道,始终是存在过。正如这一刻,便等如一个猎兽的陷阱,我们何能脱身?”

红树深长叹息。

凌渡宇心中狂叫:“你难道坐视你的族人被凶残的敌人屠杀吗?”

红树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没有生命是会死亡的,就像西方《圣经》所说灵魂是不死不灭的一样。死亡只是生命形式的转化,由人的形式,重归于他。刹那的长短分别,有何不同?”

凌渡宇渐渐冷静下来,红树的思感已经变成植物一样,再也不从人类的角度视物,也不可以“人的道理”去打动他。

凌渡宇道:“不同层次的生命,自有其独有的天地,便如你是上帝的敌人,你也要想办法逃出他的威胁。那为何我们不可以对抗我们的敌人?”

红树沉默下来。

凌渡宇耐心地等待。

时间不断溜走。

还有十多分钟第一道曙光便会出现。他们再没有时间了。

凌渡宇心急如焚。

忽然红树的灵觉不断扩大,凌渡宇感到自己的思感也在不断延伸。

两人的心灵结合在一起,伸入茫茫的大地内,越过广阔的森林,来到俾格米人的村落。

敌人已改变了兵力的分布,也改变了俘虏的位置。

凌渡宇欢呼一声,默记着敌人的重兵所在。

马非等人站在营帐中,静待天明。

“轰隆”爆炸震天响起,跟着是一连串的爆炸,闪亮山头。

帐幕内外乱成一片。

安臣少校扑了进来,面色有如死人,喘息道:“火箭正中直升机停驻的地方,爆炸直接损毁三架直升机,还波及其他最少七架直升机,非修理后不可以再飞行了。”这是致命的打击。

话犹未已,另一声爆炸从左前方传来,夹杂着人的嚎叫。

一个少尉冲了进来,喊叫道:“少将,我们一个重机枪和迫击炮阵地给敌人命中,伤亡惨重。”

营外传来燃烧的声音,跟着又再一声爆炸,火势波及另一架直升机。

通讯机沙沙作响,凌渡宇的声音又再响起道:“马非少将!礼物虽然误了时间送来,滋味仍不错吧?”

众人望向铁青着脸的马非。马非拿起对讲机,喝道:“凌渡宇!你休想我投降!”到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叫出来。

通讯中断。

苞着是另三个阵地的爆炸,其中一枝火箭射进了仅余的直升机停泊处,引起连串爆炸。

火光冲上半空,照得整个俾格米村和附近山头血红一片,却没有一个炸弹落在囚禁俾格米人的营帐。

敌人怎能命中每一个目标?

马非喃喃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营帐内众将领面面相觑,苦无良策。

即管知道敌人的位置,他们也没有同等射程的火箭炮,完全处于捱打的境地。

安臣少校道:“敌人的位置估计在我们东北十多哩处,我们要怎办?”

马非少将道:“把人质混进我们每一个作战组别,然后徒步向敌人攻击,我不信不可以战胜他们那几个人。”

“不!”

马非霍然望向发话的杰克上校,后者神情坚决,手上的手枪对准马非的心房。

杰克道:“马非少将!我绝不容许你再这样浪费我手下的鲜血,你只是个不择手段求胜的狂人,即管总统也不容许我们这样置俾格米人于险地。我以特种部队指挥的名义拘捕你,现在一切由我指挥。”

马非面上肌肉颤动,显然在盛怒中。

四周的军士一齐拔出手枪,如临大敌指着他和夏卡文两人。

马非狠狠道:“希望你能接受那后果!”

杰克道:“那不用你忧心,带他两人出去。”

凌渡宇看着远方的火光,紧张地等待敌人的反应。

天色大明。白昼来临。大雨停歇。

通讯机嘟嘟作响。

凌渡宇拿起对讲机道:“马非!有何贵干?”

对方传来另一把声音道:“凌先生,我是杰克上校,现时的指挥,希望能和你进行谈判。”

凌渡宇道:“对不起,你们失去了谈判的资格。限你们五分钟内,掷下所有的武器,立即撤离,并带走所有的伤者,不准回头,否则我立即发动更凌厉的攻击。”说完不待对方发言,便中断通讯。

凌渡宇闭上眼睛,通过红树的灵觉,窥探远方敌情。

十多分钟后,凌渡宇张开眼睛,微笑道:“敌人已撤离村落,所有俘虏均安然无恙。”

众人这时当他神一样去崇拜,闻言高声欢呼起来。

艾蓉仙更搂楼着凌渡宇,狠狠吻起上来。

凌渡宇闭上眼睛,在心灵向红树呼叫道:“谢谢你!”

红树的声音从大地传来道:“不用谢我,你是我拣选的。自从我服食了上帝之媒后,悟通了生命的秘密,一直等待另一位有灵觉的人,来分享我的认识,那我便可安心离开这个宇宙。所以你的飞机一降落草原,我便开始引导你,和你交通,使你思索往日忽略的问题。”

凌渡宇心中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红树道:“人类生命短促,是他完全不用担心的短暂时光,但他却忽略了人类屯积经验的能力,一代一代的交替,知识却不断传下来,就像我要把这一切告诉你,终有一天你也可以将所知告诉另一个人,这是我作为对自己同类的贡献。”

凌渡宇道:“那你为何要走?你能走到什么地方?”

红树深沉叹息,道:“我通过植物的灵觉,不断窥探他的秘密,已引起了他的警觉,我再不走,便会遭遇月魔的悲惨命运。”

凌渡宇不解道:“他为什么不立即对你采取行动?”

红树道:“你仍是不可避免用人的角度去想他。他是一股无形的生命力,无形的思想体。我们一个思想可以在千分一秒的时间内发生,他一个思想可能需要一百年或甚至一千年。所谓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他的时间观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思想就是他的行动和力量,可以使整个星球毁灭,也可以带来无数生命的诞生,所以我一定要在他毁灭我的思想形成前,逃进他势力不及的另一些时空去。那处他的力量将较为单薄,我或许仍有一线生机。”

凌渡宇道:“你曾否和他『正面』相遇?”

红树道:“没有人的灵神可以直接和他相遇,他像一块庞大无匹的磁石,人类铁砂般的灵神,将会被他无情地吸纳。那便是死亡,亦是你找寻的飞机所遇到的事情。当飞机越过黑妖林的上空,刚碰着他通过值物的灵力去探索太阳系外的宇宙,所以机员立时死亡,也可以说给他收回了灵魂。这也是黑妖林内没有生命的原因。黑妖林是他探索宇宙的发射站。”

凌渡宇想起在飞机内的尸体遗骸,怵然而惊,也在庆幸取军火时未遇上他的探索能量。

他忽地想起一件事,问道:“为什么在百慕达大三角整队飞机消失无踪,这里却剩下飞机的残骸呢?”

红树道:“他可以探索这宇宙,也可以贯通其他的宇宙,百慕达就是他探索其它宇宙的基地,利用的是海洋的力量,当能量爆发时,生命被吸纳,物体却给送进另外的时空去,做成神秘的死亡事件。”

凌渡宇默然。

红树道:“你是我最后一个谈话的人类,不要失落,我们一天不死,仍有一线的机会,我这几十年来摸索出来的秘密,已尽版于你。我走了。记着!水滴比起大海虽小,本质上却是同样伟大。”

红树的灵觉消去。

凌渡宇睁开眼睛。

阳光照遍大地,使人很难想像昨夜的暴风雨和黑暗。

血印和艾蓉仙崇敬地望着他。

山河秀丽,谁想到这美丽景色,所包藏的大秘密。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把军火运往纳米比亚,打听高山鹰的情形……

还有,他要继承红树的“遗志”为人类的前途奋斗。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上帝之谜》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