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之主》

第七章:决战怒海

作者:黄易

强生的声音从扬声器传来:“上校,弄妥了。”

正协助修理电讯室的船长和上校,闻言对望一眼,夏信却毫无欢喜之情。

对一不能航行的船来说,一个炮塔是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上校闷哼道:“这也好,假设敌人这刻来到,我们跳海自杀前也可以捞回点本钱。”

船长苦笑:“除非你会驱大法,否则我也不明白你如何将满布弹孔的残肢跳进海i去。”

上校喝道:“少废话,先弄好夏信这狗窝,再向兰芝小姐发出求救讯息,希望她能在敌人找上我们前派出水上飞机救我们回去。”

在拆开了的仪器板前工作的夏信哂道:“想不到连上校也懂天方夜谭的故事。”

上校在他臀郡上上一脚,骂道:“专心点,修理员。”

霍克深走了进来,忧色满脸:“九时二十五分了,不知……”看到众人阴沉的面容,知机地不再说下去。

凌渡宇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肖蛮姿和莫歌,那真可以列入天方夜谭的故事。

船长道:“我出去看看l”

上校和霍克深一言不发,跟在他后面走上甲板。

强生雄伟的身形,立在驾驶室顶的望台上,通过强力望远镜监察着四方的海面。

天气出奇地好。

带着咸味的海风徐徐吹来。

妮妮站在船缘,呆呆望往凌渡宇消失的海面,期待着一个神迹。

船长来到妮妮身旁,柔声问:“你多久没有上过教堂”

妮妮看他一眼,道:“久远得忘记了,不过若他们能安全回来,我会乖乖地每星期都到教堂去。”

船长沉声问:“假设他们不能回来呢?”

妮妮缓缓摇头:“这么好的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神值得我们敬拜。”

舶长道:“傻孩子,夏信的愿望是和你一齐走进教堂,你怎能令他失望?”

妮妮奇怪地望了船长一眼:“到了海上,你似乎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船长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缓缓道:“过去这十多年来,我流浪各地,每天只僭得酗酒、打架、玩女人,但我是属于大海的,在海我心一些死去的部分,便复活了过来,就算死在这里,我也心甘情愿。”顿了顿轻声道:“我倒有点羡慕渔夫!”

强生的惊呼打断了他们的说话。

众人一齐往他看去。

强生指着西北方的水平线:“他们来了!总共有五艘炮艇。”

肖蛮姿作了个努力回忆的神态:“那倒像是个梦,忽然间我脑中有很多奇怪的思想和影象,很强烈地想着你,不过很快一切都消失了,当时我失落得想哭起来。”抿嘴浅笑,深带情意地瞅了他一眼。

莫歌学着她的语气:“这死鬼当时全身颤抖,不住深呼吸,吓得我以为水鬼上了她的身。”跟着不忿地哼道:“当时我还想,这死鬼不但生时不肯做我女朋友,连死也不肯等多一会,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

肖蛮姿笑得弯下腰来。

“轧轧轧!”

凌渡宇三人一呆,齐望向测声器,看到仪板上显示出的声音震波,那应是属于船在水面航行的机器声响。

凌渡宇一震:“枭风来了!”

“轰!”

敌人终于发炮。

一股水柱往“破浪”左舷外十多公尺的海面激冲而起,水花洒上了“破浪”的甲板。

“破浪”一阵摇晃。

但“破浪”上依然不见任何人的踪影,炮塔也缩入了甲板。

任何人看到“破浪”不自然地微微倾侧的船身,甲板上东歪西倒的灾难场面,破碎的玻璃窗,均知道有可怕的事发生了在她身上。

“轰!”

另一个炮弹落在船尾的位置,水光中碎屑横飞,浓湮冒起,“破浪”即使修好了机房,也休想再航行。

五艘中型的炮艇由四方逐渐围拢,船上的钢炮均瞄准着目标。

在东面炮艇内的枭风,冷冷望着尾巴冒着浓烟的“破浪”,向身旁的“长胡子”康乃尔道:“你怎么看?”

康乃雨四十上下,身量极高,脸容俊伟,可惜左腮处长了一个小肉瘤,使人感到很不舒服。

康乃尔道:“早先那场风暴虽集中在这区域,但却似乎不可能对此船造成这种瘫痪性的破坏。”

站在枭风另一边的“千里耳”葛伦波道:“奇怪但却是事实,否则以他们早先所表现的狡猾,是绝无可能像现在这样任我们宰割的,你看,连舱顶的雷达和碟型天线也余下了一个残骸。”

枭风问:“那么人到哪去了?”

康乃雨狠狠道:“或者全死了,又或不死的都受了重伤,倒在舱底呻吟着。”

葛伦波咬牙切齿地道:“管他的,我们将它连船底也轰掉,不是一干二净吗?”

枭风摇摇头。

康乃尔奇道:“老大为何改变主意,他们使我们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最得力的几名手下亦赔上了性命。”

枭夙断然道:“我要擒几个活口,问问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他们究竟在哪找到那种r能源藻”,一次过将整件事了结,必要时我可以埋几吨炸葯,将整个?茉丛迩俚簦悦庖钩っ味唷!?康乃雨一呆:“太阳神石油公司的西霸大亨不是说假设你能帮他找到产能源藻的地方,他会另付你一笔酬金吗?”

枭风哈哈一笑:“他的酬金怎及得上产油国联席议会付给我的酬劳,康乃尔你也太不仅赚钱之道了。”

康乃尔眼睛发亮,频频点头应是。

枭风脸容回复冰冷,下令:“派出突击组,上船擒人。我想剥开他们的皮看看面的嫩肉,尤其是那东方人,我真希望知道他是谁!”

通过测声器,枭风炮艇的两次发炮在小潜艇内清晰可闻。

凌渡宇注视着仪器板上的显示器,脸色沉凝地道:“臬风来了五艘武装船,“破浪”似乎一点反击的能力也没有。”望向莫歌:“还有多久才可到达“破浪”?”

莫歌焦灼答道:“最少半个小时!希望上到去时“破浪”还未变成一堆烂铁。”

凌渡宇道:“你太小觑上校了,他必有应付的方法。”

肖蛮姿道:“我们这潜艇可以发射两枚微型鱼雷,假若能命中对方的要害,或者能摧毁两艘敌船,但余下的三艘怎辨?”

凌渡宇微微一笑:“其中的一艘将是战利品,问题是上校能否捱到那时刻?”

“笃笃笃……”

索勾以强力机括弹上甲板,落下时勾紧在船缘的铁栏上。

八名提着自动武器、身穿潜水衣、戴上防毒面罩的大汉,分从左右舷攀上“破浪”。

“飕飕飕……”

大汉纷纷掏出催泪弹发射枪,将催泪弹射进主舱和敞开了进入底舱的通道,不一会*破浪*可见的内外空间均弥漫着催泪气雾。

除了枭风的旗艇外,其他四艘缓缓迫近,准备随时支援已登上“破浪”的同。

八名大汉敏捷地闪到掩蔽物后,扼守着每一个敌人可能冲出来的出口。

-阵海风吹来。

烟雾飘散。

甲板下一点动静也没有。

“啪啪!”

八名大汉几乎同时高呼惨叫。

电光从甲板闪起,缠上他们的身上。

枭风一震叫道:“小心!”

任何叫喊也不可能救回遭到高压电殛的人。

数秒钟八名原本如狼似虎的武装恶汉,纷纷倒地,露在衣外的皮肤一片焦黑。

同一时间船身开了两个小窗,两支火箭炮同时射出,分击左右炮艇。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

五艘炮艇同时发炮。

艇上持枪严阵以待的大汉们本能地扣动武器,子弹雨点般激射向“破浪”。

连串的爆炸声后──

枭风的两艘炮艇爆炸焚烧,艇上人纷纷跳海逃生。

“破浪”射出的两枚火箭均命中敌艇的要害。

“破浪”也不好过。

整个驾驶连部分主舱给炸成粉碎,船头给轰掉,左舷亦被击中,原本倾侧的船身倾斜得更厉害,浓烟直冒。

枭风的主艇和尚未受伤的另两艘炮艇迅速后撤,炮火却不断加强。

另一枚火箭横过海面,往枭风的旗艇刺去,可惜落在后舷旁,激起了一蓬火花。

“轧轧轧!”

强生的炮塔怪物般由甲板升起,炮光闪动下,一下子打出十多枚炮弹,朝着左后侧的炮艇轰去。

这一着大出敌人意料之外。

“轰!”

炮艇被拦腰炸开,看来没有人能活得成了。

“轰!”

一枚炮弹落在左舷处。

“破浪”终受不住摧残,整艘翻侧海上。

强生从炮塔的座位滚了出来,跌进海。

枭风强忍着怒火,下命令:“先退后!”

仅余的两艘炮艇缓缓退开。

“轰!”

“破浪”尾部再中一弹,火冒起时,将碎片杂物喷往高空,洒往水面。

“破浪”终于完了。

若非上校和船长特别加厚了船身的防御钢板,她能否捱到此刻也将大成问题。

浓烟上校爬上了翻侧的船身,托着一挺火箭炮,昂然傲立,等待着船沉的最后一刻。

枭风脸上露出愤怒之极的神色,若非“破浪”离开了射程,保证他会亲自充当炮手,把敌人轰个灰飞烟灭。

两艘炮艇一前一后,远远等待着“破浪”她最后一口气。

上校大笑起来,狂叫:“枭风!够胆便放马过来,胆小鬼!儒夫!龟蛋!”

枭风隔了这么远,当然听不到他说什么,这次中了上校的诡计,损失惨重,使他凶性大发,怒道:“进攻!”

康乃雨劝道:“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了,何况船沉时,会产生急漩,对接近的船非常危险。”

枭风咬牙切齿:“那要等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不!我要现在生撕开他们。”

葛伦波道:“看来他剩下一枚火箭炮,罗拔他应可利用船速避开。”

枭风冷静了点,点头道:“就是这样吧!”

康乃雨知道不用自己和袅风一齐涉险,心神稍定,向另一艘炮艇发出进攻的命令。

炮艇接到命令,缓缓增速,往像条鲸般浮在海面上的“破浪”驶去。

上校见不是枭风亲来会他,恨得差点把牙咬碎,火箭炮对准不断接近的敌人。

敌艇炮火闪现。

几道水柱在离“破浪”船尾的三十多公尺外冲天而起,带着强烈的警告意味。

上校喃喃道:“来吧!来吧!”

炮艇恶鲨般破浪而来。

炮弹落点愈来愈近了。

上校一拉发射掣──

火箭炮冲天而起,以抛物线的轨迹斜斜射上天上,再弯往炮艇。

眼看要落在敌艇上,炮艇蓦地增速,偏离原来的航道。

火箭落在右舷侧的海面。

水柱激。

炮艇摇晃两下,无恙地继续驶来。

上校失望得将火箭发射器泄愤地往前掷去,撞在船身上,再滑往海面去。

他拔出手枪,指向自己的太阳穴。

要死也可以死在自己手上。

炮艇迫来,船上的十多名大汉,一齐举起自动武器,瞄准上校。

战事到了一面倒的情况。

枭风、康乃尔、葛伦波和一众手下均立在望和甲板上,等待着上校在枪弹下头折骨碎的情景出现。

他们的炮艇也开始往“破浪”驶去,成功的代价虽然庞大,但无论如何,他们仍是胜利者。

葛伦波忽地全身一震,指着炮艇前的海面上不能置信地道:“你们看!”

众人的目光随着他的手指,落到炮艇前侧的海面。

两道水箭,拖着两道白沫,向着炮艇射来。

枭风的脸色由兴奋的红色倏地转白,倒吸一口凉气道:“鱼雷!”

康乃尔跳了起来,向炮艇上的人狂叫:“鱼雷!避开!”

可是炮艇上的人注意力全集中到“破浪”上的上校,茫然不知同党发出的警告。

“轰!轰!”

整艘炮艇艇头往上翘起,接着是一连串爆炸、火光。

炮艇解体成片片碎块,余下的残骸在海面上侧翻打转。

枭风等目瞪口呆,一时间全不知该当如何去作出正确的反应。

身后异响传来。

那是武器扣动的独有响声。

众人霍然回过头来。

一名东方男子左右手分持着自动武器,卓然傲立后方,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身上还穿着笨重的潜水衣。

在枭风旁的两名手下条件反射般提起枪嘴。

“砰砰砰!”

两人打着转飞跌开去,越过望的围栏,带着两蓬血,仆倒在甲板上。

同一时间凌渡宇像一点也不受潜水衣的影响般,窜了上来,枪柄分击在康乃雨和葛伦波头上。

两人颓然倒地。

凌渡宇将枪嘴插在枭风的肚上,另一手的自动武器居高临下往甲板上的大汉扫去,同时暴喝道:“不准动!”

“砰砰砰……”

三名想顽抗的人溅血当场。

枪声停下时,再没有一个人敢动弹。

炮艇仍往前驶。

枭风骇然往驾驶室望去,

正在控制船行的肖蛮姿给他送来一个动人的微笑。

凌渡宇喝道:“要命的便将武器抛进大海,你们一点机会也没有。”

众大汉无奈下,纷纷投降,将武器抛进海。

枭风瞪着凌渡宇,冷冷道:“你究竟是谁?”

凌渡宇微笑道:“凌渡宇!”

枭风全身一震:“龙鹰凌渡宇,我早应该估到是你。”语气中带着重重的自责,若早知道“破浪”上有这个人物在,他的做法会完全不同。

这亦正是上校要将凌渡宇的身分,连“破浪”上其他伙伴也瞒过的真正用意。

小型潜艇从海面浮起,莫歌钻了出来,往快要沉下的“破浪”游去。

上校兴奋若狂地叫道:“小子!真有你的,你要我认你作父亲、祖父、太爷,什么也可以。”

炮艇在“破浪”旁停下。

强生先从海水冒出头,狂叫:“我们胜利了!”

枭风颓然道:“你要怎样处置我们?”

凌渡宇微笑道:“你们有两条路走,一是集体跳海,一是对着摄录机将你如何谋杀马诺奇先生,太阳神的人如何和你接洽等细节全说出来,那我便让你们挤上救生艇,其他的事不用我教你怎么做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浮沉之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