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回归》

第三章 惊人身世

作者:黄易

接着的七天,积克在人间消失了;没有凶杀案,也没有任何动静。

这违反了他一向的习惯,就是在连续三天内姦杀最少三名女性。

金统和罗拔两人都紧张起来,派出一队二十四个干探,夜以继日地保护卓楚媛。他们都有凌渡宇的同一想法,就是恶兽不会放弃从口边溜走了的猎物。

卡林栋的急冻实验所亦是他们严密监视的目标,虽然没有人知道积克和实验所有何关连,但这样做总胜过在茫茫大地上追寻一个有奇异力量的凶魔。

这天早上,卓楚媛的办公室里,凌渡宇和卓楚媛在细心地研究积克过往的档案。

金统旋风般冲了进来,兴奋地道:“最新发展!最新发展!”

两人讶然望向金统。

金统道:“爱德华警官七天前亲自回到那个邻近墨西哥、在一九六六年发生姦杀案的小镇,竟然发觉凶手留下的精液样本、血型、毛发皮肤均和积克的一模一样,那件案的确是那畜牲干的!”

凌楚两人一齐愕然,推论发推论,当这不合常理的事竟然成为事实时,谁能无动于衷。

难道积克真是永不衰老的人魔?

卓楚媛皱眉道:“这值得你那样兴奋?”

金统得意地道:“突破并非在这里,而是在那畜牲的身分上有了新发展。”

凌楚两人精神一振,齐声道:“什么发展?”

金统道:“现在还不知道……”看到两人不满的眼光,急忙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爱德华一电道:大约在昨天下午,进行逐户访问,出示积克的图像,几乎套问了整条村,一点成绩也没有,当他们准备收队时,在山路上遇到一个老红番。”

“那老红番一看到警员出示的图像,立时脸色大变,连滚带跑地逃回山上,沿途狂叫道:‘是他!是他!恶魔回来了,回来了,世界未日到了。’”

凌渡宇道:“那老红番是谁?”

金统道:“还在调查中,爱德华答应一有消息,会告诉我们。”

凌渡宇默然不语。

卓楚媛问道:“犯罪心理学科那些专家门,对恶兽的七页‘心事’,有没有什么分析和结论?”

金统哂道:“他们写了一个一百六十页纸的报告,比恶兽的心事更难明白和更沉闷,全部都是胡言乱语,不过倒有一点非常奇怪,就是指出那七页纸内,恶兽一句也没有提及凶杀其中的血腥过程,这和其他的凶杀犯都会对自己的血腥暴行沾沾自喜,连写之在纸也成为乐趣。”

卓楚媛分析道:“不但是这样,他不断强调自己是被害者,好象身不由已的模样,难道……难道……”

金统浑身一震道:“你是说……你是否想说他是被恶魔附身?”

卓楚媛脸色一变,摇头不语。

凌渡宇站起来身来,故作轻松地道:“楚媛!有没有举度假两三天?”

卓金两人一呆,问道:“到那里?”

凌渡宇淡淡道:“到那墨西哥旁的小镇去,假设那老红番是经营酒店的,我们便住进他最好的房间,怎么样?”

“坐牛镇”是美国新墨西哥州一个接近墨西哥边境的小镇,百分之八十人口是红人。

坐牛是红人的民族英雄,一八七六年新移民要占据西乌族的土地时,西乌族在坐牛的领导下,在蒙大拿南部小巨角羊堤岸与美军展开决战,大败美军。

这个充满西部风味的小镇,便是以他为名。

吉普车停了下来,爱德华指着面前蜿蜓而上的山路道:“这处没有车路,必须下车步行,走上四到五个小时,便会进入红人称这为‘世上最美丽地方’的‘蝴蝶山谷’了。佐治,你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让你来介绍吧!”

佐治是个小个子的红人警官,二十来岁,非常勇悍精明。

佐治道:“阿方索独居在深谷之内,很少到外头走动,那天我们碰上了他,可说是机缘巧合。据当地村民说,阿方索最少有九十多岁,半世纪以来都隐居在山内,不过他是这附近百里内最好的巫医,人们都很尊敬他。”

卓楚媛道:“他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习惯或行为?”

佐治道:“这便不清楚了,他除了偶尔医治来找他的病人外,从没有与人交往。”

凌渡宇推门下车,道:“好了!找到他便可弄清楚一切,希望能从他身上得到有关积克的资料。”

当天正午过后,在佐治的带领下,四人步入阿方索居住的山谷。

那确是个世外桃源,在谷口处一块广大的空地上,有数十间房舍的遗迹。据佐治说,在数十年前那是上千红人居住的村落,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在短短的数日内,所有红人扶老携幼,迁移到其他的村落和城镇去,只余下阿方索。

穿过谷地,再往右行,出现了一间简陋的茅寮。

佐治高声叫道:“长者,阿方索长者,有尊贵的客人从远方来拜会你。”

茅寮内一点动静也没有。

佐治奇道:“难道出外去了?”

四人来到茅寮前,木门应手而开。

屋内铺满兽皮,一个老红人席地而坐,灼灼的目光盯着四人。

众人吓了一跳,佐治恭敬地道:“长者,我们有很重要的事向你请教。”

阿方索皱纹横生的脸不见半点反应。

四人在他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爱德华拿出恶兽的图像,向着阿方索道:“你认识他吗?”

阿方索的眼光牢牢锁在画像上,跟着的强烈反应,完全出乎各人意料之外。

他一声野狼般的嚎叫,然后跳了起来,以一种与他年纪毫不相称的速度,推开了爱德华,从正门直冲出去。

凌渡宇的反应最快,紧跟着追了出去。

阿方索奔跑得非常快,身形在林木草丛间忽现忽隐,凌渡宇他们不熟悉地形,很快失去了他的踪迹。

四人面面相觑,在这广阔的山区里,要找一个人真是谈何容易。

奇怪地的呜咽声,从左方一个树林里传出来。

四人精神一振,循着声音的来源,走到一个林中的空地。空地上竖立了一个墓碑,阿方索正拥抱着墓碑在哭泣。

凌渡宇来到他身旁蹲下,柔声道:“墓碑里住了谁的灵魂?”

阿方索忽地止着了哭泣,目光灼灼地细看凌渡宇,好一会道:“你是谁?”

凌渡宇道:“我是你的朋友。”

阿方索闭上双目,好一会又张开来,站起来,走到空地的正中央,坐了下来,指了指面前的土地道:“好!你坐在这里,其他的人不要走近来。”

凌渡宇向各人打个眼色,要他们远远坐下,自己在阿方索面前坐下来。

阿方索盯着凌渡宇的眼睛,道:“你是个有力量的人。唉!我的兄嫂也是有力量的人,可是仍均不及‘他’强大,远远不及,所以‘他’还是回来了。”

这几句有若哑谜,教人摸不着头脑,但众人都知道一定和恶兽有关,感到非常兴奋,看来接近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凌渡宇道:“你的兄嫂是谁?”

阿方索仰首望向天上的蓝天白云,徐徐舒了一口气,缓缓道:“就是伟大的‘特玛祖巫师’夫妇,他们都拥有巨大的力量。”跟着望向那墓碑,伤感地道:“现在他们已成了两堆白骨,静静地睡在泥土之下,他们的灵魂,亦因开罪了神灵,永不超生;那亦是我将来死后的遭遇,我们都开罪了神灵。”

凌渡宇正要工口,阿方索用手止住了他道:“不要说话,在我死前,我会把整件事告诉你,六十年来我一直缄口不言,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但你是不同的,你和我,又或和我死去的兄嫂都是同类人,所以我会告诉你,那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

坐在他面前的凌渡宇,以及远远坐着的卓楚媛、爱德华、佐治都紧张起来,恶兽本身已是充满了神秘和不能解释的邪恶,可是当整件事竟然与一件在红人保留区发生了六十年以上的秘事扯上关系时,神秘的意味又更上一层楼,使人心神震荡。

阿方索沉默了一会,徐徐地道:“我的长兄特玛祖和嫂子芝兰,是大地所有巫师中最具力量的两个人,他们能透视神灵的世界,从神灵处取得庞大的力量,做出最惊人的异事。”

“在六十年前一个月全蚀的晚上,他们两人主持一个祭神大典,我还记得全村千多人全到了谷心的大空地上,生起熊熊的篝火,我们整晚唱歌和跳舞,神录的力量弥漫在山谷之内,我们听到奇怪的呼唤声和异响。”

阿方索面上忽红忽白,一会透出无限的欢欣,一会后又被惊惧所替代。

凌渡宇等人沉着倾听,现在虽是阳光普照,但阿方索的语调和神情,却使人感到不寒而栗。

阿方索梦呓般地继续道:“在祭典最gāo cháo时,特玛祖和他的女人手牵手举行‘通神’的仪式,最奇怪的事发生了,那是不能形容的感觉,当特玛祖兄嫂高举两双手,那是‘触神礼’,忽然间所有人、所以动作全部停顿下来,火炎停止了闪跳,风停止了吹动和呼叫。整个天地里,一切活动全部凝固起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然间所有人继续着之前的动作,一切回复正常,只有我嫂子芝兰晕倒了,她很快被救醒过来,我们都很害怕,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敢谈论。此中的三个月后,有一天晚上,长兄把我带到一个高山的峰顶,告诉我一件惊人的事。”

那是个非常晴朗的黑夜,繁星满天。

特玛祖的脸色却很沉重,满怀心事地道:“我嫂子怀孕了!”

阿方索跳了起来恭喜道:“那真是件最令人兴奋的事。”他喜欢是有特别原因的,因为一直以来,特玛祖夫妇醉心巫术,用种种土法避孕。

特玛祖没有半点欣喜情绪,沉声道:“那不是我的骨肉!”

阿方索脸色一变,一把按在插在腰间的尖刀,暴喝道:“谁干的?”一向以来,他都是族中最强壮的勇士。

特玛祖道:“我坐下听我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事。”

阿方索坐了下来,不解地望着特玛祖,这个他视之为天神的兄长。

阿方索点头,事实上他知道这一生也不会忘记当时的怪异景象。

特玛祖道:“就在那一刻,神灵降临到我们身上,我们接触到非常奇怪的……奇怪的世界,就是那一刹那,你嫂子怀了孕……不要那样看我,我们也不明白。”

阿方索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神灵降孕,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特玛祖把声音压得更低,像是怕给旁人听见,说话也更加急速:“没有太多时间了,你一定要记着我每一句说话,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也要遵照我的话去做。”

阿方索猛点头道:“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违背你的说话。”

特玛祖道:“我要你立即离开这里,有那么远便去那么远,到了由现在数起第六个新月的晚上,才回到这里,将你嫂子新生下来的婴儿杀死,将他的身体烧掉,一点皮肉也不能剩下来,否则,他将会复活过来。”

阿方索呆道:“为什么?假设你不要这孩子,打掉了不是更干净利落吗?”

特玛祖叹了一口气道:“他虽然仍未出生,但力量已远比我们强大,我知道只有在他生下来那一段短时间内,在他力量最薄弱的时间,才能有杀死他的良机。我的好兄弟,我和你嫂嫂已完了,我们感到他的邪恶正在增长中。记着!一定要不留下一点皮肉,否则,会给人类带来最大的祸害。”

阿方索第一次表现了对兄长判断力的怀疑,道:“会不会是你们太累了,生出错觉,事情并不是……”

特玛祖忽地闭上双目,全身颤抖起来。

阿方索惊得一把搂紧他,高呼道:“你怎么了?”

冷汗从额头流下来,特玛祖奋力张开眼睛,声音沙哑道:“时间无多了,我趁这几天阳光旺盛,他的力量降至最低点,才能来向你偷说几句话,现在他又唤我回去了。他的力量在不断增长,你快走吧!假若你不走,连你也逃不了。”

阿方索道:“你怎知他是魔鬼?”

特玛祖叫道:“我和你的嫂子的灵魂已和他邪恶的灵魂锁在一起,所以知道了很多人不能知晓的事,他一天比一天邪恶,你快走吧!我……我要杀死你。”

阿方索跳了起来,只见特玛祖眼中凶光闪现。

说到这里,阿方索不尽唏嘘,以荒凉凄怆的语调道:“看到我兄长的模样,我忽地一下子明白了他说的事,就是他们两夫妇,两个潜力最大的巫师,已成为了嫂子腹内魔各的囚犯,再也摆脱不了。我没命地逃走,走出了山区,在外边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直到第六个新月时,我回到了蝴蝶山谷,回到了兄嫂的屋内,我看到兄长特玛祖和嫂子芝兰的尸体,躺在屋内的地上。‘他’!那婴儿在床上躺着,眼睛望向我,一声不响,我感到全身麻痹,好象一点力量也用不上来,最后我闭上双目,想着兄长的脸容,死命拔出刀来,不断向‘他’插下去,直到他变成肉酱……”

眼泪从眼角不断滴下,阿方索长长地叹息,那是他一生人也不能忘记的情景。

阿方索道:“我知道我并没有做错,他并不是人,给我这样残害,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现在我才知道,我根本没有杀死他,即使将他碎尸万段,他也不会死的,事后我将整个茅舍烧个干净……唉!就是这样,但他没有死,一看到那画像,我便知是他,他和芝兰是同一个模样,那眼神,正是那婴儿看着我的眼神。好了!你们走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兽性回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