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之主》

第八章:保守秘密

作者:黄易

破浪号终于沉进水里。

一阵泡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满载看枭风和他手下的两只救生艇被远远抛,变成了两个小点。

“破浪”的成员雀巢鸠占,兴高采烈地在甲板上共晋迟了两个多小时的午餐。

除了凌渡宇、肖蛮姿和莫歌外,众人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但都不严重,心中的快乐,使他们甚至觉得连那伤痛也似是一享受。

夏信搂着脱了骨臼的妮妮,邀功地道:“幸好我将你塞进了博士的铁箱里,否则你这脸蛋若多了两个弹洞,就不美了!”

霍克深脸有愧色地道:“我虽然拿着一挺自动步枪,但当炮火一响,我的手便完全不听指挥,连一枪也开不动。”

众人大笑起来,除了上校。

凌渡宇向船长举杯致敬:“若不是你的船够坚硬,现在在这里饮酒的便不会是你和我了。”

众人一齐举杯痛饮,但上校却木然缩在一角。

连一向酒不沾chún的肖蛮姿也喝了一大口,呛得她泪水也流了出来。

莫歌“大胆”地搂着上校的肩头道:“老家伙,为何你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上校闷哼:“枭风仍好好地活着,我怎高兴得起来?”

莫歌大笑道:“但他犯罪的证供已落到我们手里,会使很多我们想他们难受的人难受。”

上校哂道:“那证供并不能作呈堂证物,只要枭风说那是在我们枪嘴下被迫说的假话,以取悦拷问者,那盒录影带便不值一文了。”

莫歌那是老好巨猾的上校的对手?立时语塞,求助的望向凌渡宇。

凌渡宇微笑道:“那盒带并不是用来上法庭用的,只要制造舆论,让传媒加以渲染炮,使超级企业的卑鄙行为曝光,使想扮演正义之光的政客不敢正面助纣为虐,又可使枭风声誉扫地,我看这一连串后果,总比在枭风背后枪杀他,令他更痛苦得多。”

夏信大力拍了凌渡宇的肩头,谄媚地道:“这小子的辞锋,至少要比上校高一级,是准将的级数!”

肖蛮姿笑道:“你这死鬼!”

妮妮重重的扭了夏信背肌一下,故作认真地责怪:“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道次连上校也笑了起来,“嫣咪!你真要好好管教一下你那乖儿子了。”

夏信搂着妮妮,爱地吻吻她的脸蛋,但另一手却夸张地搓揉着被妮妮早前扭痛了的背肌。

霍克深叹了一口:“可惜火藻的『能源美梦』也破碎了。”

莫歌举手投降:“就算用枪指着我,又或用银纸掷我,我『顽孩子』莫歌再也不敢回到那地方去了!”

强生用他包扎了纱布的超巨指碰了碰霍克深的后脑,扮出凶很的模样威吓他:“你最好多点到底舱里,看看你想在三尺水深里培植的火藻,勤点换海水,也好过在老虎头上钉虱,再惹那“魔流”。若要去,你自己去好了,我怕晕船浪。”

提起魔流,众好汉真是谈虎色变。

他们愿单独一人去对付一百个枭风。

船长惋惜地道:“若有一火藻,那就好了!现在只有十八公斤。”

凌渡宇道:“火藻只是变戏法的用具,多有多变,少有少变。”

霍克深眼睛一亮,微笑道:“凌先生,我希望回到了陆地后仍能和你并肩作战。”

凌渡宇淡淡道:“我最恨自私自利的姦商,怎能不奉陪?”

上校低喝:“别忘了还有我,除了要去找魔流外,我什么地方也肯去。”

众人轰然大笑。

凌渡宇道:“好了,现在我有个问题和大家商量一下。”

众人齐望向他。

凌渡宇正容道:“我们要不要向人类公开有关魔流主人的一切?”

众人沉默下来。

肖蛮姿第一个发言:“他是美丽和伟大的海底神物,人类根本不配知道他的存在。”

霍克深摇头道:“不!他将会改变整个人类的看法和历史,所以我认为应成立一个委员会,制造一个运动,让有心的人去和这大海之神沟通和接。”

强生向他喝道:“为何你不将决定权留给他,当大海神认为人类是孺子可教时,自然会出来见我们。”

霍克深为之哑口无言。

船长道:“万一全世界的人都想去騒他时,我想他是不会高兴的。”

妮妮低声道:“让我们忘了他吧,以报答他放过我们的恩惠。”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只有上校木无表情,毫不表态。

众人斋望向他,待他出言。因为这守秘之事,必须全遵行,若有一人不守秘,亦是没有用。

上校威严地检阅每一张期待看他表态的睑孔道:“放心吧,我绝对守口如瓶。但却并非为这深海真主设想,而是为了想去騒他的人的安全设想,也为自己设想。若惹怒了他,他随便派一两度暖流去两打个转,我们便完蛋了。”顿了顿,看看各人忍唆不住的表情,叹道:“可惜渔夫不在我们中间,否则便可分享此刻的快乐了。”

凌渡宇和肖蛮姿开了餐桌,到了甲扳,挨在船缘的铁栏,欣赏美丽的海天景色,他们想到藏在海洋深处,和他们己达成了某一初步了解的伟大生物。

凌渡宇徽笑道:“那天当他接通了我们的心灵后,我“看”到你在想我。”

肖蛮姿顿足瞠道:“你这死鬼,侵犯人家的私隐。”

凌渡宇将头凑过来,饱餐美色之余,微笑道:“那天我说要帮你时,你恶兮兮拒绝我,好像对我毫无兴趣的样子,其实却暗中在欣赏我。”

肖蛮姿俏脸通红,负地说:“是的!我欢喜看你,看你呆头呆脑的怪模样。”忽地她全身一震,望往海面。

凌渡宇顺着她的眼光望去,也是全身大震,高喊道:“渔夫!”

在餐桌处的所有人全跳了起来,奔了过来。

平静的海面上,渔夫搂着一截木头,载浮载沉。

船长奔上驾驶室,将船往这遇难者驶去。

上校将渔夫从海水里提起时,狂叫道:“疯子,你还未死!”

强生在后抗议道:“喂!老家伙,叫他作疯子的专利权是我拥有的,已由魔流送了文件去海神爷处注册。”

渔夫虚弱得口chún颤震,却说不出话来。

凌渡宇握着他的手道:“你真幸运,那样的情况下仍能不死。”

渔夫嘴角掀起了一丝笑意,平静地道:“这是命运!”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浮沉之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