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

第十六章 沙上行舟

作者:黄易

沙暴已成过去。

天空依然布满浓重的沙屑,不住飘下,一层一层地撒下来。

凌渡宇和卓楚媛举步维艰地往前推进。

曾君临大地的焰阳,现在只能在沙尘上无力地俯瞰着两人,并逐渐沉往西方的地平去。

令人烦厌、无休无止的沙漠之旅仍在前头恭候他们。

卓楚媛听罢凌渡宇与庞度交锋的经过后,大惑不解道:“他现在显然是诱使我们到地狱峡后,才会动手对付我们,究竟有什么阴谋呢?”

在日暮下,他们的身影变长了,脚板却是痛楚难当。

幸好黄昏凉下来的空气稍减炎热之苦,否则便更难以坚持下去。

尚有一晚一天,就是月满之时,像他们以现时的速度去追赶庞度,只能永远地落在他后方。只要想想就教人气馁。

凌渡宇道:“虽然我们仍不知庞度为何要这样做,以及究竟要做什么?但已可将事情的轮廓大致勾勒出来。”

卓楚媛早在沙暴时耗尽了力气,努力振起精神道:“说来听听,也可稍解困闷。”

凌渡宇爱怜地解下她的背羹,绑在身前,道:“我们该可推断庞度和姬翠早已搭上关系,时间应是庞度被囚的时刻,若可找到马奇曼问个清楚,便可肯定我是否猜对了。”

他们开始攀上一个小沙丘,卓楚媛娇喘着道:“那庞度必然是个非常特别的精神病患者,故可引起姬翠的兴趣,说不定就是姬翠暗中助他越押逃走的。”

凌渡宇动容道:“卓主任确是玲拢剔透,这推论合情合理。”

旋又苦恼道:“马奇曼录下庞度的梦吃,其中必有根重要的线索,只恨马奇曼不肯透露出来。”

卓楚媛蟹起黛眉道:“若姬翠真的就是那个女刺客,她这人的来历亦不简单。

至少具有超卓的军事常识,还蓄意向美国政府隐瞒了一些事实,只以学者的身份示人。

别忘了她曾暗杀过几个重要的政治人物。”

凌渡宇露出思索的神情,徐徐道:“还记得那天在监狱时,庞度对姬翠曾说过两句话,但却被姬翠发射麻*针中断了。”

卓楚媛点头表示记得,道:“他说‘我何用劳烦你来出手,你比我又……’第二句未说完,就给姬翠打断。”

凌渡宇边往上爬,边思索道:“第一句虽有些奇怪,但意思却清楚明白。

第二句则有很多可能性,例如‘你比我又好多少’,又或‘你比我又有什么分别’诸如此类,总言之那是一种含怨甚深,鄙屑轻视的语气。”

喘了一口气后续道:“姬翠曾说过庞度是个崇拜邪恶力量的人,而她自己的语气间亦有意无意显露了崇拜邪恶的倾向。

加上庞度那两句话,可推测姬翠本身亦是邪恶的信徒,这使整件事更添上神秘的色彩。”

卓楚媛娇躯猛颤,停下来道:“有一个事实,我们始终未曾想通,但却可能是关键所在。”

凌渡宇神色变得无比凝重,点头道:“你是否指庞度为何像是能不受月魔的控制,还嘲弄它们只是走狗和奴才?”

卓楚媛沉声道:“究竟谁是谁的走狗?准的奴才?若能搞清楚此点,就可拨开整片迷雾,寻得真相。”

两人往上续走了十多步,来到丘顶处,同时心神颤动。

沙漠开始刮起日暮的寒风,凉意侵入。

早先愈来愈疏落的岩石沙砾已消失得不见半丝痕迹,代之而来是连绵不绝的沙丘,一直延伸到地平之外,像苗条淑女饱满起伏的酥胸,但这刻落在两人眼中,就只有可怖的感觉。

而由于沙丘坡面质地松紧不同,虽同是黄色,颜色上仍有轻微的差异。

迎风的斜坡沙子堆得特别结实紧密,色泽较深。

尤其在夕阳的余晖下,朝东的坡面都陷在暗影里,那阴阳明暗的强烈对比,形成了整遍大地的奇异肌理,既诡异又单调。

两人刚才受过沙漠的折磨,目睹这沙粒的汪洋,登时泛起心力交瘁、疲累至极的无奈颓丧感觉。

卓楚暖与凌渡宇对视苦笑后,慾要步下斜坡,不知如何一个失神下竟失去了平衡,一声娇呼,直滚下去。

凌渡宇吓了一跳,忙飞奔而下。

“蓬!”

卓楚媛掉在坡底处,再无力爬起来。

凌渡宇把她扶起来时,卓楚媛骇然道:“那是什么东西?”

凌渡宇循她目光瞧去,只见十多米外有些东西半埋在沙子里,好奇心大起,搀着卓楚暖过去定睛细看,原来是一头死骆驼,驼皮烂可见骨,隐见肿胀了的内脏,那副景象实在令人反胃。

卓楚媛慾拉凌渡宇离开时,却给凌渡宇反手拉着,绕过驼尸。

卓楚媛看清楚是什么时,叹道:“原来是只拖着沙橇的可怜骆驼,不知如何与主人失散了,落得饮恨黄沙的凄惨下场。”

沙橇上的货物早已遗失,只余沙橇半埋沙内,底部的长橇板还装上了滑轮,使沙橇可同时在沙地或石板移动自如,设计颇妙。

凌渡宇卸下两个沉重的背羹,目下身来,挖拨沙子。

卓楚媛皱眉道:“你想当驼儿来拉人家吗?我怎舍得呢?”

凌渡宇微笑道;“快献上你的香吻,今趟我们有救了,你试过沙上行舟吗?”迎着沙漠的呼呼夜风,以营帐扎在削下木条上的临时风帆鼓得满胀的,带动沙橇横越此前仍是令他们望而生畏的荒芜大地。

一阵阵的狂风迅猛地刮来,卓楚媛搂着操纵风帆的凌渡宇的脖子,秀发随风飘扬,在金黄的月照下,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

这时她凑到凌渡宇耳旁道:“还有多久方才追上庞度呢?”

凌渡宇操控着沙橇在两座沙丘中穿过,答道:“他以为我们怎都赶不上他,所以边跑边吸收月能,不过他奔跑的速度非常惊人。

更由于他不用避开沙丘,而我们则是迂回曲折,所以不会比我们慢上多少。”

卓楚媛道:“你准备怎样对付他哩?”

凌渡宇欣然道:“我正以他为中心在绕圈子,只要知道地狱峡的所在、就先一步到那里去,再拿狙击枪在那里等待庞度送上来受死。”

卓楚媛道:“你不怕姬翠亦在那处守候我们去送死吗?

凌渡宇沉声道:“所以最后一段路程必须用卓主任的玉腿去完成,乖乖地睡一觉好吗?”

卓楚媛欣然卧下,头枕在凌渡宇的腿上,秀眸闪亮媚笑道:“现在先给你上一课,哄人家睡觉吧!”

凌泼宇见她笑脸如花,忍不住低头重重封上她的香chún。大地在沙橇下飞快倒退。

圆月高挂中天,照得沙漠一片金黄,神圣而美丽。

绕过了一座广达三公里的特大沙丘后,前方地平处出现了一列黝黑岩丘。

这时卓楚媛正睡得香甜,只间中辗转轻吟,这显然是她娇躯经过整天折腾的后遗症。

岩丘逐渐扩大,沙地逐渐被沙石代替。

左方出现了一道干涸的河床,河底可见从沙面冒起的岩块。

风势受前方岩丘所挡,回吹过来,倍添凌渡宇这艘陆上沙舟行动的不便。

半个小时后,沙橇登上黑色的板岩平原,橇下的滑轮发挥作用,吱吱作响。

凌渡宇怀枕玉人,置身在如此奇怪的地域中,颇有身在梦中的奇异感觉。

一切看来是那样地超乎现实。

不到一个小时,沙橇到了板岩平原的尽头。

前方本只是一道地平上黑线的岩丘,其轮廓已清晰可见。

那是一排十多座连绵不绝的花岗岩山,其中两座高达千米,气势迫人。

凌渡宇已可肯定地狱峡就是其中的一个峡谷,一来附近再无其他山丘,更因他感到被抛在十多公里外的庞度正朝这方向赶来。

地上再不是先前的沙石,而是夹杂石块、卵石和粗沙的坚硬地面,沙橇颠簸得厉害。

卓楚媛一声娇吟,醒转过来,问道:“到了吗?”

凌汲宇爱怜地道:“再躺一会吧!快到哩!”

卓楚媛爬起来,坐直身躯,朝前瞧去,“呵!”的一声娇呼道:“就是那里!”

凌渡宇微笑道:“现在我们假设夏能并没有死去,故此计划是先收拾姬翠,救回夏能,再转头对付庞度,明早我们便可以回家了。”沙橇帆舟远远绕了一个圈子,在山区北面停下来。

凌渡宇和卓楚媛戴上夜视镜,只取武器、食水和少量的干粮跳下沙橇,进入山区,朝着早前认定峡口的方向潜去。

离天亮仍有三个小时。

照庞度的速度,没有两个小时以上,他休想到达这里。

他们必须好好利用这两个小时。

睡了觉后,卓楚媛回复精力,再不须凌渡宇的扶持。

寒风阵阵下,两人小心翼翼地来到峡口处,只见两边山势耸峙,无数石块高悬头上,似乎随时会坍跌落下,砸在他们身上。

峡道凹凸不平,不时有奇岩阻路。

但却利于隐蔽身体,且非常宽阔。

凌渡宇肯定了无人后,才与卓楚媛进入峡道。

他们边走边审视形势,不时要攀上岩丘,曲折盘绕地不住深进。

由于这系列岩山位于沙漠腹地处,故行旅绝迹,却不知庞度如何会找到这么一个处所。

再爬上一座山丘,眼前豁然开朗。

两人同时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山丘脚下延展开会是一片宽广达半公里的平地,土质坚硬,星星点点地缀放着灰黑间杂平展展的石头,而石头的形状就像石板瓦的样子。

他们当然不是为这群山环绕的空谷而惊奇,令他们动容的是谷心处停放着一架折翼倾侧的货机,这是个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

两人不由回头瞧了通往这谷原的峡道,想象飞机飞越峡道,降落谷内的惊险情况。

谷内静悄无人。

两人伏下身来,凝望下面在月色下闪闪生辉的机体。

卓楚媛低声道:“若我是姬翠,定会躲在机舱里,准备给庞度来一记冷枪。

咦!?为何不见载姬翠来的交通工具?她把那东西藏在何处呢?”

凌渡宇道:“当然学我们般藏在别处。”

卓楚媛见凌渡宇一副皱眉苦思的样子,问道:“你在想什么?”

凌渡宇思索道:“记得那天在监狱内,我本可杀死庞度,但却给姬翠阻挠,以致痛失良机。”

卓楚媛点头道:“当然记得,但后来她却多次举枪对庞度射击,显然是……不!我明白了,她可能只是作个样子给我们看。”

凌渡宇道:“姬翠和庞度间必然有很微妙的关系,但却因庞度私下盗取幻石而遭到破坏。

可是在姬翠的计划里,庞度该是个很重要的环节,使她不能没有他。”

卓楚媛恍然道:“那即是说,姬翠的目的并非要杀死庞度,而是要生擒他,好让她的大计能继续进行。”

凌渡宇苦笑道:“这判断的准确与否,关乎到我们生死的问题。

因为那代表了完全不同的策略和手段。”

卓楚媛乃冰雪聪明的女子,当然把握到凌渡宇这番话的含意。

若是姬翠是要杀死庞度,只须在庞度必经处布下炸弹,保证可把庞度炸个粉身碎骨,干净利落。

但如要生擒他,则该有另一番布置。

由于他们现在要对付姬翠,而姬翠则是严阵以待,所以他们必须弄清楚姬翠的计划,否则只会成了庞度的替死鬼。

卓楚媛冷静地道:“假设姬翠是要生擒庞度,我们该怎办才好呢?”

凌渡宇在她玉额一吻,欣然道:“无论姬翠是要生擒还是杀死庞度,机会都要比我们亲自下手来得大。

我们智慧的祖先曾有言:鷸蚌相争,渔人得利。

我倒想不到有什么比当渔人更划算的,最精采的是他们两方都不知我们会隐伏一旁哩。”

卓楚媛动容道:“你这人狡猾得太厉害哩。”

凌渡宇嗅着她秀发道:“我不但狡猾,还急进得很。

不若我们找个更有利的位置,好好温存亲热,免得错过了今晚的良辰美景。”

卓楚媛自知他只是在说笑,仍表现出女性的矜持,不依道:“你好像忘了你的好友夏能哩!”

凌渡宇淡淡道:“姬翠负责收拾庞度,我们负责收拾姬翠,夏能若仍安然无恙,情况只会更好,绝不会变坏。来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诸神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