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回归》

第十章 形神俱灭

作者:黄易

通讯机传出的声音报告道:“货车则离开新日街,七分钟内抵达拦截点。”

在现场戒备的警员及特种部队不期然紧张起来。

金统向凌渡宇道:“我们已查询过负责这次搬运的运输公司,客人的名字确是史宝斯,他出双倍的价钱,要他们把一套冷冻装备送往南效的一个机场。”

罗拔接口道:“据那私营机场的负责说:飞机是由史宝斯租错的,装备会于明天早上被运往公海一个指定地点,货主会在那里收货。”

凌渡宇皱眉道:“积克的思虑也相当缜密,使用了这种迂回曲折的运货方式,究竟他要这套冷冻设备来干什么?”

罗拔冷哼一声,道:“管他的,抓到他不是什么也解决了吗?”接着发出命令道:“各单位注意,记着要把他生擒,非迫不得已,不能使用武器。”

金统冷笑道:“这次像狩猎远多过缉捕凶徒归案。”

凌渡宇道:“小心,他到了!”

大街的中一端,大货车翩翩然来临。

交通警员巧妙地截断了其他交通,所以当货车驶入这条街道后,变成孤零零一车独行。

货车逐渐接近,交通灯在控制下,由绿转红。

货车缓缓停了下来。

罗拔一声令下,百多名特种部队的队员从隐蔽处蜂拥而出,一下子把货车围个水泄不通。

车头的司机和三名运货工人大惊失色,呆在当场。

罗拔向他们喝问道:“那老头子史宝斯在那里?”

其中一名工人嗫嚅道:“在……在后面……车箱里,他说要亲自看着他的货……”

众人大为紧张,金统喝道:“还有没有其他人?”

司机道:“没有……他不要我们的人和他在一起。”

车箱的尾门在众人的监视下,打了开来,一个大木箱,放在车箱内的正中处,却看不到任何人。

罗拔道:“他可能躲在箱后,给我搜,小心点。”

四个队员迅速跳进车箱去,不一会走出来道:“没有人!”

罗拔怒骂一声,亲自走了上去,搜查起来。

金统道:“难道积克知道被发现了。”

凌渡宇面色凝重,沉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金统苦恼地道:“你明白了什么?”

凌渡宇一把抓着金统外套的领口,以从未有过的严肃态度说:“老金!你记紧我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做足功夫,一点也不要遗漏,否则我们将会一败涂地。”

罗拔的声音在旁响起道:“放心吧!凌先生,我们会照足你的吩咐去做。”声音透出一种出奇的敬意。

凌渡宇一字一字地道:“你们要保证那架水上飞机,在明天早上,把货物运往公海给积克。同时,在这装冷冻设备大箱的底层,加上可容一人躺卧的另一层,里面要有氧气的设备,是我的卧室,明白吗?”

金统和罗拔点头应是。

凌渡宇往自己的汽车走去。

金统叫道:“你到哪里去?”

凌渡宇头也不回地应道:“你们在机场等我来,我要赶去一个凶杀案的现场,希望那是积克的最后凶杀案。”

金统罗拔听得目瞪口呆起来。

凌渡宇赶到卡林栋的住宅时,卡林栋已先一步回来,车子泊在花园里。

花园和房子的门都打开了,凌渡宇笔直闯入。

卡林栋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两眼血红,满脸泪痕。

凌渡宇早估计到惨事的发展,仍禁不住全身一震,沉声道:“那畜牲干了!”

卡林栋神情呆滞地点头,接着把脸埋在手里,痛哭道:“莎菲,是我不好,害了你!”

凌渡宇步往通上二楼的楼梯,卡林栋叫道:“不要上去,她死得太惨了,我不想任何人去看她。”

凌渡宇在卡林栋对面的沙发坐下来道:“告诉我!你和积克是什么一回事?”

卡林栋摇头道:“一切都完了,莎菲是我唯一的宝贝,她妈妈死时,要我好好地照顾她,可惜我为了自己的野心,为了成为最伟大的科学家,把一切都毁掉了……”

凌渡宇道:“冷静一点,你一定要为莎菲报仇,告诉我一切,我才可以应付他。”

卡林栋缓缓地把脸抬起来,眼中射出惊人的仇恨,狠声道:“你一定要把他毁灭,他绝对是只禽兽魔鬼……”

凌渡宇道:“你何时第一次见到积克?”

卡林栋眼神凝聚起来道:“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在法国参加一个冷冻学的国际研讨会,会议结束后,他找上了我,那时他并没有告诉我他奇异的出身来历,只是和我讨论冷冻学的事情,他对人体的惊人了解,使我在低温物理学的知识上突飞猛进,成为了无人能及的权威。他今天到实验室提取的那套设备,保证超越了目前冷冻学的成就最少有一百年。”

凌渡宇道:“那时你知否他是凶残的杀人王?”

卡林栋摇头道:“不知道!直至卓小姐找上了我,才明白他做过的事;不过我已泥足深陷,野心战胜了一切,我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借口:就是比起整个文明的进步,数百人以至于数千人的死亡算是什么呢?我实在太自私了,当死亡降临在我女儿身上时,我才知道比起爱来说,什么进步退步,都是微不足道、无关轻重的事。”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正是卡林栋这类人,使积克这个“客人”,低估了人类,低估了爱在人类心目中的重要。

积克可能永远不能体验到爱是什么。人类虽然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好,但无可否认,仍有他尊贵的一面。

卡林栋道:“在三个月前,他来找我。就在那个小地窖里,告诉了我一切关于他的事:在他身处的宇宙内,发生了一些事,使他迫不得已下逃亡,在逃亡的过程里,他感触到一股‘力能’贯通了宇宙和宇宙间的间隔。那时他挺而走险,借着那股力量,来到我们的宇宙里,可是我们这宇宙的一切运动实在太慢了,使他根本全无生存的可能,于是他唯一的方法,就是就了人类,诞生到这世上来。可惜他的能力完全受到限制,受到‘人’的限制,人的局限,成了他的局限……”

凌渡宇道:“你肯相信他的说话吗?”

卡林栋道:“起初一点也不相信,但他提出了交换的条件,他会助我彻底完成冷冻学的研究,还告诉我打破和超越光速的方法,那涉及到‘神游’的问题。我知你是拥有精神力量的奇人,所以才表示要向你请教和合作。”

凌渡宇喃喃道:“神游?神游?”

“神游”是人类一个奇妙的构想,就是当精神凝聚至某一浓烈度时,一瞬间可能使精神越过遥远的时空,到达宇宙的深处。

卡林栋道:“现在我已完全通晓和把握了打破光速的理论,至于能打破速的能量和动力,据那畜牲估计,最少要在这理论出现后的一百年,才能出现。”

凌渡宇恍然,难怪卡林栋能发表那篇有关光速的惊世论文,知识原来得自积克。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卡林栋道:“道理很简单,那畜牲有两个大问题。首先,是他要回到他本来的宇宙和世界去;其次,他忍受不了‘做人’,就像人不能忍受做狗一样。所以他先教晓人类打破光速的方法和理论,当光速可以被超越时,他便可以回到他故乡去,可是,现在离开那个打破光速的成功日子还有很悠久的岁月,于是他想到了把自己冷冻起来,在一百年后再解冻苏醒,离开这里。你知吗?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人体的秘密,对每一个细胞,他都有深刻的认识,所以在最近这一闪围捕里,他借着留下的小量细胞,活过来时,便把年龄增大,变成一个老人,虽然指纹毛发一切不变,但你已不能辩认他出来。”

凌渡宇道:“他想得真周到,但是他还是不能战胜他体内的兽性,遇到莎菲时露出了马脚,这将成为他失败的致命伤。好了!你已懂得了打破光速的大秘密,打算怎样?”

卡林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热泪如泉涌出,哀伤地道:“他的例子正告诉了我们,随意打破自然的法则,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打破的理论和方法将会随我进入坟墓内,我是不会再作这方面的任何发表的。”

凌渡宇点头同意,人类不断去探索未知的领域,同样是充满难以预测的危险。

凌渡宇道:“博士,我要去了,我会找到那凶魔,尽一切方法毁灭他。”

卡林栋猛地抬起头来,道:“让我告诉你一个毁灭他的方法!”

飞机从海面飞起的声音,逐渐低沉下来。

凌渡宇知道飞机走了。

现在海面上只剩下一艘船、他和积克。

他感到处身的箱子在移动着,跟着被放到船上。

他不知那是什么类型的船,不过速度相当快,他仰卧在装载冷设备的大箱子底部,金统他们非常聪明,把他藏身的部分设计成箱子的底座,使人难以觉察。凌渡宇收摄心神,把整个人的精气集结在腹部的丹田位置。

这是一场赌博。

赌的是积克的人性弱点。

积克虽然有觉察人类生命能的异力,但也会受成为人后那种主观、偏见影响,以致减低了警觉,从而降低了这种异力,加上凌渡宇全心全意把生命的磁场借着禅定收束起来,此消彼长,应该可以逃过积克的感应。

直到目前凌渡宇仍是很成功。

这是一场耐力的竞赛,只要被积克发现了,不但抓他不着,动辄还有生命的危险。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船停了下来。

凌渡宇醒转过来,心想积克确是神通广大,居然能作出这种种安排,运送设备。卡林栋告诉他,积克拥有的奇异能力,使他能轻易在赌场或马赛里影响赛果,赢取大量金钱。卡林栋的大部分经费便是来自积克。有钱使得鬼推磨,难怪积克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怜他不懂得做人的乐趣,否则称王称霸,可说是快活过神仙。

凌渡宇感到飘飘荡荡,知道箱子被吊了起来,接着隆然一震,被放了下来,车子引掣发动,才知道被放到车子上。

他嗅到海水的草木混融的气息。

车子开出。

一路上也听不到其他的人声或车声,这处似乎是个荒岛,以积克无穷的财力,买个荒岛,建立一个地底冻房,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事。

他闭上双目,德行那最重要时刻的来临。

箱子已拆掉,装备一件件被拆卸出来装置。

积克默默地工作。

从声音的回响听出这是个密封式的地下室,设备非常齐全,所以装置的过程非常快;只一日功夫,冷冻的设置大功告成。

“铃……铃……”

凌渡宇听到清脆的铃声,心中大喜,卡林栋告诉了他,当铃声响起时,表示冷冻系统进入自动操作的准备状态,经过某一特定程序后,接受冷冻的人要躺进冷冻罩内。

成功逐渐接近。

积克躺进罩内时,正是他行动的时刻。

想到这里,箱子忽地动了起来。

凌渡宇大惊失色,暗叫不好。假设积克把箱子移到地下室之外,这地下室不问可知必是由内里控制开启或关闭的,这教他如何再进来?

他的估计一点不错,下一刻他已随着箱子到了室外露天的空间,阳光从木缝间隙处透进来。

凌渡宇决行验着,把近头处的木方一托一移,打了开来,这是金统的设计,使他可以轻易出来。

新鲜的空气涌进来,使他精神一振。

他探头往外一看,几乎叫起救命。

一架铲车推着他的大箱子,直往一个高崖驶去,这刻已来到了悬涯的边缘,高崖下乱石嶙峋,波涛裂岸。

这的确是个孤悬海外的荒岛。

他的念头还未止,箱子“隆”一声向崖下滚去。

凌渡宇双手按着箱边,死命向外跃出,双脚同时一缩,离开了向下滚落的箱子。

他觑准了一块突出来的石头,一手攀个正着。

箱子掉在石上,砂石般散碎开来。凌渡宇用尽了全身气力,挣扎攀上悬崖顶,恰好看到积克驾着铲车,正在掉头离去。

凌渡宇迅快追前,轻轻一跃,附在铲车的后座上。

车子很快驶上一条往下的斜道,重回地下室内。

凌渡宇这时才有机会看到地下室的情形。那是个千多尺的空间,墙上都封了厚铅板,积克在这里费了不少功夫。

积克走下了铲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凌渡宇心中祈祷,只望积克不要走往车后,否则一切都完了。

积克的脚步声往车后走来。

凌渡宇提聚全身力量,准备积克一走过来,立即先发制人,全力抢攻。

积克停了下来,又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什么是爱?我不懂。”

沉吟了一会,再道:“性慾和侵略既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我顺性而行,又有什么问题?我真的不懂,道德只是虚假和违反人慾的东西,他们偏偏要尊之无上,唉!”

他的脚步再移动,正是向凌渡宇走来。

凌渡宇一颗心悬到了咽喉处,几乎吓得跳了出来。

“铃……”

铃声从地下室的另一边传来。

积克道:“好了时间到了,待我睡他一百年,希望那时世界已打破了光速的限制,让我好回家去。”

脚步声逐渐远走。

机器操作的声音响起。

凌渡宇看着腕表,计算着时间,据卡林栋告诉他,三十分钟后,积克的冷冻程序到了最危险的阶段,温度将到达零下十度至五十度之间,当温度在这区域内停留过久,生物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内的液体,都会结成容积增大和有锐利切形的冰块,破坏了全部的细胞,造成无可挽救的死亡。

时间到了。

凌渡宇吐了一口气,从铲车后走出来。

积克他成的老者只宝斯,静静地躺在密封的罩子内,经历着冷冻的过程,丝毫不知危机的来临。

冷冻床后放了两座冷冻的机器,仪表上的指针正从零下十五度跳至零下十六度,有节奏地缓缓下降。

凌渡宇仔细检查,终于找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

他把手指放在按钮上,把这个按钮一按下去,操作将会停止,而温度将会保持。

凌渡宇看着仪器表上的指针,来到了零下四十八度时,叹了一口气道:“积克!永别了!”把按钮按了下去。

机器立时发出了警告的刺耳的铃声,红色的警告灯号不断闪跳。

积克的脸上出现了难以形容的可怖表情,所有的肌肉都扭曲起来。

凌渡宇骇然一惊,照卡林栋说,积克应该死得无声无息,不会有任何反应。

积克强烈挣扎起来,但眼睛依然紧闭,他的手脚踢撞着盖着整张急冻床的玻璃罩子,像要在一个恶梦中醒过来一样。

凌渡宇心神震动,一点也不知道应变的方法,不过即管换了卡林栋来,恐怕也像他般一筹莫展。

积克蓦地静止下来,动也不动。

凌渡宇刚松了一口气,忽地轰一声爆响,积克、冷冻床、玻璃罩整个爆炸开来,化为一天彩霞。

强烈的气流把凌渡宇冲得滚了开去,直来到铲车前,才止住了去势。

彩霞满布室内。

凌渡宇感到无边无际的平静、详和与安乐,感受到深远无尽的空间和世界。一道一道的彩虹,划破了充满星辰的夜空。

霞光散去。

凌渡宇有点悲从中来的感觉。

他亲手毁灭了一个来自另一个宇宙的生命,这外来的生命没法子了解人类的物质,驾驭不了人类同时拥有的丑恶和尊贵,招致了灭亡。

积克真的死了。

只要他剩下一个细胞,他就不会死。

但急冻却把他每一个细胞都杀死了。

他伟大的能量无所依附,又不能适应这世界的“低速”,终于形神俱灭。

入灭前,凌渡宇触碰到他的能量,明白了他的伟大和尊贵。

可惜已没有人能改变这结局。

凌渡宇道:“积克,这是他为女儿送给你的礼物。”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兽性回归》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